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千宠爱[穿书] > 正文 第33章 第 33 章
    九月一日是盛京多数大学开学的日子。盛京农业大学也不例外。

    不过也有一部分学生暗地里嘀咕, 觉得学校最好错开各大学开学的高峰期,换一个黄道吉日再行开学之事。

    而他们这么说,也是有原因的——

    考上大学, 也算是半只脚踏入了社会。

    偏偏大学本身就存在一个鄙视链。比方说同样是一本专业, 考入了一线大城市的的学生,相对于二线三线城市的同类学校而言,就会有一种迷之优越感。

    即便是同一个学校, 热门专业或者王牌专业的学生也会瞧不上其他专业的。

    不过不管是哪一类学生, 他们一向最看不上的往往是农大的。

    就是培养出了很多学界大腕的盛京农大, 也是逃不过这个铁律。

    虽然所有人都知道有句话叫“民以食为天”,可挺多人却是打心眼里对农大看不上眼,好像沾上个“农”字,就瞬间脱离高大上, 朝着土气的“翠花”一路狂奔似的。

    建议错开开学高峰期, 就是因为这个。他们可真是担心学弟学妹们万一受了什么刺激,到地儿了再选择退学——

    这样的事情可不是没有发生过。

    比方说三年前,就有个某小县城的榜眼, 因为所报热门院校滑档,最后被农大录取。

    结果那学生都带着行李过来了,却在进校园瞧见一畦一畦的试验田和穿着白大褂蹲在地头观察农作物长势的学长后,哭的一抽一抽的,死活不肯去报名了。

    说是要种地的话,他在老家就能种, 何必非要跑这么远到盛京?

    拖着行李箱要上车时, 家里爷爷正好从地头上溜达回来, 听说他要去农大报名, 眉头皱的简直能夹死个蝇子。

    他还没走呢, 爷爷就跟家里人说,想学种地,跟着他就行了,干嘛非要跑到京里去啊?

    又说孙子上个大学都得学种地,看来这辈子,都别想看到后辈改换门庭那一天了……

    那学生本来一路都是在纠结,等到了后,更是被其他大学门口进进出出云集的各色豪车给镇住了,又听他们指点江山,好像每个人一毕业就会进五百强,轻轻松松年薪百万……

    那学生可不是当时就被刺激大发了,学校也不进了,拖着行李箱就要走,说是要再战高考,一定要考入农大,周围的名校,将来改换门庭光宗耀祖……

    “哎,你们快看,这又开过来一辆豪车……”坐在写有“迎新处”招牌桌子旁的一位戴着有瓶底那么厚眼镜的大三学长,指着一路开过来的两辆黑色汽车道,“啊呀,前面这辆竟然是宾利啊,我敢说,上面坐着的一定是对面大学经管系的……”

    能以这么拉风的方式出场,不用问了,对方肯定应该是哪个豪门大族家的少爷小姐,十有八、九将来都是有皇位要继承的。

    他旁边身着海魂衫的男孩子正在神游,被他撞了一下身子一歪,差点儿没从板凳上跌下来,就有些不高兴,瞬间化身“二道杠”

    “那可不一定,咱们农大咋了?说不定人就是到咱们这儿报名的。你妄自菲薄就算了,可别拉上我。”

    “你做什么春秋大梦呢!”瓶盖底男孩推了推眼镜,“那些豪门的少爷小姐看得上咱们学校?”

    没见电视上演的吗,哪个豪门继承人不是履历光鲜,不是国外常春藤院校毕业的,就是国内排名三范围之内的名校。

    “人家就是学习不好,家里有钱的话,弄个出国留学就得了,再砸一大笔钱,那些名校也不是进不得……”

    “再说了,今天可是开学第一天,还这么早,那些豪门少爷小姐吃错药了,才会这么心急!”

    正说话间,那两辆豪车速度却是越来越慢,最终在农大新生报到处这儿停了下来。

    车门开处,一个身材高挑、五官精致的女孩子从车上下来。继女孩子之后,又有一个戴着墨镜,穿着时尚,一看就气质超好的女人下来,瞧见女孩子丝毫不在意的站在大太阳下,忙快步过去,撑开遮阳伞给女孩子打上不算,又翻出遮阳镜给女孩子戴上。

    最后下来的则是一个帅气的阳光男孩,酷帅酷帅的样子,简直让人移不开眼。

    然后后面大奔的车门也打开,司机和一个打扮利落的中年女人快速的从车上拖了两个大行李箱下来,跟在前面三人身后。

    “啧啧,果然不愧是豪门世家的人,你瞧人家这气质,这长相,还真是惹眼……还有出场这派头……”海魂衫男孩子也忍不住感慨——

    连家里工人都坐大奔过来,足见家世有多好。

    “你还别说,就冲这个,我也想去名校就读了……”

    这样的画面,怎么瞧都像是拍偶像剧啊。

    正感慨间,就瞧见时尚女人和漂亮女孩子挽着手朝他们这边来了。

    两人呼吸都有些紧张了

    “老曹老曹,你快看看,我今天这身衣服,没有哪里不妥吧?”

