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千宠爱[穿书] > 正文 第50章 第 50 章
    瞧着秦樱和贾琳琳并肩而行, 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期间别说对他们的目送有什么回应,根本连个眼风都不屑于分一下, 周晴是真的懵逼了。

    祁邵衡神情则更加晦暗——

    一想到这个女人顶着若若姐的脸在人前招摇, 祁邵衡就气不打一处来。

    “这什么人吗!”一直默不作声的萧彤彤“嘁”了一声,一副给两人打抱不平的模样, “这个秦樱是脑子有问题吧?竟然敢说晴晴你脑子有病?”

    说起来他们萧家也是家乡首富, 可到了盛京这里,就完全不够看了。

    比方说眼前的周晴,就是上次她被赶出去的那个饭店悦都董事长的侄女。

    虽然那次丢脸的事件后,萧彤彤对悦都都有心理阴影了, 可不代表,她就敢对周晴做什么, 相反, 还要变着法儿巴结——

    周家或者在盛京这里还是二流世家, 可已经是萧彤彤他们家要仰望的存在了。

    比方说盛京顶级大家闺秀的圈子,周晴或者挤不进去, 可好歹还能进门,萧彤彤这样的,则是连门往哪儿开着都不知道。

    因此即便内心怒火万丈,萧彤彤可是丝毫不敢把火发在周家人身上, 而是把矛头全都对准了萧月月几人身上。

    “我觉得,她是说你脑子有病吧?”周晴似笑非笑的看了萧彤彤一眼,转身去追沉着脸离开的祁邵衡了, “祁少, 等等我。”

    被抛下的萧彤彤脸色就有些不好, 神情也不是一般的难看——

    在家乡上高中时, 她也是旁人攀附的对象,走到哪儿不是众星捧月?

    至于说萧月月,也从来都是唯唯诺诺,不管萧彤彤说什么,都只有点头说好的份儿。

    再瞧瞧现在,根本就没人把她放在眼里不说,竟然连萧月月也敢给她脸色看了。

    所以说萧月月就是个喂不熟的白眼狼。在老家时,爸妈面前,就小可怜似的,自己说什么她做什么,结果到了盛京这里,就原形毕露了。

    当初要不是为了让她照顾自己,萧月月以为,她能有到盛京读书的机会吗?

    结果倒好,怂恿外人欺负自己还不算,还敢把全家人的电话都给拉黑了。

    之前父母倒是明确表示,说要断了萧月月经济上的资助,再不行了,直接让她辍学回去。可萧彤彤听了之后却是丝毫不开心,甚至总觉得,事情说不好怕是真的会失控……

    和萧彤彤的垂头丧气相比,秦樱她们这会儿却相当开心。

    本来还想着四人到了军训基地会不会就要被分到不同的寝室,没想到竟然还是在一间房子。

    贾琳琳放好衣服后,直接打开另一个硕大的行李箱,里面竟然是满满一大箱各色零食

    “姐妹们,这些可都是我的珍藏,你们只管敞开肚皮吃。”

    别说,一大早起来,到现在还没吃饭,秦樱还真是饿了,直接拿起一袋鸡翅塞给萧月月,自己又拿了另一袋牛肉干。

    倒是黎红敏,明显有些发囧

    “不是,琳琳啊,来之前老师们可是要求,不许带零食啊。”

    贾琳琳倒好,不但带了,还带了这么多。

    “这要是让教官逮着了,可是会全部没收的。”

    “所以我才让你们敞开肚皮吃啊。”贾琳琳神情沉痛,“全都吃进肚子里,看教官怎么没收。”

    可话是这么说,几个人吃的却依旧有限,已经吃撑了,才吃了不到四分之一。

    瞧着箱子里还剩下的那么多零食,贾琳琳也是欲哭无泪

    “樱樱你说,我要是上交一半,教官会不会法外开恩,让我留下来另一半啊。”

    “真想留下来?”秦樱眨了眨眼睛。

    “那还用问吗。”贾琳琳猴急的凑过来,“这些全都是我最爱吃的,而且你没听敏敏说嘛,那些学姐们说,这儿的饭菜超难吃。”

