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列车 > 正文 第24章 送棺(八)
    白茉莉又问, 通关副本可以获得多少积分。

    林振邦老爷子一点都不烦她,慈祥地笑着,看白茉莉的目光犹如在看自家孙女,用独属于长辈的温柔在包容着孩子。

    “副本按难易程度, 分为四个等级, abcd。完成副本的物品收集任务, 可以获得相应的积分。这部分的积分是固定的,也被称为基础分值。‘送棺’就是个d等级副本, 上交任务物品能换100积分和一张车票。”

    获取任务物品, 是玩家必须要做到的。拿不到任务物品,就无法离开副本。超时不死的情况不是没有……他遇到过一次。

    他曾在某一个副本里,发现有上次开启副本时遗留的玩家。没有按时完成任务, 玩家会失去对躯体的掌控力, 只能沉默地注视着世界。然后在下一批玩家通关副本后, 短暂的获得身体的控制权,再变成泡沫永远消失。

    在他看来,那是比直截了当地死掉还残酷的生不如死。

    这些不用告诉新人, 太早知道副本世界的残酷只会让他们吓破胆。

    “除此之外, 还有两个指标,分别是主线剧情参与度和支线剧情参与度。按照百分比乘以基础分值,就是玩家的最终得分。”

    单小野忍不住插嘴道“副本等级上升, 积分翻倍,但影响两个指标的基础分值不会翻倍对吗?”

    “对, 不会翻倍,”林振邦老爷子忍不住说“你们第一个副本就遇到了难度上升的情况, 能活下来……真是厉害。”

    他本来想说的是“运气真好”, 但话到嘴边又换成了对两人能力的夸奖。通关的副本多了, 就知道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

    能让副本难度上升是一种实力。

    能在难度上升的副本里活下来,还能成为“超人”就更是有能力。

    “你们不要觉得基础系数没翻倍不公平。你们以后就知道了,副本难度升级比起一开始就进高等级的副本危险性小得多。至少引路使会两次线索,大大降低副本难度。”

    哦,原来是这样。

    林老爷子一席话,解决了芮一禾先前对积分计算方法的一些疑惑。

    白茉莉“那这次副本的难度不会升级吧?不要啊!人家好害怕的嘤嘤嘤。”

    魏玉琴怼她“你别嘤了,烦不烦啊。”

    “嘤嘤嘤人家怕嘛,”白茉莉只是装哭不流泪,把碗递给魏玉琴“大婶,你煮的粥真好吃,我想再吃一碗。”

    芮一禾还以为魏玉琴会拍开她拿着碗的手,再不济也会让她要吃自己盛,毕竟两个人一直小摩擦不断,关系并不好。没想到魏玉琴只是愣了一下,就接过碗。将满满一碗粥递给白茉莉的时候,忐忑的问“你真的觉得好吃吗?”

    白茉莉“真的好吃,你不信我可以问问其他人。”

    芮·老饕·一禾“这是我平生吃过最美味的糯米粥。”

    魏玉琴被夸得手足无措,连连问“真的吗?”

    林振邦老人点头,说比真金还真。

    白茉莉用勺子顺着洋瓷碗的边缘舀起一勺粥,吹了吹却没急着往嘴里送。头一抬,眼睛一翻,用略带嘲讽的语气问“说你做饭难吃的,是你老公还是你的儿子女儿?”

    魏玉琴神情有一瞬间的茫然,眼中快速蒙上一层水雾。

    “我老公和我离婚了……我只有一个儿子……”

    白茉莉冷漠中带着不易察觉的愤怒“但这个儿子不亲近你,也不喜欢你。”

    太尖锐了。

    道尽一个人情感上的失败。

    而魏玉琴也不像是事业上很成功的女性。

    这就让话题更显尖锐。

    现在魏玉琴是情绪激动,找到个口子就把情绪全部宣泄出来。等她回过神,就该后悔了。此时走开,是给一个崩溃的成年人留下最后的体面。

    哪怕在副本里,下一刻就可能没命。这种做法都有点多余,可林振邦老人还是做了。他站起来说,我要再去傩婆屋里看看,有没有谁要跟我一起的?

