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列车 > 正文 第34章 送棺(十八)
    话虽如此, 林振邦老人其实还很虚弱,说话大喘气,走路时没有抬高腿的力气。21ggd  21

    单小野找出一根拐杖给他用。

    耽搁这会工夫,魏玉琴灶上熬煮的糯米粥熟了, 芮一禾也喝了一点。玩家们虽然中了僵尸毒, 但一直在喝粥, 现在其实比刚中僵尸毒的时候脸色更好,没有一个人的情况恶化。

    林振邦老人被组长先生救治之后, 身体里的僵尸毒也被清除了。他胃口很好, 吃了整整一大碗粥。

    一夜没合眼的李朗看了,十分高兴,苍白的双颊变得红扑扑的。总是丧到地心的家伙, 难得有了几分少年的鲜活气。他直接背上老人, 脚下稳稳地往前走。

    大街上的铺子全关着, 冷冷清清,静寂无声。

    镇上的人普遍起床晚,太早没人开门做生意, 也没人上街。前几天也是也这样, 可今天似乎又不同往常……好像格外的安静,连偶尔一两声的狗吠都消失了。

    在这样令人不安的氛围里,玩家们不免加快脚步。

    芮一禾走到转角处的时候回过头, 见组长先生站在小卖部门前,仰望天空, 手里把玩着一物。

    她眯了眯眼睛,看清楚在组长先生指间旋转的乃是李朗刚交易出去的神奇物品——沾染怨气的牙刷。

    那把牙刷有点脏吧?嗯, 组长先生戴着橡胶手套。

    ……她仿佛听到了属于男性的惨叫声, 不会是来自牙刷吧?这么被转来转去, 肯定比坐过山车还刺激。

    心里烂七八糟的想着,很快就看不到组长先生的身影了。

    到了藏车的地方。

    芮一禾启动小货车,身体虚弱的林振邦老人坐副驾驶。玩家们动作熟练的进后车厢,没人去管后面跟着的罗老二。

    “帮帮忙,谁拉我一把?”

    车厢有点高,罗老二抱着孩子不方便。

    玩家们一听,避他如蛇蝎。

    要不是因为知道傻妞埋在哪,早丢下他不管了。这人在车上,和颗□□差不多。

    罗老二只得厚着脸皮往车上爬,怀里抱的小男孩一直都是想哭又不敢哭的状态,看到黑洞洞的车厢里有具棺材,立刻哇哇大哭。

    安静的环境里忽然出现嘹亮的声音,大胆如芮一禾也是微微一惊,油门踩得重了一点。车子飞驰出去,没过多久就到了老鸦坡。

    下车之后,玩家们就让罗老二走前面。

    这人也不知道心里怎么想的,没走几步就指着一个坟包说“好像是这个,不不不……好像是这一个。我有点记不清了。”

    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一看就是在说谎。

    孟思路让他别耍花样,罗老二提出条件“你们答应带我和我儿子一起离开亡山镇,我才会告诉你们傻妞的坟是哪一个。”

    芮一禾“你答应别的的事情,一定会办到吗?”

    罗老二“……”

    我说我会你也不信啊!

    芮一禾“别废话,快说。我对你的忍耐已经到极限了,再废话弄死你。”

    罗老二“……”

    他很快就屈服了。

    苦着脸带着玩家们来到半坡上,围着一棵枯树转了两圈。

    “就是这三个坟包,我不确定是哪一个。”

    芮一禾看单小野。

    “这三个都不在我们挑选出的新坟包范围内。”

    吕迪一听,红着眼掐住罗老二的脖子“你是不是在骗我们?你说真话!”

    还是李朗拉开他,罗老二才没有被掐死。

    李朗“吕迪,你冷静一点。”

    吕迪“怎么冷静,我阴气值9分!昨天晚上差一点点就死了。”

    他把裤管撸起来,两条小腿乌青一片,像是被什么重物击打过一样。

    没人问他遇到了什么。

    不过,玩家们的脸色都不太好。

    单小野也想起了昨晚的遭遇,面上出现焦急之色。

    罗老二“真的,真的……我绝对没有说谎。”

    小孩子牵着他的衣摆,哭得眼睛都是肿的。

    他忽然觉得跟着这几个外乡人并不比在镇上安全……可能更危险。

    罗老二不停的咳嗽“你们相信我。”

    芮一禾其实也不怎么相信他,主要是罗家人没有人品可言。便扯了他几根头发,缠在巫蛊娃娃身上吓唬他,告诉他不说真话肠穿肚烂。

    巫蛊娃娃是会动的,木头眼睛盯着人看很渗人。

    罗老二的汗毛一根根竖起,怕得话大汗直流,声音里带上哭腔……“我真的没说谎。那晚上天黑没有灯,我只记住枯树,没记清哪个坟包很正常。你们也看到了,一个个坟包都离得很近……总归是这三个坟包里的一个。”

    这下任谁都能看出,他不敢说假话。

    那就是真话了。

    林振邦老人叹了一口气说“挖吧!没时间耽搁,我们也耽搁不起。三个墓一起挖。”

    这次没人再争谁挖谁不挖,都默默地拿起锄头。

    罗老二见没人理自己,抱着孩子从老鸦坡的另一侧跑了。确定他不会打小货车的主意,芮一禾就没有再关注他。

    九个人分成三组,每组负责一个土包。

    这次才刚刚开始挖,就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

    比上次更快出现异动……

    芮一禾鼻尖冒出汗水,直觉玩家们的动作太慢,不可能赶在“居民”们起床前,挖开三个墓穴。她开始考虑要怎么应对等会混乱的情况……搞不好所有人都会死在这里。

    快一点,再快一点!

