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列车 > 正文 第25章 送棺(九)
    棺材里躺着一个睡颜恬静的男人, 身穿蓝色条纹上衣,下半身是样式古怪的长裤。

    这是一张陌生的面孔。

    芮一禾打开棺材盖的时候就有看到上面交错的抓痕,棺材里面还掉了好多木屑,这都是引路使努力摆脱困境的证明。如今盖子打开了, 他却装睡。

    是的, 芮一禾看出了引路使在装睡。

    都不用求证, 她的直觉告诉她,对方并不是真正的睡着了。

    身为引路却被副本怪物替代……一旦脱困, 最该做的难道不是尽力补救, 让一切回归正轨吗?难不成还以为自己是睡美人,等着王子来唤醒?

    这是脑子不清楚吧?

    芮一禾立刻就决定把棺材盖盖回去,并且用罗氏巫女的封印术帮他一个大忙, 保证把棺材封得严严实实的, 叫他以后都别想出来。

    这么想着, 她就这么做了。

    棺材盖合上。

    “咳咳咳……”

    一只手卡在了棺材缝里。

    哪怕传说中的引路使,在nc中有着特殊的地位,玩家不敢忤逆的强大存在, 被困在棺材里几天几夜也不可能保持精神奕奕的样子。他面色憔悴, 唇上全是血痂。

    芮一禾压着棺材板,他就差点没能爬出来。

    如果是林振邦老人在这里,大概会给他一杯水喝。

    可惜, 在这里的是丧系少年李朗,和冷淡女郎芮一禾。

    别说李朗现在还以为棺材里面的是能蛊惑人的副本怪物, 就算他知道里面的是引路使,也没长奉承引路使的那根弦。

    芮一禾……芮一禾对引路使的第一印象就不好。

    故而, 两个人漠然的看着他爬出棺材, 看着他摔到地上, 没人去扶一下。

    引路使背靠棺材坐好,一副很虚弱的样子,说出的话却硬邦邦的。

    “你们这一届的玩家也太没用了,花了这么久的时间,才发现了王青一直假扮我行事。再让我枯等,我都快忍不住自己从棺材里爬出来了。”

    李朗“你是引路使?”

    ○o○

    引路使继续说“之前你们经历的是副本的固定剧情。我的身份和王青一样是棺内人……”

    你是把玩家当傻子嘛?

    想明白的李朗也用“你有病吧”的眼神看着他。

    芮一禾不想听他为了保全脸面胡扯,直接了当的问“你还能出有用的线索吗?”

    副本怪物假扮引路使,肯定会让一切按照对他有利的方向发展。原本的线索可能都没用了,一个被关在棺材里的引路使也不可能获得更多的线索。

    引路使抬起头,不悦地道“我说话,你不要插嘴。”

    芮一禾一个字都不想跟他说了,抓着他的衣襟把他拎起来塞回棺材里。而他还在花样百变的威胁,一张嘴不停歇……直到芮一禾把柴刀放在了他的脖子上。

    曾经被同一把刀威胁过的李朗只要刀不是架在自己的脖子上,架在别人的脖子上就挺爽。

    引路使终于发现特别nc的身份不好使了,讪笑着说“我承认自己不够谨慎,被副本怪物偷袭。大家各退一步,你扶我出来,我不计较你对我的无礼。等我歇一歇,就给你们正确的提示。”

    从不同的资深玩家那里,芮一禾知道引路使就是做着特殊工作的nc。玩家们完不成任务惩罚极重,几乎是时时刻刻都在直面死亡。特殊nc失职,恐怕也会有惩罚。

    自己犯错,还把玩家当傻子一样糊弄,妄图遮掩过去。作为他失职而被祸害的人,能不生气?

    就这样还想抖威风……

    芮一禾都被气笑了,“你怎么有脸说这些话的?”

    这不是戳人痛处吗?引路使嘴角下垂,面容变得阴森可怖,一字一顿地道“你、找、死。”

    话音未落,黑暗降临……他重新被关在棺材里了。

    引路使“……”

    现在的玩家都这么刚吗?

    芮一禾则是真诚的对李朗说“你是对的,我不该打开棺材。”

    李朗“……”槽多无口。

    两个人都没有看到,棺材猛烈而无声的摇晃起来。从细微的缝隙里,涌出黑色的液体,快速在半空中凝聚成一只大手,悄无声息的从背后袭向芮一禾。

    正当带着不祥意味的大手即将碰触到她的时候,半根还未熄灭的香烟从大门口飞进来,落在黑色大手的手背上——轰!

    液体被点燃!