    吕迪和苏安瑶也立刻站起来,跟着林振邦老人离开。

    李朗留下来,找来把躺椅,悠闲的在那盘核桃。

    一对挺漂亮的麻核桃,已经有了深红的色泽。

    这东西芮一禾曾买来孝敬亲爹,因有一次听人说,玩核桃能舒筋活血,延缓机体衰老,对预防心血管疾病、避免中风有很大作用。还有人说,玩核桃叫手疗。

    后来亲爹就爱上了玩核桃,大概是把一对普通的核桃搓得晶莹剔透很有成就感。

    芮一禾看李朗搓核桃的样子,不像是为成就感,就单纯是青年养生。这家伙还有个保温杯,时不时拿出来喝一口,里面是热水。

    没理会这人,她在宾馆里找到一根充电器,用小卖部里的插座充电。

    没过多久,被提溜到一楼大槐树下的罗金醒了。先是从花台上摔下来,脖子发出咔嚓一声响,晕过去半个小时,醒来又坚持不懈的蠕动到小卖部高高的门槛旁。

    手脚不能动,她弄出的动静把一直拉着白茉莉的手在哭的魏玉琴都吸引过来,哭声变轻了一点。

    翻过门槛,好容易爬到目的地。

    虽然没有嘴,但罗金的眼睛弯弯,显然是高兴的在笑……

    芮一禾低下头,淡淡地问“要不要回答我的问题?”

    罗金不停眨眼睛,示意她给自己松绑……

    芮一禾一爪子扇向罗金的后脑勺上,硬生生把她的脸怼进了水泥地里。

    “滴——”

    随手拎起罗金,先给手机解锁,然后把她重新丢回花台上。

    围观众人……我们觉得她让你松绑不是挑衅也不是要讲条件,大概只是因为没有嘴没有舌头只能用手写啊!

    魏玉琴打了个嗝,哭不下去了。

    她忽然觉得自己没多惨,还是罗金比较惨。

    ……

    八点钟,黑压压的云坠在天边。看来今天是个阴天,没准还会下雨。

    大街上的人渐渐多起来,又以年轻力壮的男人居多,好像是在寻找什么一样。大概是天色阴沉,映射得人人都神情古怪。

    芮一禾偶尔抬起头,能看到街角处窃窃私语的镇民。

    先后有两个人过来问罗老大在不在,芮一禾当然是回答不在。

    一个人说去了罗家也没见着人,又不在小卖部,抱怨他平时人仗狗势耍威风,用得着他的时候又找不着人。嘱咐芮一禾,见着罗家人让他们去一趟傩婆家。另一个人说,让他别去傩婆家,直接去卫生所。

    芮一禾问他们出了什么事,一个犹豫着不肯说,让他们早点离开镇上。另一个露出生气的模样,说镇上的事情,你们外人别管。

    眼见外面的人越来越多,她把罗金提溜到宾馆房间里关着。出来就看到门口站着个光膀子的彪形大汉,豹头环眼,面相十分的凶恶。他身边围着五条大狗,对其中一只打了个手势说“去!”

    那条狗就跑进小卖部里叼出一包烟,温顺的放在大汉手里。

    他应该就是罗老大。

    果然,很快有人招呼他“罗老大,你终于回来了!你去哪了啊?”

    罗老大把烟一点,狠狠吸了一口说“老子去哪还要给你龟儿子打报告嘛。”

    一感觉到主人语气不对,几条狗冲那人威胁的低吼。

    那人吓得后退一步,面上就有点不好看,讪讪的说“出大事了,你赶紧快去卫生所一趟。”

    罗老大“啥事?”

