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列车 > 正文 第8章 罗小姐的葬礼(七)
    雷蒙德先生的未婚妻叫做丽丽……罗丽。

    芮一禾捡到的项链背面刻着“罗丹”两个字。

    罗丽有一条一模一样的项链,自芮一禾第一次见到她起就一直挂在脖子上从未离身。

    两条项链。

    波里双珠。

    这些线索都在暗示副本里有两位罗小姐,她们是一对姐妹。

    雷蒙德先生第一次见到罗丽的时候,她刚刚失去最后一位亲人。死去的是谁呢?会不会是罗丽的姐妹呢?如果附在雷蒙德先生身上的女鬼是罗丹……那罗丹对罗丽的恨意又是因为什么呢?

    等等,罗丹已经死了……那她的骨灰是不是也符合任务物品的要求?但罗丹的骨灰不一定在城堡里。哎。

    芮一禾放下日记本。

    纪姐拿起来翻看,不止看里面的内容,还仔细地摸了摸封皮。很快,她不感兴趣的放下牛皮日记本。

    芮一禾听到两个人资深玩家说话。

    “……哎,不是神奇物品。”

    “做梦吧你!你以为随便捡个烂本子都是吗?不如睡觉的时候把枕头垫高点。”

    芮一禾开口询问“成为物品管理大师的办法,不止有积分兑换一种吗?”

    纪姐“嗯,在副本里有几率获得。不过d级副本就不要想了,出现的几率很小。”她没说的是就算碰到,也是机遇和危险并存。通关的副本多了,就会觉得用500积分兑换神奇物品很值。和小命比起来,积分是身外之物。

    芮一禾“怎么辨认神奇物品呢?”

    “小部分的神奇物品会散发宝光。不能用肉眼确定的,上手摸一摸也能分辨。”

    纪姐将日轮刀抽出来,示意芮一禾摸一摸。

    这把刀非常的漂亮,绝对不是样子货。

    芮一禾没有去碰锋利的刀刃,只是爱惜的摸了摸刀柄。刚刚触碰到刀,一股暖洋洋的热气就从手指蔓延到全身,从上三楼开始一直萦绕在身边的阴冷感觉完全消失。

    “是热的对吧?触碰日轮刀的感觉,就像阳光洒在身上一样舒服,”纪姐送刀入鞘,接着说“神奇物品的属性不一样,触碰时的感觉也不同。”

    芮一禾明白了。

    按这个标准的话,蓝宝石项链显然不是神奇物品,大概就是设计新颖的普通工艺品,最大的作用就是给玩家有关罗丹的线索。

    从雷蒙德先生的房间里面出来,芮一禾直奔右边第三间房,压下房门把手推门而入,看到一间宽敞漂亮的卧室。最显眼的就是摆在梳妆台上的一大束波里红花,屋子里全是这花淡淡的臭味。

    “偷窥的果然是罗小姐,”单小野认出来了,昨天傍晚就是有人在这个房间里偷偷看他们。

    芮一禾点头。

    房间大而空,陈设十分简单,若有什么地方能藏东西。那就只有梳妆柜和挂着蓝色帐子的大床了。

    正当芮一禾准备掀开蓝色床帐的时候,一个脑袋探进门问“你们有什么发现吗?”

    是小圆啊!她是资深玩家里面除纪姐之外唯一的女玩家。

    她也是死了蠢蛋的女朋友。此刻眼睛是肿的,声音是沙哑的,看起来精神也不太好。她好像在一夜之间就老了七八岁,眉毛、嘴巴都下垂成愁苦的弧度。

    芮一禾“暂时还没有……你小心……”

    小圆“啊?”

    现在提醒已经晚了,小圆还是一脚踩中一块半圆形的甲胄零部件,身体打滑撞到了旁边一具盔甲。这下不得了,走廊上的盔甲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接二连三的倒下去。

    其中一具倒在芮一禾的面前,头盔掉落,里面肿胀的头颅磕在地上。

    “嘭——”

    芮一禾先是退后一步,因为那脑袋被磕破之后,溅出黄色的水。她直觉还是不要沾上为好,蹲下去检查的时候,也没有直接上手,而是用摆在柜子上象牙梳拨弄。

    盔甲里面居然藏着一具尸体,还是有着东方面孔的尸体。

    芮一禾很快就解开了披甲,大家都看清了尸体身上穿的衣物,卫衣、牛仔裤……凉拖。

    这是玩家的尸体!

    傻傻站在一旁的神父眼神不再呆滞,渐渐有了神采,盯着尸体肿胀的脸,嘴里呢喃着“白白白……”

    这可能是神父认识的人。

    这能刺激到神父。

    纪姐立刻让所有人一起扒走廊上堆着的甲胄,要是能找出别的尸体,就能让神父受到更大的刺激,保不齐他就恢复自我意识了。

    等又扒出两具尸体,神父颤声吐出一个数字“863……863……”

    纪姐“863是什么意思?”

    你说清楚一点啊!

