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列车 > 正文 第33章 送棺(十七)
    王青, 是芮一禾从罗银的手机上,通过“印台居”、“狗”两个关键词搜索到的名字。

    网上有很多张“虐狗青年”王青没有打过码的照片。这芮一禾发现引路使和王青长得一模一样……得出引路使是副本怪物假扮而成的结论。

    王青是僵尸,芮一禾被他吸过血。

    这个人的不幸是罗家人一手造成的,但芮一禾一直没弄清楚他与傩婆, 傻妞有什么关联, 但细想进副本以来发生的事情, 又觉得他与傩婆、傻妞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罗老二也是罗家人,知晓内情的几率很大。

    听到这个名字, 罗老二愣了一下, 下意识地回避着芮一禾的目光。

    他果然认识王青。

    而且提起这个名字,他觉得心虚。

    “这个人是城里来的,因为老大家养的狗乱咬人, 和罗银之间发生了一点小矛盾。”

    芮一禾冷笑“小矛盾?”

    罗老二尴尬得说不出话来。

    芮一禾一开始这是威逼了几句, 罗老二嘴硬的坚持说是小矛盾。结果就看到面前这位一脸淡漠的女士徒手将坚硬的小石头捏碎, 再不敢说什么“小矛盾”。

    他详细地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内容包括他亲眼看到的和听人说话……算是还原了王青和罗家人的产生仇怨的经过。

    那是一个周五的晚上,王青来到亡山镇。他是一名摄影爱好者, 胸前挂着一个相机。

    亡山寨屋不是很出名的旅游景点, 却也时不时会有游客前来参观,像王青一样特地来拍照的人也不少。

    镇上只有一家宾馆,就是亡山第一宾馆, 王青理所当然的住在罗金开的宾馆里。入住宾馆的晚上,王青就发现房间里安装了用于偷拍的摄像头。不过他没有声张, 而是悄悄地用摄像机拍下了证据。

    第二天的清晨,他外出拍照区, 却在寨屋群一处偏僻的地方遇到了罗银和傻妞。

    整个亡山镇没有人不认识罗银, 他家的狗吃生肉, 很凶猛,还从不套狗绳,没人不怕。罗银一个小混混,全靠几条大狗在街上横行霸道。

    王青本来不想惹麻烦的,但傻妞被欺负的样子太可怜了。

    一个痴傻的姑娘,被两条狗围着,吓得发抖。罗银怎么看都是个二流子,还对着傻姑娘耍流氓。

    他就用相机拍下这一幕,威胁罗银住手。

    罗银多跋扈的人,一把抢过相机。删照片的时候发现相机里还有一些宾馆的照片,再一看竟然是房间里安装了偷拍摄像头的证据,立刻发火。

    王青见势不对,赶紧拉着傻妞跑,慌不择路的跑到了罗家寨屋的附近。撞见了膀大腰圆,一脸横肉的罗老大。他比儿子罗银还要嚣张,问都没问儿子为什么追着外乡人和傻妞,立刻指挥狗咬人。

    王青被咬得两条腿上都是伤,被他护着的傻妞也被咬了一口,疼得直哭。

    罗银狠狠打了他一顿。

    甭看镇上的人对罗家横行霸道有诸多的抱怨,但遇到靠拳头说话的事,又倚仗罗老大和他养的狗。落后的镇子排外性很强,王青的遭遇很多人看在眼里,却绝不会有一个人帮他……也没人愿意得罪罗老大一家。

    说到这里,罗老二停顿了一下道“吃亏是福,难得糊涂,他要是识时务也就没事了。”

    “你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站着说话不腰疼?”

    芮一禾说得罗老二羞愧不已,又问“你见过王青没有?”

    罗老二“见过……”

    何止是见过,两个还闹得很不愉快。

    王青到卫生所处理伤口来着。

    罗老二听他口口声声说回城就去验伤,就要报警。那还得了!立刻说你身上的伤不是人打的,是自己摔的。

    不仅当着王青的面这么说,等自称是记者的人来找他做采访的时候,也一样这么说。

    至于王青腿上属于狗的牙印,虐狗被狗咬不是很正常嘛?反正哥哥一家是没有动手的。

    后来,王青就离开亡山了。

    罗老二把外乡人要报警的事情告诉了大哥,罗银就说要先下手为强。

    罗老大摔死一条刚出生没多久的奶狗,罗银录下来。罗金唾骂王青不是人,罗老大的媳妇哭诉王青的罪行,又找了几个镇上的人作为证人……不罗银从哪学来的招数,玩似的弄出一个视频。

    罗老二“网上的人没脑子的,说什么就信什么。”

    有说老大媳妇瞧着特朴实,绝不会说谎的。

    还有说幸好罗银会用电子设备,否则虐狗变态一直逍遥法外的。

    不可能整个小镇的人都说谎,那说谎的人肯定是王青!这么多人都说他是变态,那他一定是变态。

    罗老二在偏僻的小镇上,都知道王青变成了外面世界一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来亡山镇的人变多了,家家户户都很高兴。游客的钱最好赚,而且来的人都会问起虐狗变态,跟人聊天就有钱拿。摔死一条小奶狗的事情不够说了,镇上的人又编造了很多故事来说。

    一时间,只要是养狗的人家,家里的狗都被王青虐待过。

    没有养狗的人家,就谎称养过狗,被王青摔死了。

    芮一禾“后来呢?”

