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 > > 我渣的病娇登基了(重生) > 洛邑卷 庶人礼
    “王子珏?”赭苏一笔一划地写。

    不,当称太子珏。

    早年人们称他公子珏,因他生于燮国,是为燮国公的膝下,只是从小师从异人,后又作为质子养在洛邑王都。

    不久,燮国公登上王位,公子珏的身价自然也水涨船高,一跃成为了王子。

    只是王子,不是太子,燮国公属意的继承人选是肖珏的兄长,原世子肖渊。

    后肖渊被赐死,其取代嫡兄,入主奔晷宫,成为大显太子。

    其中种种,若说全然与这公子珏无关,或说,众人都信与他无关……

    足见其心思深沉。

    那是一个冷血无情的贵族。

    而她触怒过他。

    公子珏身为燮国公第四子,又是庶出,早年不受重视,在燮国公成为天子后,其于加冠之年持节,代天子巡游列国。

    他游历至梁国之时,梁公设宴款待。

    有女立珠帘之后,倩影绰约,修肩长颈。

    虽是玩乐之宴,可场上诸人,无不是公卿显贵,一个女子,竟能堂而皇之立于此地,尤似垂帘听政。

    梁公给此女的权利,未免过于大了!

    有人不满,窃窃私语起来。

    大胆者直言指出,梁公却扬起手臂,一脸随意地向后道:

    “云姬,岂能如此失礼!还不出来拜见!”

    珠帘后的身形微微一动,似是一福。

    “是,主公。”

    只听得声泠似雀,笼罩着若有若无的云烟。

    莲步轻移,美人的身形缓缓地露于人前。

    长长的裙摆,绣着白纹昙花,层层叠叠,露出下面一圈金丝白缎,像新梳的鹤羽。

    灯光照出她的面容婉丽,鼻尖秀美,长睫垂着,在眼下遮出浓浓的影。

    如此美人!

    众人惊艳,场上片刻,鸦雀无声。

    与此同时,梁公幽幽一叹:

    “吾得云姬,英雄气短。似君无美酒不可,吾无云姬不可呀!”

    他欣慰地笑着,将云姬召到自己身边。美人柔恭跪下,将头颅枕在一国之主的膝上。

    任由男子的大掌,抚摸她光滑黑密的长发。

    她懒懒侧首,瞳孔颜色极淡。

    额心一竖,竟是细细红色。

    掠过场上众人,眸光所及之处,人人心神一紧。

    场上不乏清正之人,心中想道:

    此女之美,不似凡品。

    莫非妖狐幻化?

    貌美若此,梁公又盛宠不衰……传言不假,梁国云姬,实乃妖孽!

    妖孽之谈,云意姿也有耳闻。

    对于人力无法制约之事,便要归结于鬼神。正如,明明是守心不坚,却怪女色诱惑。

    多么伪君子。

    她轻嘲,扫视于人,满眼冷漠。

    众人交头接耳,更有甚者,与她大胆地目光相接,隐含挑逗。

    梁公大为不满,宽袖垂下,掩盖住美人的眉目。

    “逢此佳宴,诸君筷著却纹丝不动,可是觉筵席简陋,怨怪寡人招待不周?”

    竟是公开维护于爱妾。

    彼时梁国兵强马壮,惹人忌惮。

    各位公卿果然礼让三分,只道公好福气,我等欣羡。

    唯有大显使君,已过弱冠之龄的公子珏满面漠然,一眼都不曾投向那绝色美人。

    他将美酒吞咽入口中,喉结滚动,下颌绷如玉线。

    宴散。

    大显使君不胜酒力,侍内将之搀至一亭。

    及至亭中。

    四面秋棠帘飘,暗香浮动。女子从画屏后走出,手提宫灯,白昙委地。

    青年面色一冷,拂袖欲去,“梁国的礼仪,便是如此么。”

    却被她柔声叫住。

    美人挽着灯的玉臂雪白,容颜在暖光下生辉。

    “诸君见我,面露欢欣。我见诸君,我也欢欣。此两全其美之事,公子何必拘泥于俗礼呢?”

    他闻言,侧了目来,眼神冰冷,似要将她的肌肤一寸一寸冻结。

    “汝乃妖异。”

    她却突然走近,长长的裙摆拖曳在台阶之上。她盯着他的眼睛,吐出气息,掠过他的鼻尖,竟让他觉得,下一刻就要被这女子食进肚中去了。

    听她轻柔地说:

    “君不曾亲近于我,并不识我本性,怎知我是妖异?”

    此三言两语,他已沉下了面色。

    眼底蕴满不化的尖冰,如针,将她一寸寸打量,如刮骨般狠。

    “梁必将因汝而亡。”

    云意姿微微一笑。

    她折过了身去,只将背影对他。

    宽带束起的腰肢,如同柳条一般地细。

    回眸来,眸光幽冷:

    “与我何干?”

    “纵使因我而亡,与我何干?书留我名,遗臭万年,更与我何干?君志向雄远,意吞天下,大可来取!若非出离太久,忘我故国何处,否则便请使君、一并拿下!”