    神父喉咙咕噜咕噜的响,像是被痰卡出一样,艰难的喘息着说“找863……”

    “他好像一直看着左边,”芮一禾说完就见神父狠狠眨了两下眼睛,不再犹豫的推开红棕色的门,发现里面是书房。整齐排列的书架挤满了房间,书也塞得满满当当。

    863……

    第八列从上到下数第六个架子,第三本书吗?也不一定是这个顺序,可能性很多啊!

    芮一禾找到一本菜谱。

    结果最先找到真正的863的是单小野,那是封面看不出任何特殊之处的一本魔法书。

    芮一禾看了一眼窗外,三楼房间的窗户都可以看到下面的草坪。她见罗小姐与雷蒙德手挽着站在钟塔前,悠闲地晒着太阳,这才放心的去看书上的内容。

    书的开头用很长的篇幅讲述了罗氏家族的漫长历史,赞颂了罗氏家族的强大。

    简单总结一下罗氏是东方的女巫家族,供奉巫神,因为一些缘故来到西方大地。女巫们嫁人生子,延续后代。生下的男孩是混血,生下的女孩只会继承母亲的血统,还是彻头彻尾的东方人。

    按家族的规定,女巫生下的女孩都必须和母亲一样冠上“罗”的姓氏。

    罗氏传承到这一代,只剩下罗芸、罗丹和罗丽三个人。

    罗芸是两姐妹的母亲。

    书中夹着一张单薄的纸。

    芮一禾下意识的又看了一眼窗外。雷蒙德先生还是站在钟塔旁边,没有移动位置,本该陪伴在他身边的罗丽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不见。

    芮一禾转头对纪姐说“罗小姐不见了。”

    纪姐没说什么“下面有人放哨不用担心”,而是说“快跑”,然后抽出了日轮刀。

    话音刚落,众人就听到“嘎嘎嘎”的声响,类似用指甲刮黑板的声音。墙上的挂画晃了晃,然后破开一个大洞。

    先是一双手臂从里面伸出来,撑住两边的墙。然后,罗小姐的半个身体就很轻易的从洞中挤出来。

    “打扰主人休息的客人会受到严厉的惩罚咯咯咯……”

    这下没人觉得她身材较小,漂亮无害了。

    玩家们一窝蜂朝门口跑去。

    芮一禾跑得不快不慢,前面的顺利跑掉,跌跌撞撞的向楼下冲。她和两个人却被狞笑的罗丽拦住去路,只能往里跑。

    “啊啊啊!她是什么怪物啊……手脚尼玛像圆规一样。”

    芮一禾这才发现她旁边是严俊。

    这吐槽很中肯啊!罗丽的手脚都变长了,又长又细。手指甲闪着寒光,一看就非常锋利……怪不得能轻松的撕开严俊的嘴,差点把他半个脑袋给割掉。

    跑了几步,芮一禾就发现身边没人了。

    身边的人看到门就躲进去,罗丽根本不理,就认准了芮一禾……

    “你心眼不要这么小啊!”

    “我不是一直在祝福你和雷蒙德先生吗?你还有什么不高兴的?干嘛一直追着我跑啊?”

    罗丽轻轻一拍,在挡路的甲胄上留下一个凹陷的巴掌印,嫣然一笑“咯咯咯,我也在用行动来感谢你的祝福啊……”

    芮一禾“……”

    这要是被拍一下,小命玩完。

    她用力把堆在罗丽房间外面的甲胄撞倒,进屋、反锁……还没喘口气,肩膀一阵剧痛。

    厚重的门板在罗丽锋利的指甲面前竟然跟豆腐没差别,毫无防御作用。芮一禾靠近门的左肩被割破,捂着伤口跑向窗户。

    罗丽挡住了她的去路。

    芮一禾心里发凉,转身扑向大床。

    床头挂着一幅画,如果后面也有密道的话,会成为她唯一的生路。

    肯定有的!

    一楼和二楼所有的装饰画后面都有密道,三楼肯定也不例外。

    她的手刚刚触碰到画框,一股力量就猛地将她往后拖。

    冰凉的手抓住了她的脚踝。

    芮一禾僵硬的转过头,罗丽漂亮的脸近在咫尺,带着嗜血的笑容,伸出猩红小舌舔了舔自指甲上的鲜红血液……那是她的血。

    下一秒,罗丽脸色巨变,捂着胸口难受的弯下了腰。

    “呕——”

    芮一禾“……”

    接受不了血腥味就不要邪魅狂狷,吐了一地是要恶心谁?

    心里吐槽着,但她动作不慢。这是逃生的好时机!幸好画并不太重!后面果然有密道。她爬进去的时候一脚踩滑,踢中枕边一个蓝色的罐子。

    这是……这是……

    密道里没有一点光,芮一禾感觉到怀中的骨灰坛表面凹凸不平,像是刻有复杂的纹路。她摸索着石壁往前爬,忽然摸到一手光滑细腻又冰凉的触感,下意识的举起骨灰坛挡了一下。

    预想中的疼痛没有到来。

    “咦?”

    芮一禾低下头。

    她藏在胸口的项链和罗丽戴着的蓝宝石项链交相呼应……密道内出现了幽幽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