    芮一禾转过头的时候,看到了绚丽的焰火。

    神奇的焰火,离她很近,却一点也不灼热,十分的美丽。

    “两位好,”伴随着礼貌的招呼声,一名眉心有一点红痣的英俊男性走进小院。他穿着墨绿的工装,裤腿卷起来,踩一双皮靴。头上戴着一顶鸭舌帽,挎着单肩背包,包上有一行红色的小字解忧丧葬一条龙服务公司。

    “我是解忧丧葬一条龙服务公司的职员,最近接了一笔送棺入葬的生意。因为公司人手不够,聘请连两位在内的八位工人作为临时队员,协助我的工作。在此期间,各位可以称呼我为组长。”

    虽然穿着打扮完全不一样,但样貌和声音没变。他是管家先生……不,人家换新角色了,该称为组长先生。

    “同时,我也是本次副本的代理引路使。”

    李朗几乎是在组长先生说出身份的瞬间,就立刻相信了他。

    气场这么强,一看就很厉害,不是引路使而是副本鬼怪就太可怕了。

    芮一禾关注的重点却不在这里,而是在组长先生刚刚说的数字上……“加我们在内八个人?”

    早上活着的玩家还有九个。

    谁出事了?别是单小野。

    组长先生“对的,八个人。等人齐了,我再宣布工作内容。”

    不过她立刻就不需要担心了,因为单小野急匆匆地跑了进来。看到站在大槐树下的英俊青年,惊讶地叫出声“管家先生?”

    已经有了新身份的管家先生眉毛都没有动一下,冷冰冰地说“你可以叫我组长。”

    “组组组长先生。”

    单小野快被自己忽然出现的结巴吓哭了,他一见这位就怂,天生胆子小没办法,最害怕的就是气场强的人。当初会频繁去芮老板开的咖啡厅,还是无良室友给他提的建议——越怕越要迎难而上,在学校没关系以后出了社会还不敢对人说个不字怎么行。他就听进去了。

    学校旁边的咖啡厅是校园七大异闻之一。

    大家都认为老板不是普通人,单小野天马行空的猜测,她可能是藏在闹市里的特工、雇佣兵,反正就是很厉害的人……虽然芮老板不笑的时候叫人害怕,但笑起来就会变得很温柔,让人安心。

    这种反差……也是他敢去咖啡厅的原因。

    管家先生不同,他是冷冰的,严酷的……仿佛规则本身的存在,会让人打心底里产生恐惧的情绪。

    芮一禾“咱们中午吃什么?”

    单小野“……”人和人是不同的,也有人不害怕管家先生。

    组长先生不说话。

    芮一禾“组长不给临时队员包饭吗?假引路使还给住宿费、伙食费,真引路使躺棺材里消极怠工。唉,我九死一生的把真引路使从棺材里挖起来,也算是变相举报了违规员工。你们公司该给点奖励吧?结果呢!没奖励不说。好容易代理引路使来了,却连一顿饭都不给……玩家果然是弱势群体。”

    组长轻蹙眉头,有心想要吓一吓她,却想起上个副本里一次都没有吓到过她……不仅胆子大,还很敏锐……轻易的就抓住了关键。

    是自己出现的时机太巧,让她猜到了一些规则。真是不好对付……

    于自己而言,再进厨房有失威严。

    可若要像从前一样严格的约束自我言行,就不得不管饭。为区区一个玩家,违背一贯的行事准则更是输得彻底。

    并没有人知道,此时的代理引路使产生了一种被拿捏住的不适感。

    芮一禾“我中午想吃三杯鸡,红烧狮子头……厨房里有土豆,再来一个椒盐小土豆。”

    组长先生“……”

    又来了,又来了。

    她又开始点菜了。

    组长先生瞪胆大包天的玩家,此玩家还对他甜笑。憋着气掀开棺材盖,浑身的气势直逼地狱修罗。

    前引路使脸上的表情特别精彩,用四个字可以勉强形容——“天崩地裂”。

    “是您……”

    在玩家面前高高在上的前引路使瘫在棺材里,就像是一滩发臭的烂泥。已然吓得魂飞魄散,淡淡的膻味飘出棺材。因为太害怕,吓得尿裤子了。

    组长先生动作的优雅的轻敲烟盒,一根烟弹出来,被他纤长的手指夹住。没有任何花纹的银制打火机“啪嗒”轻响,点火。他偏着头,吸了一口烟,吐出的烟模糊了英俊的面容,眉心一点红痣熠熠生辉。

    “你有三十秒的时间交代遗言。”

    崩溃的前引路使哭号着“我不想死……求您放过我。”

    “遗言时间结束!”

    组长先生面上带着几分微不可查的躁意,冷漠的说“玩忽职守,祸及池鱼。依照律令,判尔死刑。”

    话音刚落,前引路使身边的空间,像是被一台无形的压缩站抽得一干二净,他从一个立体的人变成一张薄薄的纸片。

    组长先生吐出一个烟圈,轻弹烟蒂。

    火星落在纸片上,烙出一个小洞。

    火焰席卷。

    几秒的功夫,一个活生生的人以极具美感的方式……化为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