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千宠爱[穿书] > 正文 第59章 第 59 章
    提前请示过老板, 上来送文件夹的助理脸再次裂开了——

    说起来不愧是沈大董事长,怀里连人带被子抱着个大宝贝的情况下,依旧不耽误半侧着身子, 笔走龙蛇的在文件夹上签字。

    可耐不住这样的动作实在太过暧昧,助理的小心肝真的承受不住这样的惊吓啊。

    这次离开时,助理不但是同手同脚,还一头撞在了电梯门上——

    因为整个人都埋在老板的怀里,并不能看清楚未来老板娘的正面模样, 可单从那头五黑的秀发,和一角美丽侧颜,依旧不影响助理判断出来, 对方必然是个精致美丽的女孩子。

    所以说他们家万年冰山脸的老板真的被融化成了一汪春水?

    要不是怕被打,他真的好想把人扒拉过来看一眼,到底对方是何方神圣, 竟然能把沈大董事长这块生铁也炼成绕指柔。

    至于说秦樱, 一直睡了个天昏地暗, 一直到体内异能再次全面恢复后, 才清醒过来。

    如果说上回睁开眼时,看到的还是沈穹挺拔的背, 这回更好,竟然直接抱着人一条胳膊,甚至腿还隔着被子压在沈穹身上。

    自己躺在被窝里,被窝被沈穹抱着,四舍五入的话,不就是自己把人沈董给睡了吗?

    秦樱一头扎到床上, 简直羞愤欲死。

    瞧着鸵鸟似的把自己埋在枕头下的秦樱, 沈穹简直忍俊不禁。下一刻直接把枕头给抽掉

    “别闷坏了。”

    瞧见秦樱脸红的能滴出血来, 手随即挪到额头上

    “有没有发烧?”

    “没——”攥在手心里的琥珀吸收异能的速度明显降下来了些,秦樱手虽然还有些抖,可好歹能抬起来了。

    只是触碰到沈穹带着些凉意的手指后,反射性的改推为握。

    正对上沈穹意味深长的笑脸,秦樱哀嚎一声,拿出了十万分的自制力,才好容易松开紧紧攥着的手指——

    呜呜,她怎么好像得了皮肤饥渴症!

    都是那颗有雏鸟情结、到处乱认爸爸的小种子害的!

    沈穹倒是大方的很,反手把她的手盖在掌心中

    “想握就握吧。”

    “不,不用了……”秦樱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几个字,就是眷恋的眼神,无比坦诚的暴露了她最真实的心意——

    呜,那根手指也太好看了吧,好想一直一直握着啊。

    沈穹明显有被她如此真实的反应给取悦,转头无声的笑了一下,再对着秦樱时,又是那个稳重睿智的沈大董事长了

    “想要再睡会儿,还是想下来走走?”

    “睡吧。”秦樱老老实实的道——

    虽然这么一直躺在床上有损她的英明形象,可秦樱更怕待会儿真是走到外面,她要是当着那么多人面就控制不住想要成为沈穹身上挂件的奇怪想法,公然投怀送抱,那可真会出大事的。

    想了想又弱弱的道

    “你公司哪儿很忙吧?我没事了,你回去处理公务吧。”

    明明说的是相当公式化的一句话,就是蓼星蓝余威的作用下,声调不是一般的温柔缱绻,倒不是在赶人,分明是在撒娇。

    沈穹眯了下眼睛,只觉整个人都像是泡在温泉里似的,说不出的舒适。

    “睡你的。不过是签签字,在哪儿不是签?”沈穹说着拿起文件去了外面——

    秦樱住的是病房,卧室外面自带了个小客厅。

    瞧着沈穹大长腿委委屈屈的窝在外边的小桌子旁,秦樱抿了抿嘴,困意也果然随之而来,无声的打了个呵欠后,还真的又睡了过去。

    这样半睡半醒的状态竟然一直持续到军训结束前一天,期间贾琳琳几个也打过电话,知道秦樱就是有些营养不良,三个人都呆住了——

    话说他们的小伙伴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拿出价值几万化妆品的白富美吗?

    竟然会营养不良?!

