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 我渣的病娇登基了(重生) > 洛邑卷 春夜宴(5)
    云意姿抓紧他的衣袍,身体依旧紧绷着。

    闭上眼就是雪亮的剑光,她手脚冰凉,脖子上的疼痛依旧那么鲜明。

    其实她怕见血,也很怕疼,大概是前世留下的后遗症。

    有一次她尝试逃出梁宫,被梁怀坤给抓住,绑在牢床之上亲手挑断了脚筋,虽然后来让医女接上,却每到雨天都疼痛不堪,也让她对血肉模糊的场景无法接受。

    看见白色的衣袖被血液洇湿了一片,云意姿有点头晕。

    肖珏自然也看见了血迹,待他把人稳稳扶住,看清她的形容时,脸色大变,“这是怎么回事?”

    雪白的脖颈上,竟然出现了突兀的一条红色痕迹,就像精美的陶瓷有了裂纹,他看着看着无法忍受,神色急剧地冷了下来。

    云意姿仍旧说谎:“是树枝,我跑急了,被树枝挂到的。”

    肖珏没有说话,而是半跪下来,轻轻捧过她的脸。

    他看清了这道伤口,什么树枝,鬼话!分明就是被利器所伤,照着致命之处下的手,又狠又准,若非割得不深,怕是要当场丢了性命!

    云意姿没有看见少年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晦暗恐怖,她听见细微的咯吱声,像是有人轻轻地啮齿。脖子没有受伤的地方被触了一下,他的手掌滑落到她的肩头,握住,每吐出一个字力道就加重:

    “为什么不说实话。”

    云意姿按住了肩头握得越来越紧的手,摇摇头,“是实话。”

    肖珏不说话,死死地盯着她。

    忽然站起身,往她来的方向走。

    云意姿急忙也起来,腿还软着,只能一把将他衣袖捞住:“我也没看清是谁!”

    她用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他拽住,感觉到少年在微微地发抖,云意姿绕到前面。

    他的眼睛大睁着,表情带着恨意的扭曲,眉毛隐隐地抽搐,像某种不断挣扎的虫豸。

    他与云意姿的眼睛对上,里面的情绪很奇怪,一望无际的空洞,还有隐忍的痛苦。

    云意姿吓了一跳,她其实也没受多重的伤,顶多就是流的血多了些,可现在也止住了。肖珏这个状态就好像魇住了一般,“公子,公子?”

    她喊了好几声,肖珏才转了转眼珠子,扯起嘴角,“我没聋。”像是生生撕开的一道口子,僵硬又。

    怪异。

    好歹他也没有执意要往那边去了,云意姿松开了手,柔声问,“公子怎么刚巧在这里。”岔开话题。

    “屋里太闷,出来散心。”他干巴巴地回。

    “公子才落水,现下不宜吹风……”云意姿不赞成地摇了摇头。

    “可是若我不在,你怎么办?”他忽然打断她,狠狠地说。

    他将手攥得死紧,她是被他连累的,不过是从水里救了他,报复便来的这样快,肖渊当真是狂妄到了极点,这是把他当成任人宰割的鱼肉了么,赶尽杀绝,连一个媵人也不放过!

    云意姿却被他的神色还有语气弄得无措,正不知怎么回答好,就发现他的眼眶竟然微微地红了,虽然肖珏极快地把脸转了过去,但是就在一瞬间她还是看清楚了,连带着眼下那颗痣也隐隐地发红。

    云意姿大感惊讶,她并不觉得短短几日就能让公子珏对她的感情达到多么深厚的地步。

    从刚才开始,肖珏的反应就太奇怪了。就好像压抑着什么秘密不想被人知道一般。

    不过,既然他不想让她看见,云意姿便装作没看见,轻松道:

    “刚想起来,忘了同公子讨一碗姜汤来喝。不知现下可方便?”

    肖珏点了点头,“你过来。”

    说罢便骄矜地走在前面,身体裹在狐裘之下,好像那是一层坚不可摧的伪装似的。

    经过这么一件事,云意姿也意识到了她必须要学点傍身的技巧,否则太容易被人制住了。对了,雁归,她应该懂一些防身术,改日便去请教一二。

    再次来到绿树环绕的小榭,云意姿想起自己走时对肖珏信誓旦旦……距离开还没小半个时辰吧?

    肖珏也顿住回头,眼里摆明的嘲笑,她却神色坦然。

    他顿感无趣,步子迈得飞快。

    远远看见外面跪着两道身影,一个是那个紫衣服的鸩卫,跪得歪歪扭扭有气无力,另一个……云意姿过去才发现是虔公,脸上不知为何肿了一块,眼神依旧木讷,她路过才飞快地低下头去。

    云意姿奇怪,等二人距离稍近,“公子为何罚他?”