    “我来想办法。”秦樱略一思索,“不过这之前,你们要先帮我准备三种颜色的植物……”

    “只要樱樱你能想法保住这些救命粮,别说三种,就是三十种,也全都包在我身上……”

    大不了找不到了就撒泼打滚,怎么也要让老爸把东西给送来。

    “三种就行……我记得刚进大门那里,有几棵枫树,琳琳你去采摘颜色最红的枫叶过来……还有枫叶树下爬着的喇叭花,记住,只要蓝色的花朵,还有绿色的植物,颜色越鲜亮越好……”

    末世既没有电脑也没有手机,大家所有的时间要么用来提升异能,要么就是钻研怎么最大限度的利用异能。

    为了给自己找乐子,再开发出异能的种种用途后,秦樱提取出了“隐形液”——

    人眼的感光细胞,主要捕捉的三种颜色,红色、绿色、蓝色,也就是俗称的三原色。根据科学实验,这三种颜色可以合成任何色彩,搭配得当的话,甚至能让色彩消失。

    而秦樱的“隐形液”,就是利用的这个原理,利用异能,让三种颜色达到一种微妙的平衡,从而取得“隐形”的效果。

    刚刚提取成功时,秦樱还在自己身上试验过,别说还真骗过了其他人。

    就只是末世的环境,隐形液除了拿来玩,并没有太大作用——

    那些僵尸根本就是靠气味和声音寻找攻击对象。隐形色也就和人作战时有用,用来对付僵尸,却是做梦也差不多。

    就只是她这会儿异能还是初级,做出的隐形色怕是效果一般,不过用来藏行李箱,还是足够的。

    虽然搞不懂秦樱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这几天也见识了秦樱手中层出不穷的好东西,贾琳琳半点儿怀疑都没有,留秦樱在房间里准备其他东西,她则拉着黎红敏和萧月月跑去采摘叶子和牵牛花了。

    除了枫叶采摘起来有些难度,其他东西根本就是手到擒来,不大会儿,三个人就满载而归,摘了满满一大袋子——

    红的是枫叶,蓝的是牵牛花,绿色的则是冬青。

    异能什么的,不好让三人察觉,秦樱已经提前融入天萝水中,让三人分别清洗干净后,双手揉搓,一直到不管是枫叶还是冬青,都湿漉漉的快要沁出汁液的状态,秦樱才逐一放入天萝水中。

    期间不停用异能感知,力求达到最大的平衡。

    而瞧在贾琳琳几人眼里,则是随着秦樱的搅拌,枫叶的红,牵牛花的蓝,以及冬青的绿,都渐渐淡去。

    天萝水的颜色不停在绿色、红色、蓝色之间横跳。

    时间越久,颜色越浅,一直到最后,水盆中的天萝水渐渐消失……

    “我草!”贾琳琳揉了下眼睛,又揉了下眼睛,“天萝水怎么没了?还有那么多叶子?樱樱你用了什么魔法吗?不然怎么就全都变没了?”

    而且不但是天萝水,就是刚才还堆满盆子的花花草草,也都消失了踪影。

    贾琳琳不信邪,伸手就去盆里捞,果然抓到了一大把枝枝叶叶的东西。

    可诡异的是明明都抓在手里了,视线里竟然依旧是空无一物。

    “琳琳,你的手没了!”黎红敏跟着惊呼道。至于萧月月,嘴巴张的能塞进去一个鸡蛋。

    却是看贾琳琳手腕以下的手掌并十根手指,竟一点点消失了踪迹——

    一开始还有点儿虚影,到最后不仔细看,简直就跟突然间没了手一样。

    贾琳琳吓得一趔趄,好险没坐倒地上,亏得秦樱眼疾手快,不然好容易提炼的这些隐形水,非得洒个干干净净不成。

    “瞧你那点儿出息。”秦樱笑着推了贾琳琳一下,“现在把你的行李箱拖过来吧。”

    按照学姐们的经验,一般到达的第一时间,教官和老师就会挨着检查每一个寝室,一旦携带的有不允许拿的东西,就会全都收走代为保管,一直到军训结束才会归还。

    这会儿大家都已经把东西收拾的差不多了,说不好教官很快就会过来。

    “不是,樱樱,不对,大佬,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我真是要五体投地了!”贾琳琳一把抱住秦樱的腿——

    跟樱樱做出的这隐形水相比,她的零食算什么啊。

    “大佬大佬,你快给我身上全都抹上,让我体会一把隐形衣的神奇,这箱子零食,我全都不要了送给大佬当拜师礼好不好!”

