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千宠爱[穿书] > 正文 第25章 第 25 章
    一大早, 杜忘忧就觉得心神不宁——

    昨晚十点多时,手机忽然响了一下。21ggd  21

    因为杜忘忧一直体弱,从小父母就要求她十点之前必须上床睡觉。

    等和秦越结婚后, 监督她按时睡觉的人就换成了秦越。

    甚至在这点上,秦越比杜家父母还要严格。一副他不监督着,杜忘忧说不定明天就会病倒的模样。

    所以从恋爱时到现在, 秦越从没有在十点之后给杜忘忧打过电话——

    曾经两人感情最浓时,简直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用凌晓茹的话说,冷漠的秦越遇见了杜忘忧, 简直就如同多年死寂的火山以不可遏止的态势汹涌爆发。

    可即便相思入骨, 秦越却宁肯忍到自己快要爆炸, 也绝不会跑去打扰杜忘忧。

    还是一次杜忘忧回来的晚了,偶然遇见在他们小区外徘徊的秦越,才知道那个傻小子竟然连一晚上的分开都舍不得, 已经不止一次半夜睡不着就跑过来在他们家小区外跑上一圈又一圈的。

    可天知道,他们家小区不是一般的大, 无论跑上多少圈, 秦越都不可能瞧见杜忘忧家的房子一个角的。

    那会儿别说杜忘忧,就是杜父杜母,都被秦越给感动了。认定这个世界上, 就不会再有其他人对杜忘忧比秦越做的更好了。

    也是因为这个,杜忘忧才会刚读大学不久, 就和秦越领了证,同龄人中, 他们算是典型的早婚早育了。

    可结果就是这样爱妻如命的秦越, 竟然破天荒的选择了那样一个时间点打了通电话过来。

    杜忘忧总疑心是不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有心想要再给秦越拨过去, 却又怕秦越看她那么晚还没睡担心。

    索性滑开手机,再次打开手机相册,对着秦樱的证件照发呆——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每看一次秦樱的照片,杜忘忧就会止不住对相片中的女孩子多亲近喜爱一分。

    甚至杜忘忧直觉,被照片影响的不止是她,还有一向工作严谨细致、绝不会感情用事的老公秦越——

    自打瞧见秦樱那张证件照后,秦越就答应,一定会给她一个答案。

    然后秦越就越来越忙,频繁飞回国内,这几天索性不回来了。

    杜忘忧想不要多想都不行。

    毕竟这世上,杜忘忧是最了解秦越性子的人,除非发生了天大的事,不然他绝不会把自己一个人丢下这么久。

    而对现在的秦越而言,除了女儿的下落外,就没有什么能称得上是天大的事了……

    “妈,你起来了吗?”长子秦子昱的声音在房间外响起。

    “子昱?你稍等。”杜忘忧用力抓了一下被褥,脸色也跟着变得苍白——

    难道自己猜对了,真是和女儿有关?

    不然,子昱怎么会连夜赶来?浑浑噩噩中恍惚响起,这确实是丈夫的行事风格——

    当初从王芬兰口中确定女儿死亡,秦越直接吐血,一转头到了杜忘忧面前,却是没事人一般,硬生生忍到,孩子们全接回来了,都守在杜忘忧身边,才告诉了杜忘忧这个消息。

    而现在,子昱的突然到来……

    杜忘忧大脑乱糟糟的,手里动作却是不慢,飞快的穿上衣衫,下床时却险些摔倒。

    匆匆过去打开门,一抬头就看见守在门边的秦子昱——

    秦子昱是公司副总,平时的繁忙程度并不亚于秦越。

    “子昱——”杜忘忧用力攥住秦子昱的胳膊。

    “妈,”秦子昱虚虚扶住杜忘忧,“您别激动,是好事,天大的好事。”

    杜忘忧只觉全身的血液都涌向头顶,嘴唇都是哆嗦的

    “子昱,是不是,是不是,你妹妹……”

    “嗯。”秦子昱抬手抱住腿软的明显站都要站不住了的杜忘忧,“爸爸他,找到妹妹了。”

    边扶着杜忘忧到沙发那儿坐下边拿出一份秦越传真过来的亲子鉴定文件,递给杜忘忧

    “您看,这是鉴定结果,之前晓茹阿姨给您传真过来的照片上的女孩子,就是妹妹。”

    “我,我……”杜忘忧抖着手接过鉴定结果,却是一句囫囵的话都说不出来,想要笑,眼泪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停落下,“收拾东西,我要回国……”

    二十年了,她的宝贝女儿,终于又回来了,杜忘忧恨不得一步跨过去,把宝贝女儿抱在怀里。

    “妈,您别激动。爸电话里说,让咱们直接回国,就在家里等着,那里还有点儿事情,等处理好,爸爸就会带妹妹回来。”

