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列车 > 正文 第14章 交任务
    “按照约定,你需要给我一件和我的帮助等值的物品。”

    管家先生用文明杖点了点严俊攥紧的手。这已经不是暗示,而是明示。能被如此珍重的攥在手里,能让严俊吓得双股颤颤还不愿意交出来的,自然只有那一小罐的骨灰。

    那是任务物品,给了管家先生也是个死。

    文明杖一敲,严俊吃痛的松手,袖珍骨灰罐落进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之中。

    这一系列动作太快,芮一禾只看到一点残影。

    拿到想要的,管家先生眼里就没有严俊这个人了。他偏头将目光锁定芮一禾,薄唇吐字“还有你……”

    单小野紧张死了,他听芮老板说过被罗丽追着钻隧道的经历,怕管家先生来要“救命之恩”的债。

    “……你的眼睛很不错。”

    管家先生伸出两根手指比划了一下,好像接下来哪一句话没说对,他就会像取严俊手里的小骨灰坛子一样,剜出芮一禾的眼珠。

    芮一禾平静地问“你说哪一只?”

    管家勾起唇角。霞光下,眉心一点红痣美艳逼人。

    “鄙人并不挑剔,也从不为难女士。报酬要给左眼还是右眼,你可自选。”

    芮一禾也看着他,定定的看着他。

    两个人对视十多秒,最后是管家先生率先移开视线。

    “呵!”

    芮一禾冷笑一声说“看来引路使大人的真话,只限于与副本有关的范围内。”

    管家先生眸光微闪,沉默不语。

    芮一禾“我赶时间,你能不能让一让?”

    管家退后一步,直挺的腰下弯,姿态优雅,摆出一个漂亮的“请”的手势。

    当威胁、恐吓都没有用处的时候,大方的放行才是一位绅士该做的,死缠烂打有失风度。还不等芮一禾有所反应,这位先生身影就虚化,消失,只余一只彩蝶翩跹,飞进树丛之中。

    单小野在发愣,这一幕很美,是进副本以来遇到的奇异的事情中,唯一见到的,未染上一点阴森恐怖之色的绚丽。

    因为如痴如醉,骤然被推开差点一头栽进土坑里。

    “严俊,你要干什么?”

    听到芮老板的声音,他才反应过来……严哥刚才动手了,要抢他的骨灰坛。这居然没太令他吃惊……只觉得惭愧。

    严俊又高又大,还有肌肉,怎么看都不缺乏运动。同为男人,自己就是弱鸡。

    你看看,严俊即使要抢任务物品,二选一的情况下也不抢芮老板一个姑娘的,而是选择抢他的。

    “我想活,我不想死。我想活下来有什么错?芮一禾,芮老板,我又不抢你的,你多管什么闲事。让开,你让开。”

    严俊双眼赤红,神色癫狂“单小野,把你的骨灰坛给我。”

    芮一禾平静的站着,轻松挡下严俊的手,一点都不担心……一对一她稳赢。

    成长过程中,总是不乏猫嫌狗厌的男孩子。长得可爱的小女生很容易被欺负,被扯辫子、遭丢虫子都是常有的,芮一禾从来没有被欺负过。因为她力气很大,还和外公学了太极拳。

    ……后来听到爹妈说悄悄话,才知道只让她学太极拳是怕让她学了跆拳道把小朋友给打死。

    挺大块头的严俊两三招被撂倒在地,捂着胸口哀叫。

    单小野脑子里响起一个街霸的bg……ko。

    芮一禾“走了。”

    单小野连忙跟上“哦哦哦好。”

    “不要丢下我。”

    严俊趴在地上,哽咽的哀求着。

    芮一禾本来想说,我要是你的话,就回古堡看看还能不能拿到一份骨灰,毕竟才早上时限还没到……但最后也没说,就像没必要去和严俊分辩‘你想活难道单小野就该死’的哲学问题一样。

    这个方案严俊不会没想到,这个问题严俊也不是不懂。

    单小野没有可怜严俊,他是个心思单纯的学生,但绝不是圣父。然而想明白了不代表不受冲击,下山的路上,他更加的沉默了。

    书报亭依旧在马路对面,纪姐站在路口显然是在等他们。

    她先问了严俊,知道事情的经过就说,那我不用等他了。几乎已经给严俊判了死刑,不知道是觉得他没胆量重回古堡,还是觉得他回去了也没用。

    接着,她就问芮一禾要不要换一辆车。

    芮一禾拒绝,“换车会损失积分”。

    小孟科普过,从地狱列车换到天堂列车,积分清零。也就说,从“罗小姐的葬礼”里获得的200积分会化为乌有,这是芮一禾不能接受的。

    纪姐劝她目光放长远,要追求一下可持续发展。

    芮一禾就问“天堂列车有什么优势呢?”

    纪姐“天堂是极乐园,地狱是受苦地,成为正义的一方会更有安全感,怎么看活下来的几率都更大。”

    芮一禾不相信这一套,她看到的就是两种列车的玩家在副本里并无身份差别,只有个体差异。真要说的话,地狱列车的玩家还有贿赂木牌,更占优势。

    不管哪种车,玩家存在的意义在本质上都一样。

    纪姐发现芮一禾一脸听故事的表情,也有点泄气。她马上改变了策略,开始说以她为首的这辆车,有实际意义的优势。

    “列车一共有九节车厢,你们仅仅解锁了1车厢。要想有吃有喝有地方好好睡一觉,需要解锁2车厢……解锁2车厢的条件比较苛刻,只有其中一名乘客累积获得500积分时,才能打开。”

    芮一禾“我们要在车上待多久才会进下一个副本?”

