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千宠爱[穿书] > 正文 第98章 第 98 章
    “休学回去结婚?”秦樱眨了眨眼睛, 再眨了眨眼睛——

    那个姓萧的不是来搞笑的吧?

    大清不是早亡了吗?竟然还来这一套!

    转念一想也是。毕竟萧野和她从前的养父比起来,并不比秦长青好多少。

    说起来当初秦长青的打算可不也是这样?一门心思把秦樱嫁给个傻子,他好拿到一大笔钱, 给儿子用。

    “月月你没有答应他吧?”

    “没, 没有……我没见他……他约我,明天见面,说是有个秘密,要告诉我……”

    事实上, 这段时间萧野不停的给萧月月打电话。

    如果是从前的萧月月,怕是会吓得手足无措。

    只是现在的萧月月已经今非昔比——

    有三个最好的朋友在背后支持, 还有欧阳凌的助理那么一份高薪工作,一直在萧野面前胆子小的和兔子似的萧月月胆气终于壮了些,在听到萧野让她休学回去嫁人的无理要求后,直接挂断了萧野的电话, 又把对方手机拉黑。

    “拉黑了他怎么还找过来了?”秦樱就有些莫名其妙。

    “是咱们学校一位叫何志新的教授帮着过来传话的!说他和萧月月爸爸是同学,还说什么萧月月爸爸现在也很可怜……”

    黎红敏说着就不是一般的气——

    还萧野现在很可怜,可他知不知道, 从前的月月才可怜呢。这好不容易能过上点儿好日子了,结果萧野又来搞这么一出。

    更可气的是何教授的态度,分明是认定萧月月很不懂事的意思。

    “那月月你去吗?”秦樱看了眼萧月月。

    萧月月沉默了会儿,鼓起勇气道

    “我想去……我不想,一辈子, 躲着他。”

    一直以来“父亲”这两个字对萧月月而言, 代表的都不是温暖, 而是不知所措和恐惧。

    这也是为什么, 每次接到萧野的电话, 萧月月都如同惊弓之鸟。

    好在这段时间以来, 有秦樱几个陪在身边,又陪着她面对了很多,萧月月无疑坚强多了。

    “长痛不如短痛,我想让他知道,我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月月了,我不怕他,也不会再什么事,都按照他说的,去做……”

    “好样的,月月!”

    “你是最棒的!”

    “你那个爸才是真的缺少社会的毒打,真以为生下来孩子,就可以替她决定一切吗!月月你现在给他当头一棍,也算是帮他醒醒脑子!”

    听萧月月这么说,秦樱三个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被三个好朋友轮番夸奖,萧月月脸色就有些发红

    “那个,你们,能不能陪我一起去?”

    唯恐三人误会,又忙忙解释

    “不是让你们一直跟着我,就是,你们远远的坐着就好……”

    第一次直面十九年生命中的暴君,萧月月还是有些胆怯,总觉得秦樱她们三个在的话,即便远远的坐着,她也能生出无限的勇气来。

    “没问题!”贾琳琳一口答应下来,“不行我再叫几个哥们过去给你助阵!”

    “不用那么多人,你们几个就行……”萧月月忙摇头。

    黎红敏和秦樱也都答应了下来——

    说实话,秦樱还真蛮想要见识见斯文败类人面兽心的萧野一下。

    “明天我,我请你们吃饭……”萧月月小声道,“我今天发薪水了……”

    都快有一万块了呢!

    “好啊!我做个攻略……你们约定的是一家叫转角的咖啡厅对吗?我看看附近都有什么美食!”黎红敏第一个响应。

    秦樱摇头失笑,刚在床上躺下,手机却是又接连响了好几下,明显是又有什么人发送了信息过来。

    直觉应该是沈穹。

    秦樱缩进被窝里,划开手机看了一眼,还真是

    “女朋友,想亲你……”

    “女朋友,回个话好不好?”

    “女朋友,你不说话是不是又在考虑不要我了?”

