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列车 > 正文 第17章 送棺(一)
    “各位乘客请注意,列车即将到站。请带好随身物品,依次下车。”

    沉默得跟死了一样,十五天来没有发出过一点声响的列车长诈尸。

    金色喇叭花纹繁复,和设施设备简洁的车厢一点都不搭。此刻微微震动着,又重复了一遍——“各位乘客请注意,列车即将到站。请带好随身物品,依次下车。”

    但是车票没有再一次变成木牌,而是直接消失不见。两个人也就没有了随身物品,两手空空的从座位上站起来。

    车门打开。

    车门关闭。

    列车长戏谑声音里,带着点无良老板对员工的鞭策。

    “幸运儿们,赚到五万积分就能回家。要好好的努力啊!”

    耳边还有车站喇叭提示音,“您已到达站点——‘送棺’”、“请乘客尽快出站”。

    列车开走了。

    车站里的广播还是那一套,以“伟大的撒旦”开头,用“赞美山羊,赞美为你们带来新生的响尾大蛇”结尾,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上一次芮一禾的关注点不在广播上,还没注意。这次仔细一听,觉得朗诵全段的人声音里带着一种狂热的激情。一遍又一遍,车站里循环着播放,跟洗脑似的,怪渗人。

    这次两个人在车站里待得比上回久,就是想要好好的看一看车站。结果什么都没看出来,偌大的车站除了就他们俩人过于空荡之外,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很正常,基础设施可以和她去过的最漂亮的车站媲美。

    一踏出车站,车站就消失不见。

    旁边是熟悉的书报亭,灰墙黑瓦大招牌。

    芮一禾敲了敲大理石台面,从窗帘的缝隙里伸出一只青白的手,推开中间的那扇窗,然后缩回去,再次伸出来的时候丢了两根小红香在大理石台面上。

    “坟头一炷清香换一张票和一百积分。”

    低沉的声音并不清晰,其中透露着老板的不悦。

    芮一禾品出一点老板对她的针对,脸上就带出点笑意来。

    “喲,是熟人啊!”

    “谁和你熟了——”

    低沉的声音变得尖锐,叫破了音。里面噼里啪啦作响,肯定是痞老板在砸东西。

    叫一声痞老板记半个月的仇,小肚鸡肠。

    “快滚快滚!”

    “那不行,”芮一禾拒绝“我要买东西。”

    里面沉默了几秒,“要买什么?”透着一股憋屈的意味。

    书报亭a号称什么都能买到,只要你积分足够。芮一禾要买两截有灵性的木头,有特殊材料就不需要巫女放血割肉为做出的木偶娃娃赋予灵性,而木偶的效果要比布偶好。

    大概是制作方法越复杂的,效果就越好。

    “五个积分。”

    芮一禾“好的。”

    青白粗壮的手臂迟缓的递出深黑色的木头,磨磨蹭蹭有点不甘心的样子。

    若芮一禾不知道手臂是用来增加痞老板威慑力的,会觉得书报亭的老板是个慢性子,现在……“你连手指头都没有,要控制一只比自己还大的手果然不容易。”

    慢悠悠的。

    “你才没有手指,”痞老板要炸了。

    青白大手把大理石台面拍出两条裂缝。

    芮一禾淡淡的说“我有手指,十根手指头。”

    痞老板“……”

    芮一禾“回见。”

    书报亭周围浓雾弥漫,可见范围只有五米左右。不远处有一个平顶黄墙灰门的房子,和书报亭差不多大小。

    看来他们是要从此处进副本。

    身后传来痞老板幽幽的声音,“没有手指很正常,很多人都没有手指。哆啦a梦也没有手指头。”

    单小野这是被刺激疯了吧?你为什么要跟一个动漫人物比?

    芮一禾回头“哆啦a梦有手指。”

    痞老板“……”

    单小野有吗???

    有的,芮一禾斩钉截铁的说,不信你查一查。痞老板说谁怕谁查就查。里面响起敲键盘的声音,然后就没声了。

    单小野好惨,还比输了。

    芮一禾嘴角勾起,推开灰色的门进去,里面是下行的楼梯。

    单小野小声问,“这样没问题吗?”

    他指的是把痞老板气疯的做法。

    “没事的,”芮一禾笑着说“痞老板对玩家没有约束力。买卖到他跟前,他都要做。”不会因为你态度好就给你打折,提醒你注意事项,也不会因为你态度差,就卖给你高价。

    以和为贵单同学“……是这么说没错。”

    “我平时没这么恶趣味的。”

    芮一禾解释了一句,又说“你不觉得跟痞老板聊天很解压吗?”

    单小野“……”

    你管这个叫聊天?

    两人刚走进楼梯间,门就自动关闭。单小野默念这是鬼片的一贯情节,不要怕,还是被忽然亮起来的感应灯亮吓了一跳。

    墙面脱落,露出红砖。天花板密布着或深或浅黑点,像是霉斑。小小的灯罩里全是飞虫的尸体,已经快要装不下了……这使得灯光很暗,昏黄。

    每次接近楼梯转角处,单小野的心都要颤一颤……害怕有什么东西会从黑暗深处蹿出来。因此,他下楼梯的脚步很重,希望弄出的声响能先点亮感应灯。

    一共下了两层楼梯,出口也有一扇灰色的门。楼梯墙根贴着绿的安全通道指示牌,门后用水彩笔歪歪扭扭的写着几个大字——映台居地下车库。

    刚刚推开门,就听到歇斯底里的吼叫。

    “这是哪里?我不想死,让我回去。”

    这是一个有年头的地下停车场,地面磨损严重,停车位的划线模糊不清。面积不大,一眼能看到头,估摸着也就三四十个停车位。

    现在,只停了一辆车,一辆银白色的小卡车,车前站着一群人。

    芮一禾数了数,男的8个,女的3个,一共11个人。

    正在大吼大叫的人也正在发抖,声音有多大,眼神就有多脆弱。这是个新人,衣服上全是血,可以想象他在列车上刚刚经历过什么。

    新人和资深游客太好辨认了。

    这些人里资深游客有三个。

    “年轻人,不要着急……”

    说话的就是资深游客,白胡须,灰长褂,眉目有神,仙风道骨。这位上年纪的老人家安慰人很有一套,很快新人就安静下来。

    他是玩家里岁数最大的,还有一位岁数最小的。

    那是一个岁数不超过十五的少年,细眉毛,小眼睛,表情恹恹的,像是没睡醒一般。他没骨头一样背靠车门而站,嘴里嚼着东西。

    噗,吐出一个泡泡,破了。

    又吹一个,又破了。

    一老一少,俩人都是资深玩家,靠得很近,应该是队友。比起上一次副本遇到纪姐一行人,他们更“资深”,显得游刃有余。

    最后一名资深玩家,是个青年。头发太长看不清脸,气质阴沉……他察觉到芮一禾的视线,回以凝视。

    一直盯着,一直盯着。

    直到芮一禾走近,他还没有移开视线。

    “引路使大人……”

    老人这么叫一头乱发的青年,芮一禾就知道是自己弄错了。原来他不是资深玩家,而是这次副本的引路使……本以为痞老板还是痞老板,那引路使也还会是管家先生,结果换人了。

    “人都到齐了。”

    青年……引路使说完这句话,绕到后面把货箱的门板打开。

    玩家们都看清了货物,那是一具棺材。

    新人接二连三的惊呼出声,甚至忍不住后退。

    副本名称叫送棺,出现棺材再正常不过了。

    引路使指着角落里的陶盆说“一人一个,摔碎。快点,摔完了好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