    秦子昱说着,眸子里却是闪过一丝冷意——

    外人眼里,秦子昱和乃父秦越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不单是长相,更有性情,一样的冷漠高傲,偏偏又有着对金融业非同一般的敏感。

    简直就是一台没有任何感情,天生为工作而生的机器。

    可天知道,秦子昱曾经也是个软糯可爱的小暖男——

    妹妹丢失之前,他们家和其他任何一个幸福家庭一样,严父慈母,其乐融融。

    可所有的快乐却在妹妹丢失的那一天戛然而止。

    曾经温柔美丽的母亲,时时处于崩溃的边缘,父亲一天天越发严厉……

    秦子昱在短时间之内迅速完成了从调皮捣蛋的孩子到沉默寡言的少年的蜕变。

    半夜被秦越电话叫醒,告诉他找回了妹妹时,秦子昱整个人都是懵的——

    这么些年了,婴儿时期曾经小小一团的香香软软的妹妹早已经模糊在过往的岁月里。

    和父母依旧不能走出曾经的创伤不同,“妹妹”这两个字于秦子昱而言,越来越像是一个代号。

    也就在奉了父母之命,去公墓区那个有着小小婴儿照片的坟墓前祭拜时,才会有那么一丝悸动。

    也因此,对因为找回女儿,激动到声音都有些失真的秦越,秦子昱只觉得陌生,却是丝毫没有感同身受的感觉。

    原以为这样的陌生会持续到亲眼见到秦樱的那一刻。

    可没想到仅仅是瞧见秦樱的照片,尤其是那张骨瘦如柴令的眼睛越发大的骇人的照片,秦子昱内心一阵阵的刺痛——

    明明女孩子眼神冷淡,可和相片上的那双眼睛对视的瞬间,那些他以为的陌生竟然瞬间溃散,以为已经彻底淡忘的记忆也在一瞬间解封……

    本来按照秦越的意思,找回女儿这样大喜事,当然应该第一时间告诉苦苦等了这么多年的妻子。可又担心杜忘忧亲眼见到秦樱现在瘦弱的模样,承受不住。

    就有心让秦子昱说服杜忘忧,在家里等一段时间,好歹让秦樱稍微胖一点的时候,再回去见家人。

    却被秦子昱直接否决——

    妈妈绝对不可能接受这样的安排,就是他,也想要快点儿把妹妹接到身边,好好疼爱,弥补她这段时间遭受的痛苦。

    只是秦子昱明显还是没有准确预估结局——

    杜忘忧果然和他所想的那样,简直一秒钟也等不得,就要见到秦樱。

    却在瞧见出现在视线中,瘦弱的如同骷髅一般的女孩子,悲恸太过,悲喜交加、情绪起伏太大之下,昏了过去……

    “嘟——嘟——”窦若摁断电话,神情明显就有些茫然。

    “没人接吗?”王达明瞧着窦若有些疲惫的模样,蹙了下眉头——

    若若的姨妈一家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明明若若都打了好几个电话了,竟然一直没人接。

    “啊?”窦若终于回神,心不在焉的道,“应该是忙着呢。”

    可嘴里这么说着,心里却还是有些打鼓——

    不接电话这样的事,还真是从没有发生过。

    “那拍摄的事……”王达明就有些担心。

    “没事儿的,我跟姨妈发个短信说一声好了。”窦若心不在焉的摆摆手——

    虽然别墅是姨妈和姨父名下,可他们离开的太久,整个别墅几乎就一直是窦若一个人住。

    也和别墅的主人没什么两样了。

    甚至窦若的母亲,有空了也会过来住段时间,母女两个住在豪华的别墅里,很多时候都会忘了秦越和杜忘忧才是真正的主人。

    “那就好。”这次节目很重要,操作好了,窦若名气就可以更上一层楼,也算是对错失“琳琅”这一角色的一个补偿,王达明自然不希望会出任何纰漏。

    王达明想什么,窦若自然也清楚——

    当初听了王达明的建议,给杜忘忧打了那个电话后,窦若也是充满了期盼的,满心想着,杜忘忧能委婉的跟凌晓茹透露一下,她的特助和秦樱之间不可告人的关系。

    真是凌晓茹雷霆一怒,不但成方会被开,狠狠的耍了她的秦樱也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却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左等右等,都没能等来好消息。

