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千宠爱[穿书] > 正文 第76章 第 76 章
    眼睁睁的瞧着窦若和王达明的汽车绝尘而去, 何展也彻底绝望——

    当初窦若说是拒绝,态度却是暧昧的很,更甚者每到重要的节日, 都会主动给何展发祝福。

    正是她这样欲拒还休的态度, 才让何展误会, 以为窦若其实是对他有感情的,只是身在娱乐圈, 身不由己。

    或者等窦若强大到成为娱乐圈独一份, 再没有人能对她造成威胁的时候, 就会彻底接纳他, 并对外承认他的存在吧?

    可结果却是,如果说刘健还能算是窦若的一条狗,那何展自己, 窦若根本连做舔狗的机会都没有给他——

    从出现在派出所, 到最后离开,窦若别说帮他开脱, 根本看都不曾看过他一眼。

    更甚者在达成目的,得到秦家夫妻不会用出格手段对付她的承诺之后,窦若第一时间选择离场,拍拍屁股走人了。

    丝毫没有想过,被扣在派出所里的他要怎么面对即将到来的一切——

    何展的父亲是老师,自来把自尊自爱看的比天还大。何展简直无法想象,一旦他做的事传回家乡, 一向爱面子的父亲要承受怎样的指责。

    更甚者, 还有来自法律和学校的双重惩罚——

    就在刚才, 何展本来也想低头, 求秦樱原谅他, 可还没开口,就对上秦樱看渣滓一样的眼神——

    说起来这之前,秦樱看他的眼神都是如此,何展却是丝毫没在意过。甚至还认定秦樱应该是欲擒故纵,毕竟那样一个缺了金主就活不下去的女人,最享受的不就是招蜂引蝶后被众多男人环绕的感觉吗?

    总有一天,秦樱会拜倒在自己西装裤下。

    这会儿却明白,秦樱是真的一直把他当甩不脱的蛆虫看待——

    堂堂秦氏财团大小姐,会看上他这个清贫的学生,进而还对他死心塌地,这样的童话故事,他就是敢听也不敢信啊。

    秦樱势必不肯原谅之下,吃官司已经在所难免,至于学校那边,看金老师失望的态度,和秦氏老总秦越的坚持,自己有极大可能真会被开除!

    换句话说,就为了替窦若出一口气,他将会赌上自己的人生,付出毁了未来这样惨重的代价。

    可换来的,不过是窦若对他的冷淡和无视。

    何展这会儿整个人终于彻底从对窦若的痴迷中清醒过来,肠子都要毁断了——

    虽然说上的是农大,可他一直不甘于此,此前已经报考了某名校名导的研究生,接触之后,那位名导对他也很是欣赏,承诺说只要他初试过关,复试就没有问题。

    等着他的本来是一条康庄大道,可现在,却全都毁了……

    而事实也正如何展想的那样,金亮明把何展的事情汇报上去后,因为是电话里,说的并不详细,学校领导组一开始还以为就是单纯的男女恋情,所谓少年慕艾,那不是很正常吗,何至于闹到派出所,更甚者要把人开除的地步——

    毕竟辛辛苦苦读书多年,眼瞧着就要走入社会,就这么开除一个人的话,那就是一生都毁了。

    眼瞧着何展已经快要毕业了,平常在学校表现也很是亮眼,老师对他评价都颇高,真是就这么开除了,怎么想都让人同情,征询秦樱意见时,就委婉的把这个意思说了。

    秦樱并没有表态,而是把刘健和何展的聊天记录以及相关计划,一条一条全都转了过去。

    当瞧见何展并非真的出于爱慕之心,最终目的,不过是想借爱慕为名,有计划的把人引入彀中,最好逼得秦樱走投无路,彻底崩溃。

    如此让人难以置信的真相,直接震惊了学校领导层。愤怒之余,很快开会研究后得出了结果,那就是开除何展的学籍。

    而在这之后,秦越和沈穹也打过来电话,表达了他们的愤怒,紧接着孙雨农教授,甚至军方也全都有电话跟进,内容无一不是对何展并刘健所为要求严惩的。

    军方那边的老将军甚至说,这也就是秦樱没事,不然包括何展在内这些人,将都会成为国家的罪人。就是农大领导这边,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把个接听电话的金亮明给惊得,眼珠子都要掉一地了——

    秦樱和孙雨农是故交他开学第一天就知道了,可秦樱怎么样,又和军方有什么关系啊?

