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列车 > 正文 第16章 新站点预告
    单小野提出的另一个问题是关于神父和乐师的。

    芮一禾“我们进的副本和一般意义上的游戏副本显然不一样。你也玩过游戏吧?”

    单小野诚实地摇头。

    芮一禾“……”

    她在此刻明白了一个深刻的道理,学霸能成为学霸是有原因的。

    “拿‘罗小姐的葬礼’举例,假设它是一个游戏副本,情况是什么样的呢?神父队伍进的会是副本的拷贝a,我们进的就不是拷贝a,而会是副本的拷贝b。a和b不会互相干扰。

    这意味着,有很多很多个队伍在任何时候都可以进属于自己的‘罗小姐的葬礼’,有拷贝cdefg。其他人不能进你的拷贝,而你在副本里的所作所为也不会对别的队伍有任何影响。”

    单小野“事实并不是这样。”

    芮一禾点头,继续说“我觉得‘罗小姐的葬礼’是一次性的副本,里面的时间一直在往前走,没有重置。因为神父他们没有完成任务,所以才会有第二批玩家进这个副本。”

    单小野“可他们队伍里有人完成任务了。”

    芮一禾“那就是完成任务的人数太少,带出去的骨灰不够。”

    单小野“……”也不是没道理。

    按这个逻辑,若再问书报亭老板为什么不给玩家大一点的骨灰坛,也可以用每个人不能拿太多作为解释。

    单小野在本子上写下“引路使”三个字,标注了一下。副本里的特殊nc……每个副本都有的存在……这是从资深玩家的话语里推测出来的,感觉有点像是裁判?这个比喻好像不太贴切,他又把刚刚写的字划掉了。

    列车里上的生活很单调。

    芮一禾,研究魔法书,一日三餐准时准点。左眼时不时袭来灼烧般的疼痛感,闭上眼忍过去。每晚十点睡觉……就是洗漱比较麻烦,列车卫生间里只有冷水。

    单小野,研究手机,时常废寝忘食。定时在过道里蹦蹦跳跳,十分钟后累成狗。

    前三天都是夜晚,外面是一成不变的茂密森林,偶尔会有奇怪的东西撞击列车的玻璃。芮一禾见过没有皮的人形生物黏黏答答的从车厢底部爬到顶部,又消失不见,看到过染血的粉色裙子糊在车窗上,也见过残肢断臂“嘭”一声撞到车上。

    这对车厢里的人来说构不成威胁。

    有时候一天会遇到两个隧道,有时候只有一个。有些隧道长,有些隧道短。

    进隧道的时候,车厢里就会瞬间塞满虚幻的身影,不过只要不坐到它们的位置上,那即使是在车厢里跑来跑去,这些影子也就是眼馋的看着,并不能做什么。

    第四天,外面是白日。

    列车驶过一片废墟,残垣断壁,景象凄凉。不见一个人影,只能依稀分辨出此处原本是一座城市。铁轨是悬浮的,是架在废墟之上的,所以一直平稳行驶的列车有了高低起伏,偶尔遇到一个斜坡会带来坐过山车的刺激感。

    单小野就被甩出去过一次,脸贴在车厢的玻璃隔门上,左边眼镜片磕碎了,幸好没有伤到眼珠子,只是鼻子旁边多了一道血痕。

    那之后,他就挺慌。

    高度近视的人没有眼镜就跟失去眼睛没什么差别,只剩下一只眼睛更难受。一边看得很清楚,一边特模糊,头昏脑涨。

    芮一禾当时正在看魔法书,这是一本巫术大全。单小野概括巫女的法宝有三样封印、活牲、诅咒娃娃。不全对,这是最厉害的三样,但对玩家来说不全都好用。

    跳过书中关于赞颂巫神、赞颂罗氏的部分,后面就是对巫术的分类。

    按照原理可以分为接触类巫术和模仿类巫术。

    拿治愈术举例。

    前者,她把手放在单小野的伤口周围,然后念咒语就可以了。除此之外,对着单小野拔下来的头发、剪下来的指甲也都可以施法。只要是对身体和身体分出去的部分施咒,都是接触类巫术的范畴。

    后者,收集脚印、衣物之类与目标有关的事物施咒,仅仅知道名字和生辰八字也有一定的作用。但因为和目标的联系不深,巫女就得用一些外物进行辅助,比如制作草人、纸人、布偶等等。故有模范类巫术的称谓。

