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列车 > 正文 第29章 送棺(十三)
    芮一禾顺着花花指的方向看去。

    大白天堂屋里没有开灯, 黑漆漆的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在芮一禾看来,寨屋真的不适宜居住。每一座寨屋都有高高的围墙,但围墙却紧贴着屋子,使得房子并不宽敞。基本都是一间堂屋两间卧室, 再加上厨房的格局。

    卫生间都在院外, 几座寨屋共用一个卫生间。

    不大的院子还要种树, 大树枝繁叶茂,采光就更差了。

    发现傩婆没有阻拦的意思, 芮一禾还特地走进堂屋里看了看, 卧室也没有放过。

    出来之后,她对单小野摇了摇头。

    没发现傻妞……

    单小野松了一口气,他其实有点怕鬼……

    傩婆赶客, 让他们没事就离开。

    芮一禾走到门口, 转身问“姜雅葬在哪里?我想去祭拜她。”

    傩婆冷哼一声, 好像在说你们想干什么,我心里一清二楚。然后就把门关了。

    花花也被撵出来,不过她一点也不沮丧, 高高兴兴的在狭窄的道路上疯跑。

    单小野有点怕她一头栽到沟里, 护着她走过最陡的一段路。忽的,听到前面有喧哗声,下意识的拉住花花躲避。

    不一会, 就看到七八个镇民押着被捆得严严实实的罗金路过。

    也许是感知到芮一禾的存在,罗金走到岔路口的时候忽然挣扎起来, 步子往单小野三人的藏身之处挪动。

    押着她的人没防备,差点被她挣脱。

    几个人合力制住她, 不敢上前的男女就用石头丢她。还有小孩子喊她“怪物”, 又被大人撵走。

    等人乌泱泱的走了, 单小野才说“我没记错的话,这个方向应该是通往古戏楼。”

    ……也就说镇上的人也要把罗金烧死。

    单小野刚才还回过一趟宾馆,那会罗金还好好的在屋里。

    肯定是他走之后,镇上的人才闯进宾馆里面的。

    现在镇上的气氛很紧张,要打听姜雅埋在哪里不太容易,傩婆显然是不会告诉他们的……

    芮一禾不太擅长和人打交道,在一边陪花花玩。

    单小野……单小野只能硬着头皮和人攀谈,他不希望自己真靠抱大腿活下去,总得有点用处。幸好他回宾馆拿糖的时候,多揣了一包烟。他见过孟思路是怎么与人攀交情的,只要是跟人打听事,先递烟。

    亡山镇的男人,一般都抽烟。

    他走到一旁,也不敢离芮老板太远。没过多久,看到一位大叔走过来,忙拦住人往前递烟,人家就说“学生吧?”

    单小野“……很明显吗?”

    大叔“你肯定没抽过烟。”

    单小野“其实有偷偷抽过一口,太呛人了。”

    大叔听了就笑,“你要跟我打听啥事?”

    单小野“……”他很想问你怎么看出来我有事要打听的。

    大叔“学生,说吧。”

    单小野就说他想打听姜雅的事,大叔觉得“姜雅”听着耳熟,说傻妞人家才反应过来。

    “哦,傩婆养的傻姑娘嘛!前一阵死了。自杀。”

    找人打听之前,单小野已经编过一段谎话,说出来的时候还是有点磕巴。

    他冒充丢弃姜雅的家人,现在后悔了,想要寻亲。

    “我来到镇上,才知道人已经没了……想去坟前上一柱香。”

    大叔勾了勾手指,单小野没懂。

    大叔叹了口气,把他手里攥着的烟抽走。

    “学生,松手啊!”

    单小野窘得脸都红了。

    “学生,有火没有?”

    单小野摇头,“没有。”

    他临走的时候抓包烟都是福至心灵,哪还能想起来带个打火机。

    大叔就有点不高兴,但看在烟的份上还是指了条路“你去老鸦坡看看,自杀是横死……横死的都埋在那。”

    单小野连忙道谢。

    大叔摆摆手,打火机从包里掉出来,落在地上。

    “学生,你帮我捡一下。”

    单小野觉得有点奇怪,怎么有打火机还问他要。不过他指望着能跟大叔多打听几句,也没有多想,弯腰去捡。

    “单小野!”

    “哥哥……哥哥……”

    “单小野,你干嘛?”

    芮老板和……花花的声音,她们在叫我?芮老板问我在干嘛……

    单小野保持着捡东西的姿势抬起头,见芮老板牵着花花朝他走过来。脑子一时有点昏,傻傻地说“我捡打火机。”

    芮一禾眯起眼睛,又一次问“捡什么?”

    单小野“打火机呀……”

    芮一禾“你仔细看看那是什么。”

    单小野比相信自己,更相信芮老板。他揉了揉眼睛,定神一看。地上的哪里是什么打火机,明明就是一枚金灿灿的纸元宝。

    这是烧给死人的。

    单小野吓得一哆嗦,四处张望,哪还能看到大叔的身影。

    芮一禾等他情绪稳定下来,才说“不过是一眨眼的工夫,你就不见了。”

    她立刻意识到不对,牵着花花到处找人。

    幸好单小野身上有她做的木偶娃娃,让她能够感应到大概的位置。不然等她找到人就晚了,谁知道捡起纸元宝会发生什么。

    单小野心有余悸,不敢再离开芮老板半步……这时候就特别想当个小孩子,跟花花似的牵着芮老板的手多有安全感啊!

