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列车 > 正文 第22章 送棺(六)
    “傩婆, 傩婆!”

    清脆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一个浑身脏兮兮的的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跑进院子,根本没去看门口像木桩子一样立着的三个人。

    她头上的羊角辫一晃一晃的,跑到了老人跟前。

    被打断的老人不唱了。将毛笔和黄纸放到一边的矮桌上,手伸到脑后取下了面具。

    那是一张苍老的脸, 皱纹密布。

    看到这张脸的人, 都会觉得面前这个老人很老很老了, 距离离躺进棺材不剩多少时间了。

    奇怪的是她的眼睛很有神,松弛的上眼睑遮住大半个眼睛, 只剩下一条又细又短的缝隙, 露出半个黑眼仁。

    可就是这么一双眼,仿佛能看透人的灵魂。

    这是一个会让人恐惧的老人。

    小女孩却一点都不怕她,抓着老人的衣摆, 不停地往外吐舌头, 怪模怪样。

    傩婆没说话, 去屋里抓出一把糖给小女孩。

    小女孩迫不及待撕开一颗糖,放进嘴里的时候,嘴角溢出一串口涎。

    芮一禾看出女孩是个痴傻儿。

    “傩婆、傩婆, 傻妞呢?傻妞呢?”

    小女孩说话喜欢说两遍。

    傩婆“没了。”

    小女孩“没了是什么意思?”

    “没了就是没了。”

    傩婆又抓给她一把糖“去玩吧!我有客人上门。”

    这些都是芮一禾连蒙带猜还原的对话, 傩婆嘴里只剩下一颗上门牙,即使慢慢说话,也不容易听清。

    小女孩没离开, 她坐在门槛上,一边玩糖纸, 一边唱“利的口,张嘴呕, 小鬼没了红舌头;养大狗, 长得丑, 小鬼不敢上街走。咯咯咯。”

    小孩的声音又清又脆,不像傩婆,吐出的字总是含糊不清。但比起傩婆的怪腔怪调,小孩子来唱这种小调,更显诡异。

    芮一禾现在脑子里全是这两句词了。刷屏一样,在里面滚动播放。

    在傩婆的注视下,芮一禾跨过门槛,走进院中。粗粗扫了一眼,密密麻麻的面具里,就有三张熟悉的。

    一张是牛头面具,在来小镇的路上出现过,吓到了开车的孙学政,后来被引路使带走。

    一张曾挂在小卖部的空墙上。青面獠牙,凸眼红发,挂了整整一排。

    一张是关二爷,镇上的店家都供……不,有一家不供,就是罗家。

    回头一看,单小野站在门口,脚抬起在半空中,但跟被施了定身咒一样,就是不往下落。

    魏玉琴刚才站在门口,现在离门三米远。

    芮一禾“……”

    “你在外面等我。”

    魏玉琴松了一口气。

    单小野连连点头。

    傩婆真的很恐怖,单单是看她一眼心里就发慌,越看越恐怖,单小野打心底里排斥靠近她。

    芮一禾指着青面獠牙,凸眼红发的面具问“这是什么?怎么卖?”

    “小鬼面具。”

    傩婆说着,取下一张小鬼面具。

    “不要钱,送你。”