    “女朋友不回信息,我好慌……”

    秦樱把脸埋在枕头里,只觉脸上又开始辣的烧得慌——

    他们家沈穹好黏人啊。

    好一会儿才拿出来手机,开始打字

    “你又故意开我玩笑……”

    之前接吻时耳热心跳的画面跟放电影似的,老是在眼前跳,明明才分别这么大会儿,秦樱却觉得,她好像也很想她家霸总呢。

    犹豫了会儿,拿起手机,按开v信通话框的语音栏,摁着手机屏幕,小声ua着亲了一口后,发送了出去。

    还想着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呢,不想床铺忽然被摇了一下,黎红敏促狭的声音随即传来

    “今年的春天来得好早啊……就是一点,那个樱樱,你嘴,疼不疼啊……”

    贾琳琳“噗嗤”一声就乐了,就是萧月月都忍俊不禁。

    唯有秦樱,脸红的能滴下血来。

    手机接到信息的提示音随即传来,秦樱看过去,却是沈穹发过来的一个流着两行鼻血的还不停以头抢地的小人……

    也不知是那个小人太逼真,还是其他什么,秦樱之后足足做了一夜的梦,梦里沈穹真的变成了拇指那么大小的小人儿,被秦樱禁锢在怀里,又是亲,又是抱,还不停的举高高,甚至还命令迷你版小沈穹,做出各种高难度动作,一直到最后,迷你版沈穹忽然变大,然后以泰山压顶的姿势,就把秦樱压在了身下……

    “好,好沉……”秦樱吃力的睁开眼,正好和压在她被子上,正对着她不停研究的黎红敏对了个正着。

    “樱樱你看你这满脸的春色哟……”黎红敏拖着长腔,手里还举着个小镜子,正怼着秦樱的脸。

    “黎红敏!”秦樱又羞又窘,揪着黎红敏的衣领子就往下推。

    一片扰攘中,锁着的门被敲响了,班长崔文欢的声音跟着响起

    “萧月月,何教授让你下去呢……”

    “嗳。”萧月月应了一声。虽然已经做好了去见萧野的准备,萧月月却无疑还是有些心慌。

    “你先去……”秦樱打了下黎红敏的手,“我们马上就到。对了,正好我哥这两天在盛京有事,他的车子就在挨着学校的停车场那儿呢,我昨天跟我哥发过信息了,司机应该已经把车开过来了……呶,你记一下车牌号,待会儿就坐那辆车车过去……”

    没想到秦樱竟然还惊动了秦子忱,萧月月就有有些惶恐

    “不用麻烦子忱哥了,子忱哥他很忙的……”

    “不是他,是我另外一个哥哥……”秦樱笑着道——

    乐康源太过火爆,连带的秦澈地位跟着水涨船高,这段时间,更是接盛京这边名流世家的请柬接到手软。

    再有秦澈也一门心思想要把乐康源集团做大做强,就适当的接了些帖子。

    这会儿,可不是就在盛京呆着呢?

    忙于应酬之下,车子自然用不上,索性停在学校附近,让秦樱要用车的话,直接跟司机联系。

    会让萧月月坐秦澈的车,也是秦樱想要让萧野看看,月月现在也是有后台的人,他萧野最好别太过分。

    萧月月自然明白秦樱的意思,也就没有推让。

    从楼上下来时,何志新已经在等着了。他的旁边,并排站着的还有一个年龄相仿佛的中年人。

    中年人身材高大,带着幅金边眼镜,虽然年已不惑,瞧着依旧人模狗样,如果不是神情间的疲惫,怎么瞧都是当仁不让的成功人士那一拨的。

    瞧见中年人的第一时间,萧月月腿就有些抖,好在来之前贾琳琳嘱咐过她,再害怕,都要昂首挺胸。

    便依旧抬着头,目不斜视的走了过去。

    “月月——”瞧着远远走过来的萧月月,萧野神情明显一松,向前迎了几步,神情殷殷,“是不是这段时间没吃好?怎么瞧着又瘦了?”

    萧月月下意识的往后退一大步,躲开了萧野的触碰,垂了眼眸,颤声道

    “吃的好不好,您,不应该最清楚吗?毕竟,您,不是早就停了我的,生活费吗?”