    他把刚刚和大叔说的话又说一遍。

    “芮老板,你觉得他说的是真的吗?”

    “去看看就知道真假了。”

    不过要等会再去,看看时间,他们出来已接近两个小时……不如先回宾馆,听听别人都打听出了什么,线索越多行事越便宜。

    花花说要回家,跟两个人挥挥手就跑了。

    两个人不是最先回来的,魏玉琴和白茉莉比他们更早回来。

    不只是芮一禾,林振邦老人和李朗也没想到她们俩一起出去,最后还能平平安安的一起回来。

    出去九个玩家,回来九个。

    一个不少。

    玩家们离开的这段时间,小卖部被洗劫过,货架上空荡荡的什么都没剩。不止如此,厨房里的食材也被拿走了,调料翻得乱七八糟,就连宾馆房间里的床单、被罩都有人拿。

    魏玉琴急得团团转。

    “糯米不会也被偷了吧?”

    除了芮一禾和李朗,大家都中了僵尸毒,没糯米可不行。

    孟思路“我把糯米分成四份藏在不同的地方,不可能全被翻出来。”

    结果他藏的四份糯米,竟然一份都没有被人找到。

    芮一禾发现孟思路不但行事周全,而且还很有藏东西的天赋。

    魏玉琴进厨房去熬糯米粥,边淘米边骂镇上的人是强盗……连稍微好一点的锅都不放过,害她只能拿个破陶罐煮粥。

    白茉莉出去找红枣和红糖,说累了想喝一点甜的。

    沉默寡言的美人苏安瑶额头受伤,芮一禾顺手用白巫术帮她一键复原。跟她一起出去的孟思路和吕迪说,这伤是一个泼妇用啤酒瓶砸的。

    吕迪骂骂咧咧“还不是为了打探消息……那女人就以为小苏是在勾引她老公……自己老公长啥样,心里没点逼数。”

    苏安瑶的头垂得很低,小声的对芮一禾说谢谢。

    芮一禾“不用谢。你们都打听出什么了?”

    大家都有收获,而且打听出来的消息很一致。姜雅葬在老鸦坡……这个地方是亡山有名的乱葬岗,横死的、没名没姓的、犯了忌讳的……只要不是正常死亡的,都往老鸦坡埋。

    亡山的习俗如此。

    苏安瑶还打听出老鸦坡该怎么走。

    魏玉琴熬好了糯米粥,玩家们热热的喝了一碗,准备出发。

    白茉莉咂巴嘴,说锅里还有一点。糯米来得不易,让我喝完不要浪费。

    大家都很惊讶,一人一大碗,白茉莉还能喝得下……肚子得是无底洞吧?

    只有魏玉琴很高兴,她觉得自己除了会做饭之外没有别的优点,做出的东西有人爱吃,她特有成就感。

    魏玉琴呵呵笑“碗给我,我给你盛。”

    白茉莉低低哼了一声“我不是喜欢你,只是喜欢你煮的糯米粥。”

    魏玉琴生气叉腰“那你自己去盛。”

    白茉莉“……”

    芮一禾在旁边看着,觉得两个新人挺有趣的。不过,要说九个人里面谁最有可能是鬼……这两位二选一。相比起来,她觉得魏玉琴是鬼的可能性更大,因为白茉莉是所有人里,唯一没有把陶盆摔破的……这在之前是坏事,放到现在反倒成为一件大好事。

    可光从外表看不出什么。

    且从进副本开始,两只眼睛就没有一点异常……既不发热,也不发冷,弄得芮一禾都有点怀疑她见鬼的能力消失了。

    老鸦坡在亡山脚下,开车只需要十几分钟。

    苏安瑶告诉芮一禾,顺着一条直路往前开,第二个路口往右转走一截上坡路就到了。

    老鸦坡不愧是乱葬岗。杂草丛生,道路难行,坡地上鼓起一个个小土包。这都是墓穴,却连正经的墓碑都没有一个。坟头或压着几块石头,或插一截木桩,更过分的是还有往上面搁破碗、烂鞋之类的。

    哪个是姜雅的墓穴?这该怎么找啊?

    李朗“姜雅刚死没几天,应该是最近才下葬的……墓穴的土应该很新才对。”

    芮一禾转了一圈,发现时间悠久的墓穴很容易分辨,但近日的新穴不太看得出来。她找了几个像是新翻过土的墓穴,让李朗来认。

    “我只是提个意见而已,并不代表有分出新旧墓穴的眼力,”李朗出主意“要不,咱们随便挖一个试试?万一运气好呢!”

    芮一禾“嗯,行,我去拿铁锹。”

    李朗“……”

    这么随便的吗?

    我要说刚刚的建议是开玩笑的还来得及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