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列车 > 正文 第30章 送棺(十四)
    李朗“真的随便挖一个啊?”

    万一触发死亡条件怎么办?他遇事总喜欢想最坏的结果, 不由就有些想要劝一劝芮一禾。

    便见这姐们已经扛着铁锹走过来了,步子挺豪横的。不像要进行挖坟掘墓的工作,更像一位仗剑走天涯的女侠,英姿飒爽。

    芮一禾“挖!”

    镇上的情况很糟, 风雨欲来。玩家们打听出的线索就在很多, 很可能再花费更多的时间, 也打听不到别的线索。

    既然已经到了乱葬岗,不做一点尝试就回去……大家来这浪费时间的吗?

    李朗“……挖哪个?”

    “你选一个, ”芮一禾又加了一句“选你觉得土最新的, 最松软的。”

    李朗其实也知道不挖不行,来都来了,总得试一试。

    但让他选的话, 他压力很大啊!

    “芮老板, 你快过来看看。”

    单小野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惊得野雀乱飞。

    芮一禾放下铁锹走过去,李朗见状松了一口气……心中默默的想着,他有选择困难症, 他不会选的, 等会让其他人选。

    单小野像一只胆小的老鼠,躲在一棵根本就遮不住他的大树后面。

    芮一禾走到他身旁,便发现他在发抖。

    “芮老板, 你看,”单小野指着一个坟包磕磕巴巴的说“……他就是我之前在寨屋遇到的大叔, 就是他……”

    这个小坟包上垒着三块圆溜溜的鹅卵石,底下压着一张黑白照片。

    照片里的人年纪在四十岁左右, 满脸皱纹, 咧嘴在笑, 露出两排难看的烟渍牙。

    芮一禾拍了拍单小野的肩膀,笑着说“一天遇到两回,真有缘分。不如你把大哥叫起来,问问咱们要找的人埋在哪里。都是邻居,肯定知道。”

    单小野瑟瑟发抖“不了吧……多麻烦人家啊。”

    芮一禾“既然是你的熟人,还怕什么麻烦。”

    单小野“不熟,不熟,我和他不熟的。”

    芮一禾“怎么不熟啊?一回生两回熟。”

    单小野“……”

    您开玩笑还说说真的?

    当然是玩笑话,但芮一禾也真心觉得单小野的胆量太小,招手让他过来仔细看一看坟包。

    有芮一禾在一旁坐镇,单小野恐惧感大大消退……“咦,土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他发现坟包旁边有一个明显的凸起,表层的土也是新的。便小心翼翼地用手将土挖开,里面竟然是一个熟悉的烟盒。

    “我去……”

    单小野一屁股坐在地上,默默的抱紧了自己。

    芮一禾看得好笑,把沾满尘土的烟盒打开。烟全没了,剩个空盒子。

    “一口气抽完一盒,烟瘾不小。”

    听到这话,单小野也有点明白了。这大叔是个老烟枪,一开始就是冲着他兜里的那包烟来的。烟拿了不算,看他好骗,还在再拿点别的东西,愤怒顿时战胜了恐惧“做鬼不厚道啊!拿了烟还想害人。”

    说完又觉得害怕,一溜烟跑了。

    芮一禾眼角余光看到……照片里的大叔的眼睛鼓得像金鱼,死死瞪着单小野的背影。

    她嗤笑一声,随手挖个小坑,把黑白照片埋了。离开的时候还踩了两脚,把土踩实。

    ……

    乱葬岗有上千个坟包,玩家只有九个人。最后大家凭主观感觉找出来的新坟包足足有三十七个,没办法排除任何一个坟包的可能性。

    芮一禾说“全挖开看看。”

    这个提议全票通过。

    谁动手挖呢?

    白茉莉提议由男人挖,理由是女孩子力气小。

    吕迪反对“凭什么?现代社会,男女平等。”

    白茉莉冷笑“哟,真没想到!怎么是你先跳出来?我还以为你是一定赞同的,谁不同意你就跟谁急的那种。”

    吕迪“你别阴阳怪气的说话,到底什么意思?”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白茉莉“你承诺苏小姐会好好的照顾她,会保护她。现在怎么不拍拍胸脯说一句——这事就该男人做。”

    苏安瑶脸色发白,张了张嘴,恨自己笨口拙舌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只能一言不发。

    吕迪的脸却是刷一下红透了,气的。

    “你怎么偷听人说话?”

    白茉莉“谁偷听了?你那么激动,说话那么大声,我不想听到都难。”

    吕迪“我的确对安瑶有好感……这是我的私事,和选谁挖坟是两回事。”

    “我懂,我懂,”白茉莉翻了个白眼“臭男人看到漂亮姑娘想占便宜呗!而且还打空手套白狼的主意,无耻哦。”

    吕迪“有种你再说一遍……”

    “行了,”芮一禾打断他的话,再这么下去就不是争吵,而是要打起来了。

    吕迪和苏安瑶之间的事,芮一禾也看出来一点。

    苏安瑶长得很漂亮,容貌和身材都很出色,是普通人平时接触不到的美丽。不只吕迪,好几位男士对她都或多或少的有些优待。就连芮一禾自己,也会时不时的把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谁不喜欢美丽的事物呢?