    听那位老将军的语气,简直把秦樱当宝贝疙瘩似的,甚至还要求农大这边派出心理专家对秦樱做心理辅导,或者他们军方直接派人过来,务必不能给秦樱留下什么阴影。

    到了这会儿,金亮明哪里不明白,虽然不知道秦樱做过什么,但肯定是不得了的事,不然也不会稍有动静就引来各方关注。

    多方因素之下,对何展的处分结果很快出来——

    绝不姑息,直接开除。

    消息传出来,整个农大顿时哗然——

    身为校草,何展的人气可不是一般的高。

    再加上他本身还是学生会副会长,一向是学生群中的领袖人物。在学校中不管是爱慕者还是拥泵都不是一般的多。

    最先得到消息的就是刘薇几个——

    之前亲眼瞧见何展在秦樱面前卑微的样子,几个女孩子就心疼的不行,认定是秦樱把他们优秀的校草学长当备胎欺负。

    而后来事情越演越烈——

    中午警察过来带何展一行人离开时,瞧见的人可是不少。

    虽然离得远,还是有些人瞧见,当时一块儿去派出所的,除了秦樱和何展这两个当事人外,还有何展口中所谓的秦樱的“金主”,而那个金主不是别人,竟然是沈氏财团的董事长沈穹。

    如果说大家一开始是震惊——

    毕竟秦樱长得再漂亮,可漂亮的女人多了去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往沈总身边凑的。

    秦樱何德何能,竟然得到沈穹的垂青?

    要知道大家心目中,他们穹哥可是能正面刚上h国,还能把对方脸都给打肿了的神一样的存在。

    这根本就是民族英雄啊。

    这样的大英雄,竟然会看上他们农大一个除了美貌其他乏善可陈,最鲜亮的履历也不过是当过十八线女演员的秦樱?

    正是因为这样的想法,才让大家第一时间接受了何展对沈穹“金主”的定位。

    只人都是慕强的,再加上这个社会对女孩子本就苛刻,按照何展给出的“思维模式”,把两人之间的关系定位为金主和金丝雀后,骂沈穹的人并不多,倒是相当一部分人认为秦樱不知道自爱,丢了农大的人。

    另一方面,又对何展更加同情。甚至刘薇几人已经商量好,不然就联合其他同学写联名信,强烈要求学校处分秦樱,即便不开除,也要记大过,怎么也要警示后人。

    做梦也没有想到,她们这边还没有行动呢,学校的决议就已经通过了——

    确实要处分人,只是处分的却不是秦樱这个祸水,而是她们的校草何展。

    “我对学校真是太失望了!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刘薇当场气哭。

    “就是,”旁边的女生也是一腔义愤填膺,“不都说咱们学校领导都是老好好类型吗,轻易不会开除学生,怎么轮到何展学长,就变成雷霆暴雨了?”

    “还用说吗!”刘薇抹了一把眼泪,“肯定是人家的金主给学校施加压力了!”

    “亏从前秦樱被全网黑的时候,我还给她打过抱不平,现在想想,人家根本就是惯犯!在娱乐圈搞找金主抱大腿这一套不算,竟然还要把这种风气带到学校里!”

    她不这么说还好。这么一说其他人也全都炸了

    “秦樱她凭什么?有金主就了不起了?”

    “要是学校真这样,我宁肯退学,也不在这里上了!”

    “不行,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瞧着这样的事情发生!”

    “对,咱们去找学校!”

    还有人直接登上学校贴吧,发了一篇名为“要谈恋爱吗,那种把你当备胎,再找条金大腿把你送到监狱的那种!”

    标题耸人听闻之外,再结合学校准备开除何展的传闻,很快就引来了一大波热度。

    议论的人太多,更甚者发展到秦樱整个寝室的人走到路上都被人指指点点,贾琳琳愤怒之下,直接拽住一个女生,追问对方到底怎么回事。

    那女生一把推开贾琳琳,语气嫌恶

    “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拆二代和绿茶婊是绝配!以为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啊!”

