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列车 > 正文 第20章 送棺(四)
    一脸刻薄相的女人拿着扫帚当蒲扇,舞来舞去,根本没诚心扫地。把面具的碎片弄得满大街都是,对面的人家只在她转身的时候翻两个白眼,敢怒不敢言。

    一个老实巴交的镇民走过来说“胡婶,拿包烟。”

    又赔笑说“要最便宜的。”

    “喏,三十一包。”

    镇民“怎么又涨价了?昨天不是还卖二十吗?”

    “老娘心情不好,就要卖三十。爱买不买,不买滚蛋。”

    镇民涨红脸,说不买了,不买了。

    胡婶趾高气扬的抬抬下巴“不买就滚。”

    镇民灰溜溜地走了。

    孙学政啃了一口馒头,用米汤送下腹。等嘴里没包着食物,才开口说“和镇上的小超市比起来,小卖部的物价过高。”

    李朗“那镇上的人为什么不去小超市买东西?”

    昨天他们开房的时候,有镇上的人过来买酒,今天又有来买烟的。

    孙学政“因为超市不卖烟酒。”

    他和郑小松早上把小镇的三条街都走遍了,挂零副食招牌的就两家。一家是街尾的小超市,另一家就是宾馆老板娘开的小卖部。他是有烟瘾的,买了生活用品,还想掏钱买包烟。

    结果小超市的老板说店里不敢卖烟,要买烟去小卖部。

    香烟而已,为什么不敢卖?现在有一点明白了,镇上的人好像挺怕胡婶。

    芮一禾没动馒头没动米汤,等单小野吃饱就站起来往外走。

    胡婶大咧咧坐在躺椅上,手里拿着一包瓜子,磕一粒,往大街上吐瓜子皮。眼睛里根本没有过路的行人,反倒是别人要躲着她,怕被喷一脸的口水。

    听到脚步声,她扭头看到芮一禾和单小野,“噗”一声把瓜子皮吐在他们脚下。

    这不是挑衅吗?

    单小野“你……”

    胡婶瘪着嘴阴阳怪气的说“哟,年轻人要打老太婆咯。”

    芮一禾瞥她一眼,对单小野说走了。

    镇上的生意不太好做,街上半数以上的店铺没开门。招牌挂着,落满灰尘,门锁都锈了。但只要开着门,店里有人的都会招呼两人,还特别的热情。

    单小野搓了搓双臂“昨天还爱答不理,忽如其来的热情怪渗人的。”

    昨天下午,他们刚进小镇的时候,镇子里的人特别的冷漠,眼睛里掩饰不住的都是对外来人的排斥。

    “你这是肥羊对屠夫的恐惧。”

    芮一禾“屠夫对圈里的肥羊笑一笑,肥羊就知道自己要被宰了。”

    ……怪不得这群人前倨后恭。想想一下,偏远落后的小镇上,来了一群外乡人,花重金入住小旅馆,不可惜钱,把钱当废纸一样往外撒。只要跟钱没仇的,都愿意奉承两句。

    芮一禾进哪家店,人家都热烈欢迎。

    “土蜂蜜要不要?没给蜜蜂喝糖浆,正宗的深山野蜂蜜。”

    “阴米来一包,便宜呢!”

    芮一禾把矿泉水瓶装的半瓶蜂蜜拿在手里,又是对着光看,又是轻轻摇晃,摆出一副认真研究蜂蜜质量的样子。说着说着,话题就拐到了亡山第一宾馆。

    芮一禾“镇子为什么叫亡山镇?”

    镇民“因为后面的大山叫亡山。”

    芮一禾“老板娘岁数不大吧?宾馆开了多少年了?”

    镇民“你说罗金子啊……二十七还是二十五,我不记得了。宾馆开了好多年,有这条街就有宾馆。以前是她老子经营,干到五十岁罗老大就把生意交给了女儿。”

    芮一禾“罗家有几口人?”

    镇民“四口……不是,姑娘你买不买啊?”

    他回过味来了。怎么光说罗家的事情不问蜂蜜啊。

    芮一禾“蜂蜜多少钱?”

    镇民“两百一斤。”

    芮一禾“不买。”

    镇民“……一百五。”

    芮一禾“街头那家店八十一斤。”

    镇民咬咬牙“买我家的,算你七十。”

    芮一禾“哦”了一声,把蜂蜜放下,两步跨出店门。

    镇民“……”你不买你瞎跟我讲什么价?

    很快,镇上的商户发现两人对土特产不是真的感兴趣,只是跟观光一样在店里转来转去,慢慢的就有人显出不高兴来。等他们逛完两条街,第三条街的人还没等他们走到门口,已经摆黑脸了。

    芮一禾“你有什么发现?”

