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千宠爱[穿书] > 正文 第48章 第 48 章
    金亮明直接傻眼了——

    秦樱竟然是秦董的女儿、秦氏财团的大小姐?

    那些出身豪门的少爷小姐不是都喜欢去读名校金融或者管理专业什么的吗?

    怎么到了秦樱这儿, 就来了个画风突变,竟然跑来农大,还选了个农学系。怎么瞧着, 秦樱的出身和她学的专业都不搭噶的呀。

    恍惚间也终于明白, 为什么秦氏财团千挑万选,竟然选了他们农大捐资助学, 十有八、九和秦樱有关!

    与此相比, 沈穹“朋友”的回答,金亮明倒是也能理解了——

    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豪门大小姐和豪门董事长交朋友,自然在情理之中啊。

    可金亮明想通了, 却换成秦越想不通,兼且有些不爽了——

    自打找回来女儿, 秦越真是不管瞧见哪个男青年和女儿走的近了些, 都会不自主的在心里掂量过来掂量过去。

    总担心别人会居心不良, 对他女儿有什么觊觎之意。

    眼下突然听见沈穹言之凿凿说什么和秦樱是“朋友”,秦越心中顿时警铃大作——

    秦家和沈家虽然私交寥寥, 可也算是有交集,当初沈穹出生,秦越还曾经亲自前往道贺。

    这些年有关沈穹的传闻也听了不少,总结起来沈家那小子的特点就是“有本事是真有本事, 狂也是真狂”。

    如果是年轻时,或者选择合作伙伴,秦越或者会对沈穹很是青睐, 可真是拿来做女婿的备用人选, 秦越却是一百个不看好——

    有本事的人性子都傲, 可太过桀骜不驯, 身边的人却必然会吃苦。

    他家女儿之前二十年,已经够坎坷了,秦越以为,就找个阳光充满朝气的暖男就行,至于说沈穹那样的,还是让其他人消受吧。

    怎么也没有想到沈穹竟然直截了当当着自己的面说什么他和樱樱是朋友——

    据秦越所知,沈穹眼光可不是一般的高,世家圈里就没几个是他看在眼里的,更别说公开承认是朋友了。

    虽然说秦越心里,女儿也是优秀的很,那样悲惨的经历下,还能自强不息,考上农大,可真是和沈穹这样的天之骄子相比,无疑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沈穹的“朋友”一说,怎么看都不是一般的可疑。

    “能认识秦樱,是我的荣幸。”沈穹略略加快脚步,和秦越并肩而行,“听说秦董准备把总部迁回国内,不知道地址选好了没有?东新区那儿,沈氏正好有一块地皮,秦董感兴趣的话,可以派人过来洽谈。”

    作为盛京下一个五年计划的重点区域,东新区眼下世所瞩目,更是无可置疑的下一个商业中心圈所在。

    秦越和秦子昱选址时,也确实看中了那里,只是他们回来的太晚,错过了最佳进入时间,最大最好的地块都已经名花有主,他们跑了好几个地方,要么是土地面积太小,不符合秦氏财团的定位,要么是地方够大,位置却不是一般的偏僻。

    因为这个,秦越和秦子昱父子俩可不是正头疼着呢。

    至于说沈穹说的那个地方,他们确实也看过了,不但土地方方正正,面积也够大,地理位置更是绝佳。在那里不管是盖办公楼还是营建会所星级酒店,都百分百会赚。

    因此两人只转了一圈就打消了询问沈氏有没有出售或者合作开发的可能——

    做生意不是做慈善,百分百会赚的肥肉,谁都不会再允许其他人染指。

    而现在沈穹说了他和女儿是朋友后,立马就把肥肉给拱手让出,怎么想这里面都不简单

    “多谢沈总美意,不过无功不受禄,秦氏不敢掠人之美。”

    “秦董先别急着拒绝,我承认,会让出这块地,是因为秦樱,不过,却不是秦总想的那样。”沈穹说着顿了一下,“秦董刚从国内飞回来,怕是有些事情还不知道,比方说,昨天上午国家电视台直播的h国有关小麦被扣押的新闻发布会……秦董有时间的话可以看一下,就会知道,相较于秦樱的帮助,这块地真不算什么。而且我也不是要把地送给秦氏,一切都会按市场价进行,秦总您不妨再想一下,我等您的答复。”