    傩婆的手比她的脸要年轻一点,皱纹不多,粗糙、有力,这是工匠的手。

    芮一禾没接,摇头说不用了。

    傩婆就把面具重新挂回去,同时也失去了和她交谈的。拿起一张初具雏形的面具,一点点雕刻。

    芮一禾再说什么,她都不回答。就像是忽然变成聋人,听不到外界的声音。

    芮一禾在院里走来走去,她也不管。

    既然人家大方,那自然要看个清楚。芮一禾如艺术家欣赏艺术品一般,细细观摩。善人的面具,和蔼可亲,端庄慈祥凶恶的面具,会让人顿生恐惧,不敢太过靠近。

    这大概就是雕刻面具的人的本事了。

    她看得最仔细的是小鬼面具,觉得挂在架子上的这些,不如她在小卖部墙上看到的那般活灵活现,失了几分鬼怪的邪性。

    那些面具,她一见就觉得心生厌恶,而且就像是活得一样。

    她一直没进屋,只是站在门外朝里面看了看。

    就这么待了大约两刻钟的时间,看着傩婆将半成品的面具制作完成,挂回架子上,再拿起另一张上油彩。

    芮一禾这才决定离开,出去时还贴心的帮傩婆把门带上。

    单小野见她出来舒一口气,忙问“咱们去哪?”

    “先回宾馆,看孟思路在不在。”

    芮一禾说着,想的是等会顺便在小卖部找找有没有饼干、方便面、牛奶之类的东西,先在店里赊账。

    她运气不错,路上就碰到孟思路和一老一少。

    资深玩家的想法也差不多,都决定先把真钱变冥钞的事情弄清楚。

    找不到孙学政,但能让孟思路带着他们去找郑小松。

    林振邦老人说“那些冥钞正好是七十二张……但我觉得问题不在钱上。那沓钱是引路使给的,不会直接导致玩家违规。他或许没把真话说完说尽,但嘴里绝不会有半句假话。我至今为止,进过八个副本,加上‘送棺’的引路使,一共和九位引路使打过交道。甭看引路使性格各异,人品不一,但他们在副本里存在的意义都是一样的。第一,给玩家安排符合副本背景的身份;第二,给玩家重要线索,引导玩家完成任务;第三,维护特殊规则。”

    芮一禾没想到老人看出她的心思,发现她在疑心引路使。

    这番教诲,绝对是好心好意。

    她认真听着,记到心里。回道“您比我更了解副本和引路使,您觉得是哪里出了问题。”

    “我也不好说是哪里有问题。但去怀疑引路使,方向肯定错了。”

    林振邦想了想说“他们出事可能不是为钱,是为别的我们还没发现的原因。若真的是钱出问题,那钱也有可能是被调换过。”

    单小野“我们不能直接找个地方把棺材埋了吗?那就能完成任务了。”

    刚说完,他就觉得自己说了傻话。

    这次的任务物品是“坟头一柱清香”,红香已经给玩家。上个副本的任务物品是“罗小姐的骨灰”,痞老板也给了他们每人一个骨灰坛。骨灰坛用来装骨灰,红香在坟头点燃就算完成任务。

    上个副本,罗小姐罗丽是个大活人,要为她的骨灰对她动手,谁动手谁完蛋。

    玩家们真正该做的是根据管家先生的提示和在城堡里发现的线索,推测出还有一位罗小姐,再想办法拿到她的骨灰。

    两姐妹对上,玩家也就有了逃生的机会。

    这次也一样,看着是让玩家找块地把棺材埋了就成。谁知道地点有没有讲究,入土的时间有没有什么要求,搞不好埋的是不是这口棺材都不一定。

    果然,林振邦老人慈爱的说“要完成任务,最后肯定要做到这一步。你的思维直白,切中了要害。送棺、送棺,肯定要送个入土为安。可引路使让我们在镇上一家宾馆歇三个晚上,不会是没有缘故的。我们要查出来棺材里是谁,怎么死的,他生前和罗家人又有什么关联……查得越清楚,拿到任务物品就越简单。”

    因为他这种带着鼓励的说话方式,单小野一点都不觉得害臊了。说错话的难为情通通消失,不免想起了自己的爷爷,顿时眼泪就往上涌。

    李朗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丧着脸说“林爷爷,你没告诉他,线索跟危险可以画等号。”

    “就你多嘴,”林振邦“别把小朋友吓着。只有谨慎又大胆的人才能在副本里变强,一味胆小就离失败不远了。”