    单小野“就跟孙学政说的一样。三条街,没一家店卖烟酒的,可镇上抽烟的人很多。刚刚路过的面摊,有个老大爷吃早饭还配了一盅酒。烟酒的销量,怎么也比土特产强吧。这小镇又偏又破,一早上只有三辆车路过,也没一辆停下来买点东西。要是只做外人的生意,肯定做不下去……”

    芮一禾“还有呢?”

    单小野“一般开店的人都供财神的神像,镇上的店里供的是财神的面具。”

    财神分文武,芮一禾开的咖啡厅的那条街上,家家都供武财神关二爷。芮老爹来了几次,发现这件事。就送了她一尊关公供台,还特地请有交情的风水师父来摆吉位。

    这让她对财神爷有所了解。

    各家店铺高高供起的面具红脸长须,也是关二爷。

    单小野观察得很仔细,芮一禾夸了他两句,和他分开去打听这两件事。

    一点多钟的时候,两个人在宾馆的院子里会合。

    刚跨过门槛就听到里面白茉莉的尖叫声,“啊啊啊——”

    “号丧啊你。”

    罗婶捂着耳朵,恶狠狠的道“你给老娘让开。”

    “趁我们不在翻我们东西,你开的是黑店啊。做贼还这么横!简直是女鬼偷汉——死不要脸。”

    白茉莉双手叉腰,挡着门拦住罗婶不让走。看到芮一禾两人之后,立刻娇弱捧心,抹着眼泪做害怕模样嘤嘤嘤。

    这姑娘戏好足……

    罗婶趁机撞开白茉莉跑进厨房,把门一关。吼着“我要开始做午饭了,你们要想吃饭就别打搅我”,然后里面就是锅碗瓢盆嘭嘭嘭的声音。

    白茉莉翻了个白眼,她其实就是看不惯罗婶,倒不是真有什么损失。玩家哪有什么东西能放在屋里的,重要的物品都随身带着。

    她挪到两人身边,娇滴滴说“不如我们交流一下各自的收获。”

    芮一禾“你搭档呢?”

    即使亡山镇看起来只是个很普通的小镇,但新人玩家们也没有心大到敢单独行动。

    芮一禾找线索的时候,看到过白茉莉和新人里最和气最沉稳的孙学政在一起。她一开始就缠上了孙学政,而孙学政也挺乐于照顾她的。

    现在宾馆里只有她一个人在。

    听到这个问题,白茉莉的脸上浮现出恐惧的神色。

    “我不知道……”

    事情要从一个半小时之前说起。

    白茉莉和孙学政觉得大街上没什么好打听的,便走进街旁一条小巷。

    一进去就感觉很压抑,不明白镇里的房子干嘛要建得如此密集。

    家家都有高高的围墙,留出的道路极窄。宽的可容两人并肩而行,窄的侧身行走都可能卡住脑袋。

    里面就像是一个大迷宫,贸然闯入的两人晕头转向。转了半个小时,没有遇到一个人。

    白茉莉心中烦躁,却听孙学政用一种微微发颤的声音说“我们是不是遇到鬼打墙了?”

    “哈哈哈,”白茉莉干笑“你不要胡说。大白天的,哪有鬼能出来。”

    大概是话题太恐怖,两个人都没再说话。

    过了大约十几分钟,孙学政忽然停下脚步,偏头问她“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白茉莉“……我刚刚没说话。”

    这样不行!太吓人了。

    白茉莉意思到这一点,就不敢沉默了,一直跟孙学政说话。但孙学政的兴致却不高,不管白茉莉怎么找话题,他都只是点头摇头。

    到最后白茉莉也不知道自己都说了些什么,直到口干舌燥,才停下来。

    就这一停顿的功夫,孙学政转过头问她“你要多少?”

    白茉莉“……什么要多少?”

    “不是让我给你钱吗?”

    孙学政大概是想要让气氛轻松一点,所以努力想要露出一个笑容……但那笑比哭还难看。他从裤兜里掏出五百块钱,递给她“你要多少?都给你也可以。”

    “我没让你给我钱。我再说一遍,我刚刚没说话。”

    孙学政一脸苦恼“别开玩笑,我明明听到……”

    白茉莉尖叫“我没说话,我跟你说我没说话,你耳朵聋了听不见吗?”

    孙学政“哦,你全要啊!好,都给你。”

    白茉莉“……”

    你t的到底在跟谁说话?

    她转身就跑,一辈子没跑过这么快。

    她听到不属于自己的脚步声,就跟在自己身后,离自己不远,轻盈得不像是孙学政一个成年男人发出的。

    ……而且她好像听到了孩子的笑声。

    她对自己说,不要回头看,不要回头看,但还是没忍住……没忍住回了头。预想中恐怖的情景没有出现,她舒了一口气,却在低头时愣住了。

    道路旁湿软的泥土上有一排脚印,小小的,是属于小孩子的脚印。

    “然后呢?然后呢?”

    单小野又怕又好奇,瞪大眼睛问。

    白茉莉“然后我遇到一个镇上的人,他把我带到了大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