    罗老二“后来王青自杀……好死不如赖活着,何至于呢!”

    芮一禾忍不住踢了他一脚,加害者还要嫌弃被害者心理太脆弱,这是什么黑色幽默,面前的这一张又是何等可恶的嘴脸。

    要不是看他怀里还抱着个孩子……芮一禾又忍不住扇了他一巴掌。

    罗老二的脸一下子肿起来,他目光里流露出狠厉之色,好像下一秒就要暴起伤人,却又在芮一禾冷淡的表情下,渐渐的萎靡下来。

    王青死了,他不像他哥一样,没事人似的。

    他还是有点害怕的。

    如果不怕,罗老二就不会傻妞也自杀之后,一直关注傩婆的动向。

    傩婆原先在镇山是很有名气的,可近几年却几乎不出门,只卖面具,不再替人做法事。家里的吃的喝的都是她养的傻姑娘到镇上买,她也不知道傻姑娘在外面被人欺负的事情。

    没人告诉她,傻姑娘似乎也不懂得告状。

    镇上也没人为傻姑娘出过头,替她说过话。傩婆很老,傻姑娘是个傻子,罗家人不好惹,没人愿意为他们得罪罗家人。

    傻姑娘死后,人人都说她是被罗银吓死的。

    那天傩婆家门外来了很多镇上的人,看着她围绕傻妞的尸体又唱又跳,没人听得懂她在唱什么,却都为这诡异的一幕感到恐惧。

    ……甚至于没人再敢议论傻妞的死。

    罗老二才想起来,他其实是有一点畏惧傩婆的。不止是他,镇上的人或多或少的都有一点畏惧傩婆。既因为制作傩戏面具的傩师很神秘,又因为她活得足够久。

    这位古怪的老人很老很老了,没人能说清楚她到底多少岁……镇上年龄最大的一位老人也叫她婆婆。

    法事之后,傩婆又关了院门,而且告诉镇上的人,最近都不要来打扰她。

    罗老二却每天都睡不好,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决定守在傩婆门口……现在想起来,大约是觉得要亲眼看到傻妞下葬才能安心吧!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傩婆戴着一张判官面具……一个人将傻妞的棺材抬到老鸦坡埋了。

    罗老二傻了。

    即使是一名壮汉,也不可能一个人扛起棺材。傩婆什么岁数,不仅扛起了棺材,还能扛着棺材奔到老鸦坡……这还是人吗?

    罗老二“我就知道会有事发生的……这是报应!”

    芮一禾有点明白了,她问“傻妞知道王青被冤枉吗?”

    “知道吧,”罗老二吱吱呜呜的道“她一直跟人解释‘王青没有虐狗,是个好人’,可一个傻子的话……”

    也没人信啊!

    就算有人觉得能从她嘴里挖出点什么来,可她说话颠三倒四的,也得听得懂才成。

    现在再来看判词,就会发现罗金、罗银和罗婶的下场,都是对各自恶行的公平审判。

    芮一禾“你哥呢?”

    罗老二脸上抽搐几下,不忿道“不知道啊!反正他没被抓住……他多厉害的人,想抓到他也没那么容易。”

    言语里对罗老大独自逃跑的行为很有些怨怼。

    后半夜平静的过去了。

    芮一禾还以为镇民们会再来抓罗老二,结果是直到天边红日升起都无人来。

    这不太对劲。

    但此时她最关心的是林振邦老人的情况,无暇去理会镇上又发生什么事。

    让人高兴的是老人挺过来了。

    虽然很虚弱,但的确还剩了一口气。

    组长先生给奄奄一息的老人戴上面具,判断阴气值为零。这才从衣服内兜里取出银色的长方形盒子,打开里面是针线、纱布和剪刀。芮一禾和单小野都是第二次看到这个盒子,不觉得惊奇,新人们却都好奇的凑近看。

    然后,组长先生用针线把老人断掉的手臂缝回去了。一边缝还一边说,切面整齐让他缝合工作的难度大大降低……这笔生意划算。

    李朗想瞪他但不敢,还乖乖的奉上交易物品。

    林振邦老人很快醒来,发现右手的手臂就像没有断过一样,能自如活动,疼痛也消失了。

    芮一禾再用两个白巫术,就连断臂的伤口都消失不见。

    林振邦老人“天亮了呀……我不用休息了,走吧!去老鸦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