    在副本里,失败就等于死亡。

    单小野为刚刚不敢进傩婆的门感到羞愧……下回!下回!他一定争取跨过门槛。

    芮一禾静静听着,同时也观察着一老一少。她发现林振邦老人像是初升的太阳,朝气勃勃,积极地通关。李朗表里如一,丧到不行,站在那不说话都一直散发着负能量,比真正的老人都更像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

    “到了,就是这。”

    孟思路停下来,有点疑惑的挠了挠额角“我上午过来的时候,围墙没歪没斜,大门也没这么破。”

    说围墙只是有点歪斜是美化了这堵墙。

    芮一禾简直怀疑伸手一戳,这墙就能塌给她看。至于大门,比宾馆厨房的门还破,门板的外皮都脱落的差不多了。

    至于里面……芮一禾推开门,被顶上落下来的灰尘呛得直咳嗽。

    里面就是个布满蜘蛛网,不知有多久没住过人的破房子。有一面墙已经塌了,没榻的表面那层黄泥也早掉光了,露出不规整的砖头。

    孟思路退出去又走进来,连声说“是这里没错……怎么回事?”

    芮一禾吐槽“上午要是让你们看见破院子里面有个漂亮女人在洗头,郑小松肯定不会觉得是艳遇,而会觉得是遇到了艳鬼。”

    孟思路“……”

    “唔……”

    破房子里传来微弱的□□。

    芮一禾靠近一点,没想着进去,准备在墙边看一眼。她怕一进去,这房子就塌了。

    却听有窸窸窣窣的声响传来,从坍塌了一半的墙后伸出一只深黑色的、皮包骨头的手臂,如卤过头的鸡爪一般的手,抓向芮一禾的手腕。她反应迅速,却还是被抓到了衣袖。

    “嘭——”

    芮一禾随手拿起一块砖头往爪子上敲了两下,每一下都用了十成的力气。砖头碎了,爪子里的骨头也碎了。

    林振邦老人取出一张黄符,夹在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间,进屋探查。

    “小芮,别打。那是郑小松。”

    林振邦老爷子冲外面喊。

    芮一禾默默地放下了只剩半块的砖头。

    那爪子和手臂和风干过久的猪肉一个色,皮是直接裹在骨头上的,他身上的肉都不知道去哪了。手如此,身上可想而知。林振邦老人就算是有火眼金睛,也不可能顷刻还原一具干尸的容貌,能认出是郑小松,完全是因为干尸身上还穿着衣服。

    等芮一禾进门,干尸就动作迟缓的冲她伸手。

    要不是芮一禾确定自己和郑小松说的话加起来不超过五句,大家都是刚认识……她都要以为这位对她有什么执念了。

    干尸挣扎着,努力着,爬向门口。

    芮一禾换了个方位,他也改变方向。

    几次之后,就能发现干尸其实没有自我思维。

    芮一禾倒是想起来,她还有一个特殊buff巫女的仇恨,描述为你是黑暗中的一盏明灯,总能引起某些生物的注意。

    某些生物,就是这种生物吗?

    林振邦老人翻了干尸的两个裤兜,有芮一禾在,他根本不管别人怎么摸他,一心一意朝芮一禾爬去。结果很容易的就在他裤兜里翻出一堆灰烬,像是纸张燃烧之后的残留物。

    确认再没有别的线索,林振邦老人用符咒烧了干尸。

    孟思路很愧疚“我不知道是这样……”

    他那会扭头就走,其实是有点生气搭档分不清轻重缓急,是个色痞。若他非把人拽走,也许郑小松就不会死……当然,结局也可能是房子里的干尸变成两具。

    离开寨屋的路上,林振邦老人问芮一禾接下来的打算。

    芮一禾回答,她打算去罗家看看。

    林振邦老人就把罗家的地址告诉她,“寨屋东边的尽头前有一条很长的小巷,是个大斜坡。斜坡中间三层楼的房子就是罗家,屋前屋后都养了狗,你们去的时候小心一点。”

