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列车 > 正文 第31章 送棺(十五)
    李朗叹了口气说“她是不是人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人人都想要她死。”

    芮一禾对此没什么触动,跟林振邦老人商量“我看小货车就别开进镇里了。找个隐蔽点的地方把车停了,我们步行进镇。既不引人注意,又不怕别人打车子的主意。”

    林振邦老人觉得好。

    镇上的形势只会越来越坏, 能让镇上的人忘记宾馆里还住着几个外乡人是最好不过了。

    藏车子的事情就交给孟思路办, 他是这方面的行家。

    等回到宾馆的时候, 天已经黑了。三条街只有两盏路灯,就算在大街上有房子的人家, 晚上也照样会回到寨屋居住, 所以没有人发现他们摸黑回来。

    宾馆里却是开着灯的。

    组长先生系着一条围裙站在灶前,英俊的容颜衬得破旧小厨房多了几分雅致,沉重的铁锅在他手里像个没有一点重量的小玩具。手一颠, 菜肴在空中跳跃, 锅内火焰熊熊, 食物霸道的香气飘散在宾馆的每一个角落。

    芮一禾的肚子立刻唱起空城计,钻进厨房里拿碗筷。不仅拿自己的,还拿了组长先生的。

    她估摸着引路使并非能够辟谷, 只因为上一个副本的身份是管家, 所以没有上桌……哪有管家和客人一切用餐的?这回扮演的角色是工作小组的组长,和组员一起吃饭就太正常了。

    更何况是自己亲手做的饭菜……不吃白不吃。

    红油包裹的肉片卷起,像一盏盏小灯笼, 青椒红椒配色,不提香味就单论一个“色”字, 便能给厨师的满分。这份小炒肉的美味,言语难以形容。

    主食还是馒头。

    馒头香软……可芮一禾还是更爱吃米饭, 觉得小炒肉就该配热气腾腾的米饭。

    她嘀咕, “若是有米饭该多好。”

    组长先生“把你嘴里的食物咽下去再说话。”

    芮一禾照他说的做, 还喝了两口汤。

    “若是有米饭该多好啊!”

    又说了一遍。

    组长先生“……拳头大的馒头你吃了四个,手上拿的是第五个。”

    他略带讥讽的想,真没看出你不爱吃馒头。

    芮一禾“哎,好想吃米饭啊。”

    组长先生“……”你有本事放下馒头再说话。

    可她就是只念叨,不丢碗放筷子。组长先生脑仁疼,正准备离开,来个眼不见为净,她又开始说正事了。

    她问拿到面具,三处风水宝地选哪一个。

    “哪一个都可以……先拿到面具再说。”

    两个人把桌上的食物扫光,组长先生又一次从神奇的上衣内兜里摸出烟盒,上下一晃,一支烟从盒子里弹出来。低头叼起香烟,没点火。手执银质打火机敲了敲桌面,见玩家们都看向自己,才说“晚上不要去墓地,很危险。”

    若要问他为什么,有多危险,他是不会说的。没什么表情的拿出神奇物品“千面”,让玩家们测阴气值。

    芮一禾、苏安瑶、林振邦和吕迪各自增加2分,阴气值由原来的0、6、7、7变成2、8、9、9。

    单小野的阴气值由8分变成9分,其余玩家没有变化。

    回收“千面”后,组长又一次神出鬼没的消失了。

    引路使不在,林振邦老人让玩家们把灯关了睡觉。

    不能去墓地,晚上也没地打听消息,确实只能睡觉……可关灯?灯光让人有安全感,孟思路问为什么要关灯。

    林振邦老人“关灯未必会撞鬼,开着灯却一定会引来镇上的人。”他有预感今夜会很漫长,但凡有事发生,宾馆明晃晃的灯就如同是在给头脑发热的镇民们指路……一群疯狂的镇民比单个的鬼和僵尸更可怕。

    这番话一说,新人们都觉得身上发凉。

    罗婶又哭又求,也没有人放过她。她看起来既不是僵尸也没变成怪物,就是一个普通人。可镇民们红着眼要杀她,没一个人站出来说不能杀人,杀人不对。

    古戏楼的方向一直有火光,亮得玩家们心头发慌。

    芮一禾总觉得鼻尖萦绕着一股淡淡的焦臭味,躺在床上没能立刻睡着。另一张床的单小野像烙煎饼一样翻来覆去,更让人觉得烦躁。

    她坐起来,目光扫过单小野。

    借着朦胧的月光,她看到单小野身躯蜷缩着,右手高高举起,姿势十分奇怪。

    “你在干嘛?”