    快一点就能活!

    如果只挖一个墓,应该来得及……如果能分辨到底哪个是傻妞的坟就好了。

    这时,芮一禾在铲起来的泥土里发现一颗亮晶晶的糖果。

    五彩的糖纸,就是傩婆每回给花花的糖。

    傩婆兜里随时都能摸出这种糖果,好像随身带着糖成为一种习惯。傩婆的屋子里也有这种糖,装了满满一个玻璃罐。可芮一禾没见过她吃糖,也觉得她并不是爱吃糖的人。

    谁爱吃糖呢?花花爱吃。

    傩婆以前不喜欢花花,糖肯定不是给花花准备的。

    那是给谁准备的呢?姜雅。

    ……姜雅的坟里会有她喜欢吃的糖果就太正常了。

    葬在老鸦坡的人没有墓碑,没名没姓。其实这些坟堆都是有标记的……坟头的石块,石头下面压的黑白照片,竖在坟头的木头,垒成奇怪形状的洁白鹅卵石。

    一铁锹下去,芮一禾又挖到一颗糖果。她手上不停,嘴里喊“都来这里!这一个才是姜雅的坟。”

    没人问芮一禾是怎么辨认出来的,玩家们都下意识的选择相信她。

    九个人一起挖,很快铁锹碰到地底的硬物。

    这时候,芮一禾的脚踝被冰凉的东西抓住了,她根本没有往后看,重重一踢。感觉应该是踢中了,却没顾得上往后看一眼。

    “咱们一起把棺材打开。”

    这话是对李朗说的。

    玩家里就李朗和芮一禾的力气最大。

    一个是巫女有魔化的状态,一个是盗版蜘蛛侠……李朗本来只是一个有小肚腩的丧气高中生,被蜘蛛咬伤获得超能力之后,肌肉变得非常发达。小肚腩不见了,还长出了漂亮的腹肌。

    刚刚背着老人跑得飞快,像是根本没负重一样。

    李朗喊一二三,两个人一起用力。

    尘土飞扬,棺材盖打开了。

    那里面躺着一个穿着白色寿衣的年轻姑娘,微胖,年纪在二十岁左右,乌黑的头发梳成两个油光水滑的大辫子。

    这是一具尸体,却一点都不恐怖,躺在里面的圆脸姑娘像是睡着了一样。

    她的腹部、胸口放着三张表面染血的面具。

    这三张面具,还恰恰都是芮一禾见过的,也是她认识的。一张是小鬼,一张是判官,一张是牛头。

    ……这三张面具上的血都像是油彩一样鲜亮。

    芮一禾伸手去拿面具,身旁的魏玉琴大婶忽然撞了她一下,让她差点栽进棺材里,幸好下面的人扶了她一把。

    等等,下面的人……

    芮一禾低下头,扶在她腰间的是一只还没褪去婴儿肥的手,圆圆短短的,指甲修剪的很整齐。可这只看起来无害的手是属于死人的,是属于姜雅的。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快速地捞起面具,站稳就往坡下跑。

    几次呼吸的功夫,浓雾笼罩了整个老鸦坡。

    “哑……哑……”

    远处传来乌鸦的叫声,芮一禾发现和她朝着一个方向跑的只剩下李朗和林振邦老爷子。

    “年轻人,再跑快点,后面的东西追来了。”

    林振邦老人越过她,还回头对她喊。

    “可不能跑过我这把老骨头。”

    芮一禾“……”

    你老有本事从李朗的背上下来再说话。

    有好几次,芮一禾都觉得浓雾里面的东西还差一点点就能碰到她的后背了……汗津津的跑近小货车,却见车旁站着一位身姿笔挺,容貌英俊的先生。穿着工装,戴着鸭舌帽,正是组长先生……本次副本的引路使。

    “面具给我。”

    组长先生朝她伸出手。

    芮一禾立刻抱紧面具,伸出的去的是没拿面具的右手……处于魔化状态的右手。

    如果这位是真的,不是幻觉也是不是鬼怪假扮,那把面具交给他,他绝对不会管自己……如果是假的,面具更不能给,倒是可以给他一爪子。

    组长先生“……”

    他沉着脸收回手。

    芮一禾立刻确定组长先生是真的,冒牌货不可能做出如此真实的反应。

    瞧瞧他眼中快装不下的嫌弃,多么的生动。

    芮一禾飞快握住他收回到一半的手,把面具往他怀里一塞。借力轻盈一跃,躲到他背后。

    组长先生“……”

    又来了,又来了。

    这是第几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