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列车 > 正文 第32章 送棺(十六)
    “林爷爷!”

    李朗双眼通红, 整个人都在发抖,根本不敢碰倒在地上的林振邦老人。

    芮一禾蹲下来,一连对着老爷子使用了好几个白巫术,效果甚微。她的灵力即将枯竭, 看老人的惨白的面色, 就知道白巫术连帮老人减轻疼痛都做不到。

    还是接触巫术的时间太短了, 她的实力太弱的缘故。

    孟思路脱下衣服,想给老人包扎但不知道该怎么做。他觉得光是包扎无法止血, 该用点什么药……可是用什么药呢?他慌慌张张的问“是不是要把人送到医院去?”

    没拿到任务物品之前, 他们不能离亡山镇太远,更无法回城。附近几个镇的医疗条件绝不会比亡山镇好……对了,镇上也是有卫生所的。

    卫生所……罗老二……

    她记得罗婶提起过罗老二……这个人是罗老大的弟弟, 罗金和罗银的二叔。

    那是进副本的第二天, 罗金生病, 罗婶让儿子请罗老二到家里给罗金瞧病。又因为罗金的病没好,骂罗老二是个庸医。但罗金并不是真的病了,而是已经变成怪物了。

    芮一禾冷冷的对罗老二说“你是医生吧?过来, 给他止血……快。”

    罗老二……罗老二被老人突然断臂惊呆了, 根本没听见她在说什么。

    魏玉琴用力拍了一下大腿道“我想起了,就是他……他是医生,我在卫生所见到过他。亡山镇只有他一个医生!”

    李朗眼睛一亮, 抓着罗老二的衣襟把他举到空中,威胁道“快, 给我爷爷包扎……止不住血的话,小心我把你丢出去。”

    一个还没有自己高的少年, 竟然能轻松把自己举起来……这可比把人扛起来费劲多了。罗老二打了个寒颤, 连声说“好好好, 你先放我下来。”

    李朗红着眼睛放下他,却也死死的盯着他。

    林振邦老人抬起仅剩的一只手拍了拍李朗,李朗连忙回握说“您不会有事的。”

    此时,手臂的疼痛已经有些麻木,但说话还有些费劲。人老了,一受伤就感觉呼吸困难,喘不上气。林振邦硬憋着才说出一句简短的“你不要和他接触……”

    林振邦很清楚自己是因为什么断臂,是因为罗老二啊!他断掉的右手只做了一件事,就是扶了罗老二一下。

    他都这样了,还在操心李朗,怕李朗也触发死亡规则……

    李朗再也忍不住,双眼流出泪水。

    罗老二满头大汗的给林振邦老人包扎伤口,孩子在旁边嚎啕大哭也顾不上。

    外面还站着镇上的人,被刚刚发生的事情吓到,不敢靠近,也没有离开。芮一禾赶他们走,几个人不愿意,芮一禾冷笑一声说“行啊,你们进来把人抓走。”

    可他们刚才亲眼看到外乡人扶了罗老二一把,手莫名其妙的就断了。又不是嫌命长,怎么会敢碰罗老二。面面相觑,最终决定离开。有个人临走之前,还朝地上吐了口口说,憎恶的道“你们罗家的人都是怪物,坏事做尽,遭了报应连累无辜……”

    “我们家是遭报应哈哈哈……但你们无辜,你们哪里无辜……真是笑死我了。”

    罗老二脸色通红,虽然是在笑,但笑得比哭还难看。

    林振邦老人的血好歹是止住了,可人也迷糊了。

    李朗不让他睡,怕他睡过去就醒不过来。

    罗老二说需要药,李朗就去卫生所取药,不过药拿回来的时候根本喂不进老爷子嘴里,还好李朗带回来的还有能注射的液体。

    后半夜的时候,林振邦老人发烧说胡话,一会喊“锦珍”,一会念“孙孙”,又说“锦珍,你下次不要偷跑出去了,我找不到你怎么办。”

    最后嘴里只剩下一句话,不断重复的一句话——“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不能死啊……”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李朗眼泪汪汪的的蹲在床边,让芮一禾想起来他不过只有十几岁而已,还是个没成年的孩子。

    “锦珍是谁?”

    芮一禾问他,知道这时候多说些话比沉默好。

    李朗的声音又沙又哑“林爷爷的老伴。”

    芮一禾“那孙孙是林爷爷的孙子吗?”

    李朗“嗯,林爷爷有四个孙子,不然不会看到罗老二怀里的孩子就心软了。他平时是个很谨慎的人,却总是太好心……忘记老伴还在等他回家。”

    床上躺着的老爷子大概是对外界还有感应,听到“老伴”两个字又喊了一声“锦珍”。

    李朗哭着说“林爷爷的老伴前几年得了老年痴呆……林爷爷是一定要活着回人间的,他说自己的老婆自己照顾,儿子媳妇再孝顺他也不放心……没有他的话,锦珍奶奶要吃苦头的。”

    这真是……

    人的衰老是生命的自然进程,哪怕年轻时是个盖世英雄,一旦老了体力也会渐渐流失,人会变得糊涂,原本锐利的双眼也会看不清东西了。副本世界很危险,不想认命的人都在努力的求生,可相比年轻人,林振邦老人要在副本里活下来更为不易。

    没有兑换“超人”能力之前,他被鬼怪追逐大概跑都跑不动。能活到现在,几乎是全凭信念支撑。

    谁也不愿意看到他只能走到这里为止。

    芮一禾想起父母,他们也是一对恩爱的夫妻。她大学的时候,有一次回家,撞见父母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两人还手牵着手。但如果她真的死了……就会给家里带来很大的伤痛,甚至会毁掉父母原本幸福的人生。

    林爷爷都没有放弃。

    难道他们要放弃吗?