    芮一禾也没打算把傩婆这条重要线索藏起来,她起了个头,让单小野把所见所闻说一遍。

    反正d级副本大家的目标都是一样的,又没有阵营区别,互助就是互利。

    等单小野说完,芮一禾补充道“傩婆屋里藏不了人,她独居。”

    又慢吞吞的说“我见到她的时候,她左手拿着黄纸,右手拿着毛笔,嘴也没闲着。敲锣打鼓的伴奏是从哪来的?她肯定不是普通人。”

    单小野魏玉琴“……”

    靠,他们完全没注意到这个。

    ……好瘆人,渗得慌。

    芮一禾“小女孩提到的傻妞也很重要,打听她比打听傩婆容易。”

    镇上的人显然对傩婆十分敬畏,不太敢说她的事。

    林振邦老人点头说,知道了,他会找机会跟人打听。

    两帮人在路口分开。

    芮一禾三人按照林振邦老人指的路,很快就找到了罗家。房子里静悄悄的,几条狗在前后院趴着,他们还没靠近,狗就已经警觉的四处张望了。大概是闻到了味。

    “你们就别进去了。”

    凭芮一禾的身手,要想摸进去也得小心一点。

    单小野和魏玉琴要是敢靠近,就等着被狗撵吧。这些大狗全都没有套绳子,也没有戴嘴套,个个凶猛,都是见过血的。

    “芮老板,你小心一点。”

    单小野说完,魏玉琴也让她小心。

    等两个人的背影从长坡的尽头消失,芮一禾才开始行动。她往院子里丢了几颗石子,大狗们汪汪汪的叫起来。不一会,二楼的窗户打开,罗银看到周围没人,呵斥狗不许再叫。

    等罗银把脑袋缩回去,芮一禾故技重施。

    几次过后,罗银骂骂咧咧的下楼,教训大狗。

    芮一禾趁机从一楼打开的窗户翻进去,全程没发出一点声响。罗银根本不知道客厅里多了一个人,还呵斥要往屋里跑的大狗,让它坐好。

    大狗只有憋屈的坐下来,是不是冲房子里低吼。

    芮一禾正准备站起来,一抬头却看到饭桌底下挂着一张熟悉的面具,青面獠牙,凸眼红发……又是小鬼面具。

    那双外凸的眼睛注视着她,咧开的嘴似乎是在嘲笑她。

    小鬼面具有着轻蔑的,令人厌恶的表情。

    她打了个寒战,悄无声息的爬上二楼。

    罗银训完狗,把大门一关回屋。

    芮一禾听到房间里传来罗银骂骂咧咧的声音和游戏的音效声。

    三楼罗老大和罗婶住,夫妻俩分房睡。罗老大烟瘾重,罗婶是个很邋遢的人。罗金在家,房门关着的里面没动静,她想开门进去看看有没有线索,幸好里面反锁了门。

    罗金大概以为是弟弟,只是踢了两下房门警告外面的人。

    有价值的、重要的线索她一样没找到,只发现了数量多得出奇的小鬼面具。落灰的抽屉里有,桌底有,衣柜里有……她本来是想看看床下有没有藏着什么,结果床底的龙骨架上黏得死死的全是小鬼面具,密密麻麻。

    这么多的面具,罗家人没有发现吗?

    他们还好好的,没有出事。

    到底怎么回事?

    一楼的摆设多是半新不旧,芮一禾很快翻了一遍。最后一个要查看的地点是厨房,她刚打开玻璃门就闻到一股浓烈的腥臭味,灶台上放着切割成大块的肉。

    厨房里没有窗户,昏暗阴沉。

    芮一禾靠近一看,发现是猪肉……微微松了一口气。

    楼上传来罗银的脚步声,芮一禾连忙躲到楼梯旁边的储物间里。

    罗银去了厨房,大概是提了重物的原因,出来的脚步声也变得沉重。接着,他打开大门,招呼狗吃东西。

    原来那些生猪肉是用来喂狗的,怪不得能把家犬养得比猎犬还凶。

    芮一禾本来打算趁机离开,想起罗银刚刚是在屋里打游戏,还听到了敲击键盘的声音。

    屋里有台电脑!