    那人压低声音道“……死人了。”

    镇上的人簇拥着罗老大离开,芮一禾和单小野跟上去,也在人群里看到了孟思路和白茉莉,和走在人群最后面的魏玉琴,只有李朗没出来。

    他大概是怕离开了,被芮一禾找到机会开棺。

    虽然一老一少没有再提她要开棺的事,但是都防着她的。

    为此折损一个战斗力也不可惜。

    大概一老一少来说,d等级副本已经是可以轻松通关的副本了……只要成为资深玩家的家伙不乱来。

    再说罗老大,昂首挺胸的招呼着大狗跟他走。对簇拥着他的人说“我的宝贝们肯定能找到伤人的东西。敢在咱们亡山镇的地盘上伤我们亡山镇的人,活腻歪了。”

    卫生院建在寨屋里,门口一样的全是人,罗老大一过来人群自动分开。

    一具瞪眼张嘴,浑身青黑,脖子被咬烂的尸体暴露在众人眼前。

    芮一禾眼尖的看到尸体的手腕上有两个青黑发紫的血洞,已经高高肿胀起来。这是僵尸牙留下的痕迹。

    罗老大倒是有胆量,看到尸体一点也不害怕。让几条狗挨个过去闻,说要逮到伤人的野兽。

    结果狗把人们领到死的人家里,罗老大对着狗好一通骂。骂完还让狗继续找下一个地点,谁知狗还是在镇里打转,按镇上的人和罗老大的想法,伤人害命的是野兽,该是逃到后面山里了。

    结果狗把人带进一间荒废了很久的寨屋,罗老大面上有点挂不住,踢了领头的狗子两脚。

    芮一禾听到里面窸窸窣窣的动静,知道里面的确有人。

    罗老大也听到了,脸色才变好了一点。

    这个时候,芮一禾已经猜到里面的是谁了。

    特别是在罗老大下令让狗攻击,狗为难的在原地打转的时候。

    罗金不说僵尸毒是哪里来的,她也知道了……罗金把弟弟的血混在了玩家们的饭菜里。

    罗老大却还不知道他带着狗来抓的是谁。只是沉着一张脸,一手拿着木棍,一手拿着砖头进去,大着胆子把里面不知是什么的东西踹出来。

    所有人的愣住了。

    摔在地上的人脸上全是脓包,脸色惨白得不像活人,两颗又尖又长的僵尸牙把嘴巴都撑得合不拢,指甲黑的发亮。一接触光,脓包破裂,发出惨叫。流出的脓水和衣服上干涸的血渍混合,十分恶心。

    “呜呜呜呜……爸呜呜……”

    怪物嚎叫着,想缩回破屋避光。

    这这这……

    即使这样,罗老大也能认出来——眼前不人不鬼的家伙,是他的儿子罗银。

    人群里已经有人尖叫出声。

    “僵尸!”

    “是僵尸!”

    “去找傩婆……”

    “快请傩婆来!”

    ……利的口,张嘴呕,小鬼没了红舌头。

    ……养大狗,长得丑,小鬼不敢上街走。

    芮一禾的脑子又被两句歌谣刷屏。

    这绝对是对罗家姐弟俩的审判!

    她想起罗家满屋的小鬼面具,打了个寒颤。

    她猜傩婆不会来。

    她并没有猜错,去找傩婆的很快回来。说傩婆要给死去的傻妞守灵,不能出门。既然是僵尸,烧掉就行,把僵尸和被僵尸咬死的都烧掉。

    传话的人说话磕磕巴巴,直打颤,也不知道是怕傩婆还是怕僵尸。

    罗老大愣了,直到儿子被捆起来带走还在发傻。

    芮一禾听到镇上的人说,“傩婆巴不得罗家人全死光,怎么会救罗银。谁不知道罗银最爱捉弄傻妞,经常放狗吓那傻子,让狗追着她撵。”

    “傻妞死的那天……傩婆的脸色……我想想都渗人。她看着罗家四口人的目光,带毒的。”

    “谁说不呢!我觉得傻妞不想活了,就是被罗银吓的。”

