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列车 > 正文 第10章 罗小姐的葬礼(九)
    外面又下雨了。

    起初有一股寒风刮进来,立刻有人哆嗦着把大门关上。再加上壁炉一直燃烧着,就连夜里也没有熄灭过片刻,不一会就烘得大厅里暖洋洋的。

    管家先生一个人霸占了一大张沙发,极放松的闭着眼睛。姿态慵懒,不知是睡着了还是在假寐。

    就算是没胃口、吃不下干面包的人,也静静地坐着,没有不识趣吵醒他。

    芮一禾是最后一个吃完午餐的人,她那装着黄油饼干的碟子空了,分量并不算太多的干面包却剩下大半。冷硬的面包并不好吃……其实就算是绝顶美味,也无人像她一样有品尝的胃口。

    单小野找来一圈绷带给她包扎肩膀上的伤口,看到流出来的血都是鲜红的,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没毒。”

    严俊额头上的伤就有毒,流出来的血不是红色。管家先生给他缝合嘴上的伤口时,顺便也帮他处理了额头的伤。

    引路使很神秘啊!时间只过去了一天,严俊扯下纱布,脸上的伤口早已结痂,甚至开始有脱落的迹象。这证明他的伤全好了。

    芮一禾站起来,稍微活动了一下肩膀。

    还好……没有因为单小野是个新手,紧张兮兮的包得太厚而影响手臂的活动。

    “对了,魔法书呢?”

    “在我这,”单小野从宽大的卫衣底下抽出封面平平无奇的魔法书,取出其中夹着的纸张。

    纸上画了些奇怪的图案,其中有一个像是扭曲的八卦图。最底下有两行字

    杀死附身状态的强大怨灵,用大火烧死被附身者(整行划掉)。

    巫女的配偶也会受到巫神的祝福,诸邪不侵……活牲祭祀,压制怨灵的凶性……在时间的见证下,用染血的匕首刺进她的心脏……

    芮一禾看着纸上的字,有点明白钟塔机械室被破坏的原因了。

    单小野小声问她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芮一禾点头,又摇摇头。

    “我还不太确定。还得把书里的内容看一遍,这张纸虽然重要,但书里肯定还有别的线索。”

    单小野刚想说好,一抬头看到沙发后面的甲胄,打了个寒颤,磕磕巴巴的道“谁这么无聊,把盔甲摆成奇怪的造型吓死人了。”

    芮一禾转过头一看,就知道单小野说的是坐在高背椅上的一具银色盔甲,翘着一条腿,身体前倾,戴着像圆桶一样的头盔。左手扶着下巴,右手微高举圆形的盾牌举,遮住大半张脸,偏偏又露出了眼部的一条细缝。

    若有一个活人坐在那里偷偷窥视着众人,想必就是这样的姿态了。

    芮一禾和单小野昨天下午几乎一直在一楼做卫生,挨个检查了雷蒙德先生的收藏品——全身盔甲。这具盔甲没有移动过位置,但之前绝不会是这样的姿势。

    纪姐“小孟,是不是你?”

    小孟“……”

    为什么问我,因为我岁数最小吗?

    “不是我……”

    众人也纷纷摇头。

    “副本已经够吓人了,谁还有兴致整蛊。”

    但这话一出口,气氛立刻变得古怪起来……如果不是玩家们做的,是谁把盔甲摆成这个样子的?

    芮一禾走过去,拆下头盔一看,里面有干涸的血渍,她还找到两根黑色的长头发。

    她敢肯定,这些都是昨天下午还没有的。

    昨天下午的某个时间段,罗小姐曾套着盔甲坐在这里,看着玩家们进进出出,来来往往……想到这里,她背后的汗毛一根根竖起来。

    仔细一想,玩家其实一直都处在罗小姐的严密监视之下。否则,严俊在城堡外面说了一句失言之语,怎么会立刻遭受“惩罚”呢?

    不过,离开之后还故意把藏身过的盔甲摆成“窥视”的姿态。

    罗小姐的心理不太正常吧……

    “客人们……”

    管家先生的声音打破了大厅里的寂静,凝滞的空气随着他起身而重新流动起来。

    “用餐愉快吗?”

    单小野正打算违心的夸两句面包真好吃、面包真美味,就听管家先生完全没有停顿的继续说“副本‘罗小姐的葬礼’——难度提升为c级,任务物品不变。通关后,玩家可获得两倍积分。”

    “下面是副本升阶后,鄙人应当为诸位的额外线索。”管家先生清了清嗓子,用低沉的调子不紧不慢地讲述着“童话故事里的爱情,总是有完美的结局——温柔善良的女主人公和王子结婚,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但在这之前,女主人公总要经历多番磨难。白雪公主被后妈嫉妒,吃下有毒的苹果;灰姑娘受继母和姐姐百般折磨,整日灰头土脸。我们的女主人公——罗小姐也不例外。她很小就失去了父亲,和姐姐一起被母亲抚养长大,一直以来都过着十分艰苦的生活。命运还不放过她,让她痛失亲人。半年前,她母亲生病过世。偏偏在葬礼上,在一个如此不合时宜的时刻,她对前来参加葬礼的雷蒙德先生一见钟情……”

    玩家们全神贯注,害怕听漏了一个字。

    管家先生忽然停下来,他们恨不得狠狠摇晃他的肩膀让他别磨蹭,赶紧说。无奈没人有这么大的胆子,别说碰一碰他,连声都不敢吱。

    芮一禾“然后呢?”