    有电脑,有网络,没准能查到点什么。

    她走进罗银的房间,闻到了浓重的脚臭味。没有立刻坐下,先把打开的游戏页面缩小,就看到桌面有一个署名为“偷拍”的文件夹。一打开全是男男女女的脱衣视频,拍摄地点很统一,就在亡山第一宾馆。

    这个王八蛋在宾馆房间里装了摄像头。

    芮一禾打开日期最近的一个文件夹,不意外在里面看到玩家们的身影。好在玩家都是和衣而眠,他没拍到什么私密的内容。

    这个小王八蛋要是也在院子里装个摄像头就好了……看到棺材半夜里棺材里有声响的录像,活活吓死他。

    一边想着,芮一禾一边打开网页。

    罗金、罗银、亡山第一宾馆……挨个搜索一遍试试。

    这么想着,她才刚敲出一个罗字,就被人从背后狠狠一推,上半身掉出窗外。

    有了在罗丽的追杀下逃生的经验,芮一禾知道,此时冷静的思考比什么都重要。她一点也没慌,没着急抓住一个着力点,避免从二楼掉下去。也没有急着往后看,确认攻击她的是什么东西。

    而是左手抓起桌上的手机,进入魔化状态。

    下一秒,她又被狠狠地推了一把。

    二楼不高,但倒栽下去头着地,哪怕是一米的高度也可能扭断脖子,当场毙命。

    芮一禾先着地的是右手,魔化状态的纤长手指卸掉了大部分的力道。她从地上爬起来就可以往外跑……不跑怕被罗银发现,要是被一群狗撵,再加上藏在暗处的敌人,肯定没活路。

    她还是抬头看了一眼,没看见二楼有人。

    刚跑出七八米,就感觉后面有狗追来,汪汪汪的叫唤。但芮一禾已经拐进巷中,罗银根本没看到她,又觉得今天狗子一直瞎闹腾,就把狗唤回去了。

    芮一禾刚松了一口气,就又被从背后推了一把。头撞在旁边僵硬的围墙上,疼得想骂人。

    “谁?”

    忍着头骨碎裂般的疼痛,她朝着身后就是一爪子。

    结果魔化的爪子只是在空气里划出一道脆响,没碰到任何阻碍。

    四周没人……也没有鬼。

    先回宾馆,她想着,小心谨慎的警戒着周围的情况。

    之后的十几分钟都没事,她也没有放松警惕。在路过一条狭窄的巷子时,兜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芮一禾略一分神,背后出现一个力道将她往前推。

    千钧一发之际,芮一禾举起右手挡在眼前,才没有让脆弱的眼球直接撞上尖锐的石头。

    坚硬的右手粉碎了墙上凸出的怪头。

    那个东西为什么一直从后面攻击她呢?

    刚刚的情况,要是直接推她脑袋一把,她根本不来不及反应。不对,若那东西想碰她哪里就碰她哪里的话,直接扭断她的脖子不是更简单。

    问题又回到原点……为什么只从背后攻击她呢?

    芮一禾思索着,把手伸到背后。魔化的右手手指摸到了坚硬、冰冷的物体,尖尖的部分是獠牙,嘴角上勾的弧度是恶作剧得呈的愉悦,很光滑表面的是因为涂了油彩。

    她已经知道粘在外套上的是什么了。

    她冷静的把外套脱下来,并不意外看到一张小鬼的面具。

    应该是在罗家被黏上的,猜不到是什么时候。

    明明面具拿在手里挺重的,粘在背后的时候她竟然一点都没有感觉到。

    她恼怒的将面具捏碎,丢在路边。

    回到宾馆的时候,已经是五点多钟。罗婶在门口嗑瓜子,见有人进门的是芮一禾还瞪了她一眼,奇怪的是厨房里有动静。

    “罗金在里面,”单小野现在和芮一禾已经很有默契,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芮老板,你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芮老板的额头都青紫一片,看着很吓人。