    几个人都心疼坏了,贾琳琳更是自责不已,觉得秦樱不定多惨了呢,自己竟然还要沾她的便宜,真是给拆三代们抹黑。

    决定了,等秦樱回来,一定要天天领着人吃大餐,怎么都要把樱樱给补回来。

    要出院时,沈穹询问秦樱是要回家还是要去军训基地——

    也就刚开始那两天,体内异能一次次被蓼星蓝种子给吸得一干二净,后来明显缓和下来,这两天更是基本没有了多少动静——

    秦樱认真查看一番,惊喜的发现,是蓼星蓝种子明显可以拿出来种到土壤里了。

    没有了蓼星蓝捣蛋,秦樱的身体自然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了起来。

    要说唯一的后遗症,那就是对着沈穹时,秦樱总是不自觉的就会生出眷恋的意思,好像瞧见沈穹的身影,就会觉得踏实无比……

    沈穹好像也习惯了不管走到哪儿,身后都跟个小尾巴的情景,即便后来秦樱身边已经完全不需要人照顾了,还会时不时过来。

    更是主动提出,要送秦樱回军训基地。

    今天早上起床后,又做了最后一次检查,专家组认真研究了各项指标,确定秦樱的身体已经彻底恢复了健康,又跟两位将军请示了一下,就给秦樱办理了出院手续。

    眼瞧着即便是坐在车上,沈穹还要不停的接听电话,处理文件,秦樱不觉小小的叹了口气——

    原来做总裁这么累的吗。

    好像从她精神好起来,就没见沈穹有坐下来好好吃口饭的时间。

    “好,我知道了,z市的事,让李卓去做……另外接下来的二十分钟给我空出来,不要再给我转接任何人的电话。”

    “您……”电话那边的助理明显就愣了一下——

    公司业务太多,平产董事长一天二十四个小时,甚至二十个小时都在谈公务,可即便如此,董事长也从没有要求过给他空出什么多余时间。

    而且看手里的时间安排表,接下来要接待的这几位,还全是分量不轻的一方大佬。真是连电话都不接的话……

    正想着怎么委婉措辞劝一下,电话那端就彻底安静下来,却是沈穹已经把电话给挂了。

    助理摸了摸头上日益稀少的头发,很是沧桑的叹了口气,又想到自己的千万年薪,转而又振作起来——

    e on baby,你可以的!

    倒是汽车里的秦樱,看沈穹丢掉手机,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雀跃笑容

    “谈完了?”

    沈穹抬手摘掉挂在鼻梁上的细边眼镜,一缕头发垂下来,本是谨严自持的俊颜,却因为染上了人间的烟火变得说不出的秀色可餐。

    沈穹随手拨开头发,揉了揉眉心,动作潇洒不羁之余,更不是一般的赏心悦目

    “谈完了。”

    怎么可能谈完呢?

    可小丫头的视线太过灼灼,跟着他的动作不停转动的模样,让沈总实在没办法静下心来处理公事。

    这样的烦躁感,是沈穹过往人生中从没有经历过的——

    习惯了主宰一切,这种茫然不可捉摸的状态对沈穹而言是太过新鲜的经历。

    不能专心做事那就索性暂时丢到一边,顺着自己心意专心陪陪小丫头好了。

    “停车。”秦樱忽然冲着司机道。

    司机下意识的看了眼沈穹——

    只要有董事长在,发号施令的人从来都是沈穹。

    “听她的。”沈穹却连问为什么都没有,直接道,“只要是秦小姐提出的要求,你就照办。”

    司机明显有些诧异,却没敢问为什么,靠着路边把车停好。

    “沈穹,你到后边坐。”秦樱探头道。

    不明白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沈穹怔了一下,眼神中闪过些纵容,推开车门,转而坐到了秦樱身边。

    “你往这边靠一点。”秦樱拿过车上小毛毯叠成枕头的模样,放在身侧又在上面拍了拍,脸上热气却是一阵一阵的上涌——

    说起来之前异能彻底失控那两天,秦樱虽然整个人都处于混沌状态,可还是有些印象的。

    比方说她不但拉过了手,甚至还同床共枕过了——虽然是隔着被子那种,可想起来,脸还是有些发烧。

    沈穹挑了挑眉——

    就说怎么这几天都有些不得劲,这会儿才想起来,好像从能下床走动,小丫头就可以避免和他有什么身体方面的碰触。看他的眼神,简直就和看什么洪水猛兽似的。

    看沈穹不动,秦樱主动探身,拽了下他的衣袖

    “头靠过来。”

