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 我渣的病娇登基了(重生) > 洛邑卷 明月珰(1)
    “你在发什么呆?”肖珏瞥了一眼,“不就一个刀鞘,有什么好看的。”

    “木槿,”云意姿喃喃,“这是木槿花。”

    “又如何。”

    云意姿抬头,脸色诡异。肖珏被她这种眼神看得头皮一麻:

    “干嘛这么看着我。”

    云意姿缓慢地摇了摇头。总不能说,我怀疑前世我俩有一腿吧?

    真是无稽之谈。

    那位使君多自命清高的人物啊,见到她恨不得金光罩顶,念两句妖魔退散。厌恶的眼神隔着重重人群都能把她穿个透,又怎么可能跟她滚做一处。

    靠近半步不把她掐死就已经算很有风度了。

    而且自己的眼光,不可能那么差。

    哪怕是喝醉以后。

    肖珏被她长时间的沉默搞得有点不耐,哼了一声。

    “啊,”云意姿回过神来,将刀鞘翻了个面,“做得很漂亮,尤其是这朵木槿……”也许只是形制相似吧,云意姿暗想。

    柔软的指腹摩挲过上面舒展的花瓣:

    “我很喜欢。”

    肖珏的脸莫名一热。他的字是朝蕣,正是木槿花的别名。

    而她笑意如旧,仿佛根本没有意识到所说的话有多么暧昧,肖珏为了掩饰自己的不自在,盯着刀鞘讽刺道:

    “朝起暮落,有什么可喜欢的。”

    云意姿拾起地上的匕首,“公子此言差矣。木槿虽说花期短暂,可它一朵花开败后,其他的花苞会继续开放,仿佛拥有无穷无尽的生命。它们每一次的凋谢,都是为了明天能够更好地绽开,”

    见他仍旧一脸毫无触动的样子,云意姿不禁放柔了声音,细问道:

    “公子不觉得,很是温柔么?”

    “温柔?”

    “嗯……一种温柔的坚持,”云意姿将亮银色的刀刃缓慢地推入刀鞘之中,眼睛把他盯着,“而且木槿花还有一个象征。”

    “象征……顾念旧情。”

    随着这四个字念出,肖珏恍惚了一瞬。

    旧日场景仿佛在眼前重现,还有那刻意回避的不堪的记忆,像有一层薄膜把那些黑暗与温暖包裹,半点也透不出来。

    母亲……似乎已经是很久远很久远的两个字了,心中一阵极微的抽痛。

    云意姿将匕首交到他的手上,无视他神情莫测,低声问道:

    “方才公子,是想杀了我么。”

    肖珏一震。

    他抬头,接触到了女子有些凉的眼神。

    她看出来了,是,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他的脸色在刹那间失去血色,变得惨白,极幽黑的瞳仁,眼底一抹绀蓝若隐若现。

    他一把反握住她的手,隔着纤细的指,握住了那把入鞘的匕首。

    “我没有。”他看着她,有点生气。

    云意姿仍旧浅浅微笑,“公子为尊,我为卑。您若是想要我的命,我也无可奈何。”

    肖珏眉头一拢,语调蓦然一变:

    “我不知道是你。”

    云意姿脸色不变。她也庆幸自己于他有恩。若是旁人,恐怕就横尸当场了吧?

    她淡淡地想。

    “抱歉,贸然出现在这里,”云意姿微微颌首,长发一缕一缕垂落,“也很抱歉我听见了您跟那位大人的谈话。更抱歉的是,我不能装作没有听见。否则,这终究会成为横在公子心头的一根刺。”

    肖珏几乎是立刻就接道:“但你不会告诉任何人,对么。”正常的询问,眼底却流露出了一丝森寒,双眼一丝不错将她锁住。

    多冷血啊,这就是他的本质。

    “那是自然。我心中想要公子安好,便绝不会出卖公子。”云意姿垂下眸,温和地将被他抓住的手抽开,一点点肌肤分离,“只是……”

    “公子很介意同那位老将军的关系么?”

    肖珏顿了一顿:“他是我母亲失散已久的兄长,我曾经听母亲提过,只一直不知身在何处。这十多年都没有出现,可,我母亲死了,他突然就出现在我面前,自称是我的舅舅。一副很重视我,想与我修好的表情。多荒唐,不是么?”

    他轻轻一笑,露出细白牙齿,殷红的嘴唇薄如玫瑰。

    这个人,很难相信任何人。

    若非自己救过他的命,恐怕不知还要花多少时间与精力才能获取他的信任。

    云意姿点点头,温声劝道:“可是公子不妨试着接纳他。”

    在他僵冷的表情中,她叹了一口气,“我没有父母,知道亲缘得来不易。”

    “我希望公子前途似锦,自然也希望公子在这世上能够有亲有故,有所依靠。有那么一个,能够放下一切重担的去处。”

    她的眼中微微燃起向往,又很快落寞了下来,像一捧燃尽的灰。

    她……她竟然没有父母么?

