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列车 > 正文 第28章 送棺(十二)
    原本, 组长先生的出现,犹如给玩家们打了一针强心剂。大家的精神振奋起来,紧绷的精神都有一定程度的放松。

    他给出的甚至不能算是线索,可以说是在手把手地教玩家们该怎么做。让一直感觉到云里雾里, 根本不知道之后要做什么的新人很安心……仿佛通关副本已经成为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 不会有什么波折了。

    神奇物品“千面”一出, 瞬间让新人们清醒过来。

    单小野是8……谁第二个测呢?

    李朗说“我来。”

    他戴上面具,没求助于人, 不知从哪捞出面镜子, 从里面看到了一张比刚刚单小野佩戴时,更为恐怖的鬼脸。面具上显现的数字鲜红如血——9。

    他咽了一口口水,把面具取下来问“下一个谁来?”

    林振邦老人接过面具, 测出阴气值为7。

    下一个是站在他左手边的白茉莉, 忐忑的将面具扣在脸上。却见目不转睛盯着她的玩家们纷纷往后退, 惊慌失措的移开了目光。她夺过照镜子一看,被脸上恐怖的面具吓得发抖。

    等镜子落在地上摔破了,才回过神来。

    面具上显现的数字是10……

    有白茉莉的10分在先, 苏安瑶接过面具的时候也很害怕。咬牙戴上, 从旁人的表情就知道结果不错。

    有羡慕的,还有嫉妒的眼神……果然,她6分。

    吕迪, 7分。

    孟思路,8分。

    轮到芮一禾, 她接过面具之后,先在手里把玩了一阵。这是她接触的第三件神奇物品……第一件, 纪姐的日轮刀, 摸起来暖洋洋的, 好像沐浴在太阳光下一样。第二件是罗丽的匕首,预备用来对付女鬼状态的罗丹,也是触手生温。

    这张面具看起来硬邦邦的,摸起来却像棉花一样的柔软,更奇怪的是还散发着刺骨的阴凉。

    她戴上面具,看到众人脸上出现震惊的神色,并不慌乱,问单小野“几点?”

    地上的镜子碎片照出的是一张慈眉善目的脸孔……

    单小野回过神来,面露喜色“……是0。”

    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人的分值在五分以下。0分太不可思议了……比起她的0分,更古怪的是白茉莉的10分。

    魏玉琴大婶咬着牙,没像别的人一样远远地避开白茉莉。

    两个人一直都在一起,白茉莉怎么可能不是人呢?

    没有测阴气值的只剩下魏玉琴了。

    测出的结果令玩家们大吃一惊,又是一个10分!

    白茉莉立刻说“这反而能证明我们俩都是人。”

    “也说明这件神奇物品无法分辨人和鬼,”林振邦老人笑眯眯地说“大家别慌,组长说的八个临时工也许有其他的含义。与其猜来猜去,不如把精力集中起来,都用在怎么完成任务上。”

    这话大家都是肯听的,不过心中都防备着魏玉琴和白茉莉。

    就算她们都是人,10分哎!随时都可能没命的,离她们太近很容易被连累。

    组长先生说过,只招了八个临时队员,可玩家们都用“千面”测阴气,他也没有阻止哪一个。林振邦老人请教他该做什么,他毫不为难地回答“先备齐陪葬品……”

    林振邦老人“然后呢?”

    组长先生把玩着打火机,淡淡的说“然后就出发去风水宝地。”

    单小野傻眼“可……棺材里没尸体啊?”

    埋个寂寞啊?

    组长先生没理他,只说让他们赶紧把陪葬品备齐,不要误了吉日吉时,便转身离开。跟过去的吕迪回来后,一脸惊讶的说“他一走出大门就凭空消失了。”

    资深玩家对引路使的神出鬼没习以为常。

    李朗跟芮一禾打了一架,关系反而亲近了。也没拐弯抹角,直接问她“你怎么是零分?”