    单小野不回答。

    不对劲!芮一禾没发出一点声音的走到单小野床边,就见他鼻涕眼泪满脸,表情僵硬,嘴巴却张成o形。

    再看他的右手,努力伸向头部,而脑袋却在往后缩。

    这姿势,仿佛在躲避着自己的右手。

    芮一禾定神一看,发现那只手里攥着的竟然是一枚生锈的铁钉。

    单小野想把铁钉往嘴里塞?不,不是单小野,是有两个意识在争夺身体的控制权。

    芮一禾脑子里立刻冒出一个词鬼附身。

    她立刻打开灯。

    单小野的眼泪像小溪一样流淌……他躺到床上,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床很硬,比学校里只铺了一层棕垫的床还要硬,他感觉宾馆的床没这么硬……还很冷,被子忽然变得不保暖,简直像是直接睡在冰冷的地板上。

    然后他发现手脚不听指挥,右手像有自我意识一样,伸进外套的口袋里,摸出了一枚钉子。

    奇怪,他的外套里为什么会有钉子呢?这枚钉子……长长的钉子……不会是棺材钉吧?一想到这个,他身上冷汗直冒,

    要叫醒芮老板,单小野清楚地意识到危险时,已经失去对身体的掌控能力,更无法发出声音。

    要死了要死了,这么长的钉子吞下去一定会死的?他想起曾经看过的一个电影,女主角把一枚长钉子丢进绑匪张开的嘴里。绑匪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接着,就捂住喉咙,蹒跚着走了几步,嘴里涌出大量的鲜血,死了。

    他不想死啊!

    还是这么痛苦的死法。

    只要能发出一点动静……不,一定要发出一点动静。芮老板就躺在旁边的床上,一定要弄出一点动静让她注意到。

    单小野争夺着身体的控制权,时不时又会被心中涌出的“尝试吞下这枚钉子,感觉一定很棒”的诡异想法影响。

    ……控制住他身体的东西有异食癖吧!

    可不管他再怎么努力,也只是在床上翻了几个身。

    死了死了……单小野想着,真的死了。

    这个时候……房间的灯打开了,看到芮老板,他满是惊恐的脸上流露出喜悦之色,凝聚在僵硬的脸上显得怪异无比。

    芮一禾清楚的看到单小野身上有淡淡的虚影,和列车每次穿过隧道时浮现的虚影很相似。她的左眼和右眼在进副本后,还是第一次发作。一只灼热,一只冰冷,互相抵消后并没有给身体带来太大的负担。

    魔化右手,芮一禾对着虚影的脑袋一抓……触碰到实物后,又用力往外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虚影从单小野身体里扯了出来。

    罗丽在魔化后可以直接触碰到幽灵状态的,她在魔化后理应可以触碰到幽灵或者是鬼之类的生物。

    芮一禾右手继续用力。

    “嘭!”

    幽灵的脑袋裂开了。

    幽灵消失了。

    单小野是看不到幽灵的,否则肯定吓死了。他的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发现重新夺回身体的控制权,想来个喜极而涕,可惜眼泪刚刚已经流干了……只能把手上的铁钉丢出去。

    一想到这颗钉子之前是用来钉棺材的,他就头皮发麻。

    芮一禾“没事了。”

    “吓死我了,”单小野手脚发软,瘫在床上。

    却听外面传来声响,刚放松下来的单小野又是一抖。紧接着,外面传来急迫的敲门声。

    “救命啊!救命啊!开门啊!杀了人,开门啦。”

    芮一禾默默关灯,侧耳倾听,发现街上脚步声杂乱,似乎是七八个人追着一个人。

    “开门,救救我……我知道傻妞在哪!我可以告诉你们傻妞埋在哪……”

    这是一个惊慌失措的男人的声音,嚷嚷着每个玩家都很在意的内容。

    芮一禾走到大门口,问了一句“你是谁?”

    “我我我……”

    话音未落,又有人靠近。

    “快来!人在这!”

    他被发现了。

    芮一禾打开门。

    玩家们全被吵醒了……或者说根本没睡着,现在也都聚在门口处。

    门外是一个陌生的面孔,怀里抱着一个熟睡中的小男孩。

    芮一禾没让他进门,不慌不忙的问“你怎么知道我们要找傻妞的坟?”

    “我是无意中听到你们跟人打听的……我知道她埋在哪里。你们肯定只打听出她埋在老鸦坡……我跟你们说,老鸦坡全是没名没姓的坟堆,没人告诉你们傻妞到底埋在哪个坑里,你们肯定找不着……除了傩婆之外,就只有我知道傻妞埋在哪里……”

    一个面目凶恶的镇民跑到宾馆大门口,抓着男人的衣服把他往后拖,恶狠狠的威胁玩家们“外乡人,别多管闲事。”

    “……救救我,救救我。只要你们肯救我,我什么都告诉你们。”

    怀里的小男孩被吵醒了,哇哇大哭,嘴里喊着“爸爸,爸爸……我怕。”

    男人流着泪对玩家们伸出手,父子俩的样子十分可怜。林振邦老人见状,一把抓住男人的胳膊,护住孩子,踹向镇民。

    镇民倒在地上,大喊“快来呀!罗老二在这……”

    林振邦老人“你先带着孩子进屋去。”

    罗老二……芮一禾有种不祥的预感,喊道“等等……”

    到底是晚了。

    男人为了活命,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往里面冲。就在他双腿跨过门槛的刹那,林振邦老人周围的空间发生扭曲……

    “啊——”

    林振邦老人惨叫一声,右手大臂被整齐的切断,掉在地上。

    ……鲜血喷涌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