    萧月月声音并不大,惶恐之下,声音也有些颤抖,却也让人止不住油然而生一种怜悯之意。

    比方说旁边的何志新,瞧见萧月月的第一眼是惊叹——

    像,这小姑娘,和她妈妈年轻时,真是太像了。

    等听清楚萧月月的话,神情又变得有些疑惑——

    按照萧野的说法,他根本疼女儿疼的不得了。

    结果女儿却被朋友教坏了,一门心思想着和家人作对……

    听萧野列举了女儿的斑斑劣迹,何志新早先入为主的认定萧月月就是叛逆少女。

    可这会儿怎么瞧着,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啊。

    实在是苍白秀丽的萧月月,怎么看怎么乖巧,简直和她妈妈年轻那会儿子一模一样。和萧野口中“小太妹”一样的女孩子根本就大相径庭吗。

    萧野明显怔了一下。脸上神情更是有些恼火——

    这个女儿可真是越来越大胆了。

    明明之前丝毫不敢忤逆自己的任何决定,现在倒好,先是不接自己电话,接着又把自己电话拉黑,女寝室萧野又进不去,也是没办法了,才会求到何志新面前。结果倒好,这才一露面,直接在何志新面前让自己难堪。

    “这孩子,都让我和她妈给惯坏了……这要不是老同学你出面,我这姑娘八成连见我一面都不愿意……”萧野有些尴尬的跟何志新解释道,“志新啊,有时间我请客。”

    拉开车门,示意萧月月上车。

    “好啊。”何志新有些疑虑的收回视线,点点头,“你下次再过来,把阿娟也带过来,我请你们一家吃烤鸭。”

    萧野直接就僵了。

    倒是一直瞧着很是抵触的萧月月,忽的转过头来,瞧着何志新的神情是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的热切

    “何教授,您,是不是,认识我妈妈?您刚才说的,阿娟……”

    “你妈的小名叫阿娟。”萧野抢先开了口,神情中并没有半点不妥。又催着萧月月赶紧上车。

    “我,不坐你的车……”萧月月神情就有些黯然,还以为有了妈妈的消息呢,原来并不是吗?

    好一会儿才抬起头,小声却坚定的拒绝了萧野的提议。

    “你这孩子——”萧野刚要说什么,一辆黑色奔驰开了过来,稳稳停在萧月月面前。

    看见上面的车牌号正是秦樱说的那个,萧月月小跑着迎了过去,拉开车门上了车。

    萧野脸色又黑了些——

    本来想着,等萧月月上了他的车,就直接把人带离盛京呢,没想到萧月月却根本不肯上他的车。

    虽然气恼,可何志新在一边看着呢,而且周围人来人往,都是农大的学生,萧野也不敢任意妄为。

    再次谢过何志新后,只得开着车跟了上去。

    一直到转角咖啡厅,萧野也没找到带走萧月月的机会。

    好在萧野也不急。毕竟这种情况,他已经考虑到,a计划不行,那就实施b计划吗。

    等两人在一间私密性很好的卡座落座,萧野一句话没说,直接甩了一个文件夹过去

    “我想说的话,都在里面,你可以自己自己看看。”

    萧月月神情就有些惊疑。虽然不知道萧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却是到底把文件夹拿了过去。

    翻开来第一页,赫然是两张亲子鉴定书,一张是萧野和一个名叫萧澈的男孩子的,从上面的鉴定结果看,那个萧澈分明就是萧野的儿子。

    “他不但是我儿子,也是,你哥哥,你的亲哥哥……”萧野用手撑着头,“只是,你哥他病了,现在只有你能救他……”

    萧月月明显被这意外的消息给砸蒙了——

    她竟然,还有个哥哥?还是同一个母亲的那种?!

    “……我一直以为,他和你妈生活的很好,可我没想到……其实你妈早就死了,阿澈他一个人长大,受尽了苦头,现在又得了尿毒症,医生说,要是不赶紧换肾,你哥他,撑不过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