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千宠爱[穿书] > 正文 第41章 第 41 章
    “麻烦能不能跟我说一下, 研究室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自打自报家门后,周胤就一直处于太过震惊、神游天外的状态,秦樱不得已, 只能主动开口询问。

    “啊?”周胤回过神来——

    沈穹既然同意了秦樱过来,明显应该没有瞒着的意思。

    而且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按照事情的发展来看, 真是没办法解决, 最迟后天, 事情就会被包藏祸心的h国记者大肆报道出来。

    整理了下思路,简单介绍整件事的前因后果

    “……十天前,海关那边查扣了一批从h国发运过来的小麦……”

    华国嘉禾集团前段时间和h国方面签订了一个合同,购买h 国一百万吨小麦。

    可就在小麦运抵海关时, 却从部分小麦中抽查出疑似tck病菌——

    作为一类检疫性有害生物,tck对小麦的危害不是一般的大,一旦蔓延,轻则减收,重则绝产。

    更要命的是tck病菌的生命力还不是一般的强, 即便被粉碎加工成其他产品,病菌依旧能存活,一旦遇到合适的土壤和气温条件就能再次萌发,给农业,尤其是小麦造成灾难性的打击。

    而h国恰恰就是tck病菌多发区, 因此小麦进入口岸时,海关这边绝不会掉以轻心。

    然后就用仰穹的电子鼻,检测出这批麦子疑似携带有tck病菌的结果。

    “电子鼻失灵了?”秦樱皱了下眉头——

    即便从末世回来的时间还不长, 可是关于h国秦樱也有所耳闻, 一向以某大国的小弟自居。时不时的就会跟着他家大哥对华国这边指手画脚。

    平常没事的时候, 还会跟在大哥屁股后面对华国跳脚,真是有个什么意外,怕是更会肆意闹事。

    “应该,不是失灵……”周胤迟疑了一下——

    仰穹研发的电子鼻不是一般的灵敏,这几年更新换代更是快速,技术水平已经达到世界前列,按道理说,怎么也不可能出现失灵的事。

    可事情蹊跷就蹊跷在这里,把疑似有问题的小麦带回仰穹实验室后,一系列实验结果出来,竟然没有办法找到tck病菌序列。

    “我们怀疑,应该是h国那边对感染过病菌的小麦做过什么处理……”

    更甚者说不定,小麦上残留的鱼腥味也是h国特意设的钩子——

    h国那边运送过来的小麦,主要是霍根财团。

    霍根集团下属的霍根实验室,向来号称仅次于大哥a国,号称世界一流。

    而就在去年,一流的霍根研究室,却在一项影响深远的新材料技术的竞争中败给了从来没有看在眼里的来自华国的仰穹实验室。更是被沈氏财团借机抢走了一个大单子。

    这要是其他国家的就算了,竟然是来自华国的仰穹让霍根跌了个大跟头。打那之后,霍根财团可不就把沈氏并仰穹当成了眼中钉、肉中刺。

    那之后,只要在国际会议上,霍根的人遇见仰穹的人,就会火花四溅。

    周胤严重怀疑,应该是霍根集团对这批小麦做过什么。

    而他们的目的,不但是倾销他们感染过病菌的小麦,更有对付仰穹进而打击沈氏的意思——

    偌大的研究室,竟然连广为人知的tck病菌都会弄错,水平可想而知。

    彼时霍根实验室百分百会把事情闹大。

    而真是仰穹名誉扫地,霍根那边必然会是最大的获利者。

    而电子鼻的研发,孙雨农团队出力最多,真是霍根研究室抓住了这个把柄,对孙雨农院士的国际声望,也必然造成沉重打击。

    “我看那个霍根财团根本就是包藏祸心、有备而来!”周胤越说越气,偏偏他自己的能力,除了干着急,就没有一点儿办法。

    “待会儿见了沈先生,秦樱你也多帮着宽慰一下……那起子小人,他们根本就是看不得咱们华国好,整天批评这个批评那个的,好像他们多正义似的,其实根本就是坏到家了!”

    知道了秦樱也就是农大的大一新生,周胤自然不会再认为,她是来帮着解决问题的。大脑自动屏蔽了之前认定沈穹不是昏君的想法,自发自动的把秦樱界定到了“红颜知己”这个层面上。

    不过真有人能过来安慰沈穹一番,周胤觉得也是一件好事。毕竟从这件事爆出来,霍根集团的人就动用了各种层面的力量,对沈穹施加压力。

    偏偏沈穹是个骨头硬的,不论谁出面,都不肯松口,还直接撂下话来,真出了什么事,他一力承担,霍根集团造成的损失,也有沈氏财团尽数负责,试图把科研人员承担的压力转嫁到他自己肩上。

    这都两天了,周胤还会抓紧时间眯一会儿,沈穹却几乎是没有合过眼。

    “最好能劝着沈先生去休息会儿,怎么说人都不是铁打的……”周胤还在嘟哝着,电梯停了下来。

    “我知道了。”秦樱也没有多说什么,跟着周胤出了电梯。

    入目就瞧见几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正围在沈穹左右

    “沈先生这是什么意思?贵国一向自诩是礼仪之邦,现在的行径,分明是强盗所为!”