    说起来这台劳斯莱斯幻影加长版,后面空间已经足够大,可无奈沈穹腿太长,头靠在毛毯上时,不得不曲起来,怎么瞧都是一副委委屈屈的样子。

    看他这样,秦樱的窘迫就减轻了些,拿起湿巾擦了擦手指,随即按在沈穹的太阳穴上——

    也不知道这人这么拼干什么!

    明明沈氏财团已经够厉害了,还要每天忙得脚不沾地。

    每次出现在秦樱面前,都是在不断的谈公务,谈公务……

    整个就跟一机器人似的。

    当然,沈穹不是机器人,不然也不会熬出黑眼圈来。

    从上车,秦樱就看着沈穹眼睛上隐约的黑眼圈碍眼不已,眼下好不容易沈穹准备把公务放到一边,她怎么可能放过这样好的机会——

    她的异能可不单是能温养植物,对人效果也很好。

    就是一样,异能等级低的话,想要施加在旁人身上,难度无疑于登天。

    沈穹的体质却不同,早在第一次窝在沈穹怀里睡着时,秦樱就发现,应该是那颗小种子的缘故,她的异能能很容易进入沈穹体内。

    一直到凉凉的手指按在太阳穴上,沈穹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秦樱想要做什么,撑着身体就想坐起来——

    特意空出来时间,是想着多陪一会儿小丫头。

    “别动。”秦樱忙探手按住——

    隔着衬衣,能感受到沈穹紧致而灼热的皮肤肌理。

    顿时就和被烙铁烫了一下似的,忙不迭缩回手来。

    被那只纤细手掌按住的一刻,沈穹眸色顿时就有些发深,却是没说什么,顺着秦樱的力道躺了回去。

    闭上眼睛

    “随你。”

    随着沈穹闭上眼睛,之前的压迫感随之消失,秦樱小小的呼了口气,悄悄揉了揉自己滚烫的脸,才再次轻轻按压沈穹的太阳穴。

    随着异能无声无息的进入体内,沈穹微微蹙着的眉头渐渐舒展,一开始还是顺应秦樱的意思做假寐状,却是没有两分钟,就陷入了沉睡中……

    再睁开眼时,已经到了军训基地。

    沈穹掀开毛毯想要起身,衣服那里却是紧了一下。抬头看去,却是秦樱正缩在旁边角落里,头一点一点的,手里却还紧紧攥着沈穹的衬衣一角……

    许是沈穹视线太过灼人,秦樱终于醒了过来,等瞧见被自己拉着的沈穹的衣角……

    已经丢脸丢习惯了,秦樱觉得,她可以接受了。

    可虽然这么给自己打气,却还是逃一样的跳下车

    “那个,沈穹,我过去了,再见……”

    隔着车窗瞧着边走边小幅度揪拽头发的秦樱,沈穹嘴角止不住上挑……

    目送秦樱离开,又和接过来的齐骁和罗霖回合,沈穹才吩咐司机

    “回去吧。”

    军训场上顶着两个大大黑眼圈的祁邵衡正好看过来,一眼认出秦樱下来的那辆车子主人,正是他一向崇拜的表哥,动作顿时就有一瞬间的停顿,可偏偏又无可奈何——

    别说是他,就是舅舅舅妈,也从来不能左右表哥的意志。

    更甚者祁邵衡以为,真是他跟舅舅舅妈说了这件事,那两位绝对会敲锣打鼓,昭告天下,就是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也得逼着表哥对秦樱负责……

    贾琳琳几个也瞧见了秦樱,顿时欢呼起来,虽然被教官给批了,几人依旧雀跃不已。

    就是古板的班长崔文欢,瞧着秦樱的神情也有些同情——

    因为营养不良住院这么久,怎么就觉得他们班校花太让人同情了。

    崔文欢甚至想着,等回学校就去找辅导员要一张贫困上的表格让秦樱填——

    这个年代还有饭都吃不饱,生生饿到营养不良的人,放眼整个农大,就没有谁比秦樱更贫困的了吧?