    如果没有秦樱介入,这件事沈穹自信也能解决——

    已经知道了对方的底牌就是史密斯,那只要想法子把对方的底牌掀了就好。

    可真是那样的话,无论效果以及对沈氏和仰穹甚至华国的影响,都难以预料。

    沈穹以为,这些无形的东西,才是一个企业乃至国家长治久安的无形的财富。

    从这一点来说,秦樱对沈氏的帮助,价值是无可估量的。

    或者秦樱以为,自己帮她建一个蔬菜大棚,就是回报了,其实在沈穹看来,蔬菜大棚什么的,根本微不足道、不值一提。

    出让秦氏土地,也依旧是他沾了光的。

    “h国新闻发布会?”秦越果然愣了一下——

    这件事闹得太大,不但在国内,国际上更是掀起了汹涌大波。本来之前h国一直追随a国,总是沾沾自喜以a国小弟自居的情况下,也很是染上了a国目中无人的臭毛病。

    一贯觉得a国老大,他就是老二。结果就因为那场微不足道的新闻发布会,h国就成了过街的老鼠,落到了整个世界人人喊打的地步。

    这件事后,秦越对沈穹“后生可畏”的认识越发直观,之前还感叹沈家后继有人,养了个这么厉害的儿子呢,怎么现在听沈穹的意思,里面还有女儿的影子?

    “秦樱在里面居功至伟。”沈穹眼神不自觉柔和下来,“秦董,恭喜您,有个这么优秀的女儿。”

    居功至伟?秦越心里忽然一动——

    之前报道小麦事件时,各国媒体都对华国科技进程用了“匪夷所思”这四个字来评价,一致认定,华国农业科学这方面应该有刻意被保护起来的秘密武器以及不对外开放的科研成果。

    总不会这所谓的秘密武器和女儿有关吧?

    做什么事都无比认真的秦越平生第一次在会场上开了小差,打开手机,找到了国家电视台直播节目回放,如果说一开始还不太明白沈穹话里的意思,等秦樱出场的那一刻,秦越一下认出来口罩后那双和妻子杜忘忧一般无二的眼睛。

    换句话说,外媒猜测的所谓秘密武器,哪里是和女儿有关,分明正是秦樱!

    把个秦越给激动的,简直比他成功完成人生中第一笔金融投资还要开心的多。

    迭出的开学典礼结束以后,农大新生就迎来了为期半个月的军训时间。

    农大对军训一向很是看重,历来所有新生都是直接送到郊区军训基地接受封闭式的正规训练。

    今年自然也不例外,按照学校规定,今天晚上所有新生就要收拾好要带的行李,然后明天一大早,出发前往训练基地。

    “听学姐们说,内衣袜子什么的都要准备吸汗性强的……还有防晒霜、风油精,”黎红敏念叨一项,就在纸上列举一项,又回头嘱咐叫秦樱几个,“哎,樱樱待会儿咱们几个分工,去小卖部把东西买齐……”

    “先别急着买。”秦樱踩着板凳从柜子里拉出一个箱子——

    印象里妈妈说过,她准备了好多零零散散的东西,说是让自己军训时用。

    “来来来,我接着。”贾琳琳忙过来帮忙。

    接住的一瞬间,却是往后踉跄了一下

    “我草!怎么这么沉?”

    明明瞧着秦樱很轻松就拎出来的样子。

    秦樱抿了抿嘴——

    这段时间不是在家里被逼着汤汤水水的进补,就是吃乐源山用异能温养过的瓜果,秦樱这会儿的身体状况已经彻底恢复。

    再有初级异能的加持,随随便便对战几个彪形大汉不成问题。

    从板凳上下来,输入密码,打开行李箱,贾琳琳倒抽一口凉气——

    老天,怪不得这行李箱死沉死沉的,里面装的满满的竟然全部都是瓶瓶罐罐的化妆品,至于说风油精防蚊虫叮咬的药物等等,只有你想不到的,就没有里面没准备的。

    贾琳琳拿起一瓶防晒霜看了眼,分明是一个非常有名的国际品牌,一套怎么也得上万。

    “我看你们什么也别买了,看看喜欢那个品牌,直接拿走用算了。”秦樱嘴角也是直抽抽——

    不用看也知道,这里面肯定是一家五口就连小楚都给准备了。

    可她真有那么黑吗?至于这么一家人如临大敌?