    “紧张什么啊你,人家,人家就是来问个路,还管你穿什么衣服……”可嘴里虽然这么说,却神经质似的不住用手推着鼻子上方的酒瓶底眼镜——

    早知道就换上刚配的那副眼镜了,他妈都说戴上比现在这副好看,显得人尤其有书卷气。

    秦樱那边已经来到了近前,边走还边小声跟杜忘忧道

    “妈你瞧我们俩这么拉风的走姿,再配上墨镜,是不是挺像《上海滩》里的大哥大大姐大啊?”

    为了让女儿捂白回来,杜忘忧女士可以说想尽了种种方法。各种化妆品攻势之下,只要有可能,绝不让秦樱身上有一寸皮肤晒到太阳。

    就只是秦樱本人并不积极,毕竟在秦樱看来,很快就要军训了,还是得晒黑,既然如此,干嘛要整的那么麻烦?

    “别说,还真像。”插着兜跟在后面的秦子楚“噗嗤”一声就乐了——

    短短时间内,秦子楚不但最快速度的和秦樱亲密起来,还对这个姐姐崇拜的很。

    毕竟,可不是谁家姐姐都能和他秦子楚的姐姐一样,拥有一双神奇的上帝之手,随便一种就能种出世上最好吃的东西来。

    本来放假时间,秦子楚做完暑假作业后,最喜欢在外面浪了。

    结果这段时间,不管和小伙伴一起去哪里,只要一到饭点,秦子楚必然会坚持“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之所以如此,主要是他家的菜色全都是秦樱隔三差五从乐源山带回来的,叫秦子楚说,盛京最好的五星级酒店,都不见得能做出这样的美味。

    而且不但是他,还有他那些小伙伴,时不时的就会厚着脸皮跟在秦子楚屁股后去做客——

    他们倒是想买,可乐源山那里产出的东西有限,一些产量少的都是留着自己吃,才不会往外卖。

    既然买不到,那索性有机会就赖在秦家不走了——

    一众大少爷们也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为五斗米折腰”

    眼瞧着秦樱上前,曹同学和海魂衫男孩同时站了起来,脸上笑容那叫一个温暖和煦

    “同学你是来问路的吗?这儿我最熟了,跟我说一下哪个大学,不然我领着你们过去也成……”

    “问路?”秦樱就怔了一下,有些狐疑的倒回去几步看了看竖着的牌子,“这儿明明就是咱们农大报名处啊……”

    自己也没走错啊。

    “是啊是啊,”海魂衫男孩大力点头,“所以同学你是……”

    不愧是戴了那么厚的瓶盖底眼镜,曹同学敏感的抓住了秦樱说的“咱们农大”几个字——

    不是吧,对方会是农大学生?

    “你是,来报名的?”

    “是啊。”秦樱从包里拿出通知书和各种证件递过去。

    曹同学接过来,和凑过来一起看通知书的好友再三确认,才明白一看就是豪门大小姐配置的秦樱竟然真的是他们农大大一的新生。

    一时肾上腺激素直线飙升。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帮秦樱办好了入学手续——

    他们农大也终于有自己的校花了,再不用对着别校校花羡慕嫉妒恨了!

    很快,一则名为“大一学妹巅峰颜值,农大校花诞生”的帖子空降本校论坛。就只是秦子楚和司机一直虎视眈眈的缘故,两人到底没好意思拍几张照片,无图无真相再加上刚开学,论坛活跃度低,下面除了几个“又做梦了”,“梦醒没”之类的嘲讽帖子,就没人再搭理了。

    眼瞧着秦樱被一行人簇拥着进了寝楼,就是寝管大妈都多看了好几眼。

    弄得秦樱挺不好意思的——

    按她想着,都在一个城市呢,自己一个人过来报个名得了,哪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

    只可惜人微言轻,杜忘忧怎么也不同意,说是错过了可以亲自接送女儿的幼儿园和小学,又错过了女儿悄然绽放的初中和高中,大学的每一个阶段,她一定要参与,秦樱反对无效。

    她爹秦越倒是被秦樱坚决制止住了从国外飞回来的脚步,却是这会儿还委屈着呢。一再嘱咐秦子楚记得多拍些姐姐报名的照片给他看,聊以抚慰老父亲受伤的心。

    有杜忘忧跟着,在末世习惯了劳作的秦樱被迫变身伤残人士——

    李嫂打扫擦洗寝室,杜忘忧负责整理床铺,又把行李箱里的东西拿出来,放在适当的地方。

    不过半个小时,就把东西打理的妥妥当当。

    只是秦樱确实来的太早了,什么都收拾好了,也没等到一个室友。

    一点儿手也插不上,秦樱就有些无聊,倒是杜忘忧,依旧兴致勃勃

    “我们还剩最后一个流程,那就是去拜访一下你的辅导员。”

    “不是吧,妈——”秦樱顿时囧囧——

    妈妈这是真把自己当小孩子了?怎么连见老师这样的事也要过去插一脚?