    又担心秦樱身体弱,明天的军训汇演会不会拖全班的后腿啊?

    有心想让秦樱索性退出,可转念想到,病刚一好,秦樱就立刻回来,可见集体荣誉感有多强,要真是不让她参加,那不是伤害了秦颖同学纯真的心吗?

    思来想去,还是没把不让人参加的话说出口。

    好在第二天的军训汇演上,他们班表现不是一般的好,尤其是秦樱,个子高,人长得漂亮,不管是正步走还是正步跑,以及其他军训项目,全都完成的又漂亮又好看。

    到最后,他们班竟然拿了个第二名的好成绩。可把全班同学给高兴疯了。

    一直到校车进了校园,车里还是一片欢声笑语。

    倒是贾琳琳跟秦樱说了一件事——

    军训期间,农大领导和学生会的学长过来慰问参加军训的大一新生了。

    一同过来的还有学生会的副会长何展。

    “何展学长说,让你回了学校后,去找他,他可以给你介绍兼职的地方,还有贫困补助什么的,他都会帮你申请……”

    事实上是听说秦樱竟然住院了,何展通过好几个人打听秦樱的住院地址,只是秦樱在那里住院,也就两位总指挥知道罢了,竟然连他们老师都不知道。

    听说何展还特意跑去找了齐少校和罗少校,却是铩羽而归,两位总指挥根本没有跟他说什么,直接把人给打发了回来。

    “樱樱你要不要去找他?”

    “不了……”秦樱摇头,神情没有丝毫波动。

    “不去也行,”贾琳琳似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明明大家都说何展学长长得俊秀又斯文,贾琳琳却不知道为什么,对那人怎么也喜欢不起来。

    “樱樱你去上我家住几天吧,我让我妈给你做好吃的。”

    “不去了,我妈怕是要来接我了……”秦樱摇头,说话间手机就响了。

    秦樱拿起来看了一眼,是杜忘忧打过来的,忙接了起来

    “妈……嗯,军训结束了,我回来了……”

    早就问清楚了军训结束会放三天假,杜忘忧可不是一直心心念念着要来接女儿回去好好补补

    而秦樱之所以会选择身体恢复后的第一时间就跑去军训基地,可不就是为了应付家里人——

    要是给他们知道军训期间,自己竟然被查出了营养不良,秦樱怕是哪儿也不用去了。

    秦樱觉得,以爸爸和妈妈爱女如命的那个劲,极有可能会让她申请休学,至于说去乐源山种地什么的,更是想都别想。

    可关键是她手里的蓼星蓝种子急需取出来种下。

    秦樱决定,回去待一天后,就立马找个借口去乐源山。

    和贾琳琳几个分开,秦樱往校门口而去。

    大老远就瞧见自家的车子停在街角处。

    秦樱收了想要拨出去的手机,直接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等在汽车里的杜忘忧吓了一跳,等瞧见坐上来的秦樱,顿时开心不已,拉着秦樱不停上下打量

    “刚你不是说还要等会儿吗?怎么出来也不让妈妈去接……倒是没晒黑多少,就是瘦了太多……”

    秦樱听得发窘——

    天知道她这段时间在医院根本是过着吃了睡、睡了吃的猪一样的生活,出院时量了体重,分明是重了两三斤的。

    结果妈妈看了,还要说她瘦。

    果然是世上有一种爱,那就是妈妈觉得你又瘦了。

    “你陪妈妈去学校一趟,”杜忘忧说着吩咐司机,“去美院。”

    刚才助手打过来电话,说是杜忘忧要的材料已经准备好了。

    秦樱点了点头,车子刚开动,杜忘忧忽然道

    “咦,樱樱,追在车后面那个男孩子是不是你认识的啊?”

