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 我渣的病娇登基了(重生) > 洛邑卷 步生莲(8)
    云意姿为难道,“公子与我,毕竟身份不同,此举恐怕不妥……”

    见他表情愈发不快,她换了一种说辞,“公子的住处想来也没有合适的衣衫,我便不换了。不过您面色看着很是不好,再将湿衣服穿着恐要着凉。我送您去小榭好了。”

    被拒绝了呢,肖珏淡淡地想。

    他忽然捂住胸口,像一滩软泥一般往地上滑去。

    云意姿脸色一变,一言不合就晕倒?

    “公子!”连忙凑上去看,生怕晚了显得自己不够热心。

    小病秧子装得还挺像,嘴唇发白,轻轻地颤抖着,脆弱凄惨地好像下一秒就要告别人世了。

    蹲下来,看着他苍白的脸,云意姿伸出手,在他尚未长成已轮廓精致到令人叹息的眉骨上抚过,不带半点感情,仗着他看不见冷冷地审视着。

    不得不说,这般毫无攻击性、秀美绝伦的相貌很是合她的口味。

    大概是前世被梁怀坤控制太过的原因,她对太强势的男子无感。

    甚至觉得,倘若此时在她手底下的,是十年后说出“咎由自取”的使君,这只手会不会立刻转移到他的脖子上,就地掐死。

    明明他们,是同一个人啊。

    紧盯着少年的云意姿不禁想,如果永远不长大就好了,永远是这般柔软的、安静的模样。不生出前世那种令人倒足胃口的高傲睥睨。

    有些怨恨本就是莫名其妙的。何况她就不是个虚怀若谷、容易放下的人。

    百国宴,他分明可以给她留下一条退路,却只是冷冰冰一句关乎喜恶的断语,就将她的命运完完全全扭转。

    她总是无法释怀。

    毕竟,他欠她一条命。

    他阖着眼帘,天生条件优越的长睫如同蝶翅一般轻扇,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假晕,装也不装得走心。云意姿却忽然发现他眼下竟有一颗小痣,不细看难以发现,透着一股暗红。

    她抚着他的眉骨久久不动,肖珏很是抗拒这种超越了正常意义的接触,微微地战栗着。

    撑开眼睛,悄悄看了她一眼。

    是错觉么?

    她的眼神好像很是冷漠,就像一个……

    毫无感情的侩子手。

    正看着一个将死之人。

    见他撑开一线,微眯着凝视自己,云意姿迅速变化表情,她有一双天生多情的桃花眼,当里面含起笑意,灿若繁星,将使得所有被纳入那双瞳仁的人难以拒绝。

    “公子您似乎有些发热,”她一本正经地配合着他,伸手搀扶,“能走么?不如这样,您指路,我带您回去。”

    肖珏没动。

    “啊我忘了,公子的脚好像伤着了。”她苦恼地咬唇。

    灵光一闪,像是想到了什么绝妙的主意:

    “那我背您好了。”

    对于她二话不说就蹲下来毫无防备地拿背对着他,肖珏是震惊的。

    对于她用那种眼神看他的事儿,早就被天大的惊讶冲淡,明明自己,只是想借病发来报复一下她的拒绝,类似小孩得不到某样玩意儿时的恐吓把戏。

    但是他没弄清云意姿的脑回路。

    或者说,他没想到,在她看出来自己是装的以后,竟还这般无理由的纵容。

    为什么?

    她的执拗,肖珏无法想象。

    他不动,她便也不动。

    肖珏还从来没被谁背过,在燮国时都是坐专门的乘轿的。

    就在云意姿以为他不会让她背,松了口气的时候,一下有重量趴到她的背上。肖珏盯着她的后脑勺,说话间有浓浓的鼻音,“其实我自己能走。”

    “……”

    云意姿差点被压得趴下。

    心想看着风一吹就倒的小病秧子,分量却足。

    她手臂箍着的地方实在尴尬,肖珏浑身都不自在,扭来扭去。云意姿踏过一块青石,重心不稳,脚上差点一滑,跌进水里。

    真想把他撂下去一了百了。为大计故只得忍了。

    头发滑到两边,在胸前随着呼吸微微起伏。他盯着她白皙的脖子,心想多有意思的玩偶,得不到真可惜。

    明明是她先来招惹的。

    玩偶的自我意愿太强,凭他现在的实力要弄到手太难,况且,他还没有达到非要不可的地步。

    孤独的孩子总是渴求陪伴的,他趴在她的背上,轻轻嗅了一口她发间的清香,倒是心安理得。

    云意姿见他安分了,开始琢磨接下来的事儿。

    若她记得没错,待过几日临近百国宴,燮国公将派一位亲信过来,接手一些朝堂上的事务,这几年大显的朝堂上,虞侯一家独大,唯独越国公能抗衡一二,可惜他老了,两个女儿也不安分。

    所以,天子还需要倚仗同宗同源的燮国国力,肖珏好歹也是公子,与天子有那么一层血缘关系,他的日子不会难过多久的。

    更何况,大显有一位功名显赫的将军,与肖珏有不小的渊源。

    他的势力将会在那个时候被培养起来。并且,深深地植根于洛邑。

    有时候她也会感慨得天独厚,天时地利人和,公子珏,他拥有天生的好运势。

    聂青雪恨得咬牙。

    她不过是陪着司徒多说了一句话,那越家的大宗姬便罚她跪在此处。

    可恨,一介小小的宗姬罢了,竟如此耀武扬威,又不是金枝玉叶的王姬。待她成了天子的妃妾,定要狠狠地教训于她!