    “不是吧?”贾琳琳这才回过神来,“樱樱你跟我说,你是不是还有个哥哥,是卖化妆品的啊?”

    可即便真是卖化妆品的,一下子送来这么多,怎么看都太奢侈了吧?

    “你别说,还真有。”秦樱想了想,秦家财团旗下还真有大商场,“不过这些应该不是我们家卖的,而是我妈我爸,还有我哥我弟他们准备的。我妈就一股脑的全都给装过来了。”

    “不是,他们是怎么想的啊?”贾琳琳还是不懂,“你说你就这么一张脸,用得着这么多吗?还是说当时发生了什么了不得大事?”

    比方说家里突然中了五千万?

    “也不是什么大事。”秦樱就有些不好意思,“那不是我跟我澈哥包了一座山吗,在山上干活,怎么可能不晒着?可你们看我现在算黑吗?明明我觉得也挺好吗,结果我妈我爸他们就跟天塌了似的,买了一大堆美白防晒的化妆品……”

    “你的家人一定是稀罕惨你了。”贾琳琳由衷感慨——

    总觉得自己在家已经够受宠了,可和秦樱比起来,还是小巫见大巫啊。

    “你们喜欢那个品牌自己拿,”秦樱说着又从包里摸出四瓶天萝水,“实话跟你们说吧,这个才是我准备的秘密武器。”

    别看没什么品牌,可按照沈穹和其他国家谈妥的价格,这一瓶都得好几万。

    “白天涂好防晒霜,晚上回去就抹这个,我敢保证,直到军训结束,你们都会是场上最靓的崽。”

    说着,秦樱拧开一个瓶子,倒出一点儿天萝水,拉过黎红敏的手给她涂上

    “很快你们就能看到效果。”

    随着天萝水在手背上晕开,一股清雅的味道在室内弥漫,贾琳琳深深吸了一口气,可怜巴巴的看向秦樱

    “那个,樱樱啊,我,可不可以喝一口?”

    秦樱本来还准备一人发一瓶呢,听贾琳琳这么说,毫不犹豫的把贾琳琳那一瓶放到了自己行李箱里。

    又想到什么

    “啊呀,对了,我还说给一个好朋友寄一瓶呢,你们先收拾着,我去寄东西。”

    昨晚接到贺娅楠的电话,说《琳琅传》这部电影拍摄进程已经拍了三分之一了,听导演的意思,想要争取一下春节档。

    印象里窦若饰演这部电影时,也是放的春节档,更甚者还在一系列贺岁片中杀出一条血路,成为年度最大黑马。

    结果就在拍摄的关键时期,也不知道是因为熬夜的缘故,还是贺娅楠对自己要求高,着急上火,脸上竟然开始爆痘。

    先是额头上出现一粒,昨儿个倒好,脸颊上和下巴上也冒出了两颗。

    那么大的痘痘,化再浓的妆也遮不住,贺娅楠没办法,只得暂时停了拍摄。眼下正在盛京的家里休息。

    秦樱手边正好有天萝水——

    天萝水本就具有清热解毒美白补水的功效,而经过秦樱异能加持,效果根本比这世上最好的化妆品都要强的多。

    当即就跟贺娅楠说,给她寄个同城快递。

    只是今天又是开学典礼又是准备行李的,差点儿就给忘了。

    等从外面回来,刚一推开门,就被扑过来的黎红敏一把抱住

    “呜,樱樱,你刚才给我手上涂的是什么神仙水啊?”

    说着两只手都伸到秦樱面前——

    涂了天萝水那只手,水润润qq弹,相较而言,硬生生把另一只手衬的有些发黄黯淡。

    真是涂上几天,变白明显不是什么大问题。

    “我就说保准你们都会成为训练场上最靓的崽吧,现在信了吧?”

    “信了,信了。”黎红敏点头如捣蒜,拉起来萧月月往秦樱面前一推,“赶快的,咱们先给月月做个保养。”

    “到时候压过那个萧彤彤!”

    “萧彤彤?”

    “对呀。明天去郊区军训基地的可不单是咱们学校,还有盛京电影学院的。”

    “咱们两个学校一块儿军训吗?”秦樱就有些诧异。

    “可不是。”黎红敏点了点头,“樱樱你不知道吗?听学姐们说这都是老传统了。”

    学姐说起这件事时不是一般的郁闷——

    影视学院美女不是一边的多,他们农大的女生生生被比的跟小丫鬟似的。

    也不知道学校怎么想的,就没有其他军训基地可以用了吗?干嘛非要和影视学院的一起军训?

