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列车 > 正文 第23章 送棺(七)
    “芮老板, 面好了……”

    煮好热气腾腾的阳春面,单小野上楼喊人。却见芮老板拿着手机戳戳戳,屋里罗金像虫一样艰难爬行,渐渐靠近门口。因为脖子以下到脚踝都被蜘蛛丝裹紧, 背部高高弓起一次, 才能前进一点点, 动作十分滑稽。

    单小野“……”

    这是在干嘛?罗金竟然有点萌……蠢萌。

    芮一禾抬起头来,会说话的大眼睛写着满对面条的期待。啪, 顺手关了房门。

    脸差点被砸到的罗金“……”

    单小野“……”就挺惨, 这都爬到门口了。

    两个人下楼的时候,后面传来嘭嘭嘭的声音。那肯定是罗金在拿脑袋撞门,企图唤起门外之人的怜悯之心。

    可惜芮一禾的眼里只有用洋瓷碗装的面条。

    这碗面看起来朴实无华, 没有用羊汤、鸡汤、牛肉汤吊味, 也没有复杂的浇头。就是滚水煮面, 配上极为简单的调料,点缀一点葱花。美味来得刚刚好。

    没有猪油,差的那点滋味, 又被极好的香油补足。

    单小野没有被夸奖, 但他明显感觉到芮老板对他说话的语气都变得温柔起来。

    这让他胆子大了一点,敢问问题了。

    ……今天的芮老板有点暴躁,大概是一直被袭击的后遗症。杀气外溢, 有点收不住。

    单小野的感觉没有错,吃了一顿美味的面条, 她腹中暖洋洋的,心情也好起来。

    “你问我伤口怎么样了?”

    因为脖子上的伤都不疼, 她给忘了。现在一看, 两侧脖颈处都只剩下两个小红点。左边被咬之后, 一滴血也没有浪费。右边也被吸了一大口血,不过半数都喷出来了。

    单小野之前才会被她的样子吓到。

    “额头上的伤还有一点痛……”

    芮一禾说着,伸出左手的手指放在自己的眉心处,使用不太熟练的白巫术。

    再照镜子,深红色的结痂脱落,伤口周围的红肿也消了。

    “现在好了。”

    单小野每次看芮一禾使用巫术,都觉得很神奇,看一次赞叹一次。他洗完碗,从小卖部里找到灯泡,把房间里坏掉的换下来。

    房间里黑漆漆的他都不敢睡。

    单小野“对了,芮老板……咬你的是什么?”

    芮一禾“不是僵尸就是吸血鬼,鉴于副本是乡村小镇背景。排除掉吸血鬼的可能性,那就是僵尸。”

    单小野“那那……被僵尸咬伤会中尸毒吗?”

    芮一禾“我不会,但你会。”

    单小野“……” 他决定一会儿就去找条围巾,把脖子给裹起来。

    他可不会傻到觉得被僵尸咬了就能获得僵尸血脉,更大的可能性是变僵尸就不算人了。即使完成了任务,也不能再回列车上。

    想到就做,单小野裹上围巾回屋,发现芮老板还在摆弄手机。好奇的问“能从手机上找到线索吗?”

    “正在尝试,”芮一禾耸肩“可能是搜索的关键词错误,输亡山镇、亡山第一宾馆、罗金、罗银、罗老大都没找到足够有价值的东西。”

    单小野也了几个搜索的关键词,傩婆、傻妞、摔盆等等,没有获得突破性的进展。

    单小野渐渐觉得眼皮很重,昨天辗转反侧,都不能入睡。今夜的床像是有什么魔力一般,叫人昏昏欲睡。

    芮一禾放下手机的时候,单小野已经开始打小呼噜。

    据单小野说,他一直有一点轻微的神经衰弱,躺在床上往往要很久才能入睡。

    这才几分钟,就睡死了?

    芮一禾穿上鞋,站在床边端详他的面色,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只是有点奇怪,围巾在脖子上绕了好几圈,这么睡觉能喘得上气吗?

    算了,这是个人癖好。

    芮一禾躺回床上,很快陷入黑甜的梦乡。

    半夜里,外面又传来挠棺材板的声音。芮一禾被吵醒,往窗外看了一眼。

    棺材里面的家伙对外界似乎还有一点感知力。一轻一重,一重两轻,带着明显的节奏感,拍打棺材盖。

    刚刚清醒一点芮一禾又开始犯困。

    她看了一眼旁边床上的单小野。咦,睡得好熟。

    小同学又在睡梦中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了一个蚕茧……让人看了就替他憋得慌。

    挡不住汹涌而来的睡意,她又睡着了。

    梦里一直有一个困在狭小盒子里的人,愤怒的踢打盒盖,对她发火。

    但她即使在梦中,也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这个奇怪的梦的结局,好像是小人被气晕了。

    再次醒来,是被重物落地的声音吵醒的。单小野蹲在地上,伸手去抓滚到床边的洗脸盆。

    地上全是水,看来是他不小心把端进来的洗脸盆给摔了。

    外面天还没亮,芮一禾把床头柜上的手机点亮,一看时间四点半。

    “出事了?起这么早。”

    “没……有,”单小野声音磕磕巴巴的,“好冷,我喝点热水。”

    芮一禾“……”

    你拿洗脸盆喝水?

