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列车 > 正文 第26章 送棺(十)
    单小野虽然不知前情, 但亲眼看到一个人在面前化成灰烬,也足够他怕得几乎要晕过去了。同时,他又为组长先生的强大而感到震撼。惊了半晌才回过神来,悄悄地拉芮一禾的衣袖, “中午吃面好不好?别让引路……不, 组长先生, 是组长先生。芮老板,咱们别让组长先生做饭了。”

    芮一禾“昨晚就吃的面, 我中午不想吃面。我更想吃米饭……这不是因为我觉得你煮面的手艺不成, 而是我要吃面,你随时能给我弄。组长先生做的饭可不是想吃就能吃到的,要点运气, 还要有缘分。”

    潜台词我又不傻, 怎么会错过机会。

    单小野很想问她是吃的重要还是小命重要, 但很怕她会回答吃饭更重要……想想上个副本芮老板挑衅引路使多次,最终全身而退。他决定不去操心,反正他操心也没用。

    组长先生像是根本没听他们在说什么, 半眯着眼睛把点燃的一支烟抽完, 然后淡淡地看了芮一禾一眼。在李朗目瞪口呆的表情里,转身走进厨房。

    不一会,从厨房里传来生火切菜的动静。

    李朗服气的对芮一禾竖起大拇指, 小声说“牛逼!”

    ……第一回遇见比他还不珍惜小命的。

    芮一禾没理他,单小野却跟他聊起来, 从他那里知道自己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咳嗽两声,转而说起和芮老板在外面分开之后的所见所闻。

    镇上出了僵尸, 人们很害怕。镇上四位德高望重的老人一起去见傩婆的, 单小野恰巧遇见这群人, 就悄悄地跟在他们后面。

    傩婆像是提前知道有客人会来一样,门已经提前打开了。和上次一样,人才刚走到门前,她便已站在院子正中央开了嗓。

    她脸上戴的面具和上次是同一张,嘴里唱着我是那凶神恶煞却心地良善的判官,掌盛世轮回,惩恶扬善。现今来到人世间,拘来小鬼判生死。

    单小野发现这次不用魏玉琴翻译,他也能听懂傩婆唱的是什么。

    接着,傩婆歇了一口气,又唱刻薄相,身上脏,大鬼惶惶心中慌;膀子光,响当当,大鬼戚戚遭咬伤。

    从罗金和罗银的遭遇,芮一禾就已经知道,傩婆的唱词不只是戏词那么简单,其实是对应人物的判词。

    利的口,张嘴呕,小鬼没了红舌头。这是罗金,她变成了没舌头的怪物,连嘴巴也没有了。

    养大狗,长得丑,小鬼不敢上街走。这是罗银,他脸上长了些脓包,容貌被毁。且僵尸似乎有些畏惧日光,他杀了人悄悄躲起来,不就是不敢上街走吗。

    这两句一听就知道,“刻薄相”说的是罗婶,“膀子光”说的是罗老大。

    芮一禾“接下来呢?”

    人都到了傩婆门口,总要想办法把傩婆请出山。

    这些人还是有面子的,傩婆唱完戏把面具往桌上一放就跟着他们出门。走到路口就挪不动了,她岁数真的很大了。

    然后镇上的人就拿轿子来抬她,把人抬到了一处单小野没去过的地方。

    看着像是古戏楼,不过已经荒废了。

    原来镇上的人把被罗银咬死的人的尸体搬到这里了。

    罗银也在这,被捆着的。

    傩婆说,尸体要烧掉,还得把罗银烧了。他已经是僵尸了,不会再变成人。还得查一查镇上有没有别的僵尸,都要找出来烧。烧完了,祸事也就解了。

    有人问傩婆罗银为什么会变僵尸,傩婆阴沉沉的看了那人一眼说,或许是罗银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报应来了,要不然就是罗家祖坟埋得不好。

    看得出来,镇民们都很怕傩婆。

    其实单小野也害怕她。

    四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同样惧怕傩婆,客气地请她做一场法事。傩婆答应下来,让不相干的人离开。

    古戏楼清场,大多数镇民都被赶走了。单小野也不敢留下来,他在留下来就太显眼了。

    亡山镇的人很排外,他怕有人会把镇上出现僵尸的事情和玩家联系到一起。

    回来的路上,他有遇到魏玉琴。

    这位大婶站在一条小巷子里,一个人在那自言自语。单小野有点犹豫,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步子刚跨出去,就看到魏玉琴飞快的跑了。

