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 我渣的病娇登基了(重生) > 洛邑卷 步生莲(1)
    云意姿猛然睁眼。

    从短暂的失聪到耳边一片嘈杂,浑身的血液好像重新开始流动,回暖。

    不算明亮的光线中,灰尘在簌簌下落。

    如果凑近,还能看见女子开合的嘴唇,发出“嗬嗬”的喘气声。

    她大睁着眼睛,手指痉挛,浑身动弹不能。

    有人推门走了进来,将什么搁在床头。

    云意姿的视线缓慢扫了过去,最后一顿,停在来人的脸上。

    一股冷气直冲头顶,她面色遽变。

    “你、是、谁?”

    聂青雪吓了一跳,不敢置信这冰冷阴森的语气,是床上卧病无力的人发出的。

    待与女子的眼神接触,她又若无其事地笑了起来,“还能是谁?一大早的,云娘你跟我开什么玩笑?快起来把药喝了。”

    云意姿却一直紧紧地盯着她,一错不错,让聂青雪有点毛骨悚然。

    嘀咕,莫非是发烧烧傻了?

    还是,她知道那事儿了?

    一时间也没有说话。

    重重一咬舌尖,清晰的痛感让云意姿明白,这不是梦。

    她并非不知道面前的人是谁。

    恰恰相反的是,她与此人,乃是熟识——

    聂青雪,十年前与她同为周国公主媵妾,前往洛邑王宫和亲,只不过后来俩人关系决裂,她被送去梁国不久后,便传来聂青雪死于非命的消息。

    怎么会活生生地出现在这里?

    自己明明从城楼上坠下,死亡的感觉那么真实。难道说有人救了她,把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还扮成聂青雪的样子……云意姿脑海里立刻闪过无数阴谋。

    更奇怪的是,至今也没有感觉到身上有任何疼痛。

    “云娘,你给的银钱不够用,后面的药,你自己去药房抓吧。喏,方子就在这。我还有活,便不照看你了,公主的差事可是头等大事,怠慢不得。”

    聂青雪将一张纸拍在桌上,回过头,笑嘻嘻地说。

    她的神态动作,与十年前的聂青雪如出一辙,几乎没有一点破绽。

    云意姿一直目送她离开,门合上的时候,才摆过脑袋,打量四周的环境。

    越看,越是僵硬,到最后脸色变得十分阴沉,只觉幕后之人好大的手笔。

    待身体恢复了自主权,云意姿一把掀开被子,赤脚下床,目光掠过桌上的铜镜。

    镜中倒影出一张憔悴的小脸,面色蜡黄削瘦,眼睛大得过分。

    而额头中心,那道令她耿耿于怀的红色竟然消失不见,变得光滑细嫩。

    如同被当头一棒。

    云意姿一把抓住铜镜,这是她的脸,却年轻了十岁不止!

    云意姿后退了几步,突然转身,冲到门口,深吸一口气,将门拉开。

    动静有点大了,一时间院子里的视线纷纷投了过来,光线刺目,云意姿眯了眯眼。

    一身青色宫装的女人站在树荫下,正挥着鞭子,唾沫横飞地训人。

    看到只穿着中衣,站在门口发呆的云意姿,一张往下掉粉的橘子皮上,顿时写满了不悦:

    “哟,没死啊?既然没死,就别成天躺着挺尸,赶紧去做活!”说话间又甩出一鞭子,“宫里不养闲人,一个两个都这样,是不是皮痒找抽?”

    被她鞭笞的,是个年纪很小的女孩子,正跪在地上,紧紧抱着双臂,浑身是血地颤抖着,抬起头的时候,泪眼婆娑,充满求救的意味。

    见围观众人脸色麻木,她瞳孔逐渐涣散,又很快垂下头去,一声不吭。

    那双眼睛——

    云意姿却重重一震,伸手扶住了门框。

    原来方才听见的嘈杂,就是女人在训斥手底下的宫女。

    她慢慢地合上了门。

    聂青雪、女人、小女孩,围观的人里也不乏熟悉的面孔。

    一个两个是巧合,那么现在这个情况又该作何解释?

