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千宠爱[穿书] > 正文 第97章 第 97 章
    “对不起, 董事长……”司机的紧张的声音跟着传来,“刚才一只狗突然窜了出来……”

    虽然是因为要躲那只狗的缘故,才不得不猛打方向盘。司机心里却依旧不是一般的忐忑。

    “我知道了。”沈穹气息虽然有些不稳, 却明显没有发怒的意思。更是随手把前面的隔板放了下来。

    至于说偷香成功的秦樱, 这会儿脸红的却几乎能滴出血来——

    都说酒壮怂人胆,敢借着惯性的力量, 这么偷亲了沈穹一口,很大程度上, 要归功于之前庆功宴上的那几杯米酒。

    不过那酒也就是有些上头,秦樱还不至于真就醉的不分东西南北。

    对自己竟然真就被沈穹的俊脸迷得昏了头, 胆大妄为的趁火打劫, 做出这种偷香窃玉勾当的事, 说不觉得丢脸, 那是假的。

    可一边暗暗祈祷,沈穹可千万不要发现,毕竟刚才也是因为司机急刹车, 事出偶然吗, 一边却又止不住的回味之前那瞬间的触碰——

    明明是男人,沈穹的唇怎么可以这么软,嗯, 简直就和qq糖似的……

    呜,不能再想了, 她还是远离沈穹这个祸水吧,不然下一刻,说不定会做出更丢人的事。

    这么想着, 就不着痕迹的想要往外挪, 可刚一动, 依旧保持揽着她腰动作的沈穹大手就是一紧。

    隔着衣料都能感觉到沈穹掌心里的灼热感。

    秦樱整个人都是一僵,下意识的抬头,正对上沈穹定定看过来的幽深双眸。

    “那个,刚才,谢谢你,拉住我,不然,我怕是会惨了……”秦樱结结巴巴道,“师傅的车技,挺好的,我,我坐回去吧……”

    视线不住的飘阿飘啊的,就是不敢看沈穹的脸。

    沈穹却是不为所动,好半晌,幽幽开口

    “我今年,二十七岁了……”

    “……是吗,也,也不像啊……你瞧着,挺,挺年轻的……”不懂沈穹为什么这么说,秦樱讷讷道。

    沈穹抬手,轻轻扳过秦樱的脸,神情落寞

    “很多人都说我,除了钱多之外,也就剩一张脸好看,其他全都糟糕的令人发指……情商低,性格别扭,不会说话,不懂得关心人,永远活在自己世界里……”

    “……说是也就沈氏有钱,要不然我这样的,就是拉棍去街上要饭都没人会给一口,或者去当牛郎,就我这冷硬的和木头一样的,顶多人家冲着我的脸买下来,却一定很快就会被我的无趣给腻味死,顶多一天,就得把我赶出去自己吃自己……”

    还别说,这还真是很多人背后议论沈穹的话。

    甚至因为沈穹对任何女孩子都不假以辞色的缘故,还有相当比例的人,认为沈穹根本就是同性恋。

    不止一个生意伙伴,看给沈穹送漂亮女孩子不成,就转而弄些长相清秀的小伙子给沈穹送到酒店。

    “怎么会!”秦樱本来还有些不专心,听沈穹这么说,义愤填膺之下,连之前“轻薄”了沈穹的羞涩也顾不得了,当时就开始大声辩解,“那是他们瞎了眼。你这么厉害,还这么好,是他们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越说越觉得自己有理

    “根本就是因为他们永远也得不到你,才会故意这么编排你!你颗千万别信了这些,全都是谎话,天大的谎话!”

    “你认为他们说的不对?”沈穹语气却是越发委屈,“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我现在却觉得,他们说的应该是真的……”

    “你怎么这么傻!明明你那么聪明的!这样荒谬的话也能信!”没有想到成功如沈穹,竟然也会被流言给干扰到,秦樱急的什么似的。

    “其他话或者是假的,有一句话却应该是真的……”沈穹说着缓缓低头,一点点拉近和秦樱的距离。

    呼吸相闻间,秦樱脑子又开始变成浆糊,傻傻的盯着沈穹的俊脸

    “哪,哪一句?”

    “就是我去当牛郎的话,人家肯定是冲着我的脸,才会买我,顶多不过一天,就会腻味的不要我……”

    “说,这话,这话的,肯定不是瞎子,就是,傻子……”盯着眼前这张近在咫尺的俊颜,之前宴席上喝的几杯米酒又开始上头——

    这么帅的沈穹,真是拐到手里了,那当然要死死抓在手里,丢开不要什么的,根本不可能吗!