    学校里但凡长得好一点儿的小哥哥,都会被影视学院的女孩子给迷花了眼。

    比方说他们的校草何展,听说就是军训时想喜欢上了影视学院一个女生,结果却没修成正果。

    到现在都四年了,何展学长许是情伤太重,始终再没有和农大任何一个女生发展恋情。

    “说起来我觉得,何展学长对你好像有些不一样啊。”黎红敏说着撞了下秦樱——

    今天开学典礼上,可不止是她,很多人都瞧见了何展学长殷勤的给樱樱送衣裳的一幕。

    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胡说什么呢?我和何展学长怎么可能?”秦樱顿时雷的不轻。

    说话间手机却响了一下,秦樱拿起来看了一眼,明显就怔了一下——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竟然是何展发过来的微信。

    作为要献花的成员,何展统一加了所有人的微信,说是有事好联系。

    点开看时,里面是非常详细的军训攻略,需要准备什么东西,简直比黎红敏罗列的还要齐全。

    秦樱皱了下眉头,并没有回复——

    何展看她的眼神,总让她觉得有些不舒服,就跟,她是什么所有物似的。

    要把手机扔到一边时,又一条信息发过来,却是贺娅楠,竟然已经收到天萝水了。

    跟信息一起过来的,还有五万块钱的转账,转账留言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八个大字。

    后面还附了一句话,要是秦樱敢退回去,那她就不要天萝水,也不认秦樱这个妹妹了。

    秦樱就有些哭笑不得——

    知道她拿到了农大的通知书,贺娅楠就给她转了五万,说是发的红包,让她缴学费,现在又借天萝水发过来五万,明显是给她的生活费……

    “这瓶水天萝水可真是金贵。”瞧着贺娅楠给秦樱转了五万块钱过去,经纪人周琳打趣道。

    “那丫头也是个苦命的,性子还强,要是不找个借口,这钱她一定不会收。”贺娅楠伸了个懒腰,伸手就要去够天萝水——

    虽然之前秦樱跟她说过,说是她现在手里有钱了,贺娅楠却是压根不信。

    “再说樱樱之前可是救过我,不但如此,就是琳琅这个角色,也全是托了樱樱的福。就十万块钱,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哎,不是——”看贺娅楠真要拧开瓶盖,想要往脸上涂抹秦樱寄过来的天萝水,周琳吓了一跳,“祖宗哎,樱樱那丫头虽然是好意,可她懂什么啊?这典型的就是三无产品,你可千万不能用。”

    “别——”贺娅楠手举高,避过了周琳的抢夺,“你忘了当初樱樱说可以帮我抢过来琳琅这个角色时,你也是不信的,谁都会坑我,就樱樱那丫头,绝不会坑我的。”

    说着,拿起天萝水去了盥洗室。

    “不是,”周琳就有些发急,“娅楠你可别胡来啊,导演那边可是就给了你四天时间,让你四天内,无论用任何方法,都要把痘痘给消下去……”

    “这不是今天才第一天吗?我就试试……琳姐你放心,我肯定不会胡来,要是真没作用了,我就不用了行吧?”

    贺娅楠却明显对秦樱有种迷之相信,到了把气急败坏的周琳关到门外边,她自己则美美的涂上了天萝水。

    天萝水涂上脸的第一时间,贺娅楠就感到一阵清凉,痘痘那儿的刺痛感觉,竟然神奇的跟着减轻,效果比从医院拿来的药物还要明显。

    贺娅楠顿时惊奇不已,在盥洗室呆够了十分钟,把脸上清洗干净,明显感觉痘痘刺痛感彻底消失。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就是脸上也水润清透多了。

    可听医生的意思,抹药的话,也得至少两天才能达到这个效果。

    周琳在外面等的焦躁,等好容易门从里面打开,当时就要数落贺娅楠,却在瞧清楚贺娅楠的皮肤状况后愣了一下,转而就有些发急

    “不是,娅楠,医生不是说了,这几天不让你在脸上涂任何化妆品……”

    所以说不是自己的错觉了?贺娅楠拉过周琳的手,在自己脸上蹭了一下

    “我脸上什么化妆品也没有用,就刚刚按照樱樱教的步骤,涂了那么一层天萝水做成的面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