    芮一禾“10分没被弄死,分数就清零了。”

    李朗“……”

    他又想对这位竖大拇指了。

    芮一禾睇他一眼“这是我自己猜的。”

    李朗立刻说“你猜的肯定是对的。”

    芮一禾“……”

    林振邦老人笑着听两人说话,见两人说完才开口“我觉得姜雅十有就是傻妞的大名。”

    芮一禾赞同他的猜测。

    只要不是故意想把孩子养坏,就不可能用侮辱性的外号给孩子当大名。

    林振邦老人又说“毕竟是猜测,还是需要核实一下。”

    在这种事情上出错就死得太冤了。

    芮一禾没兴趣当领头羊,林振邦老人看出来这点,就站出来承担了这一责任……有个能服众的领着,人心就不会太乱。

    在他的安排下,玩家们决定分组出去打探消息,两个小时后回宾馆会合。

    芮一禾和单小野肯定是在一起的。

    “咱们去哪?”

    单小野还没缓过劲来,皱着一张脸秧哒哒的。

    芮一禾“先去傩婆那看看。”

    ……

    傩婆家院门紧闭,芮一禾却在门口碰到了昨天见过的小女孩。她身上的衣服没换,还更脏了。但她很快乐,一点都不知道忧愁。蹦蹦跳跳跑到门前,用两只小手敲门。

    “傻妞!傻妞!你开门啊。”

    “傻妞,是我。我来找你玩。”

    门没开。

    傩婆可能还没回来。

    脏兮兮的小女孩丧气的坐在门槛上。

    东南方向冒出浓浓的黑烟,芮一禾起初以为是着火了,还是单小野说那是古戏楼的方向,她才意识到这些烟很可能是镇民在烧刚刚抓获不久的僵尸。

    “哥哥……姐姐……”

    小女孩看到他们了,歪着头丢下手里的狗尾巴草,向两个人跑过来。

    “哥哥……姐姐……”

    吐着舌头,怪模怪样的围着他们转着圈,拍着手。

    芮一禾蹲下来,拉住小女孩衣袖“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刚刚挺大胆的,现在却露出有点害怕的神情,想要挣脱芮一禾抓着自己的手。

    “姐姐……”

    “嗯,我是姐姐,”芮一禾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旁边的单小野“他是哥哥。我让哥哥去给你买糖好不好?”

    听到有糖吃,小女孩立刻就不挣扎了。用小鹿一样澄澈的眼睛巴巴地看着芮一禾说“姐姐好。”

    去给你买糖的是我好伐?单小野没跟小傻子计较。

    芮一禾“那你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我叫花花。”

    芮一禾“你认识姜雅吗?”

    小女孩就拿眼睛去看单小野,好像在奇怪这个哥哥怎么还在这里……不是说要去买糖吗?

    单小野“……”

    你要真把傻子当傻子,那你就是大傻子。

    他无奈的对芮老板挤了挤眼睛,决定回去拿糖。

    芮一禾让他路上小心一点。

    小女孩也没有太难糊弄,发现答应去买糖的哥哥不见了。等芮一禾再问她姜雅的时候,她就开口了,“姜雅就是傻妞……还有花花,花花是傻瓜。”

    再问她别的,她就说得颠三倒四。芮一禾说东,她说西,牛头不对马嘴。

    想从小女孩处知道更多有点难。

    不过芮一禾还是从她乱七八糟的话语里听出了一些东西。

    比如“坏狗,追着她们跑,坏人拍手”,是说罗银常常支使狗追着她们撵,镇上的人看到了还以此为乐,没人肯为傻子出头。

    “被咬可疼了”,花花把裤腿拉高一点。芮一禾看到两处骇人的丑陋伤疤,一处是大腿,一处在小腿。

    这些伤早就不疼了,芮一禾还是用白巫术将她两条腿上狰狞的伤痕去掉。

    花花瞪大眼睛,更愿意跟陌生的姐姐说话了……觉得这个姐姐很温柔。

    芮一禾问她,家里人会不会帮她对付坏狗的时候,她就认真的想了想才说“哥哥不在家,嫂嫂不高兴,不给饭吃。”

