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千宠爱[穿书] > 正文 第94章 第 94 章
    被沈穹这么当众呵责, 盛瑶当场就绷不住了,委屈的眼泪都要下来了

    “沈穹哥,你不是为了我才赶过来的……怎么能因为这个女人, 骂我?”

    相较于盛禹这个盛瑶一向厌恶的大哥,沈穹可是盛瑶放在心里的人。两家长辈私交尚可不说,当初沈穹大姐结婚时, 盛瑶还和沈穹一起做过花童。

    手挽着手的那一刻, 小小的盛瑶就曾对沈穹许诺, 让他等自己长大, 然后做他漂亮的新娘。

    虽然因为从小到大, 都是酷到没朋友那种类型, 即便是小姑娘时的盛瑶,沈穹也从没做过什么回应, 可盛瑶自己无疑单方面当真了。

    这么多年了,沈穹身边果然就没有出现其他任何女孩子的影子, 盛瑶可不就一门心思认定, 沈穹应该就是在等她长大。

    不是女孩子的矜持, 说不好盛瑶早就主动表白了。

    刚才瞧见沈穹身形出现的那一瞬间, 盛瑶当下就心花怒放——

    所以说沈穹心里果然是有她的吧,不然怎么可能自己一个电话,他就立马赶了过来。

    分明就是特意国来给在盛禹面前受了欺负的自己撑腰呢。

    那一刻,盛瑶真是兴奋的整个人都飘飘然了。恨不得立马在朋友圈中把这件事公告天下。

    可结果沈穹来的目的竟然是秦樱,还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毫不掩饰的和秦樱亲昵互动……

    都这样明显了, 要是盛瑶还看不出两人关系匪浅, 那就真是眼瞎了。

    只她的愤怒并不敢冲着沈穹, 反而都撒在了秦樱身上——

    怪不得把窦若害的那样惨, 现在瞧着,根本就是个到处勾搭人的狐狸精。

    只可惜她这句质问的话刚一出口,沈穹神情就有些发寒“盛小姐的哥哥是盛书记,盛小姐还是不要叫的这么亲热,没得让人误会。”

    让人误会?让秦樱吗?!盛瑶一时手脚冰凉。

    沈穹已经收回视线,随即看向秦樱,神情又恢复了之前的温和“国贸会这里也有沈氏的展台,樱樱你天天过来,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还要我从旁人的口中知道这个……之前是谁说,有事就会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的?”

    前面乐康源保健品不第一时间通知自己就算了,现在的茶叶蛋,竟然也是旁的不相干的人先吃到,反而是他,却要从盛瑶的嘴里知道这回事。

    盛瑶神情僵硬,满满的,全是不可置信——

    眼前这么狗的男人,真的是沈穹?!

    一向t不到沈穹意思的秦樱,这会儿脑袋还算灵光,又觉得现在的沈穹怎么看都有些可爱,轻笑着回头捞了个茶鸡蛋,小声安抚沈穹

    “你别气,我不是故意的……我每天还要上学呢,也就抽出时间才能过来一会儿……那个,我这就给你剥茶叶蛋吃好不好……”

    说着利索的去皮,去除蛋壳后,露出里面颜色浅黄的茶叶蛋,要递到沈穹手里时,不妨沈穹却是微微倾身,张开嘴,一副等待投喂的模样。

    秦樱顿时有些发窘,可看看西装笔挺,站在那里一副贵公子气派玉树临风的沈穹,又觉得真是让他自己拿着,好像就是有那么一点儿不对劲。

    可就是他们家的笨鸡蛋也不算小,沈穹真能一口吃完?

    到底依着沈穹的意思,乖乖的把鸡蛋喂到沈穹嘴里。又随手接了杯茶水递过去

    “吃慢些,别噎着了。”

    沈穹嘴角一点点的弯起

    “唔,好香……给我拿几斤茶叶……乐源山的……我再要些茶叶蛋打包,不过分吧?”

    怎么看都是一副得寸进尺的无赖模样。

    盛瑶……

    盛瑶气的整个人都要当场暴走了!

    一道亮光也忽然在脑海里闪过,盛瑶不敢置信的指着秦樱

    “我想起来了。”

    “前段时间和沈穹哥到孟雪柔私房菜馆里吃饭的那个女人,就是你,对不对?”

    天知道前段时间一直以沈穹未婚妻自居的孟雪柔被孟家强行送出国的消息传出来后,盛瑶有多开心——

    就知道孟雪柔是自作多情,沈穹才不会喜欢她那一款呢。

    至于说和这个消息一起传来的沈穹有个红颜知己的传言,盛瑶则是一丁点儿都没信——

    沈穹可是和一般的纨绔富二代丝毫不同,那些庸脂俗粉想要凭着美貌这一条就巴上沈穹,根本是在做梦都不可能的。

    这会儿却忽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那个消息极有可能是真的,而秦樱,说不定就是那个所谓的红颜知己!