    芮一禾“你是资深玩家,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救林爷爷的?你好好的想一想。”

    李朗呜咽“不行了,不行了……这种程度的伤没有神奇物品能治,卫生所里也没有更好的药。”

    芮一禾“你再想想。”

    李朗猛地站起来,在房间里转了两圈。

    “引路使……对,引路使可以救爷爷!还可以和引路使做交易。我要去找引路使。”

    “你等等,”芮一禾拉住他“如果引路使会出现,也是出现在这里。”

    李朗慢慢的冷静下来,说“引路使不会和每个玩家做交易,得不到报酬岂不是要亏本……但我们肯定能拿出足够让引路使心动的报酬。为什么他没出现?是了,他们也要遵守一定的规则……爷爷目前的状态不符合交易的标准,是触发的死亡条件还没有结束吗?”

    他点了点头,又摇头。思索了片刻,继续说“如果‘乱开腔,雪上霜,大鬼孽报无人帮’是罗老二判词……根据罗金罗银的遭遇和各自的判词来理解——乱开腔是他的一个特点,雪上霜是报应到来时的状态,最后一句才是真正的判词。罗老二会孤立无援,无人帮忙。”

    李朗彻底冷静下来后,就展现出资深玩家对规则的熟悉。

    “他求助,爷爷帮了他,所以爷爷出事了……触发规则没死,事情应该了结了。”

    芮一禾想起了严俊,想起了上一个副本。

    严俊的嘴巴被罗小姐撕烂,管家先生立刻就出现了。

    这让她觉得引路使始终是注视着玩家们的。

    “组长先生,你在吗?”

    无人应答,芮一禾并不气馁,大声喊“组长先生,寻找陪葬品的事情有进展了。你的组员想向你汇报一下。”

    李朗还能这样?

    事实证明,真的可以。

    芮一禾把同样的话喊了三遍,组长先生出现了。

    他从老槐树后面走出来,脸上带着淡淡的倦意,“汇报吧。”

    他说的是“汇报吧”,但语气分明在说“你很烦,我很生气,有话快说”。

    果然,角色扮演的精髓就是要尊重角色……有强迫症的组长先生,即使再不高兴也会遵循人设。

    李朗“请和我做一笔交易。”

    组长先生转身就走。

    李朗上前阻拦,却只能在组长先生前进的的步伐中,一步步后退。

    芮一禾看出组长先生的不耐烦,见这位放在衣兜里的手微微动了一下,心里知道李朗是真的惹怒他了。

    便将李朗拉开,笑着说“组长先生,为了确定陪葬品的所在,我们有一位组员受伤了。这该怎么办?”

    组长先生停下脚步,略带兴味的道“你这是在向我求助?”

    芮一禾“这是临时工在请教前辈。”

    组长先生冷冷睇她一眼,对李朗说“你要救人,拿什么交换?”

    李朗从的背包里面取出了一个不锈钢饭盒,小心的打开盖子。里面放着一把炸毛的牙刷,手柄末端有洗不掉的黑色水垢。

    在芮一禾眼中,这把牙刷周围萦绕着不详的淡淡红光。直觉告诉她,这把旧牙刷很危险,不要触碰。

    李朗“这是被厉鬼怨气侵蚀的牙刷。用它刷牙的人会被厉鬼标记,在之后的七天里,一直被厉鬼追杀。”

    组长先生“如果天亮了,他还活着,交易达成。”

    李朗“为什么要等到天亮?”

    组长先生当然不会回答……引路使向来只说该说的,从不负责阅读理解的标准答案。

    芮一禾“是不是阴气值的缘故?”

    组长先生点烟的动作微微一滞,芮一禾知道自己猜对了。

    林振邦老人最后一次测出的阴气值是9,意味他随时会遇到致命的危险。

    必死情况下没死的,阴气值就能清零。

    李朗说引路使也要遵守副本的规则……芮一禾猜测,在送棺副本里,只有在阴气值很低或者是零的时候,引路使才能在玩家危机解除后,“帮助”。

    芮一禾想到的,李朗也想到了。他扑到老人的床边,握住老人冰凉的手。

    “爷爷……你听到没有?你一定要坚持到天亮啊!”

    林振邦老人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急促的呼吸渐渐变得平缓许多。

    芮一禾见屋里不需要自己,转而走进小卖部。

    罗老二和小男孩被暂时安置在里面,受到惊吓的小男孩睡着了,罗老二满脸戒备,抱着孩子往后退。

    不知为何,他就是很怕这个女人。

    芮一禾坐在门口的矮板凳上,静静的看了罗老二一会,才问“你认识王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