    更恨自己有眼无珠——

    之前秦樱说送她们人手一瓶天萝水时,贾琳琳可是丝毫没有在意,想着什么天萝水啊,名字取得怪好听,说白了不就是丝瓜水吗。

    这会儿却恨不得抽自己几下——

    那哪是天萝水啊,根本就是观音菩萨净瓶里的神水吧?要不然怎么能就这么神奇?

    所以说秦樱她那个所谓的种地的哥哥,根本就是天上哪个仙尊下凡历劫的吧?不然怎么会有这样的神迹?

    越想越是这么回事,忍不住揪住秦樱的衣袖喃喃道

    “樱樱啊,你说,你做出这样的东西,会不会引来雷劫什么的?

    “别鬼扯了!”秦樱抬脚踹了耍宝的贾琳琳一脚,刚要说什么,外面就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带队老师的声音跟着响起

    “同学,开开门,查寝。”

    “老师稍等,我们正在换衣服。”贾琳琳一下跳了起来,边扬声回答,边把装着零食的行李箱合上,又快速搬过来。

    几人七手八脚的就开始用隐形水涂抹,眼睁睁的瞧着行李箱一点点在眼前消失,真是又刺激又快乐。

    果然是人多力量大,不过两三分钟,行李箱就涂了一遍,贾琳琳忙抱起来,放到最上面的衣柜上。

    “你看琳琳这会儿的动作,像不像是在耍宝啊?”因为看不见行李箱的缘故,贾琳琳吃力的抱起行李箱,又不住往里推的情景,怎么看怎么搞笑。

    “赶紧去把手洗一下。”秦樱赶紧撵人,“我要开门了。”

    说着把水盆踢到脚下,她则过去拉开门——

    门前正站着两男一女。

    女的是学校一个叫于欣的老师,至于说两个男子看服饰则全是少校军衔。左边的剑眉星目高大英武,右边眉目细长,瞧着也很是俊秀。

    就是秦樱自诩见多识广,也不免大吃一惊——

    这届教官这么强的吗?竟然一下上阵了两个少校。

    “这一位是齐骁少校,这一位是罗霖少校,是这次军训的总指挥……”于欣边介绍,边往里面看了一眼去,瞧见叠的整整齐齐的床褥,眼神中闪过一丝满意。可等瞧见垃圾桶里快要满了的零食袋子时,又有些哭笑不得——

    这是生怕把零食收走,就全都塞进肚子里了?

    而且这才刚来,怎么房间里就秦樱一个人了?

    “她们三个跑哪儿去了?”

    “老师,我们在这儿呢。”黎红敏从盥洗室中探出头来。一眼瞧见两个教官,眼睛蹭的一下就亮了——

    我的乖乖!教官怎么可以这么帅?

    后边贾琳琳等的不耐烦,直接推了黎红敏一把

    “敏敏你别堵着门……”

    黎红敏被推的猛一踉跄,一下撞在秦樱身上。

    亏得旁边一只手伸过来扶住,不然两人怕不是要一起摔倒?