    芮一禾“没事,你跟所有人说一声,要小心面具。”

    她把在罗家遇到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单小野听完一脸严肃的答应了。

    芮一禾清洗了伤口,把兜的手机拿出来。发现有密码锁和指纹锁,又看不见来电的是谁,就重新放回兜里。

    九个玩家都回来了,没人出事。

    林振邦老人和单小野都有打听出一些傻妞的情况,综合一下傻妞的生平就比较完整了。

    傻妞人如其名,是个有智力障碍的姑娘。她五岁的时候,被家人丢弃在附近的山上,差点饿死,是傩婆捡到了她。

    傩婆让她叫自己师傅,教她做面具。

    有人曾听傩婆说过,傻子心灵纯洁,做出的面具比生下来就开始拿刻刀的傩婆更好。可没人相信,觉得傩婆是想提前给傻妞打响名气,未来不至于饿死。

    谁也没想到,傻妞会死在傩婆前头。

    傻妞用刀抹了脖子,血喷在她亲手雕刻的面具上。

    一个傻子为什么会自杀?大概是太傻了,不知道拿刀捅自己会死吧!

    芮一禾“她什么时候自杀的?”

    单小野“八天前。”

    正说着,厨房的门被打开。走出来的女人是罗金,她用口罩遮住了脸,沉默的将托盘里的菜一一摆上桌。

    炒肉丝、炒肉片、回锅肉,还有一大碗肉汤,桌上根本看不到一点蔬菜的影子。

    苏安瑶问“怎么全是肉?”

    罗婶“嘿,不是嫌我不割肉给你们吃吗?现在全是又不满意。肉多贵啊!弄给你们吃,还有什么不满的。一个个的,屁事多。”

    罗金不停推她往外走。

    “行了行了,我回去了,”罗婶“你嗓子还不能说话吗?”

    罗金点头。

    罗婶“我看罗老二就是个庸医……你早点回家。”

    罗金回厨房里,拿出碗筷,然后去了二楼。

    好些玩家都是一天未进水米,肚子早就开始唱空城计,此时添了米饭迫不及待的开吃。

    芮一禾拿起筷子。

    肉丝火候太过。

    肉片淀粉放太多,肉粘成一团。

    回锅肉炒糊了。

    ……

    她又放下筷子。去小卖部里挑了两袋饼干,就着矿泉水慢慢吃。一边吃,一边叹气,弄得单小野都没什么胃口了。

    “要不我给你下碗面?”

    单小野“我家开面馆的,别的不行,煮面的手艺才凑活。”

    这一刻,芮一禾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落满了星星。

    单小野认命的走进厨房,两分钟后在里头惊声尖叫。

    “怎么了?”

    芮一禾跑在最前头,发现单小野好端端的站着,就是脸色特别难看。他手指着柴火堆,艰难的说“……是付辉。”

    然后捂住嘴,推开挤在门口的玩家们,冲向厕所。

    “呕——”

    单小野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并不是因为场面有多血腥。付辉躺在柴火堆里,已经死去多时。胆大的玩家把他尸体从柴火堆里刨出来,平放在地上。

    他的尸体相对完整,脖子上有明显的外伤,是被人勒死的。

    除此之外,他身上还有很多奇怪的刀伤……脸颊上的肉被割掉了,手臂上的一大块肉、胸口的肉也被割了。

    这种割法不像是故意折磨,而像是拿他的肉有用处一样。

    那他的肉去哪了呢?

    桌上的菜用的都是什么肉?

    “呕——”

    丧得如李朗一般的人,都无法接受,僵着脸说“不可能的吧?副本里的食物一般都是没问题的,最多是难吃一点。”

    林振邦老人的脸也青了。

    “对,不可能的……”

    这种情况下,罗金刚从二楼下来就被众人联合起来摁住了。

    “心理变态啊你!”