    又是答非所问,可寥寥两句话已经让芮一禾拼凑出花花的家庭情况。没提父母,不知道是死了还是不愿意管她。小女孩在嫂嫂手底下讨生活……只是不让她饿死而已,别的就不管了。

    不过花花衣服脏兮兮的都发臭了,小脸却很干净。今天头上有两个小揪揪,昨天是羊角辫。

    芮一禾就问是谁给梳的头发。

    花花嘿嘿嘿的傻笑,神神秘秘的说是傻妞。

    傻妞死了。

    按组长先生的说法,尸体都已经下葬了。

    芮一禾感叹果然是个傻姑娘。

    可她却不嫌弃傻子,傻子干干净净的一眼就能看透,比和聪明人打交道轻松,也更叫人高兴。

    两个人聊着都不觉得无趣。

    芮一禾听得太入神,竟然没注意到有人靠近。还是花花站起来喊“傩婆”,她才发现傩婆就站在她身后……不知什么时候来的,又站在那听了多久。

    乍一下看见傩婆的脸,芮一禾也没忍住蹙了蹙眉。

    傩婆太老了,让人看到她的脸就像是直面死亡。

    “傩婆,我来找傻妞玩。”

    花花一点都不怕,还很亲近傩婆。

    傩婆看了眼抱住自己小腿的傻子,没有推开她,声音低哑的说“不要再来,傻妞没了。”

    花花“嫂嫂说没了就是死了的意思。”

    傩婆“对,没了就是死了。”

    花花“傻妞是怎么死的?”

    傩婆笑了一声“蠢死的。”

    她笑得像哭一样,更吓人了。

    花花歪着头,不解的问“死了是什么意思?”

    感情她一直没听懂死是怎么回事。

    傩婆就不跟小傻子说话了。

    摸出钥匙打开门,傩婆跨过门槛。

    “我以前不喜欢她来找雅宝玩,觉得不聪明的孩子也能交到正常的朋友。跟傻子玩,人家也会把她当傻子。”

    芮一禾知道傩婆这是在跟她说话,就静静地听着。

    “可雅宝就是喜欢她。从小就不愿意跟镇上的人说话,唯独亲近小傻子。”

    傩婆从兜里摸出一把糖,花花又流口水了。迫不及待的撕开一颗,放进嘴里,又从满是皱纹的手里挑了一颗糖,放进兜里。

    芮一禾“可能是因为镇上的人都怕您,花花不怕。所以比起镇上的聪明人,姜雅更喜欢她。”

    傩婆愣了一瞬,看花花的目光变得柔和。她摊开手,示意小傻子把糖全拿走,花花摇头“一天只能吃两颗,傻妞说的。”

    单小野气喘吁吁的赶回来,鼓起勇气跨进院子。糖带来了,但花花已经不要他的糖了。

    一天两颗,她今天有两颗了。

    傻子不懂再拿两颗放到明天吃的道理。

    傩婆锐利的目光扫过单小野,含糊地说了一句“不骗傻子很好”……害怕的单小野没听清,芮一禾听清了。

    傻妞吃完糖又想起刚刚的问题,傩婆不理她,就就去抓单小野的袖子。因为这个哥哥刚刚给了她糖,她就觉得哥哥是个好人。

    “哥哥,死了是什么意思?”

    单小野“……”

    他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没法和小孩子解释清楚。也不敢回答,怕刺激傩婆。

    傩婆的声音硬邦邦的,“死了就是你再也见不到她了。”

    “你骗人,傻妞没死。她天天都在家里,说不想去外面玩……”

    花花大概是怕他们不信,指着靠近堂屋的大门说“傻妞刚才就站在那,还对我笑呢!”

    单小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