    她面色醉一般酡红,弯下了腰,以手撑住圆形石桌,咯咯地冷笑,

    “要这硝烟四起,生灵涂炭,人间地狱,恶鬼横行,才是好事呢!”

    如此言论,离经叛道!

    他在心中骂:妖物。

    眼底的绀蓝色愈发深浓,结成霜寒:

    “夫人不胜酒力,已醉。珏恕不远送。”

    云意姿的笑声停住,想起一些久远的事。

    “使君高贵,自是不屑与吾等一争高低。”

    她忽然压低了声。

    “倘若使君,”如幽魅,回荡在寂静的亭阁之中,“生得人奴妓子之流,还敢如此么?”

    触他逆鳞。

    公子珏,生母卑贱。

    珏勃然大怒,指节捏得作响。

    脸色掺在稀薄的月光之中,明暗参差,无比扭曲而阴冷。

    他将云意姿盯了许久许久。

    忽然,从那细长饱满的唇里,吐出似笑非笑的一句,“是么。”

    翌日,酒意退却。

    云意姿隐隐约约回忆起了这桩事,心头涌上了懊悔。

    当真是年少轻狂么,被一时握在手中的权柄冲昏了头脑,借酒泄恨,妄动意气。

    云意姿头痛无比。

    她想了很久。

    以梁公的名义,给使君驻居的别馆送去珍宝,美女若干,并附信请罪,却被他身边的小厮一一退回。

    看着完璧归赵,胆怯匍匐于她脚底下的美人,云意姿怒极反笑,摔碎了手中的玉杯。

    当时,云意姿只意识到,此人绝非君子。

    怎知,却是睚眦必报的小人。

    时隔六年,他率显朝十万铁蹄,兵临城下,血洗大梁。

    是对她当年挑衅的报复,还是以此为借口,满足吞并的野心。

    稳固将来的天子之位。

    都无所谓了。

    赭苏不见了。

    云意姿找到她的时候,赭苏穿着一件大红色的如意云纹锦裙,裙子被撕破到了腰上。

    脚上踩着红色的绣花鞋,有一只丢了。

    绣鞋上的纹路她认得,是覆盆子。

    她的双手挂着麻绳,并拢在一起,吊在城门之上。像个破布娃娃一般,晃晃悠悠,双腿之间还有干涸的血。

    她穿着云意姿的衣裳,死在一个没有下雪的夜里。

    “梁冥烁要拿你的命来安抚军心。你知道,梁公死了,梁冥烁独大,而你是最后一个有着威胁的人。你的婢女代替了你。”

    都尉的声线冰冷僵硬,“梁冥烁不识你的真容,她只要穿戴整齐,坐在参商殿中不出声就可以了。”

    梁冥烁,是梁公梁怀坤的堂叔叔,身负大将军之职,常年驻守关外,半个月前因大显讨伐于梁,边关城池连连失守,被梁怀坤紧急调回了梁都。

    那个人,云意姿虽从未真正与之照面,却记得在仑灵殿外远远看时,那阴沉眼底之下跃动的野心。

    不难想明白梁冥烁的所作所为。

    梁怀坤昏庸误国,他若先下手为强,夺取梁国,投靠大显,性命想是得以保全,说不定还能将功折过,成为梁国新的主人。

    只因梁怀坤做的糊涂事实在是太多了,后院中还有自己这样的存在,梁冥烁卖国投敌,也可以说成是为阻止战争,造福梁民的明智之举啊。

    云意姿很久才吐出一句话:

    “你默许了?”

    都尉不语,浓黑的眉毛深深地皱在一起。

    云意姿叹了一口气:“我没有怪你。我早该知道……她会这样做。”

    “节哀。”

    “你有一句话说错了,梁冥烁想要我死,不是因为我有威胁,”云意姿低低说,“而是因为我该死。”

    都尉重重一震。

    云意姿再次抬头,赭苏的口鼻中都是鲜血,那些人不给她清洗。

    她定然是希望自己活下去的。

    可是赭苏啊……在这举目无亲的世间,你告诉我,我要怎么活下去呢?

    大显二十四年。

    云意姿登上城垛。

    数行秋色雁边来,满眼萧瑟。

    云意姿低头,看见鞋上绣着的覆盆子,它一簇一簇,是那样的红。

    一生的虚荣、繁华、傲慢都在脚下了。

    忽有乱箭齐发,尖叫在耳边炸响,梁兵一瞬间死伤无数。她的发钗被流矢击落,脸颊刺疼,干燥的风卷起乱发。

    王师压境,“显”的旗帜猎猎飘动,却是多么渺小的一个点。

    她着一身素衣,从城楼一跃而下,重重跌落于黄尘泥沙。

    绽放在未来天子之前。

    ……

    曾有禅师告诉云意姿,人在死后须臾,仍能听得见声音。

    她听见了。

    轻缓的马蹄声,脚步声。

    还有冷漠喑哑的嗓音,遥远传来,如在天边……

    “妖姬祸国,咎由自取。以庶人之礼,葬了吧。”

    好生轻蔑,好生怜悯呵……