    李朗恨恨的骂了一句,苦大仇深的扯掉她的口罩,却被她口罩下面的脸吓了一跳。

    罗金的嘴巴不见了。

    她推开李朗,跑向厨房,拿起菜刀。却没有把刀锋对准外面的玩家,而是对准自己,在原本是嘴巴的位置割开一条长长的口子。

    没有血流出来,这场面却充满了血腥味。

    然后,她丢掉刀,从碗柜里取出一碗肉。不停的往嘴里塞,胡乱的咀嚼着吞下肚。忽然,她顿住了。死死的捂住嘴,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

    “呕——”

    她吐了。

    张大的“嘴”里黑洞洞的,没有舌头。

    她刚刚吞下去的肉一点不剩的吐了出来,她痛苦张大嘴,却发出不声音。

    然后,她的“嘴”完全的愈合了。

    李朗黑着脸把罗金捆起来,关在二楼没人住的房间里。

    芮一禾“我看她对人类血肉挺执着的,不会舍得匀出来给我们吃。”

    这话让大家觉得好了那么一点。

    林振邦老人在厨房里找到没用完的半斤猪肉,气氛更好了。

    玩家们纷纷开始回忆肉丝、肉片的口感,渐渐相信桌上的菜就是用普通的猪肉做的。即使如此,也没有人再去碰桌上的菜。

    时间还早,但受了惊吓的众人精神萎靡,各自回屋。

    单小野“芮老板,你还吃面吗?”

    芮一禾正要点头,就听单小野又说“还是要吃的,我去小卖部找个新没用过的锅。煮两碗面好了,你一碗,我一碗。对,我也要吃,一直饿着肚子可不行。”

    芮一禾“……”

    ……单同学受的打击有点大啊!

    芮一禾哭笑不得的看着他找到新的锅,钻进厨房里。回屋开灯,上上下下的检查了一遍有没有小鬼面具,没有找到,她心情好了一点。打了个哈欠,把单小野的笔记本拿出来,整理目前得到的线索。

    灯泡轻轻闪了一下。

    又闪了一下。

    芮一禾抬起头。“啪”,灯泡烧了。

    “嘭”,门关了。

    “咔咔,”窗帘合拢。

    她敏锐的察觉到危险袭来,却因为在黑夜中不能视物而心跳加速。右手魔化,意识到对方刻意在制造黑暗的环境,她决定逃离房间。

    她冲向房门。

    一个硬邦邦的身躯挡住了她。

    这家伙不是很高……和引路使的身高差不多。

    她的两只手不慎被抓住,一时竟然无法挣脱,有尖锐的东西刺进她的皮肤里,应该是指甲。

    对方的指甲锋利,力气很大

    太黑了,看不清袭击者的轮廓,只感觉冰凉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脖颈处……

    “唔……”

    她被咬了。

    那东西在喝她的血!吸血鬼吗?还是僵尸?芮一禾血液被吮吸的同时,竟然清晰的感受到对方的情绪。那家伙像是品尝到绝顶的美味一样,情绪高涨,非常的愉悦。

    她的血不是难喝得让罗丽连连作呕吗?

    难不成副本怪物的口味还有差异?

    不,那东西咬的是我右侧的脖颈。

    ……等等,他的状态不对劲。整个人都放松了,爽到极致一样出现晕眩感。

    这种状态,好比一个爱酒的人喝到微醺。

    芮一禾抓住机会,蓄力将他推开一点。只能推开一点点,对方的力气好大。

    她心中冷笑,迅速的歪了歪头,把左侧的脖子送上去。

    尖利的獠牙毫无防备的刺进皮肤中,黑暗中的袭击者大口吮吸着让他沉迷的味道……“呕”

    早已做好准备的芮一禾踢开袭击者,抓向对方的心口。谁知对方喝进一口剧毒,正弓着腰,便只薅下来几根头发。

    你来我往,芮一禾已经完全不知道爪子抓到了何处。打斗中,左手却摸到了一物。

    “芮老板,你没事吧?”