    “也就是说,你绝对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

    “那是当然!”秦樱头点的和小鸡啄米似的——

    要是有个这么帅炸天的男朋友,除非脑子进水了,不然谁舍得不要啊?

    “那你为什么,亲都亲过了,还要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沈穹一个字一个字道,“刚刚那可是我的初吻……这辈子,第一次有女孩子亲我,结果转头就想不认账,我觉得自己,好命苦……”

    沈穹的脸越来越近,耳廓边全是沈穹说话时温热的气息,隐隐还能隔着衣领,瞧见一点漂亮的锁骨。如此美色当前,秦樱顿时被迷得不要不要的

    “我,我,我没有……”

    “你的意思是,不会对我,始乱终弃?”沈穹掐着秦樱腰的手一用力,就把人抱到了腿上坐着,深吸一口气,“你承认我是你的男朋友,也绝对不会玩弄我一天就把我踹开,让所有人都笑话我可怜没人要对不对?”

    秦樱顿时就被炸晕了,只觉之前喝的米酒,一瞬间炸成了漫天的烟花——

    这么帅的沈穹,却用这么伤心的语气说他是什么可怜没人要,除非是圣人,不然,谁能遭得住啊!

    要是没喝酒的话,秦樱觉得她还是能装装圣人的,至于说现在,那酒不是都已经喝过了吗,还装什么装啊。

    她就是喜欢这个男人怎么了?

    这么想着,秦樱忽然抬头,朝着沈穹不断张合的嘴巴亲了过去。

    明显没想到秦樱给出的回应竟然这么热烈,沈穹再次被亲了个正着,更甚者秦樱力气太大的缘故,两人牙齿登时发出了“咔”的一声碰击。

    心爱的小姑娘都这么主动了,沈穹怎么可能还把持的住?扶着秦樱的后脑勺,就用力亲了下去……

    等车子停在农大校园外,秦樱觉得自己嘴唇都有些麻了。从车上下来,连和沈穹道别都没敢,一溜烟的就跑回了学校。

    到寝室外面时,一张脸还辣的。刚调节好面部表情,手机忽然响了两声。

    秦樱下意识打开,信息果然是沈穹发来的。

    第一条写着

    “樱樱你之前答应过我,永远不会对我始乱终弃。”

    第二条写着

    “女朋友,晚安。”

    这么两条信息,让秦樱之前调节情绪的努力成果,全都付之东流。以至推门进寝室时,脸还是红的什么似的。

    房间里的几个人明显还都没睡,听到门响,齐齐看了过来

    “樱樱回来了!”

    “嗯。”秦樱点了下头。

    唯恐被几个人发现不对,加快脚步就往浴室方向去。没想到还没等她进去呢,黎红敏就已经叫出了声

    “咦,樱樱,我怎么觉得你的嘴唇好像有些肿了?还有嘴角那儿,也受伤了……”

    话说了一半,忽然捂住了嘴,下一刻却又放开,太过激动,黎红敏甚至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拉着秦樱的胳膊道

    “呜,樱樱你和人接吻了对不对?对方是谁?是不是沈董?”

    “不是,没有,你别胡说!”秦樱甩下否定三连,用力挣开了黎红敏的手,一头扎进了盥洗室,却是怎么瞧,都有些落荒而逃的意思。

    “唔,不是吧,还真让我猜着了。”黎红敏喃喃道,随即看向贾琳琳,“琳琳啊,你说要是你那位偶像秦子忱知道,他妹妹竟然敢背着他自己挑了头猪……啊,不对,真是沈董的话,这个词可就不恰当了……”

    毕竟世上怎么会有和沈董一样俊美的猪。

    “别cue我本命。”贾琳琳第一时间抗议——

    自打上次演唱会后,秦子忱在贾琳琳心目中地位直线上升,已经由偶像变成了本命。

    唯有萧月月,却始终坐在一边静默不语。

    “月月你听我的,你那个爸,根本就不用搭理……”黎红敏敛了脸上的笑意,“你现在已经是成年人了,有权决定自己的人生……”

    “月月你就按敏敏说的做!”贾琳琳拍了下床,“大清朝都亡多少年了,还来包办婚姻这一套,也不知道你爸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说话间,秦樱洗漱完毕后走了出来,听见贾琳琳的话不觉一怔

    “什么包办婚姻?你们说什么呢?”

    她这段时间不是忙着帮欧阳凌治疗心理疾病,就是跟着盛禹跑,忙的脚不沾地之下,和贾琳琳他们三个的合体时间不是一般的少。

    “是月月的爸爸,”说起那个叫萧野的男人,黎红敏不是一般的不舒服,“非要逼着月月休学回去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