    纪姐“成功通过c等级的副本,有360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也就是十五天。

    十五天不吃不喝肯定不行。

    芮一禾却没有一直抓着一个问题死磕,而是问“赚到多少积分才能重回人间?”

    纪姐苦笑“……50000积分。”

    遥不可及。

    每次想到这个数字,她都会觉得人生无望。

    芮一禾倒没有被这个数字吓到,毕竟生命是很宝贵的东西,是无价珍宝。现实世界里若有十个亿买一次命的交易,肯定有人愿意花钱。她一个咖啡厅的小老板,别说十个亿了,要赚到一千万都是白日做梦,现在好歹有竞价的机会她很满足。

    “我知道了,谢谢。”

    听她这么说,纪姐就明白了。

    “你还是不愿意换车。”

    芮一禾“不划算。”

    纪姐“那再加上资深玩家的经验呢?我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远远超过你们。这能不能让你改变想法?”

    芮一禾摇了摇头。

    纪姐其实也明白,不管是积分还是经验,对芮一禾来说都只是时间问题。遂看向单小野“你呢?小同学。”

    她觉得单小野换车的可能性五五分……虽然争取到单小野,对芮一禾的决定也不会有任何影响,但作为新人,这个同学也表现得很不错了。是值得拉拢的,吸收到车里不亏。

    不过,小同学肯定是要犹豫一番的。

    结果她又料错了。这位看起来没有一点主见的学生猛摇头,“不了不了,我要跟着芮老板”。

    纪姐“……行吧!”

    她敲了敲书报亭的窗。三个窗推开一扇,熟悉的青白手臂伸出来,依旧是僵硬迟缓的动作。掌心向上,摊开。

    纪姐双手将精致小巧的骨灰坛放上去,态度恭敬得跟上供差不多。

    手臂缩回去。不一会,里面传来一个不属于书报亭老板的,十分机械的声音。

    “纪芸,天堂列车乘客,通关c级副本‘罗小姐的葬礼’。

    上交任务物品‘罗小姐的骨灰’,获得200积分;

    主线剧情参与度40,获得40积分;

    支线剧情的参与度0 ,获得0积分;

    副本等级上升,额外获得8积分。

    历史累计积分已隐藏,选择车票车次,请玩家在灵界列车a上进行操作。”

    纪姐从兜里取出一个xx牌最新发售的手机,手指刷了刷点了几下。

    这一款正是芮一禾生前正在使用的,见她拿出来……顿时有种强烈的不真实感。

    机械的声音响起——“已出票”。

    青白手臂丢出一张蓝色车票。

    “有什么要买的?有没有要卖的?”

    这回又变成书报亭老板的声音了。

    纪姐说没有,老板就叫下一个。

    单小野紧张的站到窗口前,小心翼翼的把袖珍骨灰坛放在青白的大手上。他发现书报亭里面黑洞洞的什么都看不见,顿时更紧张了。

    “单小野,地狱列车乘客,通关c级副本‘罗小姐的葬礼’。

    上交任务物品‘罗小姐的骨灰’,获得200积分;

    主线剧情参与度50,获得50积分;

    支线剧情的参与度20,获得10积分;

    副本等级上升,额外获得12积分。

    历史累计积分272分,选择车票车次……

    “喂,手机要不要带一个?”

    机械的声音卡住,这是书报亭老板在说话“要带吧!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好的。嗨!有些玩家胆子很大,却因为身上没手机焦虑得连做任务的心思都没了。不过有了这东西确实挺方便的,计分、购物、兑票都方便。你要不要?”

    单小野“多少钱?”

    书报亭老板“便宜,5积分。”

    单小野腹诽,不是该有一坡的价格吗?但他并不敢和老板多说话,只能喏喏道“要一个。”

    纪姐交完任务才发现她什么都没得到还被套出一堆话,决定留下来看看。这一看,先是为单小野的高分惊讶,羡慕嫉妒,后来又发觉老板今儿的心情特别好。

    平时说话冷冰冰,交任务像是玩家他欠钱一样,特别不耐烦的人。现在居然有心情跟人聊天唠嗑?要不是声音没变,她都以为书报亭老板换人了。

    “你要买什么,我价格很公道的。”

    单小野不知道要买什么。

    老板和气的说“你去旁边想一想,下一个。”

    纪姐“……”老板今天吃错药了?

    单小野闻言走开。

    纪姐见青白的手又一次伸出来,推开了紧闭的另外两扇窗。

    平时交任务的时候,老板最多推开一扇窗——中间那扇。她和蠢蛋兑换神奇物品的时候,老板开了左边那扇窗。金箍棒和日轮刀都是从这扇窗里递出来的……大家都悄悄说,老板开窗的多少是看买卖大小。

    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老板打开三扇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好嘛!

    芮一禾,走到了窗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