    “傩婆多疼傻妞啊……”

    “一个傻子,在外面受了委屈,也不会回家说。”

    也有人说“都是亡山镇的人,傩婆应该大度一点。镇上有僵尸是大事,这时候不能置气。”

    “说得像罗银还有得救一样,我看烧了一了百了。”

    “他们家的狗从来不拴,谁惹他们就故意放狗咬人……人还能跟狗计较不成。就算把人咬死了,让狗偿命也不划算啦。所以人人都怕他们家。”

    “恶狗……”

    “遭报应了。”

    说什么的都有。

    芮一禾回去的路上没少听到这些话,一时间镇上每个人都在说傩婆、傻妞和罗家人。

    她也没绕开这几个人,可越想就越觉得奇怪。现在出现的重要人物有罗家四口、傩婆、傻妞……那么她认为不是引路的人又是谁呢?他肯定不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角色。

    可芮一禾目前找到的线索里,根本没有这个人的痕迹。

    好好想一想,如此重要的人物不可能不留下一点痕迹……

    一个地点出现在她脑海里……印台居地下车库。

    玩家们集合的地点为什么会在城里?距离亡山镇很远的城里。

    棺材为什么会在那?

    这个封闭的镇上的人和城里一个地下车库有什么关联?

    她摸出手机,又锁屏了。

    芮一禾“你在这边盯着,我回一趟小卖部。”

    单小野连忙点头。

    芮一禾刚跨进宾馆,李朗盘核桃的手不动了。

    两个人对视一瞬,各自移开目光。

    芮一禾进屋给手机解锁。

    最先搜索的是“印台居”,只搜索出这房子的地址。又搜索“印台居、傻妞”,没什么差别。

    福至心灵,她搜索“印台居、狗”。

    找到了!

    [印台居虐狗大变态于家中自杀……]

    芮一禾快速扫了一眼最早的一篇报道。

    一个多月前,一段视频在网上火起来。说是一名城市青年心理变态,跑到乡村小镇上购买刚出生的奶狗,用于虐杀。爱狗的小镇居民罗家人不愿卖狗,无良青年硬抢,被母狗咬伤后,还倒打一耙让狗主人赔医药费。

    施虐者的姓名、年龄、证件号码在哪里上班通通被神通广大的网友扒出来。

    芮一禾看到施虐者没有打马赛克的照片,手轻轻一颤。

    这段视频的录制者正是罗银,整段视频里不少镇民声称亲眼看到外乡人虐狗。

    施虐者被公司解雇,被人指指点点。

    忽然之间,他就成了一个从小心理不健康的变态。不停有人爆料……施虐者上小学的时候就会编谎话骗老师,初中时曾偷拿过同学的东西,高中喜欢校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大学好几次挂科重考,参加工作之后曾收过受贿的红包。

    这个叫做王青的长相普通的年轻人,变成了一件被扒光衣服的展品。

    王青自杀的新闻下面,不少网友恶意调侃,类似‘经由我们这些正义人士的感化,变态发觉自己罪孽深重,决定自杀谢罪’、“善良的狗狗在天堂会原谅你”、‘可喜可贺’的话太多太多。

    棺材里的人是被关在里面的,肯定不是傻妞。傩婆不会把她关起来。

    引路使和王青长得一模一样,引路使是王青假扮的……

    毫无疑问,棺材里的就是真正的引路使!

    ……

    李朗竖起耳朵留意房间里的动静,却什么也没听到。觉得嘴里发痒,到小卖部里拆了一袋口香糖。

    正嚼着,便见两个披着麻布的女人出现在长街的尽头。一个五十岁上下,另一个大概在二十五岁左右。年轻的高举树枝,上面穿着一串纸钱。

    年老的那个一直哭嚎着,嘴里念念有词,听在人耳朵里,不是特别舒服。

    年纪轻的,木着脸边走边往街上撒纸钱。

    走到小卖部门口老女人忽然停下脚步,冲进宾馆院子里乱撒纸钱,泄愤似的一通乱撒。

    李朗也被兜头撒了一把纸钱。

    “麻烦死了……”