    “明明仰穹的仪器坏了,却要把屎盆子扣在霍根集团的身上,这就是贵国的待客之道?”

    “如果沈先生不能尽快给出答复,我们会诉求国际法庭!”

    “你们仰穹必须要公开承认自己的错误,向霍根集团发表书面形式的道歉,并赔偿由此给霍根带来的名誉损失!”

    “无耻,无耻至极!”周胤明显是之前已经见过了这样的场面,这会儿却依然气的跳脚,可却只能小声嘀咕,除此之外,没有一点儿办法。

    和霍根财团的气势汹汹相比,稳稳坐在中间的沈穹就显得特别醒目——

    黑色色丝质衬衫搭配一条热情而张扬的红色领带,贴合身材的同色西裤,拉长了视觉比例,越发显得身高腿长,即便是静静坐在那里,整个人的气场也依旧极具侵略性,仿佛下一刻就能挥剑而出,斩来犯敌人于马下。

    “这些都是建立在你们的小麦没有问题的前提下,”沈穹手中的茶杯稳稳落在红木桌面上,发出“咚”的一声钝响,明明瞧着手劲极大,却是一滴水都没有溅出来。

    沈穹收回手,身子前倾,直视最中间的外国人,用熟练的h语一字一句道

    “汉森先生,你们运过来的小麦,到底有没有感染过tck病菌,你们清楚,我也清楚,还有你们霍根研究室的史密斯先生,同样清楚。”

    身形够高,即便这么前倾,依旧具有极大的压迫性,而提到“史密斯”这个名字时,沈穹用h语和华语连续说了两遍。

    正好和沈穹眼眸撞上的霍根集团派来谈判的代表汉森眼底顿时闪过一丝慌张,虽然很好的掩饰过去,却依旧被沈穹看在眼底。

    施施然坐直身体,沈穹眼睛中是毫不遮掩的轻蔑

    “我们华国有一句话叫贼喊捉贼,还有一句话叫,有理不在声高,所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汉森先生帮我转告贵集团总裁,现在悔改,向我们道歉,还来得及。”

    “什么史密斯先生,我不知道沈先生要说什么……”没想到沈穹态度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汉森脸色一下变得铁青,神情也变得有些惊疑不定——

    h国今年的春小麦,遭遇了前所未有的tck病菌虫害,好在发现的早,施救及时,好歹减产不算太严重。

    可随之而来的,就是另外一个难题——

    国际上对tck病菌都非常忌惮,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一个国家愿意收购感染过tck病菌的粮食。

    于h国而言,粮食出口无疑也是国民生产总值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他们当然不甘心就这么把一季的粮食砸在手里。

    可巧,在一次国际会议上,霍根财团的人意外结识了tck细菌研究方面的专家史密斯——

    于国际上而言,史密斯声誉并不好。

    之所以如此,实在是这人几乎毫无道德感,两年前,就因为和某个小国的王储发生冲突,史密斯竟然做出了在售卖给小国的优质麦种里混入tck病菌这样的事。

    只是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竟然让那批麦种逃过了海关严格的检查,使得那个小国当年小麦几乎濒临绝产。