    肖珏微微扭过头来,淡道,“自作主张,难道不该罚?”看着老叟毫不掩饰眼底的厌恶。

    虔公将头埋得更低。

    自作主张?难道说的是私自把她留下,给他擦身那件事……她都没觉得有什么,他倒先跟人算账了。不过毕竟是人家惩罚自家手下,她也不好置喙,只得继续跟着他的脚步。

    旁边小厮有条不紊做着手里的活计,肖珏路过,各个恭敬矮身,噤若寒蝉。

    十四岁,这样的驭下能力,果然不是善茬。云意姿打起精神,跟着他走进主屋右侧,一稍暗的房间。

    “隐壹,打点水来。再让人准备干净的纱布,还有两碗姜汤。”肖珏对门口一个站得笔直的小哥说。

    “是。”小哥的肤色是不错的小麦色,浓眉大眼,云意姿不禁多看了两眼。

    隐壹埋着头走得飞快。

    肖珏没发现这段小插曲,自顾自往里去,将一个紫檀木的箱子打开,翻找起来。

    “……药粉的话,容易留疤,”他在一堆红的绿的瓶瓶罐罐里翻了半天,终于拿起一个宝蓝色的小玉瓶,旋开,霎时间一股清香充斥室内。

    他转过身,将瓶子抛到云意姿的手里。

    而后坐到了墙边的一把梨花椅上,支肘,不知在沉思些什么。

    云意姿坐在矮杌子上,往伤口处搓药,倒是清清凉凉,没什么痛感,小麦色小哥又来了,摆上水和纱布,又嗖地退下,无影无踪。

    云意姿发现肖珏身边的高手还不少,这样说来,也不算完全弱势。

    神游天外,感受到一股视线的注视,云意姿放下玉瓶,他走了过来,剪开一条绷带,在她脖子上慢慢绕了两圈,再仔细地给她系上。距离很近云意姿甚至能看清他鼻尖上的汗珠,一点点凝聚起来将落不落。

    她伸手给他揩去。

    肖珏吓一跳,手一紧,云意姿嘶了一声,他冷哼,“活该。”

    说完起身去,重新坐回椅子里,没有看云意姿,仍旧是发呆的样子。

    表面淡定,胸膛里却是震天响,不知不觉抬起手,轻轻碰了一下鼻尖……

    “公子。”肖珏飞快缩回手,小厮捧着药碗,恭恭敬敬立在面前。

    他往斜对面看,对面女子已经捧着姜汤在喝,根本没有注意这边。

    他轻轻地咳嗽一声,接过还烫着的药碗,里头的汤水如同琥珀色一般清亮。

    云意姿喝了一口,四肢渐渐地暖了起来。

    她往对面瞧,少年正捧着碗,两抹红晕蔓延上了脸颊,颜如渥丹。

    他贴近轻轻地吹了一口气,水雾慢慢地推开,似一层轻袅的云烟,殷红的唇瓣刚刚沾着边沿,忽然抬眼。

    “看我做什么?”偷瞄被抓包,云意姿不自然地轻咳一声,低头喝姜汤。

    好在肖珏也没在意,自顾自边吹边喝。

    云意姿有点羞愧。

    想她前世有点搜集美男子的癖好,哪怕连个端夜壶的侍内都是清秀可人的。梁怀坤不犯病时,也是一副俊秀非凡的好皮囊。

    只不过这万里挑一的颜色,就难遇了。世人皆爱美,她也不例外,不自觉就被这副赏心悦目的画面吸引了过去,倒是让他看了笑话。

    “那个时候,为什么救我。”肖珏忽然开口,静静地凝着她。

    云意姿“嗯?”了一声,反应过来,他问的是落水一事。她徐徐地叹了一口气,“大概……是因为不忍。”

    “不忍?”与怜悯是一个意思,肖珏想起她第一次见他,就说出了可怜他,让他很是愤怒,现在又是不忍?哼。

    “怎么,我看起来像是吃过很多苦?”

    云意姿正色,“我说的不忍,乃是人之常情罢了,不论是谁掉下去,我都会救。”

    肖珏似笑非笑,“你还真是好心。”根据胥宰搜集的情报,她的人缘当真不错,旁人有个小灾小难,她也乐意伸手帮衬一二。

    他继续说,“宫里死个把人,又不算稀奇。何况是我一个无权无势的质子。也许,一辈子就被困在这里,出不去了。”

    “公子知道是谁要害你?”

    肖珏脸色不自然,“不知。你家公主应该能抓到人吧?”

    云意姿也不知道周昙君那边可有结果,她点了点头,又劝道,“公子无需妄自菲薄,您一定会有大作为的。”

    “何必恭维。”烛光中,少年脸色寡淡。

    “不,公子,我看见您握着那块玉佩了,还有流露出的神情。我知道您是个重情重义之人,”

    她言辞诚恳,“您跟我见到的人都不一样。您的眼神很干净,很纯粹。”

    若她知道他手上沾了很多人血,还会不会说出干净两个字?

    肖珏的心一下子紧张了起来,故作云淡风轻地说,“你看到的可能只是表面,也许我根本不是你说的那个样子。”

    云意姿弯了弯眼睛,“我相信我看见的。很多人关心公子,是因为公子优秀又聪慧。还有的,是因为您有一个身为国公的父亲。这些关心暗含了很多期望,而有些人呢,则是看见了公子不美的一面,不论是发怒,还是哭泣,仍然想要好好地照顾公子,陪在公子身边。”

    她笑吟吟地看向肖珏。

    他怔愣,回望。

    “胡说……我什么时候哭了。”反应过来,恼羞成怒地斥道。

    云意姿扭开脸,捧碗看着面前的空气,似乎想了一下,“就在您昏睡不醒的时候啊。”

    “……”肖珏顿了下,“那不算。”又立刻抓住她说话的漏洞:

    “你说……想陪着,”

    脸色明摆着不高兴,“那还拒绝我。”

    “这是两码事,”云意姿撑腮斜睨他,睫毛卷翘,又轻又慢地说,“我看着公子,便心生欢喜,想要公子好好的,能够长成很好的样子。可我也有我自己的路要走,有自己的事,不能一直围着您转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