    等两人闹够离开,他打算再躺一会,就见芮一禾跟炮仗似的冲向棺材,连忙拦住“芮小姐,你又要干嘛?林爷爷说得还不够清楚吗?棺材不能打开。”

    芮一禾把手机怼到他眼前,“你自己看……这张脸不觉得面熟吗?这个王青和引路使长得一模一样。他可能是副本里最厉害的鬼怪,假扮了引路使。”

    李朗抓了抓头发“等等,我没见过引路使的脸。他头发那么长,鬼知道长什么模样,我又没有透视眼。”非要说引路使和照片里的王青是一个人……的确是有相似之处。

    刚有这个天马行空的想法,理智就马上叫停。

    怎么可能发生引路使被副本怪物替代的事情……

    芮一禾……仔细回想,发现的确只有她一个人见到过王青的脸。

    没上车死前,王青的脸是藏在头发下面的……上车之后,他接过自己的橡皮筋扎起了过长的头发,可下车之前,又扣上了牛头的面具。

    ……那就没法讲道理了。

    李朗还在说“你相信我,你虽然很厉害,通关一个副本就成了‘超人’。但你得承认,你对副本对列车对灵界都是缺乏了解的。引路使让我们不要开棺,证明棺材里的东西会想尽办法出来。你怎么知道自己没有被迷住呢?很多鬼怪,都有迷惑人心的能力。”

    对一个打心底就很丧的人来说,能不打他也不想打。

    动嘴总比动手好。

    他打算说服这位小姐。

    芮一禾眼神坚定“我相信我自己。”

    李朗“……”

    他一时竟被这样的眼神镇住了……感觉自己快被说服。

    下一刻就被扇飞出去,站起来想骂娘。

    他现在靠着蜘蛛丝要灵活的躲避是绝对没有问题的,非要和人打的话,最擅长的方式就把人捆起来。

    李朗不能躲着芮一禾,他的目的是不让芮一禾碰棺材,需要选择后者。

    对手就站在槐树旁,伸手去碰棺材。他手中射出蜘蛛丝的时候,还在想芮一禾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打斗经验根本为零。因而忽略了轻微的眩晕感……中了!他把人悬挂在了树枝上。面带喜色快速的跳跃过去,却发现他抓住的只是一个小小的木偶。

    他刚刚是眼睛花了才会把一个巴掌大的木偶看做是一个人吗?

    紧接着,锋利的柴刀横在他的脖子上。

    李朗“……”

    芮一禾“我还以为你很厉害……”

    潜台词,没想到你这么弱。

    李朗“……”

    我知道你一个副本变“超人”很强,但我没想到你这么强。

    现实就是很残酷,不是说你兑换了某个超级英雄的能力,用起来的效果就能和超级英雄一样六六六。

    “不要伤害我,我不会阻止你打开棺材。”

    李朗举手投降。

    他确实失去了反抗之心,却感觉后面有人狠狠的推了他一把。他身体前倾,撞向锋利的柴刀。脑袋脖子即将分家,他很丧的想……在芮一禾看来,他肯定是佯装投降再偷袭的吧?自己遇到这样的人,会顺势弄死了事。

    他从第一眼看到芮一禾开始,就知道这是个非常冷淡的人。

    人早晚要死,都第二次了怕什么。他忽然就不想反抗了,很丧的闭上了眼睛,从容面对死亡。

    咦,好像不怎么疼哎?

    “你还要闭着眼睛在那站多久?”

    李朗睁开了眼睛,傻傻的说“我没死……”

    脖子是受伤了,但只有一条细细的伤痕,不过是破了点油皮。

    “我看起来像个杀人狂魔吗?有闲工夫傻站着,不如摸摸背后是不是挂着小鬼面具。”

    一边冷冷说着,芮一禾一边用柴刀割断蜘蛛丝,掀开了棺材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