    云意姿走过来,便看见聂青雪跪在烈日下的一幕。人来人往,不时投来一瞥,有几个聚在一处窃窃私语,幸灾乐祸不加掩饰。

    聂青雪跪得格外随意,不停地变换着姿势,见是云意姿,立刻苦着脸、可怜兮兮地唤了一声。了解到原委,云意姿只觉越嘉怜倒是做了一件大快人心的好事。

    聂青雪擦着汗,嗓子冒烟,哀求地看着她,

    “云娘。”

    “云娘,你帮帮我。”

    “斗花大会就要开始了,我不能一直跪在这里的。”否则,一切都完了!

    云意姿目光里满是无奈,“宗姬是尊,我等为卑。她要惩罚你,我也没有办法呀。”

    聂青雪却不肯让她走,拉着她的裙角,双眼含泪地苦苦哀求。

    云意姿露出十分为难的模样,远远围观的几位媵人走了过来。

    “聂青雪,你自个儿不检点,被人抓了错处罚跪,还有脸求人帮你开脱。”

    一位姓柳的媵人嘲讽。

    聂青雪脸色发白,尖声道:“你胡说什么!”

    “我们都看见了,你抱着司徒大人不松手呢,笑得那副狐媚样儿,啧啧。”明明她们是一同围上去的,只因为叫她占了先机,先亲近了王炀之,她们的心中便不平衡了起来。

    云意姿默默不作声,聂青雪方才跟她说的是宗姬污她冲撞,这才罚她。说谎被当场抓包,聂青雪脸臊得通红,仰头看着云意姿:

    “不,不是这样的!”

    “云娘,你相信我,我没有!”

    云意姿皱着眉,眼底有了一些怀疑,她轻声问,“青雪,她们说得是真的吗?”

    被好友蒙骗的心碎,展现得淋漓尽致。

    痛惜她竟是如此表里不一之人,云意姿的眼神既哀伤又难过。

    云娘哪一次待她不是和风细雨,什么时候也会用这种目光,冷冷地看着她,巨大的落差让聂青雪难以接受,不知觉已泪流满面:

    “不是的,云娘,她们骗你!你最了解我,我怎会是那种、那种狐媚的人呢?云娘,你相信我,好吗?”

    “嘁,装出这副可怜样儿给谁看呢?恶不恶心,我都要吐了。”柳氏最看不惯她这种娇滴滴的模样,捂着鼻子。

    “是呀是呀。谁不知那位宗姬性情暴烈,”有人附和着,亲切地挽住云意姿的手臂,扬声道:“她这样死缠烂打,是要拖云娘你下水呢!你可不要上了她的当!”

    聂青雪死死咬唇,瞪着说话人。

    云意姿低下头,看着她。

    你看,她们都站在我这一边呢。

    那三人不满聂青雪已久,七嘴八舌开始规劝,看似规劝,实则是你一言我一语地把她数落了一通。

    还是云意姿温声劝道,“都是一个院子的,抬头不见低头见,你们就别说了。”

    聂青雪感到头晕目眩,几乎支撑不住地晕倒在地。她突然意识到,没有人肯助她。

    没有什么比在落魄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孤立无援更加令人惶恐。

    她知道是为什么的。

    她用了云娘的药,海棠花果然开了,且开得极好,几个相熟的见她之前不怎么照料都能如此,纷纷问她诀窍,她哪里肯说,只怕教人讨得了药,分了天大的好处,于是处处防备。

    竟没有意识到,本来关系好的渐渐同她疏远了,现在还……落井下石,看她的笑话。

    如今,如今她只有求助于心肠最软的云娘了!

    聂青雪不理会那三人的冷嘲热讽,只哭得愈发狠了,向云意姿一通认错。

    柳氏等人皆震惊于她的脸皮如此之厚。

    云意姿果然有了动摇,眼底出现怜悯。

    柳氏一看便皱了眉,伸手想将她拦着,云意姿却缓缓摇头,在聂青雪的身边蹲了下来,举起袖子,给她轻轻扇风,

    “不如,”咬了咬牙,像是艰难地做出了决定,“我去跟公主求求情?”

    聂青雪眼眶发红地将她看着,点了点头。

    手指死死地抠着裙角。

    三人眼神复杂,有不齿,有动容,有轻嘲,对云意姿的感观倒是更好了。

    看着女子从容离去的背影,聂青雪忍不住大声喊道,“云娘,你可要快些!”

    云意姿似乎听见,又似乎没有听见,裙摆轻晃如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