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千宠爱[穿书] > 正文 第99章 第 99 章
    哥哥?坐在相邻卡座的黎红敏嘴巴直接变成了“o”型。低头快速的在手机上打出一行字

    “所以说月月爸爸的意思是, 月月的妈妈并没有对不起他,也从来不曾做过小三,对不对!!!”

    后面那一溜感叹号, 足见黎红敏情绪有多激动。

    贾琳琳更是拳头都硬了——

    萧野和王宁雪这对渣男贱女,真是坏的头上生疮、脚底流油!

    说什么萧月月的妈在王宁雪怀孕萧彤彤时插足, 原来全是谎话吗?事实是在萧月月上面,萧月月的妈跟萧野已经有一个孩子了。

    所以说真相是萧月月的亲妈不是小三, 萧彤彤的妈妈王宁雪才是小三!

    自己做了小三,逼走了原配母子, 还反过来把脏水全泼到萧月月身上,不但这么多年一直让萧月月顶着小三女儿的名头生活, 甚至还把人送到女德学校洗脑,让萧月月抬不起头愧疚之下,心甘情愿成为萧彤彤的备用血库,这样毁三观的事,说是令人发指都不为过。

    “最该死的还是萧野那个渣男, 他怎么有脸来找月月!”

    黎红敏气的脸都有些变形, 打字的手指力度之大,几乎要把手机屏幕给戳破!

    能做小三,足见王宁雪道德感有多低。天然的敌对关系,王宁雪会那样百般为难萧月月大家也能想到,可萧野却怎么说都是亲爸啊,怎么就能眼睁睁的瞧着自己的女儿这么被王宁雪给虐待。世上怎么会有这样恶毒的男人呢,说是令人发指都不为过!

    三个人想到的, 萧月月又何尝想不到, 愤怒之下, 头“嗡嗡嗡”直响, 红着眼睛盯着眼前的萧野,萧月月觉得,面前有一把刀的话,她真想捅死这个男人

    “你,你从前说,我妈,是小三……”

    “月月,对不起……”萧野低下头,一副无比愧疚的样子,甚至还装模作样的挤出两滴眼泪来,“爸知道错了,爸对不起你和你妈还有你哥……”

    “只是当初,我也是真的没有办法……彤彤她妈闹死闹活的要嫁给我……王家是南州首富,爸爸就是一个穷教书匠,怎么会是他们的对手?我要是不同意的话,他们还会对付你妈和你哥……爸爸也是没办法啊,才会看着你妈带着你哥离开……”

    “这么多年了,我心里一直难受,可是那个家,是王宁雪的家,别说是你,就是我也没有地位啊……这些年让你受苦了,我这当父亲的,护不住自己的女儿,每天心里也是和刀割一样……”

    “不过现在好了,我已经和王宁雪离婚了……我就想着,咱们一家人终于能团聚了,这不,我就想着,把你妈和你哥找回来……谁知道,你妈竟然早就没了,就是你哥,也得了这样要命的病……”

    “月月啊,爸知道错了……要是老天有眼,让我得病就好了,可现在得了这个病的是你哥哥……要是没人给你哥哥捐肾,他就死定了……你也不想他死的对不对?你哥得这个病,也不是只能等死,只要你把肾捐给他一个,那他就能活下去了……等你哥好了,咱们一家三口,幸幸福福的生活在一起,爸用自己的后半辈子,给你们兄妹俩赎罪好不好?月月,爸求你了!”

    说着,就去抓萧月月的手。

    萧月月整个人都处于一种精神恍惚的状态,直到被萧野抓住手,才触电似的一把把人甩开。忽然端起面前的咖啡,朝着萧野就砸了过去。

    “哎呦——”明显没有想到,一向在他面前小绵羊似的萧月月,也会有这样过激的反应,萧野一偏头,躲过杯子,却依旧被泼了一头一脸的咖啡,狼狈之下,脸色顿时难看至极,手也跟着举起来,想到什么,最终又缓缓放下来,连脸上的咖啡都没有擦,就那么神情悲苦的瞧着萧月月,“月月你就这么恨我吗?可你恨我就行了,那可是你哥,你血脉相连的,亲哥啊!你不能,不管他啊……”

    “……你是不是想着,为什么我不去捐肾?事实上,我已经做了配型比对,结果没成功……现在,你就是你哥,最后的希望……”

    “你妈妈已经没了,我就剩下你和哥哥两个亲人了,我真的承受不了,失去你和哥哥中任何一个……月月你不是一直也想有个哥哥可以保护你吗?现在你有哥哥了,你不能撇下他不管啊……你们俩血脉相连,这世上除了我和你妈,就属你和你哥关系最亲了,爸爸相信,你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死的对不对……”