    和盛瑶敌视秦樱一样,秦樱也对盛瑶殊无半点好感——

    要是有人敢为难秦子昱他们三个,秦樱觉得自己必定不能忍,不管用什么手段,也要让对方悔不当初。

    结果这个盛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简直就把盛禹这个哥哥当仇人似的,甚至连盛禹身旁的人,也要针对。

    之前和盛禹一起时,盛瑶处处带刺,这会儿换成沈穹了,这位大小姐竟然越发咄咄逼人了。

    还有这控诉的语气,不知道的,怕还真以为自己做了什么伤害她盛瑶的丧尽天良的事呢。

    一时只觉得厌烦至极,制止了明显想要开口替她打发盛瑶的沈穹,直接对盛瑶道

    “如果你说的是一家叫‘姥娘家’的私房菜馆,我确实是和沈穹一起去过不错。只是盛小姐有闲心打听这些八卦,我这儿还忙着呢,真没有闲工夫陪着你盛大小姐磨牙,要是盛小姐没有其他事的话,可以离开了。”

    怎么听秦樱这句话都是在赶人呢。

    从小到大,走到哪儿都是众星捧月似的存在,眼下竟然被一个从来看不起的女孩子给轻贱了,盛瑶能接受得了才怪。

    可偏偏沈穹面前,盛瑶一向都是知书达理、温柔可人的小妹妹形象,这会儿气的都快吐血了,却硬是不敢直接针对秦樱。一时气的不住喘粗气。

    看盛瑶不动,秦樱也没再搭理她,视线越过人群,落在和几个陪同的人一起,缓步往乐源展台方向而来的一个清癯瘦削的外国老者身上——

    认得不错的话,对方应该就是那位名满天下的传奇品茶大师、世界茶叶协会会长,乔瑞德老先生了。

    不止秦樱,一直站在盛锦枫身侧的艾琳,也第一时间发现了乔瑞德。忙扯了下盛锦枫的衣襟

    “枫,乔瑞德先生……”

    盛锦枫眼神在秦樱身上停顿片刻,神情中明显颇有兴味的样子。艾琳一旁瞧见,心顿时一沉——

    盛锦枫的眼神,她真是太熟悉了,分明是发现了猎物的模样。

    一时手心里就捏了一把汗。

    作为盛锦枫的前女友,艾琳比谁都清楚身旁这位盛副总有多多情,而且即便是艾琳这个富家大小姐也不得不承认,做盛锦枫的女朋友真的是一件蛮开心的事——

    高大帅气,风流倜傥,谈恋爱的时候更不是一般的温柔体贴,又舍得花钱……

    种种特性之下,那些女孩子们总是很容易就会栽进盛锦枫编织的情网中……

    要是盛锦枫准备追求秦樱,更甚者两人在一起的话,那他还会帮助自己吗?

    正胡思乱想间,就瞧见盛锦枫冲着盛瑶招了招手

    “瑶瑶,过来……”

    盛瑶明显被打击的狠了,魂不守舍的回至盛锦枫身边,眼圈已经红了。

    “傻丫头,这有什么好难过的,男人吗,不过贪图个新鲜罢了,你放心,有小叔在,总能让你心想事成。咱们盛家的孩子什么都能吃,就是不能吃亏,你大哥呀,就是不听话,以后有他吃亏的时候……”

    大哥?盛瑶忽然抬头,朝着盛禹站的地方看了一下——

    对啊,她怎么忘了?秦樱之前可是一直巴着大哥盛禹的。

    沈穹会那样做派,指不定就是因为和大哥一直不和,故意来气大哥的。

    “你的手机响了好几遍了,看谁的电话,赶紧接一下……”看盛瑶一瞬间恢复了斗志,盛锦枫便也不再多说,转头看向乔瑞德一行,笑着迎了过去,“祁老,您好您好……”

    乔瑞德他虽然不认识,可陪在乔瑞德身边的祁思衡这个华国茶叶协会会长,他不但认识,还很熟悉。

    祁思衡也笑着和他寒暄“还真是巧,竟然在这里碰见盛总你。”

    “这本来就是我的工作,”盛锦枫笑容和煦,又往乐源县展台那里指了一下,意有所指道,“不瞒祁会长说,那边是我侄子盛禹的展台,那孩子刚到乐源工作,一门心思想做出些成绩来……祁会长是茶叶界泰斗人物,真是有什么合适的门路,麻烦帮我们家小禹多引荐一二……”

    虽然一向自视甚高,可盛锦枫却从不会打无准备的仗。

    比方说这从艾琳口中知道乔瑞德在茶叶界的地位后,盛锦枫也做了个调查。其他性情浪漫的e国人不同,乔瑞德性情却素来严谨,更对茶叶有着非同一般的信仰。

    再加上他和相濡以沫的妻子也是因为茶叶结缘,更是不容许有轻慢亵渎茶叶的行为。

    像秦樱之前竟然拿茶叶煮鸡蛋的做法,已经犯了乔瑞德的忌讳,如果再听说乐源县竟然想拿坏茶叶投机取巧,以次充好……

    “这样吗?好好,我知道了。”祁思衡明显也知道乔瑞德的性情,当下只打了个哈哈,并没有做出什么实质性的承诺,“敢和这么多国际大品牌一较高下,想来令侄带来的茶叶肯定有独到之处。”

