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千宠爱[穿书] > 正文 第95章 第 95 章
    盛锦枫眼底一暗, 只觉一种说不出来的烦躁。

    可偏偏别看他年龄还要大着几岁,其实真是论分量,不管是盛禹还是沈穹,都在他之上。

    可以不着痕迹的阴一把盛禹, 完全占了他是盛禹长辈的光, 可换成沈穹的话, 他根本没了任何优势——

    沈穹年龄再轻, 那也是一个集团的董事长,根本是和盛锦城一个层面上的人。

    换句话说, 真是盛锦枫有什么业务和沈氏接洽, 八成连沈穹的面都不见得能见到。

    盛瑶可没有盛锦枫的城府,一时脸都有些绿了——

    她打电话给沈穹, 是想要借势对付盛禹和秦樱的, 结果倒好,自己一片芳心被打击的碎成一片片不说, 沈穹还直接为盛禹出头。

    可明明沈穹和盛禹关系也就平平吗……

    不对!沈穹和盛禹关系一般, 和秦樱之间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

    沈穹会为了乐源县的事出头,十有八、九是要给秦樱撑腰呢。

    想通了其中的道理,盛瑶整个人都不好了。

    旁边祁思衡心也是不住的下沉——

    因为沈穹从未宣扬过, 祁思衡也看不出来他和乔瑞德先生到底怎么产生的交集。

    不过单就眼下看来, 沈穹的要求无疑有些强人所难。

    虽然说祁思衡自己也想要把乔瑞德留下来, 可沈穹无疑选择了最糟糕的一种做法。

    要知道刚才盛锦枫那儿已经漏了底, 乐源县的茶叶不但价格死贵, 更兼质量奇差。

    别说乔瑞德, 就是祁思衡自己都觉得汗颜。

    可到了这会儿, 他却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阻止。

    无可奈何之下, 只得跟了上去。

    “哎呦, 原来您就是乔瑞德先生啊,真是失敬,失敬——”盛锦枫神情已经恢复了正常,边夸张的上前一步,和乔瑞德握手,边回头招呼盛禹,“小禹啊,快过来,给你介绍一位茶叶界的大佬……啊呀,真是能得乔瑞德先生几句夸赞,小禹你们乐源县的茶叶就彻底不用发愁销路了。”

    完美演绎了一个关心侄子的长辈形象之余,也越发坐实了乔瑞德关于乐源县茶叶诸多不堪的猜测。

    盛禹已经走过来,却是看都没看盛锦枫,径直从他身边越了过去,朝着乔瑞德伸出手来

    “您好,我是盛禹。”

    “您好,乔瑞德。”乔瑞德神情冷漠,只想赶紧结束这场闹剧,“你们的茶叶呢,拿过来吧,我赶时间。”

    “乔瑞德先生是品茶大师,应该知道,一杯好茶的滋味,是需要慢慢品味的。”盛禹直视着乔瑞德的眼睛,“盛禹并不喜欢强人所难,既然乔瑞德先生要赶时间,那盛禹也不会强留。这茶叶,不尝也罢。”

    乐源的茶叶是什么品质,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能得乔瑞德的点评,固然锦上添花,不能的话,也无伤大雅——

    之前送出的茶叶蛋,已经给乐源带来了好几笔生意。

    只是那些人才刚买回去,还没有享用,真是等他们品出来乐源茶叶的滋味,乐源的茶叶不能说供不应求,全卖出去,肯定没问题。

    乔瑞德神情明显有些错愕——

    就是盛锦枫尚且如此殷勤,乐源的主事人不应该更使出浑身解数阿谀奉承吗?

    乔瑞德不喜欢那样的场景,可碍于沈穹的面子,却又不得不忍耐。

    怎么也没有想到,盛禹的表现竟然和盛锦枫大相径庭。

    可已经答应了沈穹,真是就这么拂袖离开,怎么想都说不过去,虽然有些不舒服,却也只能点头

    “这点儿时间我还可以等。”

    盛锦枫心里沉了一下,瞥一眼和盛禹站在一起的沈穹,越发觉得堵心,收回视线时,正好瞧见端了盘茶叶蛋要送过来的秦樱,直接挥了挥手,不耐烦的道

    “拿下去,也不看这是什么场合……”

    “振海,送盛副总离开。”盛禹冷声道。

    “不过是一个副总罢了,真把你自己当成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了?这是乐源县的展台,最没资格站在这里的,就是你盛副总吧?”沈穹脸色跟着一沉,连带的对盛禹都有些迁怒,“盛书记请樱樱来,应该不是为了让她看你们家人如何威风吧!”

    小丫头可是过来给盛禹帮忙的,凭什么要受盛锦枫的气?

    “我没听错吧,沈董竟然为了个女孩子,就这么指责我们家小禹?”盛锦枫眼神似笑非笑——

    到这会儿还怎么看不出来,盛禹也好,沈穹也罢,分明都对那个秦樱看的极重。

    别说,还挺有意思的。

    俗话说两虎相争,必有一伤,盛锦枫最知道这样的场合说些什么,能让两人最快速度发生冲突。

    真是沈穹和盛禹当场翻脸,应该也蛮有看头的吧?