    说着拿起旁边的病历,摊开来,推到萧月月面前。

    病例上的名字,果然是一个叫“萧澈”的男子。

    和萧月月一样,对方也是rh阴性血,也就是俗称的熊猫血。只是许是成长过程中,受过太多的苦,萧澈身体一直不好,病历上最后的诊断结果,也和萧野说的一样——

    尿毒症,双肾衰竭。

    按照病况来看,不换肾的话,怕真的撑不了一年。

    “爸爸之前说让你嫁人,也是因为这个……”萧野闭了下眼,一副无比痛苦的模样,“就是找到□□,做手术以及后续治疗恢复,也得一大笔费用,公司破产了,我背了一大笔债务,根本拿不出做手术的钱……”

    “月月,再拖下去的话,你哥兴许就真的不行了!你要是还生爸爸的气,等救了你哥哥后,你想怎么着都成!”

    说着站起身,直接抓住萧月月的手

    “你先跟我去见见你哥哥,好不好?你哥哥躺在病床上这么久,他一直在等你啊……”

    萧月月脸上全都是眼泪,整个人都处在一种懵懂的状态里,猝不及防之下,被萧野一下从座位上带了起来。

    萧野索性拥着她的肩,直接就要往咖啡馆外面带。

    “你放开我!”萧月月被拽的踉跄着跟他往前跑了好几步,回过神来,忙用手去推萧野。

    “月月,别闹了,你真要逼着爸给你跪下吗?”萧野提高了声音道。

    看着这边情形不对,旁边服务生本想着上前询问呢,听见萧野这么说,忙又站住了脚步——

    原来是父女啊,那这就是家务事了,他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

    萧野眼中闪过一丝得色,刚要继续往前走,胳膊却被人一下扯开,怀里紧跟着一空。

    萧野被带的往旁边一趔趄,一下撞在楼梯上,至于说被他禁锢的萧月月,也直接被人从他怀里拉开。

    “她是我的女儿,你们不要多管闲事。”萧野不悦的瞧着护着萧月月的秦樱三人道。

    “眼睛睁大点啊,这是盛京,可不是你们南州!”贾琳琳用力攥着拳头,手指咔吧咔直响,一副一言不合就要开打的模样,“这里可是姐的一亩三分地,想跑这儿撒野,你胆子也忒大了些吧?”

    “就是。”黎红敏也后怕不已,“这会儿想起月月是你女儿了,早干嘛了?让月月去读女校,还给你另一个女儿当备用血库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到,月月是你女儿啊?”

    幸亏她们三个跟过来了,不然萧月月说不好就会被他爸强行带走了。

    被人当面这么指控,萧野脸色顿时就有些不好看,神情也有些惊疑不定,视线在秦樱三人脸上不住逡巡

    “你们是,月月的室友?”

    之前他和王宁雪的公司会遭受灭顶之灾,听彤彤的意思,好像其中就因为牵扯到萧月月一个有钱有势的室友……

    “是。”贾琳琳哼了一声,“有我们在,你想要带走月月,做梦还差不多。”

    说着一挥手,以一副大无畏的勇气道

    “樱樱你和敏敏带着月月先走,我断后。敢过来,姐拧巴拧巴你的脑袋当球踢!”

    要说萧野其实也带了人来的,只是之前萧彤彤跌的跟头太厉害,萧野还真不敢跟这几个所谓的女儿室友动粗——

    上次女儿就是耍了下横,转眼他们家公司就破产,真是他敢动手,萧野觉得,他很可能,走不出盛京。

    只眼睁睁的瞧着秦樱带着萧月月上了车,萧野说不急是假的,拔脚就追了上去

    “月月,你真的就这么狠心不管你哥的死活?要是你真不想捐,也跟爸去看你哥哥一眼好不好?他真是你哥哥,也真的,没几天好活了,知道还有你这个妹妹,他一直在等着你啊……”

    竟是一个箭步跑过去,就挡在了已经启动的车前,幸亏司机反应快,忙一个急刹车。饶是如此,萧野还是被带的跌倒地上。

    “萧野——”一辆车快速驶过来,随即停下,何志新教授从车上下来,瞧见跌倒在车前面的萧野,脸都白了,忙上前扶起来,冲着秦樱的车子就怒吼了起来,“怎么开车的?没瞧见前面站了个人吗?”

    又低头去看萧野

    “老同学你怎么样?”