    她转过头一看,单小野的脸白得像个死人一样,两个眼圈却是青黑色,眼白周围布满红血丝。

    “有你有没有觉得嘴里发痒?”

    单小野“好像是有一点。”

    芮一禾“你长牙了。”

    单小野???

    芮一禾手指在他额头上一点,只觉碰到的不是人类的皮肤,而是一块寒冰。见他还懵懵懂懂的,提醒道“两颗僵尸牙。”

    她刚刚用了白巫术,有效果,单小野的脸色稍微好了那么一点点。

    芮一禾建议他去照照镜子。

    单同学虽然单纯,却不是个傻子,被镜子里的自己吓了一跳,再摸一摸凸出的两颗牙齿,眼泪直掉。没去想是怎么中的僵尸毒,先敲林振邦老人的门。

    这位说过他的“超人”能力可以概括成两个字——道士。

    道士是僵尸的克星,他肯定有办法。

    芮一禾上楼踹开关押罗金的房门,粗暴的把她拎起来,先给手机解锁。唉,手机录入要一个新的指纹,也要锁屏密码……她也只能把锁屏的时间延长一点。

    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学会巫术占卜,若能学会,再遇到类似的情况,占卜出六位数的密码岂不轻松又容易。

    旁边的房门打开,魏玉琴站在门口说“能不能把她关到其它地方?她晚上一阵一阵的哭。”

    嚎嚎大哭也就罢了。偏偏她哭泣的声音很小,且是停一阵又哭一阵,就算知道是她在哭,也很吓人的。

    芮一禾没听到哭声,大概是罗金哭得很小声的缘故。这只是个小事,她问魏玉琴“你早上起床照镜子没有?”

    魏玉琴还以为是自己身上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被直接点出来心里不太高兴。她脱离少女时代就开始发胖,时常为容貌感到自卑。

    不高兴归不高兴,她也不敢得罪资深玩家。尴尬的绕过芮一禾,走进走廊尽头的厕所。

    一分钟之后,魏玉琴从墙后伸出一个脑袋,讪讪的说“我果然是上了年纪,两晚上睡不好,脸色差得跟个死人没什么两样。哈哈,吓到你了吧?”

    芮一禾“……”这是用睡不好脸色差能解释得通的吗?大姐你的神经有点大条啊!

    她不知怎么回答,索性低下头,把努力想要蹭自己的罗金推远一点,目光直视那双带着兽性的赤红眼睛,用肯定的语气说“你在昨晚的饭菜里下毒了。”

    罗金徒劳无功的想要挣脱身上像绳子一样的蜘蛛丝。

    “你不是僵尸吧?”

    芮一禾眯起眼睛“你哪来的僵尸毒?”

    罗金眼中飞快闪过一丝恶意,示意她先解开绳子再说。

    下一秒,脑袋撞地板,眼前一黑。

    芮一禾解除右手魔化状态,嘁了一声“真不经打。”

    刚上楼被吓一跳的李朗“……”

    半个小时后,九个玩家们全部蹲在院子里,一人抱着一个海碗喝糯米粥。

    并不是每个人都中毒了。

    芮一禾没有。

    她喝粥是因为魏玉琴煮的糯米粥好喝,红糖的量恰到好处,里面搁的红枣还特地去了核。

    李朗也没有中毒,他喝粥是为了填饱肚子。

    林振邦老人边喝边跟他们说不用怕,多喝点。每顿一碗糯米粥,肯定能压制住僵尸毒。只要还没有变成失去理智的僵尸,就还是人。等拿到任务物品,花很少的积分就可以在书报亭老板那兑换解毒剂。

    各人体质不同,僵尸毒发展太快的,还可以睡一睡糯米床。就是把糯米均匀的撒在床上,躺在上面睡几个小时,也能很好的拔除僵尸毒。等糯米黑了,再换上新的糯米就成。

    白茉莉嘤嘤嘤的哭,问老人“超人”是什么,为什么李朗没中毒。

    林振邦老人笑眯眯的回答了。

    “积分可以兑换昂贵的血脉,帮助我们更安全的通关副本。我已知的血脉划分有四个等级第一,物品管理大师;第二、超人;第三、传说生物;第四、神魔子嗣。朗朗兑换了‘超人’等级的血脉能力,是他非常了解也非常熟悉的‘蜘蛛侠’的超能力。他为了得到和帕克一样的能力,被蜘蛛咬了一口。”

    蜘蛛毒应该是比僵尸毒更毒。

    单小野听得津津有味,芮一禾也听得很认真。

    这些都是她之前不知道的。

    林振邦老人早看出他们俩经验不多,对副本又知之甚少,假装随意的问“小芮是‘超人’吧?但经过的副本应该还很少,你很厉害啊!这是你进的第几个副本?”

    心里想的是……第三个……也有可能是第四个。这就存到1000积分啦,真是不得了!常识不清楚,不是什么大事,或许是一路以来遇到的资深玩家嘴太紧。

    芮一禾没有回避试探,喝掉最后一口粥,淡淡的道“嗯,我算是超人吧。这是我第二次进副本。”

    一向稳如泰山的林振邦差点打翻了手里捧着的粥。

    只通关一个副本成就超人血脉……这是什么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