    只可惜杜女士已经行走如风,径直往办公楼的方向去了。

    “小楚,你开学的时候也是这样?”秦樱边无可奈何的跟上边小声问秦子楚。

    “我是男孩子,和你们女孩子怎么一样。”秦子楚一挺胸脯——

    他爸秦越说了,男孩子生来就是应该经受摔打的,女孩子才要好好呵护。

    从小学起,秦越就要求秦子楚处理力所能及的大小事务。

    不但秦子楚,就是秦子昱和秦子忱都是如此。

    好吧,理由很强大,秦樱竟然无言以对。

    眼瞧着前面就是办公楼,秦樱跟在杜忘忧后面刚要进去,就撞见几个男子簇拥着一位银发老者从里面出来。

    看对方的模样,应该是学校的师长一类的,杜忘忧几人忙侧身让路。

    倒是秦樱,视线在老者身上定了一瞬——

    还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面前这位老者,分明就是乐源山山体垮塌那天,被盛禹一路公主抱着冲下山坡的老先生。

    许是对方身份特殊,盛禹并没有做太过详细的介绍,只让秦樱喊一声“孙爷爷”。

    只这会儿看老先生被其他人众星捧月一样的架势,明显身份不凡。

    秦樱正纠结着是不是上前打招呼,老先生却注意到了他们一行,站住脚,亲切的看向几人

    “你们是来报道的学生和家长?”

    秦樱也不好再一边站着了,忙上前一步

    “孙爷爷,您好。”

    “秦樱?哎呦,这敢情巧了。”老先生愣了一下,旋即笑了起来,“让我猜猜,你不会是来报道的吧?”

    “还真让孙爷爷猜着了。”秦樱点头,“我就是来报道的。”

    “好,好啊。”老先生连连点头,“好好学,很快你就知道,咱们农大才是最有意义的学校,从古到今,农业都是一个国家最重要的命脉。”

    第一次在乐源山见到秦樱,老先生就觉得这小姑娘身上有一股劲,比方说为了棵红豆杉,就敢暴揍盛璟,那股子小老虎一样敢拼敢冲敢干的劲头,让老先生不由自主就想到了自己年轻的时候。

    只是他那天应盛禹之邀,有要事在身,才没有和秦樱详谈。怎么也没有想到兜兜转转之下,秦樱竟然成了农大的学生——

    毕竟敢和盛璟打擂台,意味着秦樱的家世绝不会差了,又是女孩子,怎么想和农大都不会有什么交集。

    “秦同学是吧,报的那个系啊,说不定老师还教你们课呢。”旁边一个戴着金边眼镜的中年人笑着道。

    “我报的是农学系。”

    “哎呦,还真让我猜着了。”中年人更加开怀,转而道,“你们是来找文木老师办理相关手续的吧?三楼最东头那个办公室就是。”

    知道对方应该还有事,秦樱礼貌的道谢之后,就和杜忘忧上楼去了。

    殊不知他们离开后,中年人也就罢了,其他人神情却明显就有些惊诧——

    之前瞧见秦樱的排场,就知道应该是家世顶顶好那一拨的小孩,没想到对方还认识孙院士,甚至瞧孙院士的模样,还很是欣赏,难不成也是某位农林界大拿的后辈?

    许是接到了电话,秦樱他们到了时,辅导员陈文木已经在等着了。等办理好所有手续,陈文木终究没有掩饰住好奇,小声询问秦樱

    “孙院士平常严厉吗?你有没有进过孙院士的实验室?”

    孙院士的研究室,可是国家最看重的研究室之一,直接或间接影响着国家农业的发展。

    曾经陈文木最大的愿望就是报考孙院士的博士生,只可惜许是年纪大了,精力上有所欠缺,孙院士已经连续好几年没带过博士生了。

    “那个,我没有去过。而且,我和那位,我是说孙院士,并不是很熟。”秦樱立马明白,陈文木口中的“孙院士”应该就是那位孙爷爷,只是算上今天,她和孙爷爷也就见过两次罢了,对陈文木的问题,还真就没办法回答。

    只陈文木所说的研究室,也不知道和沈穹让自己去的是不是一个地方?

    “了解,了解。”陈文木并没有怪秦樱,反而还对秦樱有些欣赏——

    现在的年轻人,很多都比较浮躁,没认识个名人呢,就到处吹嘘。

    自己这位学生别看年纪小,性子却不是一般的沉稳。这要是换个人,能认识孙院士这样的农学界大拿,不定要怎么炫耀呢,秦樱却是被人问起了,还不愿多说。

    “好好学,争取让孙院士招你做他的博士生,到时候,说不定你就能去院士的研究室看看了。”自己虽然不大可能考到院士门下了,可要是自己的学生考上了,四舍五入之下,就算自己也是院士的弟子了。

    一直到出了办公室,秦樱拿出手机查了下,才知道这位孙爷爷是何许人也——

    孙雨农,国家科学院院士,享受国家特殊津贴的知名科学家,现在华国农业方面有将近一半的种子名称,都是冠的他的名字,是当之无愧的农林业之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