    这位是个例外,她就没把“绝对不能惹引路使”这句铁律听进心里去。

    “一个多月之后,罗小姐的姐姐失足坠海。尸体飘到岸上,被人发现。可怜的罗小姐,波里未来的女主人,她失去了最后一位亲人。”

    管家先生摊手,示意他已经说完了。

    失足坠海……

    芮一禾愣住了。

    怪不得罗丹出现的地方总有浓浓的咸腥味,那分明就是海水的味道。

    她捡到刻着‘罗丹’两个字的蓝宝石项链时闻到过,在钟塔楼机械室闻到过,那些遭破坏的大钟齿轮里还卡着各种各样的藻类植物……甚至还有贝壳。明明是在陆地上,却像是退潮后的海岸,湿漉漉的带着腥味,还留有大海的馈赠。

    因为罗丹是在海里淹死的,所以她身上总带着水鬼的特性,使用的能力也和水有很大的关系……

    比如……被罗丹杀死的人是溺水而死……

    对了。早上起床时,她头发上沾着的一条细细的水藻……晚上到她房间里的是罗丹?她感觉罗丹对玩家没有恶意……但罗丹也杀过人,溺死的蠢蛋和小圆都是罗丹杀死的。

    小圆被杀时,附在雷蒙德先生身上的罗丹甚至短暂现身过。

    罗丹说了什么?你和丽丽是一伙的……

    芮一禾又想起捡到项链时,白裙黑发的女鬼罗丹一直质问——你为什么要杀我?

    这句话是在问谁?

    难道……不会吧……

    “对了,”管家用文明棍点了点地板,打断了芮一禾的思绪。

    “不要用暴力破坏骨灰坛,要开盖先解除上面被施加的封印。”

    这话听着像是在告诫她啊。

    芮一禾装作没有听懂。

    和之前一样,管家将餐盘拿进厨房,清洗干净后上楼。等他的身影一离开玩家的视线,脚步声随之消失。

    “不对啊!”

    单小野忽然大声说“怎么是罗小姐先喜欢上雷蒙德先生的呢?”

    严俊“一见钟情也不一定是单方面的,因为互相有意,两人才能这么快结婚。”

    “我不是说这个,是时间不对……”

    单小野“她很小就失去了父亲,和姐姐一起被母亲抚养长大,一直以来都过着十分艰苦的生活。命运还不放过她,让她痛失亲人。半年前,她母亲生病过世。偏偏在葬礼上,在一个如此不合时宜的时刻,她对前来参加葬礼的雷蒙德先生一见钟情……”

    他一直不错的复述了一遍管家先生刚刚说过的话。

    严俊正要不耐烦的时候,就听到他继续说“上帝!今天!我被丘比特的金箭射中了!我为一名可怜又可爱的女士心动不已,迫切的希望和她展开一段甜蜜的爱情。这又很不合时宜,我的东方小姐刚刚失去最后一位亲人,热烈的追求会让她反感吧!一定会的。”

    这是雷蒙德先生的日记本上,第一次写下的有关于罗小姐的内容。

    一字不错,原原本本的被单小野默背出来。

    罗小姐第一次见到雷蒙德先生是在母亲的葬礼上。

    而在雷蒙德先生的记忆里,他第一次见到罗小姐是在罗小姐的最后一位亲人……也就是罗小姐的姐姐,罗丹的葬礼上。

    “我以前做过一套变态犯罪的心理测试题。”

    纪姐话一出口,就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这嗓又干又涩,叫人听了难受。她吞咽了两口口水,才继续说“有母女三人,母亲死了,姐妹俩去参加葬礼。妹妹在葬礼上遇见了一个很有型的男子,并对他一见倾心。回到家后,妹妹把姐姐杀了。问为什么?”

    说不好这是大厅里第几次陷入沉默。

    外面的雨停了。

    芮一禾淡淡的说“因为妹妹找不到男子,想再举行一次葬礼见到他。”

    小孟干巴巴的说“不会吧……这太荒谬了。罗丽不是巫女吗?找人应该很容易吧?”

    芮一禾“万一就是用尽了她能想到的办法,还找不到呢?”

    巫术又不是万能的,要找到一个不知道名字,可能只是惊鸿一瞥的男人有多难?

    小孟“……”

    所有人心里都浮现出一个肯定的答案……如果还找不到,疯狂的罗小姐将不惜杀死唯一的亲人,再举办一次葬礼。

    只为了一个遇到男子的可能性。

    大厅又一次陷入沉默。

    “先把魔法书看完,”芮一禾率先打破了沉默,一边用纤长的手指翻开书页,一边夸奖单小野“你记忆力真好。”

    “只要是写在纸上的内容,我就算不理解其中的意思,看一遍也能背出七八成。”

    单小野自豪的拍拍胸脯。他,应试教育顶级人才,最擅长背诵全文。

    芮一禾心中暗暗吐槽……不愧是把第二名逼到要杀他泄愤的学霸啊。

    芮一禾“你看书的速度怎样?”

    单小野“很快,非常快。”

    芮一禾“那魔法书就交给你了。别在屋里看,也别去后面,你就在站在大门口看。”

    至于她,她要再去钟塔上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