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 我渣的病娇登基了(重生) > 洛邑卷 明月珰(2)
    眼瞅他又要用那种冻死人不偿命的脸色看人,云意姿只能妥协:“好吧,便当是我从公子这儿借的人手。”

    肖珏脸色缓和,“嗯”了一声。

    云意姿沉吟道:

    “我只是觉得,公子身边更需要人保护。我听公主身边的侍女说,推您入水的那人右脚微有跛态,力气必然也不小。能这么快失去踪迹,躲开公主的追查,只能说明两点:第一,此人乃是后宫之人,且熟知公子行踪。第二,他的内应,或者说幕后主使来头不小。”

    “公子好好想想,那夜之前,小榭四周有没有可疑之人徘徊?”

    肖珏蹙眉,摇了摇头。

    遇害之后,第一时间便将目标锁定在了肖渊身上,倒没有细想,如今听她一分析,立刻有了疑点。

    依肖渊的性格,若要加害于他,不会如此悄无声息,毕竟他向来以摧毁他人的心志为乐。打伤自己的那人,明显处于慌乱之中,呼吸与脚步都很沉重,不像惯犯。

    这种打伤人并推下池塘的手段听起来,确实更像是后宫人的手笔……

    如此说来,越嘉怜越嘉梦俩姐妹倒很是可疑,只是她们身边,貌似并无跛脚的奴才……

    这事还需再查。

    肖珏打定主意,就听身旁女子叮嘱:

    “总之,公子近日出行,定要多加小心。”

    他愣了愣,下意识回:

    “你也是,多加小心。”

    第一次说这种话有点别扭,肖珏轻咳一声,“至于端贰、端叁他们向来有分寸。等这段时间危机解除,自然会回到饮绿小榭,你无需有负担。”

    他说着将拇指与食指圈起,抵在唇边,吹了声清亮的呼哨,“你照这样做,他们就会出现在你们面前,有什么话也可令他们传信。”

    “属下端贰。”

    “属下端叁。”

    果然两个身材中等消瘦、穿着浓紫色劲装,戴黑色面罩的鸩卫出现在二人跟前,眉眼一般无二,原是一对双胞胎。

    云意姿起身,福了福,“有劳二位。”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别人的暗卫,前世她一直想组建一支,后来也没有付诸行动,反正她身边守卫森严,横竖出不了岔子。

    以往只是听说,这些人通常藏在树叶屋顶之间,来去自如,像是主人的影子一般,今日得见,不免新奇地看了好几眼。

    “此次与我同往的鸩卫共有十三名,派出两位并不打紧。”肖珏并没有说隐壹也在,挥了挥手:

    “退下吧。”

    等两个人如影如魅般消失,云意姿正了神色,真诚道:“公子,”

    “多谢您。”

    她甚至为之前骂他小病秧子感到了一丝丝的愧疚。云意姿深刻反省,决不悔改。

    “没有想到公子如此重视我的安危,我实在是受宠若惊。意姿自知身份卑微,不敢以恩人忝居,以后公子若是有用得上我的地方,必定为您鞍前马后,在所不辞。”

    她双目中光华流转,很是感动,仿佛下一刻就要落下泪来。

    肖珏心想:她竟是如此易于打动,自己不过是派出了两个护卫,她便感动至此,果然是一副纤细敏感的心思。

    云意姿则心想:先把漂亮话说好,以后用不用得上可说不一定,反正以后公子珏难缠事一大堆,肯定分不出空来麻烦自己。

    云意姿想得很周到,一脸笑眯眯。

    肖珏有点不好意思,又不想被她看出来,索性绷着一张脸,“就光嘴上说,一点诚意都没有。”

    云意姿闻言莞尔。

    她从位置上离开,将双手笼在一起,衣袖飘逸如云,作势要行一个大礼。

    肖珏脸色一变,立刻也随她站起,用手轻轻挡住她的双臂,阻止她往下弯身,“既然都说是朋友,就无须如此多礼。”

    他抬正她的手臂,轻描淡写道:“以后不要拜我,我不习惯。”

    云意姿叹道:“公子果真同那些贵人不一样。半点架子都没有,平易近人。”

    肖珏发现了,她是一逮着机会就把他一顿夸,要么是无时无刻都想恭维,要么就是自己在她心目中一派美好。

    肖珏自动想成是第二种。

    云意姿该说的话都说完,就要告辞,却被肖珏叫住。

    “等等。”

    地上躺着一只明月珰,以翡翠雕琢出月盘模样,饰以银丝,闪烁着清悦华光。

    肖珏弯下身,将之拾在手心,又看了一眼云意姿。面前仿佛幻出衣香鬓影,耳下明珰,随风轻晃,定然极美。凝视她光洁平滑的耳垂,却是有点疑惑。

    云意姿愣了一下,从他手里将耳珰接过,极其自然地抚过耳边,隔断少年的视线:

    “多谢公子。”

    她的手指擦过他的手心,又落于耳上。

    就好像他的手指,落在了她的耳垂上一般。

    ……

    胥宰同隐壹进来时,见他们主子愣愣地低头站着,手指一握一合,又一合一握。

    奇奇怪怪。

    胥宰扯过隐壹低声:“我们什么时候有给主子送女人的癖好了?”

    隐壹“呃”了一声,满头雾水。胥宰又忿忿不平地说,“我倒是想送的,就怕竖着进去横着出来。”

    “……”

    “隐壹。”

    “在。”听见公子唤他,隐壹连忙从满嘴跑火车的胥宰身边解脱,向肖珏抱拳,汇报起了自己这些天的见闻。

    “……属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只是那天回到居所的夜里,她出去了一趟。”

    肖珏示意继续,隐壹便一五一十同他说了,肖珏听着听着面露诧异,“你说她让那小宫女盯着管事?她要做什么?”

    隐壹也是不解,想到什么:“也许到了初五那天,一切就都明白了。”

    一阵沉寂,隐壹盯着地面忽然开口:“属下觉得,这个人并不简单。”

    肖珏哼笑一声,赞成地点了点头,“是不简单。”

    “……”隐壹不懂他为什么要笑,麻木地说,“其实属下觉得,此女有些邪门。在您落水之前,她便带您来过太液池,后来又与周国公主到池边逛了一圈,便刚巧撞见公子遇险,周国公主还未下令,她便毫无思索地跳水救您,这时机未免也太过巧合……”

    隐壹说了那么多,肖珏却是不动如山,凉飕飕地将他们看着,眼底明晃晃写着:

    “还不是你们无能”

    “……”隐壹默了。

    听说那夜公子被她救出水时,满池风灵水玉开放,惊艳绝伦。人的情绪容易被景色干扰,对与之共临其境的人,也会被自动蒙上一层梦幻色彩,简单来说,就是被蒙蔽了双眼。

    他心中有着担忧。

    方才她对公子所说的话,听起来是处处为他着想,但是细想来,其实她什么也没有说啊。而且宫中之人无利不起早,哪有人会没来由对一个非亲非故的人好的?

    必是想从公子身上获得什么。

    他这么想,肖珏自然也这么想。可是他想着想着便跑偏了,自己本就是一无所有,又有什么好觊觎的呢。

    那定然是一心一意只为他这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