    还是她同学瞧出来贾琳琳暴怒的样子,怕两人真打起来,慌忙上前阻止

    “这位同学,你想知道,就上贴吧看吧。”

    说着,拉着女生就赶紧离开了。

    贾琳琳将信将疑的登上贴吧,等瞧见上面已经被顶了上千楼的最新热帖,登时倒吸一口凉气——

    乖乖个咚!他们家樱樱这么厉害吗,竟然连穹哥那样的都能降服?

    “不是啊琳琳,你的关注点是不是不太对?”一旁和她一起看帖子的黎红敏都快急哭了,“咱们明白,真是樱樱愿意和穹哥在一起,那肯定是正当的情侣关系,可其他同学不知道啊!”

    何展那个坏坯子,做的还真够绝的。

    这之前不停在公开场合营造他和秦樱的暧昧气氛,现在整个校园都传遍了,两人是“情侣”的消息。

    这样的情况下,明显就是把秦樱放在火上烤吗。

    “对呀!”贾琳琳这才回过神来,懊恼的拍了下头,“不然我出钱找人,把何展那小子揪出来,他要敢不说实话,那就往死里打一顿……”

    “你够了啊!”黎红敏好险没给气乐了,推了她一下,“你傻呀,这件事不是应该赶紧通知樱樱吗?”

    “而且咱们也要给穹哥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不是?”

    虽然瞧着贴吧上闹得挺凶,可一想到秦樱的后边站的是沈穹,黎红敏顿时就淡定了——

    连一个国家都能刚翻,就不信这点儿小风小浪能难得倒他们穹哥。

    当然,黎红敏才不承认,她就是疯狂的想要看到他们家樱樱和穹哥站在一起时,无比登对的样子——

    嗯,那场面,不定多么养眼呢,黎红敏以为,最少半年之内,她不用再去嗑新的c了!

    “对奥。”贾琳琳也明白了黎红敏的意思,“行,我先给樱樱打电话,不过人我也得找好,也不看看樱樱是谁罩着的,竟然连我的人都敢动,不给何展个教训,姐这口气就出不来。”

    蒙麻袋打一顿,何展是跑不了的。

    电话打过去后,秦樱正和秦越几人从派出所出来——

    本来沈穹还想再多陪一会儿呢,无奈秦越却是越看他越不顺眼,再三道谢之后,就礼貌拒绝了沈穹的好意,话说的倒也客气——

    “沈总贵人事忙,不敢因为女儿的事太过打搅……”

    言下之意,分明是逐客呢。

    沈穹也是聪明人,便也如了秦越的愿,选择告辞,临走时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有些歉然的看向秦樱

    “今天本来是想给你好好庆祝一下的,没想到却横生这么多枝节,樱樱你看哪天有空,我再给你补一个……”

    这句话顿时让秦越心中警铃大作——

    就在刚才,他可是刚听人八卦,说是一向不近女色的沈穹突然带了个女孩子出现在公众场合,眼下不知道多少上流世家,想破脑袋要知道那个竟然有机会和沈穹传绯闻的“狐狸精”是哪个。

    怎么听沈穹的意思,好像是他家女儿樱樱啊?

    这么想着就有些心神不宁。

    拐着弯询问后,秦樱也没有瞒他,很是爽快的承认,中午时,确实是沈穹过来接她出去吃了大餐。

    秦越一颗老父亲的心,顿时酸的不得了——

    之前他可是也对女儿邀约了,结果竟然是被沈穹那个小子给截了胡吗!

    正不是滋味儿呢,就听到秦樱接的电话

    “那些人说什么?沈穹是金主?”

    秦越顿时勃然大怒——

    他秦越的女儿,想要什么样的男朋友不可得,会让沈穹当什么金主。

    而且说起金大腿来,他这个当爹的就不是了吗,沈穹他算什么东西!

    “樱樱,我和你妈跟你一块去学校!”

    “啊,好的。”瞧着暴怒的秦越,秦樱却有些一头雾水——

    她爹的关注点不应该是有人往她身上泼污水吗,怎么瞧着倒像是更介意,谁才是金大腿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