    事情传开后,虽然大家都明白,事情肯定和史密斯有关,可因为有海关检查结果在那儿放着呢,对史密斯也就只能停留在道德层面的谴责,其他的却是什么也不能做。

    只是那个小国王储也不是好惹的,即便没有确切证据,却依旧不肯善罢甘休,那之后史密斯接连遭遇了几次暗杀,半年前,就不知所终。

    有人说史密斯已经死于王储之手,也有人说史密斯是被人保护了起来。众说纷纭,并没有什么定论。

    而只有汉森和霍根财团的核心人物知道,史密斯其实就窝在霍根研究室。

    本来这样的投资具有一定的冒险性,可高风险才能有高回报率,真是史密斯手上有真本事,比方说他当初如何把细菌混入麦种却检查不出来的,对霍根财团而言,就有巨大的吸引力。

    而事实证明,他们的想法果然没有错,史密斯还真拿出了相应的药剂——

    虽然不能彻底杀灭tck病菌,却能起到帮tck隐身的效果。

    霍根财团方面拿到药剂后顿时如获至宝,并当即用到了卖给嘉禾的这批麦子上。

    从仰穹迟迟没有给出确切结果,汉森就知道,他们的计划已经挺过了最重要的一环,史密斯研制出来的那种新型药剂,果然效果够好。

    而沈穹的态度,也是一个很好的佐证——

    从他们昨天登门兴师问罪,一直到之前,沈穹始终是一筹莫展的模样,再有霍根联合h国外交部门层层施加下来的压力,汉森以为,沈穹已经到了穷弩之末。

    为了乘胜追击,汉森他们这两天可不也是始终神经紧绷,谁能想到胜利在望了已经,沈穹又忽然翻脸,还抛出了史密斯这个炸弹!

    亏刚才汉森还觉得沈穹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呢,谁知道转眼就着了人家的道。

    汉森这会儿甚至回忆不起来,沈穹骤然提到“史密斯”这个名字时,他的脸部表情管理是不是做的到位,有没有引起沈穹的注意。

    “不知道?”获得了自己想要的信息,沈穹神态已经完全放松下来,双腿交叠,淡淡看向汉森,“也就是说,你们霍根财团是下定决心,要一条道走到黑了?”

    “简直岂有此理!”汉森脸都黑了,愤然作色,“既然沈先生毫无诚意解决这件事,那也别怪我们不客气。”

    “明天,我们就会召开记者招待会,向全世界公开你们沈氏乃至贵国的霸道行径!除此之外,我们还会诉诸国际法庭,让你们丑陋的面目大白于天下!”

    能作为霍根财团的谈判代表,全权代理此事,汉森自然有他的独到之处——

    汉森本身是个华国通,曾经有十年的华国生活经历,不但精通华语,更是对华国人的性格做过潜心研究。

    比方说,华国人都太好面子,因此什么事情都不敢闹大,尤其是事关声誉脸面的。

    再比方说,华国人向来自诩什么“礼仪之邦”,真是和国外人士发生冲突时,往往要给自己戴上诸多枷锁,唯恐有哪里做得不到位,会影响到这个美名似的。

    可谁知道明明之前还觉得一切尽在掌握中,结果间,沈穹就不按常理出牌了。

    “悉听尊便!”和汉森几个的恼羞成怒相比,沈穹无疑显得太过冷静,视线在汉森几人脸上扫过,最后落在他们坐的椅子上,惬意的往后靠了靠,“沈某人的原则,只招待朋友,敌人的话,从来别想跟我平起平坐。”

    啊?汉森明显没有明白沈穹这句话什么意思,正迷糊着,忽然就走来几个身高马大的保安,直接揪着汉森等人的衣领子把人拽了起来

    “沈总累了,诸位请回吧。”

    “你,你们——”回过神来,汉森气的脸都要裂了——

    作为霍根财团的股东之一并谈判代表,不管走到那里,汉森一向都以贵客自居。

    自大惯了的,即便是名声在外的沈氏财团并仰穹实验室,汉森也根本没有放在眼里,甚至觉得自己看来这里,已经是纡尊降贵给沈穹这个小年轻面子了。

    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不按常理出牌,胆敢把他们这群贵客给赶出去。

    只是电梯门很快合拢,汉森的咆哮被隔绝在电梯里,很快一点儿也听不到了。

    周胤咧了咧嘴,想要笑,可笑了一半又换成了苦瓜脸——

    沈先生这样做固然解气,可解气了之后,怕是后续矛盾更大。其他在场的人明显也是这么想的,一时气氛就有些沉闷。

    倒是沈穹状似未觉,视线在众人的苦瓜脸上扫过,挑了挑眉,刚要说什么,却是一顿——

    这么多人里,好像就只有和周胤站在一起的那个小姑娘眉目婉约中透着丝不知死活的喜气。

    可偏偏,还就这丝喜气对了沈穹的胃口。本想站起来离开呢,又稳稳了坐回去,冲着秦樱招了招手

    “唔,刚才的事,你有什么看法?”

    周胤这才回神,看沈穹是在对秦樱招手,更是认定了自己之前的想法——

    果然是沈先生的红颜知己,好像沈先生瞧见秦樱后,心情都好了不少呢。

    忙给秦樱使了个眼色,小声道

    “沈先生叫你呢,快过去吧。”

    秦樱倒也没有忸怩,缓步上前,正正站在沈穹面前,眉眼间笑意越浓

    “爽,帅,酷!”

    把汉森赶出去那一刻,真是爽呆了,帅极了,也,酷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