    唯一能说通的,就是她没有死,或者说——

    死而复生。

    并回到了十年前。

    大显十四年。

    她还在王宫里的时候。

    云意姿坐在桌前,慢慢地梳起了头发。

    “妖姬祸国,咎由自取,以庶人之礼,葬了吧。”

    那道声音犹在耳边,既轻蔑、又怜悯。

    桌子上躺着一方崭新的白帕,图案绣了一半,针法稚嫩。

    这是自己绣的帕子,上边的花乃是十丈垂帘,云意姿一眼就认了出来。

    桌上的纸是聂青雪留下的药方,粗略一扫,都是普通的药材。

    云意姿在梁宫里的时候,曾与一医女交好,学了很多关于医理的知识,知道这些药是用于治疗痢疾的。

    若她记得没错,前世她因初到洛邑,水土不服,严重的时候甚至卧床不起。

    彼时她信任聂青雪,让她从自己手里取走了从周国带来的大半积蓄,这些药都够买一车了。

    想到后来聂青雪背叛了她,间接害她被送给了梁怀坤,度过生不如死的十年,云意姿目光一暗,把药方紧紧地攥在了手里。

    既然上天给了她重活的机会,这一世,这一世她一定不会重蹈覆辙,她要活得清清白白、不再被任何人践踏。

    穿戴好后,便要前往芳菲苑照料花木。

    出门的时候,院子里颇为冷清,人大半都散了,只留下那个被罚的小女孩,顶着一个海碗,跪在墙角,小声地呜咽。

    云意姿想起来那个鞭打她的女人名叫官蓉璇,是这一片的总管,大家都叫她管事姑姑。

    专门管理她们这些陪嫁的媵人,还有比媵人更低一等的粗使宫女,也就是无官阶的家人子。

    官蓉璇脾气暴烈,对手下人动辄打骂。

    媵人上头大多有人,更何况不久以后会有一场百国宴,兴许谁被什么贵人看上,就飞黄腾达了。

    宫里人都是欺软怕硬的,所以对媵人,她并不怎么动手。

    对待卑贱的家人子,那就另当别论了。

    感觉到有人靠近,小女孩耷拉着脑袋,吸了吸鼻子,“姐姐你走吧。不要管我。”

    云意姿盯着她的发旋,看了片刻,“以后,不要在三更出门。”

    莫名其妙的一句话。

    女孩“啊?”了一声,抬头去看,胳膊酸疼不已,头上的碗差点歪倒,她愣愣望着,一道纤细的背影隐没在小路尽头。

    芳菲苑字如其名,种满了奇花异草。

    天子登基不久,按照礼制,当立一后三夫人九嫔。

    数个诸侯国为表拥立,送来了和亲的公主。

    大显天子为表厚爱,赐给各位公主居所,周国公主便被安置在芳菲苑。

    前世,云意姿的性格是陪嫁媵人中最为随和、最好相处的,人缘不错,一路都有人与她打招呼——“云姐姐”“云娘”。

    关系近些的还会问候她的病情。

    云意姿一一回过,面带笑容,比前世的表现更加温和纯良,给人如沐春风的感受。

    芳菲苑的正中央建造了一座亭子,画檐承云,白玉栏杆。

    亭子里空落落的,只摆放了一把椅子,一张桌子,桌子上摆放着精美的果盘。

    云意姿定定地看了一会儿。

    走到自己负责照料的西边花坛,聂青雪恰好也在。对着这一片金黄灿烂,聂青雪羡慕地说了一句:

    “云娘,你手真巧。”

    她说话时两只眼睛一眨也不眨。

    “要是我有你这样的手艺就好了。这种花花草草,我从前从来没照看过,不像你在周宫时就是司植,对这份差事手到擒来。”

    说完,她翻看自己的手心,雪白嫩滑。

    悄悄暼着云意姿的,果然看到薄薄的一层茧,嘴角不经意地划了一下。

    云意姿双颊泛红,好像有点不好意思。

    她想了想,歪头问:

    “你想学吗?我可以教你。”

    聂青雪眼中一亮,握住她的手:“云娘,你可真是个大善人。”