    苏安瑶却有着和她容貌格格不入的自卑……这很奇怪,漂亮的人一般都比较自信。

    芮一禾看出她不喜欢别人把目光放在她身上,不喜欢被人关注。

    从吕迪的言行可以初步确定,这位是见色起意……特别是发现苏安瑶不善于拒绝人之后,就有点得寸进尺。

    白茉莉像个炮仗一样,苏安瑶和吕迪两个人事情不知道踩中她哪个点,说炸就炸。

    芮一禾心想,这要是人间界,争执发生在她开的咖啡厅里,她肯定抓把瓜子看热闹,也有闲情逸致八卦。现在嘛,她淡淡地说“别争了。阴气值低的挖,数值高的站远点。”

    吕迪看了眼芮一禾,明智的选择闭嘴。

    大家都没意见。

    阴气值高容易招鬼,这里又是乱葬岗。真让他们动手,还不知道会引来些什么。

    芮一禾一铲子下去把小坟包都铲平了。苏安瑶、吕迪和林振邦老人相继拿起铁锹,正式加入挖坟小分队。

    土很松,往下挖了一阵,芮一禾感觉铁锹碰到一个硬物,怀疑是棺材板。正打算再深挖几下看看,就感觉脚下的土地震颤起来。

    紧接着,周围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有什么数量众多的东西就快要从泥土里钻出来……

    “嘭嘭嘭”,挖开的坑里传来沉闷的响声。

    芮一禾面不改色的继续挖,很快看到泥土里藏着的黑色棺木。

    棺材里面的东西也着急出来,粗暴的撞击棺材盖。

    “嘭嘭嘭!”

    棺材上的泥土簌簌往下掉,敲进棺材木板里的长钉一颗颗弹出来,里面的东西显然马上就能破棺而出……会是姜雅吗?

    玩家们又期待又害怕。

    ……从掀开一点的棺材里,钻出的是一颗散发着恶臭的男性的头颅。

    芮一禾叹了口气,挥动铁锹重重打在这颗脑袋上,如打地鼠一般把这颗头捶回去,用力合上棺材板。林振邦老人眼疾手快在棺材上贴了一张黄符,大喊“快跑。”

    不仅是他们挖开的坟包里有动静,整个老鸦坡都在颤动。

    这情况显然不对劲!

    “噗”旁边的小土包里探出一只腐烂严重的手,在四周摸索着。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老鸦坡的各处,埋在土里的尸体全部活过来了……其中大部分被棺材所困,没办法立刻爬出来,有些被葬在这里的连一口棺材都没有,爬出来就容易。

    李朗也喊“大家快跑……”他断后,跑得最慢。

    林振邦老人开路,其次就是吕迪跑得最快。

    芮一禾在中间的位置应对突发状况。

    苏安瑶不慎摔了一跤,李朗拦腰将她抱起,抓着蜘蛛丝在树间飞荡,大笑着说“这就是我梦想中的英雄救美啊啊啊。”

    苏安瑶“……”

    等他们跑回车旁,却发现后面没东西追来。

    李朗速度最快,回山坡探查。

    “好消息,他们虽然被我们吵醒,但脾气都很好,现在已经消气各自回家睡觉了。坏消息,坡上六成的坟包都翻了新土,有人还能记清楚咱们确定的三十六个目标吗?”

    本来有三十七的,排除了一个。

    单小野举手“我全部都记得。”

    李朗“伙计,你可真行。”

    “记得也没用,”单小野“即使所有人一起挖,最多只够挖开一个坟包。”

    可能还没彻底挖开,里头的东西就爬出来了。像现在这样一一排查,危险不说,时间也来不及。

    林振邦老人什么时候都稳得住,提议说“天快黑了,咱们先回去再想办法。”

    谁也不想天黑后还留在乱葬岗。

    路上没发生什么事。小货车进镇的时候,芮一禾踩了刹车对后面的人说“有情况。”

    乌泱泱的镇民涌到街上,她猜是又有怪物被人发现。果然,这次被捆起来的是罗婶,浑身脏兮兮的,散发着恶臭。一边挣扎,一边大喊“我是人!我不是僵尸,我不是怪物!”

    有人对着她吐口水“你儿子是僵尸,女儿是怪物,我看你又是僵尸又是怪物。我儿子也变僵尸了,都是你们一家子害的。去死吧你。”

    “你是人的话,为什么要躲起来?”

    “还躲在猪圈里,你恶不恶心。”

    “我看你就是心虚。”

    一人一句。

    罗婶刻薄的脸上充满恐惧“我是人,我真的是人。你们相信我,我真的是人。傩婆,你告诉他们,我是人啊!”

    有人转头去问站在人群最外围,戴着一张威严面具的老婆婆。

    一个流着口水的小女孩牵着老婆婆的手,用舌头舔手里的鸡毛毽子。尝到涩涩的味道,呸呸呸。

    正是傩婆和花花。

    “傩婆,她到底是人还是怪物?”

    傩婆“罗家作孽遭报应,连累全镇。”

    这句话其实没回答罗婶是人还是怪物,但却让镇民们恨得双眼通红。

    “烧死她!”

    “烧死她!”

    “带她去戏楼,烧死她。”

    人群涌向寨屋,傩婆也走了。

    只有花花没走,高兴的在空荡荡的长街上踢毽子玩,一个、两个、三个……

    一边踢一边怪腔怪调的唱着“刻薄相,身上脏,大鬼惶惶心中慌;膀子光,响当当,大鬼戚戚遭咬伤;乱开腔,雪上霜,大鬼孽报无人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