    看凌氏财团的官网上,成方的照片依旧挂在那里。

    窦若对杜忘忧的埋怨固然又深了一层,却也无能为力——

    毕竟杜忘忧面前,她窦若一直是天真无邪的解语花的形象。

    再是不甘,也只能接受“琳琅”这个角色花落贺娅楠家的事实。

    好在她身后资本的能量也不可小觑,很快国内苹果台最近很火的综艺节目《我们爬山去》邀约就送到了窦若的案头。

    作为最后一个神秘嘉宾,节目组和窦若商量好,到时候会拍一个窦若早起时的镜头,让观众猜测会是谁的家——

    要知道从出道以来,窦若的身世一直就是国民热衷讨论的热点之一。

    圈内外都传言,窦若背景不是一般的大,圈内很多金主爸爸,都和他们家有交情。

    没见有资深服饰大v早就深扒过窦若的穿搭,断言窦若必然出身豪门——

    别说出道以来的服饰,就是窦若上学时,随随便便一双鞋子都得上万。

    大v的微博阅读量不是一般的大,更甚者当时下面就有号称“知情人”的评论,说是窦若身世背景不是一般的厉害,窦若的长辈,根本就是跺跺脚就能引发金融届震荡级别的人物。

    又有窦若曾经的同学证明,窦若一路读来都是名校,上学时,都是豪车接送。

    还有人见过窦若身为家族继承人的大哥,据说浑身上下都是世家子弟才能有的那种精英犯儿……

    换句话说,大家眼中邻家妹妹一样清纯可爱的国民闺女窦若,真实身份其实是那种当不好演员就要回去继承万贯家业的大小姐。

    和曾经娱乐圈中人喜欢卖惨不同,现在的娱乐圈,富二代人设更吸引人。

    当初这个“扒皮”消息一出,很是给窦若吸引了一大波粉丝。

    到现在窦若的“神秘”身世,依旧为世人津津乐道。

    节目组特意设置这样一个环节,无疑也是为了要炒作热度。也算是对窦若“大小姐”人设的一个侧面证明。

    无疑对双方都有莫大好处。

    窦若当时还犹豫了一下,可想到之前和杜忘忧通电话时,对方的意思,短时间内并没有要回来的打算,窦若就又答应了下来。

    可终究和窦若私自让母亲住进来不同,要进入镜头这样的大事,事关秦家,无论如何还是应该提前打一声招呼的。

    怎么也没有想到,杜忘忧那里竟然不接电话了。

    可真让窦若放弃的话,却还是有些不舍得的——

    虽然有自己的大平层,可和秦家别墅比起来,却又根本不算什么了。

    所谓寸土寸金,不外如是。而秦家别墅可不止是贵,能入住进去的莫不是社会名流,哪个说出去,都是鼎鼎有名的大人物。

    别看已经在这里住了这么久,可每次进出小区,走向别墅时,窦若还会不自觉挺直胸膛,油然而生一种自豪感——

    虽然娱乐圈中也算有了她的一席之地,可心里却明白,想要在这样的地段,拥有这样一栋别墅,说不定倾她一生都不见得能办到。

    算了,为了自己的演艺事业发展,想来姨妈是不会介意的。

    正想着心思,汽车却忽然停了下来。

    窦若就有些愣神,往外看了一眼才发现,却是车子已经驶到了秦家别墅的外边。

    电动大门随即打开,车子停好,窦若伸了个懒腰,踢掉鞋子踩在柔软的草地上,又拍了拍手,几只洁白的鸽子飞了过来,“咕咕”叫着,围在窦若身边上下翻飞。

    王达明拿出手机,眼疾手快的拍下了窦若拿着鸽粮低头喂停在胳膊上的鸽子的一幕——

    满是碧草的庭院,隐隐能瞧见远处阔大的游泳池,豪宅的背景之外,女孩子螓首低垂,蛾眉淡扫,长长的睫毛微微卷曲,和着周围翻飞的白鸟,碧草掩映处,甚至能看见女孩子粉色的脚指甲……

    所谓佳期如梦,岁月静好,不过如此。

    王达明满意至极,随手点开亲自打理的窦若的微博,传了上去。

    照片传上去的第一时间,窦若的粉丝就纷纷涌入

    “啊呀,我要吹爆我家小仙女!”

    “若若家可真大啊!”

    “啊啊啊,游泳池好大的!要是能在里面游一圈,真要幸福死了!”

    “若若你却暖床的不?免费的那种!”

    “报名 1!”

    “报名 2!”

    “报名 10086!”

    “突然觉得自己活得还不如只鸟,羡慕那只鸽子,有美人投喂还有豪宅住!”