    清了清嗓子,刚要继续说,不意肩膀上却是一紧,盛锦枫吃痛之下回头,正好对上盛禹没有半分温度的双眼

    “世界上最蠢的人,就是自作聪明的人!”

    钳制着盛锦枫的肩膀,往外一带一送,等盛锦枫回过神来,人已经踉跄着站在乐源县展台外。

    盛禹本身是特种部队出身,再加上盛怒之下,手劲不是一般的大,盛锦枫只觉两个肩膀都好像被人废掉了,一阵一阵钻心的痛之下,眼角顿时沁出些生理性的泪意,一时狼狈不已。

    尤其是在瞧见盛禹竟然没事人似的返回展台后,这种愤怒和窘迫更是达到了。

    “小叔——”盛瑶也明显没有想到盛禹竟然这么不留情面。要是平常,她肯定早就开始指责盛禹了。

    可基于盛禹前几天对她的冷漠态度,盛瑶厌恶盛禹之外,却难得的有些胆怯,竟是到底没敢嚷嚷出来。

    那边盛禹和沈穹却是云淡风轻,好像赶走盛锦枫这个盛家人是一件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事一样。

    沈穹更是直接拿过一枚鸡蛋递给乔瑞德,声音寡淡

    “之前强留下你,我已经后悔了。”

    “这个茶叶蛋就当我给你赔个不是,乔瑞德先生不想留下的话,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留下乔瑞德,自然对乐源有利,可何尝不是对乔瑞德集团和他想要编纂的茶叶年鉴的成全?

    毕竟,再没有人比沈穹更清楚,乐源山的一切有什么样的意义。

    既然乔瑞德不稀罕,甚至还连带的让秦樱都跟着受委屈,沈穹心里顿时不是一般的腻味。

    先是盛禹直言不愿耽误他的时间,现在就是沈穹也下了逐客令,乔瑞德老脸也有些挂不住了,好一会儿深吸一口气,接过沈穹手里的茶叶蛋,傲然道

    “不能让沈董满意,我很抱歉。”

    “不过我既然答应帮着鉴定,也不会食言——这鸡蛋既然是用乐源茶叶熬煮而成,用它来鉴定,未尝不可。”

    说着小小的咬了一口茶叶蛋——

    用茶叶来煮鸡蛋,在乔瑞德看来,根本就是对茶叶的亵渎。

    不是为了给这几个年轻人一个教训,乔瑞德根本不会吃一点。

    看乔瑞德如此做派,沈穹似笑非笑,神情中充满玩味之意——

    据说乔瑞德拥有一条神奇的舌头,传言是真的话,应该就有好戏可以看了。

    和他的轻松不一样,旁边祁思衡心一下提到了喉咙口,更是觉得乐源县有些过分了。真是乔瑞德待会儿彻底翻脸,他要怎么做才能描补一二……

    正头疼着呢,就见乔瑞德定定的瞧着手里的茶鸡蛋,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

    顿时越发紧张,忙上前一步,低声道

    “乔瑞德先生不喜欢吃的话,交给我丢掉吧……”

    只可惜他接连说了三遍,乔瑞德都和没听见一样,到最后,更是直直落下泪来。

    祁思衡明显被这两行浑浊的老泪给惊得懵了,忙提高声音

    “乔瑞德先生——”

    这茶叶蛋有多难吃啊,竟硬生生把人给吃哭了。

    “乔瑞德先生,不想吃就别吃了……”说着就想拿过乔瑞德手里的茶鸡蛋丢掉,没想到还没碰着鸡蛋呢,就被一下打开。

    可即便已经老泪纵横,乔瑞德竟然依旧一口一口极慢的把茶叶蛋给吃的干干净净。

    唯恐再有什么变故,祁思衡忙上前一步,搀住乔瑞德

    “车子在外面等着了,我送您去机场……”

    “我……不走……”乔瑞德明显还沉浸在之前的情绪中,声音有些沙哑,却是推开祁思衡,抬头看向秦樱,“小姑娘,能不能,再给我,一枚,茶叶蛋?”

    这是乔瑞德有生以来吃到口中的最美味的茶叶蛋。而更让乔瑞德震撼的,则是从茶叶蛋中体会到的那脉脉茶香。

    既有初春的缱绻绵长,又有盛夏的缠绵悱恻,直到秋日化为茫茫雾霭,以为终会淡去,却始终萦绕心头……

    正如他和老妻之间的感情,即便岁月不居、时光如流,却始终余韵悠长,不能有一刻或忘……

    一直接连吃了五枚茶叶蛋,乔瑞德肆意流淌的泪水才缓缓止住,却是站起身来,冲着秦樱和盛禹沈穹等人深深的鞠躬

    “我错了,请接受我最诚挚的歉意……世界上最好的茶叶,在华国……”

    更甚者,作为品茶大师,乔瑞德一直认定,任何茶叶都有优点有缺点,而他完全可以靠舌头,帮着加入其它饮品,形成互补。那样就可以最大限度的扩大优点的影响力,中和缺点。

    唯有乐源山的茶叶,他竟然找不到任何一种可以用来搭配的茶品。换句话说,乐源山的茶叶,竟然达到了乔瑞德梦寐以求的完美标准——

    不用加入任何添加物,乐源山茶叶本身就代表了茶叶的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