    “谢谢——”秦樱扶着对方的胳膊站好,要松开时才发现扶她的人可不正是那个齐骁少校?对方却不知为何,正瞧着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来之前老师说了咱们这儿的纪律了吧?”罗霖边往里走边左顾右盼,“不许拿手机,不许藏零食……”

    “嗯嗯,”贾琳琳拼命点头,“教官放心,我们都是乖学生,部队纪律不允许的,我们坚决不做。手机交给了于老师,至于说零食,已经彻底消灭……”

    一本正经的模样,让罗霖也是哭笑不得。

    只是认真的检查一遍后,还真没发现什么。

    几人又交代了几句,就要往外走,经过衣柜时,齐骁却是又站住脚,有些疑惑的看向柜子上方——

    明明柜子上方瞧着什么都没有,却总觉得不太对劲。

    “怎么了齐骁?”罗霖和于欣都走出门了,瞧见齐骁又站住,就有些疑惑。

    “没什么。”齐骁应了声,跟着走出门。

    刚出来,于欣的手机就响了,却是另一栋寝楼里,一个学生因为手机和零食被收,正在哭闹,于欣不得已,跟两人解释了下,就匆匆过去处理了。

    齐骁和罗霖倒是也不在意,点点头放于欣走了——

    作为总指挥,查寝这样的事,自然也不用他们两个出马。会过来这边,也是凑巧了。

    瞧着明显比往常沉默的多的齐骁,罗霖就有些奇怪

    “怎么了,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那个女孩子的名字,竟然也叫秦樱……”齐骁皱了下眉头,想要说什么,却又顿住。

    “什么叫又啊?叫秦樱怎么了?难不成你还认识一个叫秦樱的人?”罗霖越发摸不着头脑。

    “你别说,还真是。”齐骁抽出一根烟,意识到这里是女生寝楼,捏了捏又放回烟盒里,“你还记得吗,我们俩熟悉了之后,我跟你讲过的,我妹妹……”

    “知道啊。”罗霖点头,他和齐骁关系好,休假时还跟齐骁一起去过他家,也见过齐骁那个比他小了足足十岁的妹妹,小姑娘挺可爱的。

    “不是茵茵……”齐骁犹豫了下,“我跟你提过的那个妹妹,其实是,樱樱,她的全名是,秦樱……”

    “你小子说什么胡话呢?你姓齐,你妹怎么会姓秦啊?”

    “不是我亲妹妹,是我爸妈要的孩子。”齐骁神情更加苦涩,声音也低沉了下来——

    和其他人家重男轻女不同,他们家却是典型的重女轻男。

    听父亲说,生下他这个儿子后,妈妈足足哭了三天,才接受现实。

    到底在齐骁十岁时,又要了个五岁的小女孩。

    那个小女孩的名字就是秦樱。

    到现在齐骁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秦樱时的模样——

    五岁的小女孩,粉雕玉琢似的,还乖得不得了,让喊爸就喊爸,让叫妈就叫妈,还糯糯的跟着他喊哥哥……

    也因此第一面,齐骁就彻底被这个突然从天而降的妹妹给俘虏了。

    把自己珍藏的玩具全都抱了出来,一股脑的送给了新来的妹妹。

    甚至每天还没上学呢,就盼着放学,想要回去陪妹妹玩。

    那会儿齐骁最大的愿望就是,要一直一直和妹妹在一起。

    却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仅仅是十个月后,秦樱就被送走。

    “……我妈怀孕了,担心再生个儿子,后来找人做了b超,确信是个女孩子后,就趁我上学时,把樱樱又送回了她父母家……”

    之后不久,更是调动了工作,直接带着整天哭闹着要樱樱妹妹的齐骁离开了当地。

    “你妈怎么能这样,你妹妹,我是说樱樱,也太可怜了吧?”罗霖明显没有想到,内里竟然还有这样的曲折,“所以你刚才听到那女孩子的名字也叫秦樱时,才会那么不对劲?”

    齐骁手里的烟都揉碎了,半晌才道

    “嗯,我总觉得,她的眼睛,和我妹妹的,很像……”

    “那还犹豫什么啊?去问一下啊……”罗霖拽着齐骁就往回走,“这么多年了,你都一直放不下,现在又恰好撞见,那当然要问一声了……”

    两人很快又来至秦樱几人寝室门前,敲了敲门。还没等问话,里面就传出“咚”的一声巨响。

    “出什么事了?我们进来了。”齐骁心一下提了起来,边提高声音,边推开门,却正好瞧见因为踩翻了板凳而摔倒在地的贾琳琳,她的身边,则是呈天女散花装,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悬浮”在空中的零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