    “那是自然。”盛锦枫脸上笑意更浓,刻意提高了些声音,“我侄子他们的茶叶真的好,比方说他们展台上的特等茶叶,可是八万八一斤呢……”

    “八万八”祁思衡已经准备陪着乔瑞德离开了,陡然听到这个数字,明显不是一般的受惊吓,“盛总说的是,您侄子的茶叶价钱?”

    “主要是小孩子,想做出些成绩来,”盛锦枫摊了摊手,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咱们做家长的,也不能不配合不是?祁总放心,您或者您的朋友要是买的话,其中差价,我盛锦枫给补齐……”

    这句话分明就是承认了盛禹带来的茶叶品质根本不好,却为了脸面,还非要打出八万八每斤的高价。

    “那个……好,好,”祁思衡小心的瞧了一眼旁边的乔瑞德,神情焦灼之外,火止不住一下一下的往上拱——

    怎么拉后腿的就这么多呢?

    要知道之前编纂的那本《世界名茶年鉴》里,作为有着悠久茶史的华国,竟然连e国都比不上,不过站了十多个席位罢了。更甚者排名前十的顶级名茶,华国这边也就入选了三种罢了,第一名还不是华国的。

    这件事一直让祁思衡如芒在背。

    好容易乔瑞德宣布要重修年鉴了,祁思衡还想着华国这次可以翻身了呢。

    谁想到这两天陪着乔瑞德走访了数个著名茶区,结果竟然没有一个地方的茶叶能入得了乔瑞德的法眼。

    祁思衡担心的昨天晚上觉都没睡好——

    可别今年的《年鉴》修订后,华国占据的席位不升反降吧?

    真是那样的话,对华国茶企怕是又一个打击。

    今天按照之前定好的行程,陪着乔瑞德往国贸会茶叶区展台这边过来的一路上,祁思衡都在默默祈祷,希望能有什么意外的惊喜。能帮着扭转乾坤。

    可现在瞧着,不会惊喜没有,只有惊吓吧?

    祁思衡真担心,乔瑞德会生气之下,掉头离开,真那样的话,以乔瑞德的性子,怕是别说增加些条目了,说不好华国这边还会被缩减空间,再有几家被踢出年鉴才对……

    真是那样的话,祁思衡觉得他就是华国茶企的罪人。结果他这边一直小心翼翼,想着如何公关乔瑞德,可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做呢,怕是就要被盛锦枫这个不争气的侄子全给毁了。

    乔瑞德脸色果然沉了下来。本来瞧见那两棵银杏树,还有片刻的失神,这会儿却只觉得连那美丽的银杏树都受到了亵渎。

    静静站了片刻,忽然偏头对旁边的助理道

    “定下午的机票,我们回去。”

    祁思衡脸色一下难看至极。

    盛锦枫手攥了一下,又缓缓张开——

    就知道盛禹他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乔瑞德先生不是还有两天的行程吗?”祁思衡已经急急开口挽留。

    “我累了,行程表作废。”乔瑞德却是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从妻子去世后,乔瑞德只觉得世间万物都仿佛蒙上了一层灰尘,而刚才的事,越发让他心灰意冷——

    曾经这片国土上留下太多他和妻子的美好回忆,结果这才刚踏上这片热土多久啊,就第一时间看到了如此丑陋的一幕。

    “老乔你急什么啊,”一个淡然的声音随之响起。

    要离开的乔瑞德回头,等瞧见说话的人,明显愣了一下

    “沈总?”

    作为世界知名实验室之一,研制新型药物,也在仰穹的业务范围之内。

    当初为了挽救妻子傅颜的性命,乔瑞德也曾辗转托人求到沈穹面前,更靠着仰穹研制的新型药物,帮傅颜从死神那里抢了半年有余的时间……

    曾经乔瑞德也曾多次说要报答沈穹,只是以沈穹的身份,却是什么都不缺的。

    就一直没有找到报答的机会。

    “……远来是客,怎么也要吃点儿东西再走,放心,不会耽误你下午的飞机。”

    乔瑞德深深的看了沈穹一眼

    “好,我听沈董的,不过其他事情就算了,茶叶是老乔的命,要是待会儿说话有什么不周,沈总且担待一二……”

    言下之意,分明已经看出来沈穹是在为乐源县张目,更委婉的表达出,他已经先入为主,认定乐源县的茶叶百分百就是残次品。

    “行。”沈穹深深的看了乔瑞德一眼,眼神中似笑非笑——

    希望尝过乐源县的茶叶后,乔瑞德还能这么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