    ……

    “王哥,你又偷拍我。”窦若跺了下脚,动作可爱娇俏。

    “好好好,我错了……”王达明的道歉毫无诚意,脸上也全是笑意,刚要说什么,神情却是一滞,瞪着窦若背后,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怎么了?”窦若明显就有些诧异,跟着转过身来,却是正好和走出别墅的秦樱对了个正着——

    本来按照秦樱的意思,是要谈妥承包山林的事情再和秦越一起过来。

    可没想到她这边刚一说需要时间处理一下私人事务,秦越却立即巴巴的捧上了一张新鲜出炉的山林承包合同,还跟秦樱说,已经让秦澈赶过去接洽了,那片山林距离盛京,也就两个小时的车程。

    虽然相处时间很短,秦樱却能看出来,秦越对自己这个女儿是真心疼爱。

    甚至捧上合同时,也是一副患得患失唯恐秦樱会拒绝的模样。

    秦樱倒也没有拒绝——

    等到开学,她就要去盛京读书,真是想要指导秦澈,自然就有些勉强。

    当下只提出一个要求,那就是让秦越也成为股东之一。

    也不知秦越脑补了些什么,当时就笑的见牙不见眼。

    还跟秦樱说,她要是嫌一座山林不够报答秦澈,那就再包几座。

    惊得秦樱忙摆手——

    她现在异能还没有彻底恢复,可是没精力照料那么多山。

    怎么也没有想到,刚一见面,杜忘忧就情绪激动之下进了医院。

    本来秦樱也是跟着去了医院的,没想到不过在那儿略站了片刻,就被心惊胆战的秦越,逼着秦子昱又把她送回了家——

    女儿的模样,瞧着可是比妻子还要憔悴。

    这才刚进家门,就听见外面汽车响,秦樱还以为是杜忘忧和秦越回来了呢,谁知道竟然瞧见了一个老熟人。

    “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谁让你过来的?”王达明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见识过秦樱的手段,王达明早已经对秦樱的认识改观,可不认为对方就是个柔弱无助的小村女,分明就是个心思歹毒的美女蛇。

    对秦樱也不是一般的忌惮。

    本来还想着再发些黑料,最好能一举彻底毁了秦樱,王达明为此还特意知会了几个狗仔,秦樱挖某位声名赫赫的女老板墙角的事。

    没想到那些狗仔队蹲了秦樱好几天,却是连个鬼影子都没见着。

    王达明又找人打探了一番,才知道秦樱已经离开盛京。

    还想着秦樱应该是闯了祸,怕自己收拾她,直接跑路了呢,谁知道对方竟然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混进了窦若的住宅。

    “让我猜猜,”秦樱却是根本没有搭理王达明,反而定定的瞧着窦若道,“不会是,你身后的所谓大佬背景,就是,秦家吧?”

    “这与你无关。”窦若神情傲慢而不屑,冷笑一声道,“我以为,你最好还是想想,待会儿怎么和警察解释吧。你这是,私闯民宅……”

    小区门禁不是一般的严,秦樱就是想混也不可能混进来。

    事实的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秦樱最大的可能是以秦家佣人的身份进入的——

    昨天晚上,负责管理草坪的老李头辞职,今天早上起来时,窦若就吩咐管家,再去找个接替的人过来。

    不用问了,秦樱肯定就是那个接替的人。虽然不懂秦樱既然已经巴上了成方这根粗大腿,怎么还会过来应聘秦家员工,可除此之外,明显没有更合理的解释了。

    可虽然心知肚明,却并不代表窦若愿意放过秦樱——

    管家是她的人,她说是私闯民宅,量管家也不敢否认。

    当初秦樱敢从她手里抢角色,就要有被报复的觉悟。

    “你自便。”秦樱“呵”了一声,转身想要离开,没想到一转身,就看见了匆匆从里面走出来的秦子昱。

    “大哥,”窦若眼睛明显一亮,小跑着朝着秦子昱就接了过去,“大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告诉我一声,我好去接你……”

    哪还有之前一点儿高傲冷酷的样子?

    “我也是刚回来不久,”秦子昱点了点头,看一眼宛若上好细瓷一般精致的窦若,再看一眼面黄肌瘦的秦樱,心疼的感觉更浓,没有让窦若抱住他的胳膊,反而冲着秦樱招了招手,温声道,“樱樱过来,骆嫂的小饼干烤好了,你快过来吃点儿。”

    “樱樱?”窦若一下僵住了,大表哥喊秦樱的语气,怎么听都不正常,好像有着那么一种说不出来的宠溺,和,纵容。

    “对啊,樱樱。”秦子昱上前一步,就想去揽秦樱的肩。

    秦樱自觉和秦子昱还不算熟,下意识的往旁边避了一下。

    瞧见这一幕的窦若眼睛一下瞪得溜圆——

    秦樱何德何能,可以得到秦子昱这样的优待?

    要知道别说是秦樱这样的十八线,就是那些一线小花,想要让秦子昱另眼相看也不可得。

    更可怕的是秦子昱的反应——

    这么被当众给了个没脸,,秦子昱竟然没有丝毫不悦,就和什么事没发生似的,收回手来,随即看向窦若

    “若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囡囡没有死,她,回来了。”

    眉眼间耸动的喜悦,让秦子昱一向严肃的脸都变得柔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