    却正好瞧见萧野磕破了的裤子,还有一点渗出的血迹

    “你这是伤着腿了?忍着点儿,我这就叫救护车……”

    本来是想着,买点儿盛京的特产,让萧野给阿娟带走,没想到却瞧见了这么一幕。

    “不用这么麻烦了。”萧野忙抓住何志新的手,惨笑一声,“我真的有急事,要带月月离开,我没有时间去医院的……只是月月她对我有误解,怎么也不肯……”

    “萧月月?”何志新愣了一下,下意识的看向汽车,“你说车子上的人,是萧月月?!”

    那边车门随之打开,秦樱和萧月月一起下了车。

    “还真是你们?”何志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明显气的够呛,“你们是怎么回事?明知道前面有人,还要往上撞!萧月月,亏我还以为之前误会你了呢!你说你,怎么就这样!”

    何志新说着,眼睛中满满的全是失望

    “你这样对你爸,就不怕你妈伤心吗?你妈多善良一个人啊,你怎么就成了这样孤拐的性子?这可是你爸啊,真是撞出个什么,你就忍心?”

    “何教授,我爸和我妈的事,您都知道?”萧月月本来一直低头不语,听何志新这么说,却是慢慢抬起头来。

    “当然,当年他们走到一起,就是我亲眼见证的!”何志新神情郑重,“你这孩子,也太不懂事了!你这么对你爸,就不怕你妈知道了难过吗?”

    “亲眼见证?你竟然还说,那个女人,善良?”萧月月要用力咬牙,才不至于哭出来。

    萧野神情却有一丝慌张,忙拦住还要再说什么的何志新

    “志新,你别再说月月了,月月这个孩子和阿娟关系一直处的不是太好……我也有错,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我就跟你实说了吧,我这次来,之所以这么急着带月月离开,是因为小澈……”

    “小澈?”看萧野情绪不对,何志新明显就是一怔。

    “对呀,我儿子小澈……”

    “小澈他得了尿毒症,两个肾都衰竭了……”萧野捂着脸就开始哭,“我做了配型,没配上……我就想让月月也去做个配型……或者月月不去做,去见见小澈也好啊……”

    “结果这孩子认为我逼她,怎么也不肯过去见小澈一面……”

    “出了这么大的事,你和阿娟怎么过啊!”何志新顿时急的什么似的,“你别急啊,我帮你找找人,看有没有这方面的专家。”

    这么说着,看向萧月月的眼神更加严厉

    “这世上还有什么能比得过兄妹情深?女孩子就是再任性,也得有个度!你爸你妈养你这么大容易吗,你爸都这么求你了,你竟然连回去看看你哥都不愿意,这心也太狠了吧?不对,这不但是心狠,根本就是没有人性!”

    被一向尊敬的师长这么指责,萧月月脸色越来越苍白。

    倒是一旁的贾琳琳看不下去了

    “何教授您知道这些年,萧月月过的是什么日子吗?”

    还口口声声说萧月月那个妈善良——

    自己当小三,却要把污水泼到原配的头上,还厚颜无耻的让原配女儿,给她女儿当备用血库,要是这也算善良,那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恶人了。

    “好了!”后面的话却被萧野打断,“月月,你就给爸交个底,真不能去看你哥一眼?”

    “我,我不信你……”萧月月摇头,想要往后退,却又坚强的站住,视线随之慢慢转向何志新,“何教授,你是我的老师,我信你。我想问你,那个所谓的哥哥,是真的吗?我真的还有一个,哥哥?”

    “你这话是什么话!”明显没想到萧月月这么难缠,萧野顿时就有些慌张,忙开口道,“就因为不想捐肾,你连哥哥都不认了吗?我刚才不是给你看过文件了吗?你到现在,都觉得我说你哥有病是骗你的?”

    却是含糊其辞,并没有说什么文件。

    何志新脸上厌恶更浓

    “萧月月,你竟然问出这样的问题,是把老师当白痴吗?”

    竟然问她有没有哥哥,简直莫名其妙吗。

    根本就是像萧野说的,这个女孩子已经无可救药了。

    “何教授,您刚才口口声声说的‘阿娟’是王宁雪吗?”秦樱突然问道——

    再没有人比秦樱对周围的人微情绪感觉更敏锐。

    之前每一次何志新提到“阿娟”这个名字时,秦樱都能察觉,萧野身体都会有瞬间的紧绷。

    还有何志新口口声声的“善良”——

    拜前段时间和萧彤彤的那个官司所赐,秦樱对王宁雪这人也算有一定的了解,据说不是一般飞扬跋扈,还睚眦必报,这样的人,怎么听和何志新说的“阿娟”都对不上啊。

    萧野脸色一瞬间顿时有些绷不住。

    何志新却是皱了下眉头

    “王宁雪是谁?我没听说过这个名字,月月的妈妈不是阿娟吗,和王宁雪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