    他只能无奈的先回来。

    芮一禾和李朗听了,就觉得棺材放在小院里不合适,被人看见很麻烦……要是别人问为什么带口空棺材?棺材里之前装的是什么?不好回答。

    略一联想,玩家们就要成为带着僵尸祸害亡山镇的罪人。

    虽然芮一禾很清楚的知道……这口棺材里的确装过僵尸,僵尸还从棺材里跑掉了。罗家的事情……特别是罗银变僵尸的事情,和原本该躺在棺材里的僵尸脱不了关系。

    遂重新把空棺材放回车厢里,里面没东西了,不怕晚上闹腾。

    十二点钟,玩家们陆续回宾馆。

    最先回来的是魏玉琴和白茉莉。

    魏玉琴见到单小野还对他笑了笑,被问起怎么一见他就跑,特奇怪地说“我没遇见你啊!你说我一个人在寨屋的巷子里?不可能,我和茉莉就没分开过。”

    白茉莉“对呀,我们俩一直在一起。你肯定是眼花了。”

    单小野“……”他鸡皮疙瘩起来了。

    他肯定、绝对、一定没有看错。

    接着回来的是林振邦老人、吕迪和苏安瑶。

    芮一禾心想,出事的原来是孟思路。

    这个玩家比较沉默,让她记忆深刻的是对方精神状态一直比较稳定。

    没想到的是孟思路也回来了,他气喘吁吁的扛着一个米袋子跑进来,随手从货架上拿起一瓶矿泉水,顿顿顿全部喝掉。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累死我了,镇上的人都在超市抢糯米,我也抢了一袋……”

    他从兜里摸出两头蒜,放在桌上。

    “还有抢大蒜的,我也跟着抢了。大叔大妈的战斗力太强了。”

    镇山发现僵尸才多久的功夫,应对僵尸的办法就已人尽皆知。黑驴蹄子、黑狗血……这些很难找到,但糯米超市里有得卖。甭看亡山偏远,镇民没什么见识。可一遇到大事,人们照样是智慧无穷。

    至于大蒜有没有用,就不好说了。

    这东西应该是对吸血鬼比较有用。

    他记得吃了大蒜后的一段时间里,身上都会散发难闻的怪味。僵尸和吸血鬼都是喝人血的,有得选的话,不会带蒜味的吧!

    之前用来煮粥的糯米是在厨房里找到的,小卖部里不卖糯米。或许是罗金觉得米粮价格便宜,不太赚钱又太重,卖这个不如进一些更赚钱的货,比如烟酒。

    但九个玩家七个中僵尸毒,糯米是必需品。

    他没打听到一点消息,花一上午弄回来一袋糯米……这事办得太对了。

    白茉莉“你哪来的钱?”

    孟思路目光闪烁,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搓了搓“……没给钱,趁乱偷的。”

    魏玉琴夸他聪明机灵,中了僵尸毒的玩家们纷纷赞同。

    这个时候,厨房的门打开,组长先生端着一盘菜走出来。

    林振邦老人“这位是……”

    李朗“……”

    ……靠,解释起来很尴尬的。

    丧气劲一上来,他不太想说话。但林振邦老爷子是他十分敬重的人,只能略感头痛的把组长先生的身份做了一个简略的说明。

    纵是林振邦老爷子听了,也觉得涩然。

    “瞧我,之前信誓旦旦地说引路使的身份绝对没问题。唉哟,这一巴掌真把我脸打疼了。我不该以通关副本的多少论英雄,不该直接用经验否定你的怀疑……吃大亏咯!多亏了你呀!”

    继续按照假引路使说的话去做……下场肯定是全军覆没。

    一想到这个,林振邦老人就毛骨悚然。而他这个顽固的以资深玩家的身份去阻止芮一禾做正确的事情的人,又该负多大的责任啊!

    他真诚的反省自己的错误,为之前的事情向芮一禾道歉。

    芮一禾本来就没生气,摆摆手说她不介意。

    一盘盘菜端上桌。

    白切鸡、肉末茄子和土豆丝。

    芮一禾点的是三杯鸡、红烧狮子头和椒盐小土豆。

    她是先知道厨房里的原料点的菜,组长先生偏偏就着一样的原料,做出三道和点单完全不沾边的菜。

    真是个别扭的人。

    对了,组长先生还蒸了一锅馒头。

    芮一禾“……”

    因为她说要吃米饭,这位就蒸馒头当主食。

    又来了!又来了!

    ……不接受点单是组长先生最后的坚持!

    在玩家说话期间,沉默上菜完毕的组长先生冷着一张脸坐下来。

    不仅坐下了,他拿了一副碗筷。

    桌上的菜看起来就很好吃……馒头又松又软,散发着甜香。但除了芮一禾之外的玩家都自觉的远离桌子……那什么,谁也不想为几口吃的丢了小命啊!

    这位引路使怎么回事?

    一出现气氛就变得肃杀起来。

    “这种情况绝不会出现第二次!”

    引路使没头没尾的吐出一句话。

    在场的玩家都听懂了。

    芮一禾埋头吃菜,过了一会,才发现组长先生盯着自己呢!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哦,你做饭真好吃!一级棒!”

    组长先生“……”

    谁跟你说这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