    是了,这并不稀奇,燮国也有许多家人子,从小长于、养于高宅,却不知生身父母何人。

    肖珏看着她,头一次对那些人生出了可怜之情。

    虽不能感同身受,却可怜她们的孤苦无依,这一分可怜,是从这女子身上看见,被她引起。

    故而,他最是可怜她。

    然这可怜中,又带有那么一丝想要给予抚慰的冲动。

    肖珏心中百转千回,把手攥紧,忍不住想向她走去,脚步迈出了一点点,又定住了。

    不行,他告诉自己,不能那样。为什么不能,他又说不清楚,憋得脸色泛红。

    今日的情绪起伏太大,不是什么好的兆头。

    云意姿挑眉。

    少年一副想靠近又克制的模样,看着她的眼里还带了点……怜惜?

    奇怪,方才她明明不是在卖惨啊?

    她明明是在给肖珏指一条明路,得同那位将军搞好关系,背靠大树好乘凉啊。

    前世百国宴结束一个月不到,王宫中便突发宫变。

    太尉虞执被杀,镇压叛军的段衍将军居功至伟,新王登基后,对段衍大加封赏,予其掌控天下兵马的太尉之职。

    人人争先恐后都想巴结这座大山。

    然而段衍此人极为护短,又一心补偿流落在外的妹妹与其子,决意拥立公子珏。

    后来尘埃落定,肖珏入主奔晷台,段将军便解甲归田。这些事在百国间流传许久,不算什么秘密了。

    毫不夸张地说,段衍此人,正是肖珏能够推翻那位根深蒂固的前太子的重要筹码。

    只是就刚刚的谈话听来,俩人如今的关系还没有那么和睦就是了。

    云意姿一向是善解人意的,又顺着他的角度出发,好言相劝了几句。肖珏并没有应承什么,抿了抿唇,却将腰上的玉佩解了下来,将那把匕首妥帖地别了上去。

    云意姿松了口气。她知道他这举动相当于听进她的话了。

    少年人腰细,他又是一身白衣,文弱气儿极重,将刀一佩,立马增添了几分典雅与英气。

    他走到案边坐下,匕首在他劲瘦的腰间微微晃动。

    云意姿的脸却是僵了一僵,又想起那副情景,像是在脑子里扎了根,怎么也挥不出去。

    肖珏很是奇怪,低头看看,“怎么,有什么不妥么?”

    云意姿将目光别开,“无事。”

    “话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被抓了壮丁。”

    肖珏唇边淡淡一勾,好整以暇地听下文,“如何呢?”

    云意姿走过去,端起茶壶给他斟满,“遇着几个小宫女,缩在假山里咬耳朵。谁都不愿意来这屋伺候,说是……”

    怕你,云意姿及时截住了话头,“有一个把我拦住,让我来送这壶碧螺春。”

    “你不会拒绝么?”肖珏指了指对面的蒲团,示意她坐。

    “公子没看见她们的神色,就像要哭了一般,我可看不下去,”云意姿在他对面坐下,握着茶盏,“想着不是什么苦差事,又能见着公子,我便来了。”

    自动解读成想见你。

    她侧脸弧度优美,光影将五官分割,鼻尖玉润,唇色鲜嫩。

    肖珏抵住盏边,低低嘟囔,“别说这样的话。”

    “嗯?”云意姿看了过来,他又不肯说清楚,好一阵支支吾吾,“想见就来见,饮绿小榭又不拦着你。”

    云意姿“噗嗤”一笑。

    愈发笃定前世与她纠缠的,定然不是这一位了。

    纯情到甚至有些单纯的地步……就算后面性格再怎么变,一个人的习性也是改不了的,依他这性子,总不至于随随便便就上了女人的榻。更何况,前世那位使君与她根本就没有什么渊源。

    当然她自认也不是随便的人。要怪只怪那夜的酒太醉人、月色太迷人……总之,往事不可追,全当成是前尘绮梦一场罢了。

    “最近你有没有遇到什么可疑之人。”肖珏随口提起。

    云意姿想了想,摇头:

    “没有啊。公子担心我么?”

    “担心?”肖珏反问,轻嗤了一声,“只是觉得若你被害,岂不是便宜了幕后之人。我只是不想令仇者快罢了。”

    “公子觉得欠我一条命?”云意姿笑道,“那您今日也放了我一马,咱们两清了。”

    肖珏脸色一沉,两清?

    不知哪里又触逆鳞,云意姿连忙给他斟茶:“好好好,我知道公子只是担心我。”

    肖珏不喝,将盏重重搁下。

    颇有点恼羞成怒地睨着她,“你且说说,我为什么要担心你?”

    “我不是公子的朋友么?”

    “大胆,”肖珏低声呵斥,嘴角却勾了起来。发觉不妥,立刻板起了脸:

    “好大的面子,敢跟我称朋道友。”

    “那,”云意姿半点不惧,撑腮看他,

    “公子特意派那两位郎君前来,又是何故?”

    加重了“特意”二字。

    “咳……咳咳!”

    肖珏喝茶被呛,咳得半死不活。

    房顶传来“咔嗒”一声,两个鸩卫差点从屋檐上滑跌下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他们是何时被发现的?!

    自以为身法诡谲滴水不漏,云意姿暗笑。

    其实她这几天夜里都处于高级警惕状态,合眼都难,这俩在屋顶碎碎私语、哈欠连天她可全都听见了。

    “公子什么时候把他们召回去?”

    “怎么?”

    肖珏木着脸,盯着她:

    “不许还。”

    竟然耍起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