    单小野撞开门,带来一室内的光亮。

    “嘭……”

    袭击者撞窗跑了。

    “没事……”

    ……就是要抽空去打个狂犬疫苗。

    单小野“你看起来不想没事的样子。”衣服上全是血。

    芮一禾目光下移,看到外面地上摔破的面碗。洁白的面条落在地上,沾上了灰。她鼻子动了动,闻到了香油的味道。

    芮一禾“好香。”

    肚子咕咕叫。

    单小野“……”

    芮一禾“……”

    单小野“我再煮两碗?”他其实不太敢煮了,一煮面就出事。

    芮一禾“等会再说……我先开棺。”

    单小野???

    不会有错,刚刚她无意中摸到的是袭击者的头顶。除了头发之外,还有触碰到一个坚硬的物体,手感很熟悉。那是一张面具,一张顶部有角的面具……她见过的面具里,只有一张符合特征——牛头面具。

    那是戴在引路使脸上的牛头面具,被引路使带走的牛头面具。

    本来该戴着脸上的,因为要吸她的血,所以把面具往上推了一点。

    这就可以解释从未见过面的引路使为何对她十分在意……又是巫女的仇恨在作祟。

    郑小松、孙学政因为引路使给的冥钞才出了事,缠着孙学政的东西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它是冲钱来的,让孙学政把钱给它。

    古怪的引路使告诫玩家不能打开棺材,那打开棺材就很可能暴露他的秘密。

    芮一禾思绪飞快的在脑海里闪过,一点点扯断裹在棺材上的蜘蛛丝。

    李朗一直留心着槐树下的棺材,立刻制止她“你干什么?”

    芮一禾“我要打开棺材看一看。”

    “你疯了吗?”

    李朗认真的观察她的神态,心里怀疑她是被什么东西给魅住了。但得出的结论是她很清醒,清醒的要开棺。

    “你忘记引路使说过不能开棺的吗?”

    芮一禾“他的话真的可信吗?”

    李朗“引路使不会说假话。”

    芮一禾“如果他不是引路使呢?”

    现有的证据和直觉都告诉她,引路使有问题,应该开棺看一看。

    “我只见过没遵守引路使所说的规则死去的,听都没听过引路使能被副本怪物替换。开棺触发的死亡条件,可能不止关系到你个人,也会祸及大家,”林振邦老人“你有什么证据?”

    芮一禾目前所有的证据,都不能算是铁证。

    起码不足以说服林振邦老人和李朗。

    “我会找到证据。”

    她被拦下来之后,反而不那么着急了。手往兜里一搁,等着吃面,摸到手机。忽然想到……罗金就在楼上,她知不知道罗银的解锁秘密呢?

    芮一禾跟单小野说了一声,兴冲冲的跑上二楼。

    罗金躺在地上,听到脚步声抬起了头,眼睛发亮。

    如果她有嘴巴,口水都滴下来了。

    芮一禾“不要被外表迷惑啊!我是闻着香,吃着臭。”

    刚刚喝了她血的家伙,肯定受到了不小的伤害。

    这么想想她有点像是很多评书里出现过的,带机关的酒壶。又装了美酒,又装了毒药。切换左右,坑起人来不要太容易。就是不知道毒性怎么样,能不能弄死副本怪物。

    回过神来,罗金已经像只毛毛虫一样,蠕动到她脚边。

    芮一禾把手机怼到变成怪物的老板娘脸上,冷酷提问“知道密码吗?”

    罗金眼睛里没手机,一脸的贪婪。然而想咬一口也没有嘴,只能拿脑袋蹭她的手,一边蹭一边流眼泪。

    芮一禾“……”

    叹口气,抓着罗金的大拇指靠近手机。

    “叮”

    手机解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