    云意姿细声细气地说,“你在我生病的时候照顾我,为我奔波,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聂青雪心想,那当然了,所以你不仅应当教我,还应该倾囊相授才是。

    可是,还没等聂青雪多说什么,云意姿就脸色一变,“公主来了。”

    王宫等级森严,比起周宫更甚。

    几乎是云意姿说完的下一刻,所有干活的人,都敛起裙裾齐刷刷地跪了下来。

    只见一颜色极美的少女,从花坛之中款款行来。她的外袍是红色蜀锦,用金线绣满了朱雀与牡丹。

    肌肤丰润,细眉朱唇,满园春色竟都被生生压了下去。

    婢女将她引到一早便安置好的楠木椅上,递上一杯清茶,公主接过,慢条斯理地揭开,茶盖轻轻划动。

    婢女清了清嗓子,

    “算算日子,快至上巳节了,在那一天,宫中会举办一年一度的斗花会。”

    “此次斗花会,公主很是重视。你们之中,若有谁能培育出最美丽的花植,在花会上一举夺魁,公主重重有赏。”

    “至于赏赐,”婢女拍了拍手,立刻有人端着托盘上来,揭开红布,赫然是琳琅满目的珠钗,还有数量不菲的金银。

    这时,公主站了起来。

    “我知道你们之中,不乏大家闺秀,这点程度,不足以心动。”

    她红唇微翘,“你们都是从周国千里迢迢,随嫁而来,想必不愿将大半辈子消磨在深宫之中吧。本宫的脾气,你们是知道的,在周宫时,便十分欣赏人才。”

    “若有谁养成的花卉,最称本宫心意,日后,本宫可以为她留一个近身伺候的差事。”

    这已经接近赤裸裸的暗示了。

    毕竟这位周昙君公主,乃是周国国主,周桓公的亲妹妹,王后之位的有力角逐者。

    再不济,也会是三夫人之一。

    众女窃窃私语,神色激动。

    近身伺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将有比他人高出十倍的机会,接触那万人之上——

    天子!

    公主走后,聂青雪不知不觉抓着云意姿的手臂,“云娘,你要帮我。”

    指甲嵌进了皮肤,刺疼。

    许久没有听见回应,聂青雪狐疑地扭过头去,却见女子脸上没有半点笑意,正直勾勾盯着她的手,又抬眼,与她对视。

    大娘娘积威深重,很多年,没人敢这样放肆了。

    那双眼睛的瞳色很淡,一瞬间几乎像极某种冷血动物。聂青雪心里一咯噔,立刻把手松开,又下意识地皱紧了眉。

    要说聂青雪,从前是祁地聂家的千金,虽说落魄了,不得已才做了陪嫁的媵人。

    但在周宫做了十七年家人子的云意姿,无论如何都是比不上她的。

    这样一想,她便怒上心头,刚要不管不顾地发脾气,面前的女子,忽然伸手抚了抚她的碎发,别到耳后,“那是当然,”

    亲昵若密友,“我会帮你的。”

    仿佛那一瞬间就像是聂青雪的错觉,云意姿一直是这副温柔的样子。

    聂青雪起了鸡皮疙瘩,不自在地笑了笑,

    “那,云娘你快去忙吧,等晚上回去,你再教我好了。”

    “还要一些五灵丸。”

    小医官闻言诧异,“这药丸是止血化淤之用,女郎要它做甚?”

    女子叹了口气,说起早晨见闻。

    宫里说大不大,官蓉璇毒打宫女已不是个秘密,听说是后头有点关系,才能屹立不倒。

    宫中人人自保为上,世情冷漠四字可谓是得到了深刻的印证。竟还有人舍得掏钱救助一个陌路人,医官只觉这位女郎真是心善,感叹之余,也就没有收她多给的银珠子。

    云意姿郑重地谢过,走出司药司,脸色有些憔悴,拎着药包,慢慢地走在横跨湍流的石桥上。

    她远远地看见了一个人。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柳絮在枝头棉棉地吹,少年侧着脸,柔软的狐裘自颈边拂过,肌肤雪白。

    耳边好像又响起了那冷漠喑哑的嗓音。

    人生无处不相逢……

    十四岁的,公子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