    罗氏巫女制作的木偶、布偶最有灵性,芮一禾就可以做一个写有单小野生辰八字的娃娃,事先加持治愈术。

    那即使他受伤了,芮一禾不在旁边,他也能用娃娃自救。

    罗丽被雷蒙德打的伤并不是用波里红花的叶子制成的草药治好的。扯淡,哪有药效这么好的草药,她是对自己用了治愈术。

    按照社会道德的价值,巫术又可以分为黑巫术和白巫术。简单的来说就是害人的和救人的。

    芮一禾正好试着用白巫术治疗单小野的伤口,治愈术就是白巫术的一种。

    结果完全没用,念了很多次咒语都没用。

    咒文没错,她把书翻来覆去的看,里面的咒文背了好几遍。

    可就是没用。

    芮一很快就发现,她不是不能用巫术,她只是能用黑巫术,不能用白巫术。

    罗丽把自己四肢抽长变成怪物的巫术就是一种黑巫术,叫做魔化。

    每一位罗氏巫女的魔化都不一样。

    巫女使用巫术的基础是灵力。

    芮一禾刚刚开始修习,灵力有限。

    第一次念咒仅能魔化五根手指,让白皙纤长的指头变长了近一倍。从手掌与手指交接的位置开始,颜色越来越深,指间几乎呈深黑色。明明是看起来很细腻的皮肤,甚至光滑到看不见毛孔,摸起来却异常的粗糙。

    ……嗯,她的魔化造型不是圆规,太好了。

    她用力抓了抓小桌板,留下五道透光的指痕。

    车厢内部的所有物品材质都很特殊,之前严俊和衬衣大叔废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无法在留下一点痕迹。

    那就这么轻易地抓破了,弄出五条长长的指痕。

    单小野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好厉害!好羡慕!能学习巫术,肯定跨越了“物品管理大师”的阶段,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比得上“超人”。

    但单小野也知道,魔化只对芮老板有效。

    对巫女来说,魔化是一种变形能力。只要灵力足够,就能一直维持魔化形态。不是巫女的人被施咒,变形的时候就会被活生生的疼死。

    这也是巫女对敌的一种手段。

    中午的时候,芮一禾的眼睛又开始疼了。这次的疼痛让她有些没反应过来,低低的呻、吟了一声,引来单小野的询问。

    “没事,”芮一禾捂住右眼,轻描淡写的说“眼睛不太舒服。”

    这次疼的是右眼,之前都是左眼。

    这次的疼痛犹如尖锐的冰锥刺进眼中,又寒又凉又痛,叫她浑身发冷,甚至产生整个人都被冻僵了的错觉,不由自主的发颤。

    她的脸色一定很差。

    因为眼睛不适的理由不能说服单小野相信她没事。

    之前兑换的生活物资里面有被子,有厚衣服。单小野全部找出来,披在芮一禾身上,把她裹得严严实实。

    “芮老板,你好点了吗?”

    单小野害怕的问,声音也在颤也在抖。

    芮一禾睁开眼,从他的瞳孔里看到自己的样子。面色惨白,嘴唇乌青,眉毛和睫毛上挂着一层凝结的白霜。

    她想说还好,比刚才好。一张嘴就冒寒气,把单小野冻得一哆嗦。想了想就不说了,反正也不一定能说得出话。

    过了一会,她感觉这波来势汹汹的寒意在慢慢的消退。

    半个小时后,她从棉被窝里站起来。

    单小野松了一口气,才有心情提问“会这样,是不是那滴黑色的东西造成的?”

    芮一禾“有可能。”

    真是奇了怪了,左眼疼了右眼疼。

    右眼里有一滴不知道是什么的黑色液体,疼就疼了。左眼里面有什么啊?她不记得左眼里进过什么东西,非要说的话……眼药水?隐形眼镜?

    那滴黑色的液体一进眼睛里就消失不见。前三天毫无存在感……不,也不是毫无存在感。原本只是左眼能看到鬼魂,现在是两只眼睛都能看到了。

    这让她产生一种两只眼睛的能力很相似的感觉。

    言归正传,现在的问题是右眼为什么会忽然疼起来呢?她很快发现,两只眼睛的疼痛是有规律的。

    左眼在外面是黑夜的时候疼。

    右眼在外面是白日的时候疼。

    这里的黑夜是白天的好几倍,大多数时候疼的都是左眼,而左眼的疼痛一次比一次舒缓,已经是能够忍受的程度了。

    联系魔化时,每次成功的都是右手。

    从这种规律中,芮一禾抓住了一丝灵感。

    她之前用所有的咒语,相配合的都是右手。在使用白巫术的时候,她用了左手。

    一次成功。

    单小野眼睛底下的伤口早已结痂,现在疤痕组织脱落,皮肤完好如初。据他说自己是疤痕体质,伤口愈合后还会过度增生,令他十分烦恼。

    接着,芮一禾又在学霸同学的强烈要求下,为他去了右边脸颊和鼻子两侧的痘印。

    单同学还想去一去麻雀斑。

    但芮一禾的灵力有限,目前能治疗的伤口,大小不能超过三厘米。超过的话,无法完全愈合。斑点比较顽固,她现在只能让其变淡。

    日子一天天过去。

    第十四天,芮一禾发现车票正面的文字有变化。

    原本是从罗小姐的葬礼到未知站点,问号不知何时变成了两个字——送棺。

    下一站送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