    秦樱往倒视镜那里看了一眼,正好瞧见左手提了杯奶茶,右手拿了个小蛋糕的何展,正追在车后面跑。

    “不认识。”秦樱收回视线,淡然道。

    “奥。”杜忘忧跟着收回视线,车子随即绝尘而去,汽车尾气,喷了一脸焦灼的何展一身。

    明显没有想到秦樱竟然这么无情,何展少见的有些失态——

    他刚才可是瞧见秦樱后,掐着点儿去买的奶茶和蛋糕,都是学校女孩子最喜欢的那家网红店的,价格也都不便宜。

    而且何展确信,他刚才动静那么大,车里的人不可能看不见,结果却竟然连下来问问都没有,就一路绝尘而去……

    车子很快驶入美院校园,看杜忘忧下车,秦樱也跟着下来

    “妈我陪你上去吧。”

    杜忘忧会带秦樱过来,未尝没有炫耀女儿的意思——

    从找回秦樱,杜忘忧就成了炫女狂魔。

    无奈她的朋友圈,除了亲朋之外,多是一些外国好友,现在的同事来往并不多。

    这么好的女儿不能显摆显摆,可把杜女士给憋坏了。

    早就憋着一股劲儿,想要把女儿带出来走走。只是想着秦樱刚参加完军训,应该有些累,才没好意思提。

    这会儿看秦樱主动提出要陪她,顿时开心不已。

    当下挽着秦樱的手——

    和身高足有一米七的秦樱相比,杜忘忧还不到一米六,怎么看都有些小鸟依人的感觉。

    作为美院今年引进来的特殊人才,杜忘忧在美院名气不是一般的响,再有她在油画界的显赫声名和虽然年过四十,却依旧姣美的面容,都注定了无论走到哪里,杜忘忧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

    这么挽着秦樱的胳膊在美院走了一圈,顿时引来了太多的注目礼。

    路过的同事也好,学生也罢,纷纷打量二人,瞧见两人相似的面容,明显惊奇不已

    “杜教授,你身边这是谁啊,和你长得真像!”

    两人的面容有八分相似。

    而身负植物系异能的缘故,秦樱无疑更精致更美丽。

    “我女儿。”杜忘忧脸上笑意盎然,恨不得拉着秦樱介绍给每一个人。

    “你女儿好漂亮!”同事们果然艳羡不已——

    虽然杜教授从没有显摆过她的家庭,可光看每天开的豪车,和身上昂贵的衣服和包包,大家都能猜出来,杜教授家世肯定不是一般的好。

    “这个年纪还在上学吧?”

    “是喔。”杜忘忧眉开眼笑,“在农大读书,刚大一。”

    农大?同事掏了掏耳朵,一定是她听错了,杜教授肯定说的是龙大,不对,好像没有什么龙大这样的学校啊。

    那就是伦大,伦敦大学?

    秦樱也礼貌的跟大家问好,一顿叔叔阿姨叫下来,越发被夸个不停,这个说她懂礼貌,那个说她有气质,一看就是世家名媛……

    杜忘忧一边笑吟吟的听着,那模样,比其他人夸她还要开心的多。

    一直到助手李智和杜忘忧带的一个研究生乔岱,匆匆拿着资料过来,其他人才算散了去。

    “老师,这是材料……”李智还好些,和李智一起的乔岱瞧着秦樱,脸一下红了个透。

    木头人似的站在那里,连话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还是两人要离开时,才吭哧吭哧的开口

    “老师,师妹,再见。”

    一直到汽车开了很远,乔岱还回不过神来。

    李智正好回头,看他失魂落魄的样子,不觉好笑,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乔岱,乔岱……”

    “啊?”乔岱这才回神,等瞧见助理促狭的眼神,脸又红了。

    “看傻了?”李智笑着道,“别说是你,我刚瞧见时,也觉得杜教授的女儿长得真是太美了……”

    “想追的话,可以试试吗!”

    “你胡说什么啊,我哪有!”一下被道破心思,乔岱脸更红了。

    “呵呵,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信不信杜教授带着女儿这么在校园里走一圈,不定多少人魂牵梦萦呢……”

    只是助理还有一句话没说——

    魂牵梦萦可不见得有用,毕竟杜教授的家世,别人不知道,他可了解一点,据说是某个巨佬的太太。

    听教授的意思,她这个女儿根本是全家的心肝宝贝,不管是她还是那位巨佬以及家里的儿子,全都宠的女儿什么似的。

    一开始李智还觉得有些夸张了,可见到美丽可爱的小师妹,就是李智也禁不住想要多宠她一点——

    当然,前提是他得有这个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